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763.車   
  
763.車

g,更新快,無彈窗,!

看著一旁想笑又不敢笑的景柏然,聶唯也稍微覺得有點尷尬,畢竟剛才還對著這小子一番教導,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打臉了.

想到這,聶唯看著已經捂嘴偷笑不停的跟拍團隊,忍不住露出了無奈的眼神.

很顯然這一次聶唯是猜錯了節目組的心思了,真沒想到一直以來以狡猾聞名圈內的無挑節目組,竟然會走一次常規路線.

"哥,車沒有了我們怎麼辦?"一旁的景柏然此刻已經止住了笑意,而且一想到車都沒了,頓時也有些慌了.

聶唯看了眼景柏然,又看了看一旁幾位看戲的節目組導演,聶唯忽然露出莫名的笑容,這個笑容讓幾位節目組導演心中頓時咯噔一下,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聶唯轉頭看著一旁等候答案的景柏然,說道:"怕什麼,我們直接打車離開."

景柏然和在場所有工作人員都露出了驚訝的目光,要知道開場的時候,所有人的錢包和手機都已經被收走了,難道聶唯要做霸王車?

"哥,我們現在沒錢."景柏然小聲的提醒聶唯,生怕一會打車發現沒錢,再讓聶唯鬧的尷尬,多不好.

"不要用'我們’這個詞,只是你沒錢,但是我有錢."聶唯說話間,左手已經伸進了自己的衣兜,所有人的視線都隨著聶唯手上的動作再移動,很快,聶唯又把左手從衣兜里拿了出來,然後緊握著拳頭,還特意讓攝像機過來拍他的手.

"你開場的時候有沒有仔細搜啊."此刻一名工作人員緊張的問著身旁的人.

"有,我看著聶唯把每個兜都翻了,他身上肯定沒有錢了啊."被問道的工作人員也很緊張的回答道,如果聶唯身上真的有錢,那就是他的重大失誤了.

不過下一秒,幾位工作人員都松了口氣,因為聶唯攤開的手掌里,什麼都沒有.

"哥你別逗我了,還是快想辦法吧."景柏然哭笑不得的說道,剛才那一刻,他還真以為聶唯身上有錢呢.

"嗯,不逗你了."聶唯笑著說道,然後左手在景柏然面前一晃,景柏然就感覺眼睛一花,眼前一下子多出了一張一百塊,就夾在聶唯的指縫中.

"這這這……"景柏然懵了,工作人員也懵了,所有人都沒想到,聶唯手里竟然真的有錢.

最關鍵的是,他到底怎麼變出來的?這一點來一直扛著攝像機拍攝的攝影師都回答不出來,就仿佛真的大家眼前出現幻覺了一般.

大家從聶唯剛才魔術的震撼中回過神後,立刻有工作人員小聲提醒聶唯道:"聶老師,節目規定不允許帶錢."

"你們只說了不允許帶錢包,沒說不允許帶錢."聶唯一本正經的反駁道,讓在場的幾位工作人員全都啞口無言,聶唯和他們玩了一個文字游戲,他們又有什麼辦法?

這要是換一個年輕的明星或者名氣差點的,節目組就直接上前把錢沒收了,但現在眼前的是聶唯,不光是大明星,還是他們的大老板,他們也很無奈啊.

好在聶唯手里只有一百塊,在詢問無果後,也就由得聶唯了.

"走,我們快打車走."聶唯拉著一旁的景柏然說道,要知道這一期的節目中為了推廣自己旗下的繁星微博,特意加入了一個群眾舉報的內容,凡是路人使用繁星微博,就可以通過手機拍照等方式舉報聶唯等嫌疑人的所在地,然後會行程舉報信息傳達給警隊的安全中心.

聶唯現在覺得最要緊的就是找到藏起來的汽車和無監控的通訊工具,有了這兩樣,才能夠順利逃跑下去.

"哥,你手里的錢哪來的?怎麼變得?是魔術麼?"

"是魔術,回頭我教你."景柏然一副好奇心很重的樣子,纏著聶唯對剛才那一百塊問個不停,聶唯隨口應付了兩句,然後催著他快點走.

在公園門口,聶唯和景柏然還遇到了徘徊在這里的程坤,看對方的樣子,顯然還沒想好逃跑的方式.

程坤見到了聶唯和景柏然,很熱情的招了招手.

"聶唯,我們接下來怎麼辦?"看到聶唯,程坤也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樣,立刻跑到聶唯面前問道.

"先離開這里再說."聶唯沒多說什麼,當務之急還是離開這個公園,可以想象,警察們第一個搜的一定是這里,畢竟這里是出發地,就算警察明白他們來的時候人一定跑光了,可是在這里說不定還能打聽到大家離開的方向,線索之類的.

總之,這地方越早離開越好.

"可是車已經被歐弟給開走了,怎麼辦?我麼走著?目標也太明顯了吧."程坤頭疼的說道.

"我哥有錢,我們可以打車."聶唯沒等回答呢,一旁的景柏然就跳出來說道.

程坤聽到這話,驚訝的看著聶唯,不解的問道:"你怎麼有錢?"

"我哥就這麼在我面前手刷的劃過,本來手里沒錢的,忽然就多了一張一百塊!"聶唯又沒來得及回答,一旁的景柏然就用誇張的語氣,搶先說道.

"好啊,你竟然藏私."景柏然雖然形容的有些誇張,還有些神叨叨的,但是程坤還是很快就聽明白了,立刻叫道.

"求我,求我就帶你走."面對程坤的指責,聶唯連表情都沒變,而且還反過來威脅起程坤來了.

程坤礙于面子,有些猶豫不定.

"我們走."聶唯見狀毫不猶豫的拉著景柏然就要離開,至于之前結盟的事兒,聶唯已經拋到了腦後,看到聶唯要走,程坤下意識的跟了上去.

"我出錢請你做出租車,但你必須聽我的,知道不?"看到程坤跟過來,聶唯要求道.

程坤無奈的點點頭,他也確實沒辦法了,主要是第一次被警察追,他有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玩,最終還是決定跟著聶唯更保險一點.

三人趁著攝影師在出租車上安裝攝像頭的功夫,聶唯查看了一下地圖,和三人商量,決定第一個目的地就是藏著的位置.

"歐弟三人因為手里有車,所以他們第一時間一定會是去找錢或者手機,至于剩下的人,估計會朝著離公園最近的藏錢點去,我們現在去找離公園最遠的車,先拿到交通工具,到時候我們想要去哪里都方便,而且有車也便于躲藏,另外你們都要使用手機,有人來電話也不要接,不能讓安全中心將我們定位."聶唯一邊解釋,一邊招呼眾人坐進出租車內.

等到出租車啟動後,聶唯忍不住回頭問身後的景柏然和程坤:"你們不會有誰是真凶吧?"

"不是不是,我真不是."景柏然立刻為自己辯解道:"哥,你覺得我這種菜鳥適合當真凶麼?"

"我也不是."程坤很誠懇的和聶唯說道:"我發誓,我真的不是."

不過程坤剛為自己解釋完,忽然覺得有些不對,疑惑的望著聶唯,問道:"聶唯,你該不會是真凶吧?你玩追擊戰超級厲害的,節目組很有可能選你做真凶啊"

"我怎麼會是真凶,我這麼顯眼,節目組怎麼可能把這種藏在暗處的身份交給我."聶唯很鎮定的回答道,程坤起初有些不信,實在是聶唯玩追擊戰給他留下太深刻的印象了,可是看著聶唯鎮定的目光,他又覺得聶唯說的可能是真的,不然如果聶唯真的是凶手,不可能如此鎮定才對.

"我現在嚴重懷疑凶手是歐弟."聶唯忽然開口猜測道,讓景柏然和程坤都忍不住好奇,連忙追問聶唯為什麼會如此猜測.

"你們想,以往節目組如果要給我們什麼,總是要讓我們費大力氣才能找得到對吧."看著兩人點頭,聶唯繼續說道:"可是這一次呢,歐弟他們竟然這麼順利就在停車場找到了車,我覺得一定有問題,甚至我懷疑真凶可能比我們有更多的便利,例如一些逃亡工具的線索比我們多,也會多受到節目組的照顧之類的."

"對啊,我就說,哥你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被節目組整……"

"咳咳!!!"

聶唯這波解釋,景柏然信了個十成十,程坤最多信五層,但是懷疑的種子已經埋在他的心里,反正此時此刻他不可能輕信歐弟了.

出租車司機第一次遇到錄節目,表現的很興奮,全程拉著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聶唯閑聊個不停,一直到半小時抵達目的地,司機都仿佛沒聊過癮一樣,聶唯付車費的時候他那眼神都帶著一絲依依不舍.

實在是聶唯太會聊天了,明明話不多,卻總是能在他把一個話題說道快沒的時候,馬上接著又能拋給他一個話題,讓他繼續盡興的說.

這一路上,司機從工作料到家庭,從妻子料到女兒,短短半個小時,把掏心窩子的話都跟聶唯說了,收車費的時候,明明要七十八塊,最終卻只收了七十塊,而且還不忘為聶唯等人加油,祝他們游戲成功.

等到出租車司機離開後,景柏然和程坤都忍不住朝聶唯豎起大拇指.

"別鬧了,我們快去找車吧."聶唯招呼著兩人和拿好攝影機的攝影師們,朝著目的地走去.

節目組藏車的地方是一個超大型的地下停車場,足足有三層,總共能容納超過一千五百台汽車的停放.

三個人走進去後,完全看花了眼,里面上下三層最少有數百輛車,到底哪輛才是節目組提供的汽車呢?

"別傻待著了,一個個看,節目組不可能一點提示都不給,你們注意找有攝像機或是節目組標志的汽車."聶唯吩咐道,然後三人約定先分頭找車,等到誰發現目標後把車開到入口出,再電話聯系.

聶唯帶著自己的攝影師,准備去自己負責的三樓尋找汽車.

等待電梯的時候,聶唯有意無意的和身旁的攝影師閑聊道:"你覺得我們三個誰會先找到汽車?"

"我麼?"

"還是景寶?難道是坤兒?"

聶唯故意把每一個名字都念的很慢,同時看似不在意,其實目光一直都在觀察著攝影師面部表情的變化,很快聶唯就從對方眼角細微的變化中個察覺到了不同之處.

"啊,攝影師大叔還真是守口如瓶呢."一旁要去二樓的景柏然也跟著在等電梯,聶唯問的時候.他也期待著答案,不過見到攝影師一句話都沒說,頓時覺得無趣,忍不住吐槽道.

攝影師滿頭大汗,畢竟被大老板如此詢問,沒點心理壓力可能麼?

電梯說話間就來了,聶唯和景柏然帶著兩名跟拍攝影師走進電梯,景柏然先是按了個2,剛要按3的時候卻被聶唯攔了下來.

"怎麼了哥?"景柏然不解道.

"沒事兒,我幫你先在二樓找找."聶唯笑著說道,可這句話聽在剛剛被聶唯問話的攝影師耳中,卻如同轟雷一般,真的他整個人都傻了.

真的是湊巧麼?這位攝影師內心不斷想到,可是他總覺得這件看似湊巧的事兒,卻是聶唯從自己這里得到的答案.

因為節目組藏著的汽車真的就放在了二樓!

五分鍾後,景柏然按照聶唯的方法,第一個找到了汽車.

車市一台奧迪A6,因為現在《無限挑戰》的植入汽車就是奧迪品牌,節目用車自然也可著金主爸爸來.

鑰匙什麼的都在車上,景柏然找到它是因為車頭的位置就貼了一張無限挑戰的標志貼,聶唯看到後,二話沒說,上千直接把它撕掉,這麼顯眼的標志,開在路上不止等著讓人舉報呢麼?

除此之外,聶唯上了車之後也沒急著讓景柏然啟動汽車,而是拆除了一些顯眼的攝影機,只保留了幾個能夠照到車內空間的攝影機,在聶唯看來,這些也很有可能成為目標暴露的關鍵.

"先把車開到門口,看能不能碰上程坤,碰不到再給程坤打電話."聶唯吩咐道,原因不用解釋景柏然就明白.

因為手機被定位,每一次打電話都是一次風險的舉動,而車子開到門口,很有可能就會碰到在一樓找車的程坤,就算碰不到,到時候再打電話,也比現在打電話就暴露位置更能節約時間.

不過就在聶唯和景柏然把車子剛啟動的功夫,兩人的手機就前後不差一秒鍾的時間響了一聲短信提示音.

兩人打開一看,都怔住了.

上篇:762.誰是'真凶’(中)元旦快樂    下篇:764.危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