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764.危險   
  
764.危險

g,更新快,無彈窗,!

"哥,嫂子他們被淘汰了啊."

"我知道."

聶唯看著短信,若有所思的回應道,剛才他和景柏然收到的短信,就是歐弟,舒暢和黃小明被抓到的消息,現在想來,這個消息透露的內容不簡單啊.

要知道這三個人是被同一時間抓到的,那麼很大可能,就是三人是同乘一輛車的情況下被抓,畢竟如果在路上的話,三個人怎麼這樣也該跑掉一兩個才對,畢竟警察每隊只有兩人,人力有限,他們三個也不是稻草人,站在那里等著被抓.

從這一點上,聶唯就對初始節目組提供的那輛車產生了疑心.

"攝像,你和我說實話,你們最初提供的那輛車有問題吧?"想到這,聶唯問向坐在副駕駛的攝像.

"可能…或許…大概……"攝像左右顧而言他,看到這種情況,聶唯不用他回答就知道了答案,節目組肯定在那台車上動了手腳.

一旁的景柏然聽到聶唯那麼問的時候也有些猜到了三人被抓的原因,現在看到攝像還是這麼一個反應,頓時驚叫道:"不是吧,該不會這輛車也被你們動了手腳吧."

"沒有沒有,除了那個被聶唯撕掉的標志之外,這輛車真的沒有再動一點手腳."聽到景柏然的質疑,這位攝像立刻著急反駁道.

開始那輛車動了手腳,是節目組給嘉賓挖的坑,但是剩下地圖中提供的那些援助點,節目組確實沒有動一點手腳.

畢竟已經給這些嘉賓和主持人設置了足夠多的障礙,包括手機定位,包括群眾舉報,還限制了他們的資金等等,這些障礙讓幾位嘉賓和主持人在面對警察的追捕時,已經足夠忙的焦頭爛額,再在援助點設置陷阱的話,怕是游戲玩到一半,大家就都被抓到了.

節目組肯定是不會這麼做的,所以這一點攝像還是能夠保證的.

看著景柏然依舊報以懷疑的眼神盯著自己,攝像大哥都要哭了,伸手指天發誓道:"景寶,我對天發誓,真的沒有對這台車動手腳,真的,我保證."

"哈哈哈."一旁的聶唯看到這一幕笑得不行,看著攝像大哥,忍不住吐槽道:"這就是你們節目組的信譽問題,早就破產了,哪還有人敢信你們."

聶唯這句話太紮心了,攝像大哥如鐵般的內心此刻都有種破碎的感覺,忍不住幽怨的望著聶唯,這位大老板真的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要知道當初不就是你給我們節目組設立的這種風格麼?

從這位攝像大哥的反應來看,聶唯覺得自己用的這台車確實是安全的,除非節目組在這位攝像大哥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手腳,那也沒辦法.

現在唯一剩下的危險源,就是手里的手機了,這東西不管是打電話還是接電話,都會暴露目標,所以必須要盡快的換掉.

啟動開關,將車放到一樓位置,聶唯啟動汽車的同時,不忘按了兩聲喇叭.

很快就看到程坤一臉好奇的從一堆車里冒出頭來,望向聶唯所在汽車的方向,聶唯眼神好,看到這一幕,立刻又按了兩聲喇叭.

程坤那頭顯然也發現了這幾聲喇叭是沖著自己來的,又看到這車是奧迪A6L,頓時明白了,這是聶唯和景柏然找到汽車了,頓時帶著一臉欣喜的笑容跑了過來.

"接下來去哪?"坐上汽車,程坤立刻問道.

"去找手機."聶唯簡練的回答道,隨後立刻踩下油門,朝著手機所在的隱藏地駛去,而在聶唯一行人行動順利的當下,歐弟,舒暢和黃小明卻都垂頭喪氣的擠在一個警用的面包車里.

"怎麼辦,今天錄制不會就這麼結束了吧?"舒暢委屈的說道,本來還打著超越聶唯的主意呢,哪想到竟然自己是第一個被抓到的,現實太殘酷了,舒暢都快委屈的哭了.

"要是被押彙警察局就真的沒得玩了,我們給盡快想想辦法."黃小明皺著眉頭說道,作為三人中年齡最大的,他此刻展現出來的冷靜倒是讓一旁的兩人心思安定了不少.

就在三人商量脫身的主意時,外面的警察也報告完畢,打開車門,准備坐進車內.

"警察叔叔,我真不是真凶,你們抓錯人了."看到兩位警察打開車門,還沒等他們坐定呢,歐弟就大聲叫冤道.

"你別喊冤,你要真冤就拿出證據來."一位帶著眼鏡的警察聽到歐弟的話後,笑著回答道,最後還不忘補充一句:"另外,我是八零年出生的,比你小,不用叫我叔叔."

歐弟被噎的臉色發紅,又透著一絲無奈,說道:"所以我們就是要去找證據啊,要不你們帶我們去任務點,我們保證不跑."

"對,保證不跑."一旁的舒暢和黃小明也是立刻跟著附和道.

戴著眼鏡的警察回頭看了看三人,有些猶豫,因為他們確實也需要一些線索證明真凶是誰,畢竟只有抓到真凶游戲才算結束,不然就算抓到再多的嫌疑人,真凶沒有抓到,那麼也算自己失敗.

從某種意義上講,嫌疑人其實也算是自己的另一種意義上的伙伴,畢竟對方同樣也需要洗白自己,證明自己無罪.

"老陳,要不答應他們,不然我們也拿不到線索."這位戴眼鏡的警察問向身旁的同事.

"行."老陳言簡意賅的回答道.

坐在後面的舒暢三人此刻都豎著耳朵,認真聽著兩位警察間的對話,最後聽到老陳答應的那句話時,所有人都不禁松了口氣.

"說好了,不准逃跑,誰要是逃跑,你跑得了算你本事,你要是沒跑了再被我抓到,那時候就沒什麼可說的,直接送去警察局."戴眼鏡的警察回頭朝著三人警告道.

"保證保證,我們干嘛要跑,我們又不是真凶,不心虛,不過警察同志,我可以不可以提一個小要求?"歐弟忽然問道.

聽到這話,正要開車的老陳都好奇的回頭,想要看看歐弟這小子到底要提什麼要求.

"我們三個從鍾無豔錄制到現在一口吃的都沒吃,一口水也都沒喝,能不能帶我們去飯館吃碗面條?"歐弟求道,一旁的舒暢和黃小明十分配合的朝著兩位警察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

"呵呵,當然可以."老陳笑呵呵的答應道,不過隨即又看向三位明星,問道:"我能不能也提個要求?"

"什麼要求?"三人一怔.

"能給我簽個名麼?我家人都特喜歡你們演的戲和綜藝."老陳笑呵呵的說道.

"沒問題啊,你要多少有多少."歐弟被老陳突如其來的這個要求逗笑了,立刻拍著胸脯答應道.

有了這一次交流,三人對老陳和他同事的敬畏之心也少了不少,坐車前往飯店的這段時間也聊了不少.

期間大家也終于知道了那位戴眼鏡的警察名字叫做關一元.

很快一行人來到了一家牛肉面館,跟著三人走進面館後,兩位警察才發現自己可能選錯了地方.

舒暢,黃小明再加上歐弟,三人出現在面館的一瞬間,立刻就引起了面館內所有人的注意,門口前台負責點單收錢的小妹都看傻眼了.

"有包廂或者小間麼?"老陳無奈的笑笑,然後問道.

"有有有."老板親自跑來接待,聽到老陳的話,立刻狂點頭.

五人到了包廂,兩位警察都長舒了口氣,畢竟被那麼多人一直看著,他們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都吃什麼,隨便點,今天我們請客."老陳笑著說道,他倒也不怕這三位明星點多少,畢竟這小店最貴的涼拌牛肉也才三十塊而已,他們五個人能吃個上百塊都算不錯的了.

而舒暢三人也沒多點,一人叫了一萬牛肉面而已,還是老陳見大家吃的太普通,又點了個涼拌牛肉和拌瓜條,順便給每人的面里又加了一個煎蛋.

很快牛肉面和小菜就端上了桌,吃飯的功夫,老陳也不忘問舒暢三人,讓他們猜一猜其余那些人會跑到哪去.

"肯定會先去找藏錢的地方吧,畢竟我們三個已經把車開走了,他們又身無分文,沒有錢的話肯定跑不遠."歐弟回答道.

"我覺得聶唯肯定會先去找車."歐弟剛說完,舒暢就忍不住反駁道.

"為什麼?"老陳聽了舒暢的話,很有興趣的繼續問道.

舒暢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回答道:"在我眼中的聶唯,絕對是那種有著深謀遠慮的人,他絕對不會去和那些人一起去找錢,在我看來,最先拿下交通工具的人,才有主動權,聶唯肯定也是如此,而且只要聶唯拿到了車,下一步一定會是去找通訊工具,反倒是錢這一點,我覺得聶唯並不在乎."

"為什麼不在乎錢?"歐弟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覺得以聶唯的本事,錢這事兒還真是難不住他."不用舒暢回答,一旁的黃小明就替她說了.

"這樣啊."老陳聽完舒暢的話後,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不可否認,在舒暢發言之前,老陳也覺得,這些嫌疑人肯定是要先去拿錢的,但是聽了舒暢的話後,至少對于聶唯這個'嫌疑人’來講,老陳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藏車的地方離那個公園近麼?"關一元問道.

"不近,那是離公園最遠的地方了,都快出區了."歐弟咽下嘴里的面條,一點都不保留的說道,擺明了要做一個配合警察的好公民.

"那要不我們吃完飯去看看?"關一元又問了問具體的地址後,朝著一旁的老陳咨詢道.

老陳皺著眉頭,看了看手表,約莫了一下時間,然後搖了搖頭.

"直接告訴我藏手機的地方."老陳說道.

就在老陳這一組盯上聶唯的時候,聶唯一行人同樣也正在吃飯,不過他們吃的不是面條,而是漢堡和炸雞.

"哥,實話跟我們說,你到底藏了多少錢?"景柏然又看了看身旁正吃著漢堡的聶唯,再也忍不住的問道.

因為就在剛才,本以為打車已經花光了錢的聶唯竟然又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了一百塊,不光驚到了攝像大哥,同樣也驚到了景柏然和程坤.

尤其是攝像大哥,整個人都快崩潰了,要知道聶唯的錢包就是他負責沒收的,聶唯各個兜也是他查看的確保沒錢的,可現在聶唯接二連三的掏出錢來,這簡直就是對他啪啪啪的連續無情打臉.

"別管我藏多少錢,不少你吃喝不就行啦."聶唯咽下嘴里的食物,回答道.

聽到這話,景柏然也不再問了,畢竟吃人嘴短.

三人很快解決了午餐,聶唯繼續開車前往藏手機的地方,用了大概十五分鍾,三人所乘坐的車輛也漸漸駛近目的地.

不過越是靠近目的地,聶唯心里就越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距離藏著手機的那棟大樓還有大概五十米的時候,聶唯就把汽車停到了路邊.

"怎麼了哥?"景柏然不解的問道,畢竟這車停的地方有點遠.

"我覺得有點心神不定的,好像有情況."伴隨著聶唯這句話,車內所有人都跟著緊張了起來.

"這樣,我們三人別一起去,我們先派一個人進去,至于誰先進去,我們石頭剪刀布決定怎麼樣?"聶唯提出了一個比較保險的方案,避免他們被一網打盡.

當然,聶唯也留了個心眼,畢竟石頭剪刀布這種看似是看運氣的游戲,實則對聶唯這種眼疾手快的人,是有很大優勢的.

但景柏然和程坤不知道啊,兩人只是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聶唯,三個人開始在車里玩起了勢頭剪刀布,二十秒後,景柏然戴好口罩,第一個從車上下來,一步三回頭的朝著大樓走去.

景柏然這一去就是十分鍾,聶唯看了看手機.

"十分鍾了,約定的時間到了,景寶沒打電話過來,我們再等兩分鍾,再沒有訊息,我們就先離開."聶唯當機立斷的說道.

上篇:763.車    下篇:765.飛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