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1015.仁至義盡   
  
1015.仁至義盡

g,更新快,無彈窗,!

德雷克慘嚎了一陣,在朋友的勸慰下,總算原意松開了捂住腳腕的手,然後大家就看到了德雷克那腫的像是面包一樣的腳腕.

"喔,天啊,這一定折了!德雷克,你完蛋了,你可能一輩子都大不了籃球了."一位白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呼道,不過聶唯卻從他的呼聲里聽到了一絲幸災樂禍的情緒,所以特意看了他一眼.

果不其然,這人的眼神里壓根沒有一點的同情.

"安德森,要是再讓我聽到你在一旁說風涼話,小心我再揍掉你的門牙."一位一直扶著德雷克的黑人小個子朝著剛才大叫的白人怒吼道.

"難道我不說,他的腳就能好麼?"安德森撇了下嘴,嘟囔道,但是看到哪個小個子惡狠狠的眼光看過來,他還是沒敢再說什麼風涼話.

不過剛才他的那番話還是被德雷克聽進去了.

"蓋瑞,我的腳腕是不是真的斷了?"德雷克驚恐的問道,剛才他也看到了自己腳腕的傷勢,著實恐怖,再加上他現在根本無法轉動腳腕,所以下意識的認為安德森說的話是正確的.

"沒有,沒有,那是安德森胡說的,醫生還沒有到,等醫生做過檢查了才能確定."

"不,蓋瑞,我覺得我的腳真的斷了."說著說著,德雷克有痛哭了起來.

斷腳的心理壓力讓他幾乎喘不過來氣,一想著自己以後可能連籃球都大不了了,悔恨就仿佛鑽心的蟲子一樣來回在他的心髒鑽孔,讓他心疼的受不了.

此時此刻,他也終于明白了,為什麼當初他墊腳過的那些人在扭傷扭斷了腿後,會哭的那麼傷心,當時德雷克只當對方是軟蛋,可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德雷克才明白,那些眼淚的意義.

悔恨猶如萬蟻噬心,德雷克此時也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

"都是你這家伙……放開我!"蓋瑞看到德雷克失魂落魄的樣子,怒從心起,站起身來就要撲向聶唯,卻被早就防備著這幫家伙的程子墨一手給攔住了.

"都在干什麼呢,你們這是要做什麼,當警察不存在麼."道格此時也站了出來,讓警察拉開程子墨和蓋瑞,當然過程中警察明顯是偏幫程子墨的.

畢竟這事兒本來德雷克就不占理,更何況程子墨代表的可是聶唯,道格可不願意得罪這樣的大人物.

"道格先生,今天的拍攝恐怕沒辦法進行了,一會我會拍工作人員和您的高層聯系,重新商定拍攝時間."

聶唯走到道格身旁,淡然的說道.

"那是自然,對于今天發生的一切,我真的感到很抱歉."道格聽到聶唯這話,急著道歉.

"沒有關系,這只是一個意外,我相信你也不願意發生這樣的事情,對吧?"聶唯笑了笑,擺出一副並不以為意的態度,甚至還稍稍安慰了一下道格,把道格感動的不得了.

要知道他最害怕的就是聶唯生氣,把這件事兒捅給那些高層人員,那麼道格不可避免的就會成為這件事情的背鍋俠.

安撫了一下道格,聶唯並不想要和他把關系鬧的太僵,雖然今天道格的表現堪稱無能,可畢竟事情已經發生了,無論是埋怨還是告狀,都已經無濟于事.

還不如安撫他一下,讓他下一次維護治安的時候能夠更盡心盡力一些,畢竟發生了今天這樣的事情,相信就算是一頭豬都會長教訓,何況是人.

聶唯和道格交談完畢後,看到救護車還沒有來,便朝著一旁的劇組的醫護人員招了招手.

"給他噴點止疼劑吧."聶唯說道.

其實他心里糴德雷克的傷勢最清楚不過,別看德雷克腳現在腫的嚇人,但其實並沒有傷到骨頭,聶唯下腳還是很有分寸的,他也不想因為這點事兒就毀了德雷克一輩子,如果不是德雷克下黑腳,聶唯甚至都不願意用這種暴力的手段去對付他.

畢竟他只是要一個安靜的拍攝環境而已,他對于這個國度來講只是一個過客,一段時間後就會離開,下一次再來還不知道要多久呢,何必把事情做絕,兩人的身份地位也注定了在未來幾乎不可能再有什麼交集.

"你給我滾開,不需要你們的假仁假義,德雷克現在的樣子是誰害得你們心里沒數麼?"聶唯的一番好心卻遭到了抵制,剛才想要和聶唯動手的蓋瑞此刻有跳了出來,阻止醫護人員為德雷克治療.

"是我害得他,還是他害得我,你可以問問他."聶唯走到了蓋瑞面前,看著倒在地上的德雷克,平靜的說道.

"我……"德里克剛想要反駁,可是面對聶唯平靜的目光,不知為何說不出口.

因為這件事兒他最清楚不過,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他自己,是他故意伸腳,想要給聶唯下絆子,卻沒有想到最終卻害了自己.

"看來你心里有數,那就好,另外我建議你接受治療,至少他能幫你減輕一些傷痛."聶唯說完之後,便轉身離開,也不理會德雷克到底答不答應.

畢竟聶唯可沒有那個義務苦口婆心的勸那個家伙,這一切都是德雷克自己咎由自取,聶唯原意派人給他止疼,已經算得上是仁慈了.

事實上要不是一旁就有媒體在那里拍照的話,聶唯連這點事兒都不會做,畢竟這事兒從頭到尾都是德雷克自己活該.

德雷克疼的厲害,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傷情,所以哪怕蓋瑞在一旁'硬氣’的讓他不要接受聶唯施舍般的救治,但德雷克還是答應了下來.

畢竟天大地大,他的腿才是最大的,面子在一個健康的腿面前又算得了什麼?

德雷克看過很多醫療事件,就是因為處理不及時,結果小傷變大傷,他可不希望自己也這樣,所以蓋瑞那些話在他聽來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傷的又不是他的腿,他當然可以硬氣,但德雷克不行.

這一次受傷,德雷克竟然在短短一段時間內,就仿佛成長了好多.

"先生,我的腳腕還有救麼?"德雷克趁著醫護人員為他噴藥的時候,忐忑的問道.

"不好說,看樣子挺嚴重的,不過一切都要等到檢查後才能知道到底傷沒傷到骨頭,不過就算沒有傷到骨頭,這麼嚴重的挫傷,我覺得你也要休息最少三個月才能再進行劇烈運動."醫療人員倒是蠻熱心的回答了德雷克的問題.

德雷克心若死灰,他覺得這個人說的話,多半就是在安慰自己,如果不是疼痛,他都覺得那只受傷的腳都已經不屬于自己了,九成九是要斷掉了.

他現在唯一希望的是,那個叫聶唯的人能夠幫他分擔一點藥費.

又過了五分鍾,救護車總算來了,德雷克被人抬上了救護車,聶唯也派李想跟著去醫院了解情況.

此時天都已經快黑了,拍攝肯定是無法進行的,所以劇組只能收工回酒店.

"聶唯,你籃球打的太帥了."章紫怡心情倒是不錯,雖然耽擱了半天,但是看了這麼一場好戲,對于她來講完全是值得的.

聶唯好笑的看了眼這個女人,有些不太理解她為什麼這麼開心.

實際上劇組大部分此時心情都不錯,尤其是那些女員工路過聶唯身旁的時候,都要偷偷看聶唯幾眼,有些大膽的還會留下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今天這件事情,對于這些女孩子來講,刺激多過于害怕.

雖然只打了三個球,但是聶唯在籃球場上的英姿讓這幫姑娘著實熱血沸騰了一番,雖然她們絕大部分都不懂聶唯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但既然能壓制那個黑大個,至少應該是很厲害很厲害的那種吧.

更何況聶唯夠帥啊!

她們喜歡看聶唯打球,更主要的是因為喜歡這個人,再加上聶唯也爭氣,從頭到尾壓制德雷克,自然而然也讓他的這幫小粉絲們更加興奮的不得了.

"HEY,聶唯先生,請問您能接受一下我們的采訪麼?"一直被警察攔著的幾位記者,看到劇組都開始收工了,覺得再不問就沒有機會了,便朝著片場內的聶唯喊道.

聶唯朝著他們笑著點了點頭,但卻沒有一點靠前接受采訪的意思.

這讓記者們感到很失望,尤其不到五分鍾,聶唯就被一台豪華的轎車給接走了,他們也明白自己徹底失去了采訪聶唯的機會.

當然,對于今天發生的事情,他們還是很滿足的,至少他們回頭不愁新聞的素材了,一個億萬富翁和街球手發生的交集,應該能夠吸引不少讀者的注意吧.

就在露西准備收工回報社的時候,他的同伴瑞克卻悄悄拉了她一下.

"你不覺得我們該去醫院一趟麼?"瑞克小聲在露西的耳邊說道,這件事兒又不是只有聶唯一個當事人,還有另外一個在醫院躺著呢.

露西聽到這話,眼睛頓時一亮.

"你說的沒錯,那個人確實值得我們跑一趟."露西小聲的回應道,生怕被其他報社的記者聽到.

就在露西和瑞克開車朝著醫院駛去的時候,德雷克已經在醫院開始接受檢查.

"哦,小伙子你很幸運,雖然我看到你的傷勢時,還以為你的腳腕肯定斷掉了,但是沒想到的是,你的骨頭竟然沒有任何問題,這只是一個挫傷,甚至都不算太嚴重,你只需要恢複半個月,注意一些事項,很快就會迎來一個健康的腳腕."看過檢查報告後,醫生笑著說道.

德雷克聽到這個答案,差點沒哭出來.

內心一陣感謝上帝,謝天謝地他的腳腕沒有斷掉,他還可以繼續打他心愛的籃球.

同時他也覺得自己足夠幸運,畢竟那樣的傷勢,就連他自己都以為自己的腳腕一定是廢掉了,可是沒想到峰回路轉,他覺得很可能是自己在當時那番悔過起了作用,被上帝聽到了,所以才賜予自己遠離傷痛.

"我以後一定認真打球,再也不會玩這些小動作了,贊美主."德雷克在胸前畫了個十字,虔誠的禱告道.

"上帝保佑你."醫生是信上帝的,看德雷克的樣子,以為他也是呢,卻想不到這家伙在一小時前壓根就不信上帝,只是在受傷後臨時抱佛腳罷了.

當然此時此刻,德雷克也信,而且說不定比醫生更信.

"我會幫你開一些可以幫你恢複的物品,還有一些注意事項,好了,就這些,拿著這個單子去結賬吧,婕斯,幫我叫下一位患者進來."最後一句,醫生是對著門口的小護士說的.

但是德雷克並沒有立刻起身離開,而是拿著單子咽了口唾沫,然後小心翼翼的問向醫生.

"請問,這需要多少錢?"

"不多,算上診療費一共三百五十美元,我知道你肯定沒有多少錢,所以我幫你開的都是一些比較便宜的藥品."醫生一副我理解的表情,回答道.

可是這個數字卻讓德雷克一個慌神,三百五十美元,對于眼前的這位醫生來講,或許只是他一兩天的工資,但是對于德雷克一家來講,這幾乎是他們家半個月的收入.

走出診療室,德雷克神情有些恍惚,他沒有去拿交錢拿藥,倒不是因為藥很貴他決定不滿了,而是因為他身上並沒有錢,他只能等待著他的父母到來.

不過還沒到他的父母,跟來的李想就先找到了德雷克.

"你應該拿到醫生給你開的藥單了吧,交給我吧."李想也不和德雷克廢話,打了個招呼後,便直接朝他要單子.

"你要做什麼?"德雷克下意識的交出手里的藥單,然後奇怪的問道.

"當然是幫你結清藥費,聶先生讓我帶一句話給你,雖然這件事兒從頭到尾都是你自作自受,但是他也不會對你不管不顧,你的治療費用聶先生會一力承擔,直到你的腳腕恢複健康."

"當然,如果你還有什麼疑問,或是訴求,可以和他的律師談,用我給你留一個律師的電話號碼麼?"李想有些戲謔的問道.

"不用了,不用了,實在是太感謝了."德雷克一聽到'律師’兩個字,簡直比看到警察還要揪心.

就在德雷克對著李想千恩萬謝的時候,露西和瑞克也來到了醫院,正在前台打聽德雷克在哪里呢.

上篇:1014.以牙還牙    下篇:1016.底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