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1012.以牙還牙   
  
1012.以牙還牙

g,更新快,無彈窗,!

"CUT!"伴隨著這場噓聲,聶唯微皺了下眉頭,直接朝著場邊的工作人員伸手,示意暫停拍攝,然後又將助理導演叫到了身旁.

"李想,去和那些警察交涉一下,最好不要讓無關人員圍觀拍攝,如果趕不走,也盡量不要讓他們發聲."聶唯吩咐道.

李想連忙點頭,朝著幫著維護的警察那邊走去.

因為這部電影都是現場收聲,所以拍攝的時候一些大的雜音是不允許出現的,更何況是那麼大的噓聲,剛才那場不錯的戲就因為那些噓聲徹底毀掉了.

很快李想就跑了回來,告訴聶唯警察已經去交涉了,會讓他們安靜.

聶唯看了眼場邊,噓聲就是從那個方向傳過來的,而那里站了大概十多個身材健碩的年輕人,幾乎人手一個籃球,看到聶唯的目光時,其中有一個看著能有將近兩米高的黑人還挑釁的朝著聶唯豎起了中指.

然後聶唯就看到一名警察上前警告那名黑人,兩人之前似乎還發生了一點爭執,最後黑人擺了擺手,似乎退讓的樣子.

"繼續拍攝."聶唯吩咐道,但是還有些擔心,只希望那群警察能夠把事情辦好.

拍攝再一次開始,依舊還是剛才的那場戲,約瑟夫飾演的前哨者和聶唯飾演的盜夢者一起打籃球談心.

"柯布,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永遠站在你那邊."約瑟夫剛念完這句台詞,手里的籃球忽然一滑,脫離了他的掌控,也打斷了他的表演.

本來只是一次小小的失誤,再重來就好,但是讓聶唯覺得很不舒服的那陣噓聲竟然又一次響起.

站在聶唯面前的約瑟夫臉色脹紅,也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失誤而愧疚,還是被場外的噓聲噓的尷尬.

"抱歉,我的失誤."約瑟夫面帶歉意,說道.

"沒關系,剛才的表現不錯,記住這種狀態,再來一條."聶唯安慰道.

約瑟夫在這場戲的表現在聶唯看來還是可以的,甚至如果不是第一次有噓聲摻雜進來,說不定一條就過了呢,第二次也只是失誤在籃球這一塊,但是表演和台詞他並沒有出錯.

聶唯看了眼時間,還有不到四十分鍾.

"抓緊時間,爭取一遍就過."聶唯拍拍手,給大家打了打勁,然後示意助理導演可以准備拍攝了.

不過這邊約瑟夫剛拿起籃球,還沒等拍攝開始呢,場邊的噓聲又響了起來.

"菜鳥們,你們不配在這片球場打球,你們還是滾回家找媽媽要奶喝吧."剛才朝著聶唯豎中指的黑人這一次不光噓,還大聲的朝著場內的兩人叫囂道.

伴隨著他的話,他的那些伙伴也發出了一陣毫不掩飾的嘲笑聲,噓聲也又拔高了一層.

約瑟夫臉色紅的嚇人,他自覺就是因為自己的幾次失誤,才引來這番嘲笑,羞愧的背後更多的是憤怒,一雙眼睛滿是怒火,狠狠的瞪向場邊那些人.

聶唯在一旁歎了口氣,果然還是被影響到了,約瑟夫現在的狀態根本就拍不了電影,看來那些家伙如果不解決掉的話,怕是今天都無法順利進行拍攝了.

再一次把助理導演李想叫到了自己的身邊,聶唯吩咐道:"再去找警察交涉,如果他們不能盡快處理好這件事情,那就直接向他們的高層反應今天的情況,對了,你讓羅伯特陪著你一起去."

羅伯特是聶唯在加拿大找的大律師,在這個國度的律法圈子里很有名氣.

由著他陪著李想去交涉,不怕那幫警察不盡力.

拍攝暫停了,看著時間已經走過了半小時,聶唯也有些著急,已經開始在思考,如果問題不能得到第一時間解決的話,那麼自己必然是要走法律程序,讓當地的管理機構為此買單.

要知道當初簽訂租賃場地合約的時候,就已經規定了必須保證拍攝環境安靜這一條,如果對方無法保證自然就是屬于對方問題.

五分鍾後,李想回來了,同行的還有負責現場警備工作的負責人.

"聶先生,對于剛才的事情我很抱歉,接下來我保證不會在發生類似的事情."這人一見面就朝著聶唯道歉,態度非常誠懇.

"道歉就不必了,但是耽誤的時間必須要彌補,我要求延長拍攝二十分鍾."聶唯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這位負責人聽到聶唯的話後表情明顯有些為難,示意自己要先請示一下領導.

聶唯一邊看著警察在場邊驅逐那些圍觀群眾,一邊等著這位負責人的請示結果,幾分鍾後,這位負責人又來到了聶唯身旁,告訴聶唯上面的人已經同意了他提出的補償要求.

聶唯並不覺得意外,自己提出的要求很合理,對方答應才算正常,不答應的話聶唯反倒要懷疑那幫家伙是怎麼坐上那個位置的了.

又多出二十分鍾的拍攝時間,加上剩下的二十多分鍾,足夠完成拍攝任務了,聶唯正准備招呼一旁的約瑟夫繼續拍攝的時候,忽然感覺腦後一涼,而自己面前所有人,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道格也沒有想到,那幫街頭的小混混竟然敢突然把球扔向聶唯.

等到他發現的時候,那個飛來的籃球已經距離聶唯的後腦不到一米的距離了,道格除了變一下臉色之外,壓根就沒有辦法來得及去阻止那顆籃球.

他甚至已經想好該怎麼寫道歉信了,而且深深的擔心,會不會因為這件事影響到自己的仕途.

就在他以為一切全都要完蛋的時候,一直看向自己的聶唯腦後就仿佛長了眼睛一樣,在籃球就快要砸到他後腦的同時,聶唯雙手迅速的舉起,伸到腦後,在所有人驚恐的表情下,竟然穩穩的接住了砸過來的籃球.

這一刻,現場所有人的表情都定格了,下一秒,道格露出了一副劫後余生的樣子,而把球砸向聶唯的那個黑人,臉上還殘留著惡作劇後的得意的笑容,可是眼神卻仿佛看到了多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聶總,您沒事兒吧?"

"聶唯,要不要緊?"

"是誰扔的籃球,還不過來道歉,沒看到差點砸到人麼?"

道格前一秒還沉浸在劫後余生的狂喜當中,下一秒就已經被湧過來的劇組人員擠到了人群外.

道格也想要了解聶唯的情況,雖然他確實看到了聶唯穩穩的接住了籃球,但萬一有個意外呢,這種世界級的富豪哪怕出了一點小問題,那都將是大問題.

尤其是看著擠在人群中那些帶著相機的記者們,道格就更是擔憂了,誰知道這幫家伙會怎麼寫.

魁北克市民很不友好?涉嫌種族歧視?還是魁北克城市危險指數極高,富豪街頭遇襲?

道格覺得那幫記者的想象力肯定要比自己豐富,寫出來的報道也肯定更吸引眼球,但這恰恰是道格不願意看到的,畢竟現場的保安工作可是他在負責的啊.

"那個混蛋,給我抓住他!"道格很快把目標放在了那個砸球的家伙,心想今天一定要給這個小伙子一個記憶深刻的教訓,讓他明白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用他們那一套去應對的.

在道格的指揮下,一群警察如狼似虎的撲向那個還在傻眼的黑小子,而被人群包圍的聶唯則是笑著讓大家散開.

"我沒事兒,真的一點事兒都沒有,不信你們看,連我頭發都沒碰到,好了,大家快散開,正在拍攝呢,都跑過來干什麼."聶唯一手抓著籃球,一邊讓眾人散開,不要影響拍攝現場.

聶唯的話大家自然不敢不聽,剛才圍過來也是都被嚇到了,尤其幾個小姑娘,差點就沒哭出來,畢竟那個籃球就像炮彈一樣砸向聶唯,看著就很恐怖的樣子.

不過等到驚嚇過後,這群女孩又興奮的不得了,湊在一起嘰嘰喳喳,全都是變著花的一個勁誇聶唯太帥了不得了.

"聶唯都沒回頭,就把球接住了,好厲害呢."

"可不是,我看那球飛的好快,我都來不及提醒呢,沒想到聶唯竟然背著就發現了,他怎麼做到的."

"管他呢,我就覺得聶唯接球那一下好帥啊."

"砸球的混蛋就是那個吧,又黑又高的,一看就不像好人."

小姑娘在誇贊聶唯的同時,也沒忘貶低一下一旁已經被警察扣押住的黑人小伙,不過這個黑人小伙明顯不是那種老實人,再加上他也有十多個同伴,而且他還一個勁兒聲稱自己只是失手,警察一時間也拿這幫人沒多大辦法.

"警察先生,可以叫那邊那位把我的球還回來麼?我不喜歡別人碰我的球."黑人小伙從剛才的驚訝中回過身後,便不在意了,只以為聶唯運氣好.

面對警察的嚴厲警告,他也擺出一副不以為意的態度,甚至還反過來刺激警察.

"德雷克,你可能還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錯誤,趁現在沒有人追究你的過錯,你趁早給我消失在這里,不然的話……"一名警察明顯認識這個黑人小伙,准確叫出了他的名字.

只是這位警察的警告對德雷克明顯沒什麼用,不等他話說完呢,德雷克就一副不在乎的樣子打斷了他的話.

"不然怎麼樣?我就是失手了,再說又沒有砸到人,他不是接到球了麼,現在我要要回我的球難道不對麼?"

"還有你們這幫家伙,只是有錢人的幫凶罷了,這里是公共球場,我們作為合法市民就該擁有在這座球場打球的權力,誰讓你們把這個球場租給那幫家伙的,我甚至懷疑你們在其中收取了那些人的好處!"

"對!,你麼你這幫家伙,在這里打球是我們的權力,你們憑什麼驅逐我們."

"叫他們去別的地方去拍那鬼電影吧,我們不走,我們就要在這里打球!"

德雷克的一番話引起了身旁伙伴的贊同,大家紛紛大喊著口號支持德雷克,並且站在原地不動,有些人甚至想要返回球場內.

一時間警察和這幫人又有要發生沖突的趨勢.

"德雷克,我警告你不要挑事!"道格走了過來,目標直指德雷克,這個家伙是他們那里的常客,雖然沒有犯過大錯,但是平常這一片有什麼小沖突,總會有這個人的身影.

可以說這個德雷克早就已經上了道格心里的黑名單了,認為這就是一群不良少年,而且他打從心里看不起這幫從小就沒接受過良好教訓的家伙們,認為他們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道格先生,您還真是人如其名."德雷克不屑的看了眼道格,他對這個很常見的家伙也是看不對眼,覺得這個叫道格的家伙每每看向自己這些人的目光里都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鄙視.

這種目光深深的刺激到德雷克的自尊心,讓他越發討厭這個道格,越發的想要和他作對.

這也是為什麼原本只在另一個街區打籃球的他們,今天會特意跑來這個偏遠地方,就是德雷克針對道格故意找茬的緣故.

當然到了地方後,他對聶唯那群人也很不滿意,尤其看著聶唯和約瑟夫這些演員,在場地中央被一群人圍著'服侍’,又是遞水遞毛巾,又是擦汗,他甚至還看到了有人在給這兩個男人臉上塗抹化妝品.

這讓德雷克心里膈應壞了,感覺聶唯和約瑟夫這些人就像是他曾經待過的學院里那些白人家生活富裕的孩子一樣,全都被慣壞了.

道格被德雷克這句話刺激的不清,正想著該怎麼收拾這家伙的時候,德雷克竟然又主動挑釁,讓他們去找聶唯要回屬于自己的籃球.

"那可是我的籃球,我不喜歡別人碰我的籃球,你明白麼?還是說你們准備侵吞屬于我的財產?天啊,你們果然對我們這些貧民家的孩子都不放過."德雷克誇張的叫道.

道格臉黑的嚇人,卻又沒辦法發作,惡狠狠的瞪了眼德雷克,示意身旁的助手去找聶唯要回籃球.

他現在只想著快點把籃球要回來,然後快點把這幫家伙攆走.

畢竟聶唯那邊才是他要照顧的,眼前這群討厭的家伙,根本不值得他多浪費時間,以後等他們犯錯,自己自然有的是辦法在自己的地盤收拾這群家伙.

助手領命後很快找到了聶唯,聽到場邊那個黑人要要回籃球,聶唯還怔了一下.

"還真是厚臉皮啊."聶唯嗤笑了一聲,沒有把籃球交給道格的助手,反而拿著籃球朝著德雷克那邊走去,而身旁的約瑟夫看到聶唯的舉動,呆了一下後,也連忙跟上.

兩人突然離開拍攝場地中央,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見到聶唯是朝著德雷克那邊走過去,更是立刻有一堆男性工作人員站了出來,跟在了聶唯的身後.

雖然他們不清楚聶唯為什麼忽然親自走到那邊,但這並不妨礙他們跟在聶唯身邊,一是保護聶唯,二也是壯聲勢,畢竟人多勢眾的道理大家都懂的.

德雷克看著聶唯帶著一堆人走過來的時候,著實嚇了一跳.

"你要我手里的籃球?"聶唯走到德雷克面前大概兩三米的時候,就停下了腳步,然後笑著問道.

這個笑容在德雷克看來就是示弱,就像是他印象中那些亞裔一樣,總是會退讓,這讓本來被這麼多人圍上來的有些嚇到的心,漸漸變得平靜下來,甚至還對聶唯有種鄙視的感覺.

人多又怎麼樣,還不是乖乖把球還給我,一邊想著,德雷克一邊向前走,准備把籃球拿過來,甚至還在心里打起了草稿,准備再嘲諷聶唯一兩句,然後再留下一個瀟灑的身影,這才算完美.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剛踏出第一步,忽然看到對面的聶唯手腕一番,然後只見一抹熟悉的棕色物體朝著自己如同暴風一般的席卷過來.

德雷克再沒有胡思亂想的時間,胸口一陣劇痛讓他差點失去了意識.

上篇:1011.噓    下篇:1013.單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