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1055.深刻教訓(2)   
  
1055.深刻教訓(2)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看你都把孩子嚇到了!"看上去五十歲左右的男子話音剛落,走在他身邊的那位模樣三十多歲的女子立刻激動的叫道.

吼完自己老公之後,這名女子還走上前摟住一臉害怕的曲德,輕聲安慰道:"寶寶,不怕,媽媽已經幫你訂好了餐廳,有你最喜歡吃的烤鴨,車也沒關系,媽媽給你買更好的,給你買奔馳."

"媽,我要進口的,還要跑車."曲德一聽奔馳,也不怕了,立刻提要求道.

"行行,進口的奔馳跑車,媽媽明天就給你買."女子見到兒子沒了畏縮的樣子,也是露出了笑容,對于兒子提出的要求,她也是趕緊答應.

一旁的曲雙河緊皺著眉頭,歎了口氣.

對于自己妻子對兒子的溺愛,他是有些不敢苟同的,可真讓他狠狠教訓一頓自己這個兒子,曲雙河其實也不忍心,老來得子不容易,他平日里雖然對曲德嚴厲,可卻從來沒有打罵一句.

"快走吧."曲雙河看著在自己妻子那副溺愛孩子的模樣,又忍不住歎了口氣,然後說道.

他畢竟是公眾人物,在警局門口如果被記者看到,終究不好.

除了對待孩子這件事兒上,其他方面向鳳還是很聽老公話的,而且她也考慮到了自己老公的形象,聽到這話,也是連忙拉著兒子,跟在老公身後朝著停車的地方走去.

坐車去餐廳的功夫,在後座的曲德還不住的和老媽抱怨那個舉報自己的人.

"住嘴,這事兒你自己難道沒錯麼,你沒錯的話警察會扣你車麼?當初我就不同意你媽給你買車,你年紀還太小,根本還不到開車的年齡……"曲雙河聽曲德不講理,便想教育教育這孩子,只是還沒說兩句呢,就被一旁的向鳳打斷了.

"老曲,這時候哪有訓孩子的,我們家寶寶已經夠委屈了."

"寶寶你別聽你爸的,想開車媽就給你買,買好的,只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你要是磕了碰了,媽媽要心疼死的."

"媽,我開車技術老好了."曲德撒嬌的媽媽炫耀道,偏偏向鳳就吃兒子這一套,笑開了花,一個勁兒誇曲德有天賦,不愧是自己生的孩子.

一家人在百年老店吃了頓烤鴨,餐桌上曲雙河又想教育孩子,可依舊被向鳳給攔住了.

等到三個人回家後,曲德洗澡的功夫,曲雙河還沒等和向鳳談談孩子教育的問題呢,向鳳倒是主動找上了曲雙河.

"老曲,曲老師,能不能不要把你在學校里教訓學生的那一套拿到我們的家庭當中?我們不能總是對孩子訓斥,訓斥只會讓孩子自卑,這種不自信會影響他一輩子的,孩子其實更需要的是鼓勵,鼓勵才是孩子進步的動力."

"可你要讓他認識到錯誤."曲雙河解釋道,只是他剛講一句,就被向鳳揮手打斷了.

"他才那麼小,你說的他根本就聽不懂,等他長大了他自然就懂了,人就是這樣,很多道理都是隨著年紀增長才明白的,根本不需要我們教,我們需要給孩子提供的就是一個良好的環境,給他最好的教育,培養他的自信心."

"而且曲老師,您今年都快六十歲了,寶寶才不到十五歲,您就算能活到八九十歲,其實能陪寶寶的時間也就二三十年了,包括我,也不可能陪著寶寶一輩子."

"您認真想想,難道不該多給寶寶留下一些和父親之間美好的記憶麼?我不希望寶寶以後回憶自己的父親時,想到的永遠都是訓斥訓斥和訓斥,我相信您也不願意,不是麼?"

向鳳一席話讓曲雙河沉默了下來,他心里又氣又郁悶,當然更多的還是傷感,向鳳有一句話說的很對,他都快六十歲的人了,而兒子才不到十五歲,人生才剛剛開始,自己又能陪伴他多久呢.

想到這,曲雙河本來還想要找曲德談談,現在也沒了興致,滿腦子都想著自己還能陪妻子孩子多久的時間,同時又對自己年華老去感到悲傷.

看著丈夫有些落寞的樣子,向鳳也覺得自己的話說的有些太直接了.

"老曲,我知道你都是為孩子好,可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想法,咱們兩口子就這麼一個兒子,我相信等他長大一定會懂事兒,也一定會理解我們的良苦用心."

"但願吧."曲雙河感到有些疲憊,對于自己那個混蛋兒子,他還真沒把握,可妻子的話又讓他始終狠不下心來下狠手教育他.

就像妻子說的,其實曲雙河也很想多給孩子留下一些和自己的美好回憶,他不希望對待孩子太狠,讓以後孩子對他只有恨.

曲德那邊洗完澡,直接回到自己的臥室打開電腦,一邊瀏覽奔馳的網站,一邊給苟力打電話.

"曲德,聽說你寶馬車被扣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電話一接通,苟力那邊嘲諷的笑聲就傳了過來.

正在挑車的曲德本來心情美滋滋,被苟力這麼一笑,臉頓時黑了.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不過一想到自己老媽答應自己的新車,曲德也不和苟力這損友計較,而是得意的說道:"扣就扣了唄,不就一破寶馬,告訴你,我媽答應我,明天給我買一奔馳的跑車."

"我X,真的假的."電話那邊安靜的兩三秒,然後曲德就聽到了苟力爆粗的聲音.

見到損友如此驚訝,曲德也是哈哈大笑,剛才被嘲笑的陰霾更是一掃而盡,覺得相當的得意.

"我曲德什麼時候吹過牛?告訴你,我正選車呢,我跟你講,我看中了奔馳的SL300,少說也要百來萬,我看看能不能說動我媽,給我買個頂配的,到時候你的破寶馬就跟在我的奔馳屁股後面吃灰吧,哈哈哈哈哈."

曲德得意的笑,笑的這叫一個得意,作為熊孩子,他們之間的關系就是靠的比拼,你今天穿Burerrys,我就一定要買阿瑪尼,你開寶馬,奧迪,我就一定要開奔馳,能壓過對方就能讓曲德特有成就感.

"算你很."苟力撂下一句話,就掛斷了電話,惹得曲德笑的更是開心,覺得自己這一次算是風頭出盡了,果然應了那句老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丟了台寶馬,換來老媽奔馳的承諾,值,太值.

另一邊在酒吧氣呼呼掛斷電話的苟力直接干了手邊的酒,朋友見狀忍不住笑著問道:"怎麼了,苟力."

"還不是曲德那小子,寶馬被扣了,他媽又要給他買奔馳跑車,剛才正跟我這炫耀呢."苟力嫉妒的說道.

他家里也趁個幾千萬,但他爸可不像曲德那個媽一樣慣著孩子,就連他現在開的寶馬車,雖然對外宣稱是自己老爸買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但只有他自己清楚,這是他老爸換車之後,淘汰的車才給他用的.

車外面的漆是他找人新刷的,車內飾也都是他把壓歲錢都拿出來咬牙換的,看著像新車,其實里程數已經超過十萬公里以上了.

看著苟力嫉妒的樣子,他的那個新認識的朋友眼睛賊溜溜的轉了轉,忽然建議道:"苟哥,要不我找幾個人收拾那小子一頓?"

"嗯?"苟力一聽這話,忽然有種心動的感覺.

"這不太好吧?都是一起玩的朋友."苟力一副猶豫的樣子,但是在他那位新認識的朋友眼里,這明明就是已經心動了.

"什麼朋友,哪有朋友處處都想壓人一頭的,我看那小子其實就是在我們身上找樂呢,一個媽寶,算什麼玩應,也能跟我們混,苟哥,你放心,只要你把他約出來,到時候教訓他的事兒我擔著,保證不牽連一絲一毫."

"這……也不是我做人不講義氣,實在是那小子太飄了,以後進社會肯定要吃虧,我做兄弟的必須給他提個醒,你說對不對?"苟力還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

"對對對,苟哥你這話絕對沒毛病."那位新朋友嘴上誇贊著,心里止不住的鄙夷,要不是有人吩咐,他才不願意和這種貨色有交往呢,說是朋友,他都覺得自己掉份兒.

"哈哈哈哈,兄弟你懂我,來,干了這杯."

"那必須的啊,我先干為敬,您隨意."

酒吧里的喧鬧蓋住了兩人的交談,剛和'兄弟’炫耀過的曲德還沉浸在奔馳跑車的期待中,根本不知道剛剛聊過天的兄弟已經准備在他身後插上幾刀.

第二天一大早,向鳳就帶著兒子去了奔馳店,然後提了一款價值百萬的跑車,跑車依舊掛在向鳳的名下,不過開車的卻是曲德,等向鳳辦完手續後,曲德便迫不及待的開著跑車上路.

半道上他又給苟力打了個電話,想要和他炫耀,畢竟他們那個圈子里,有錢的太多,他和苟力都是屬于這個圈子的底層,現在曲德覺得自己已經又上了一層,自然要可著最下面的苟力欺負.

聽著電話里曲德炫耀的那些話,苟力氣的直咬牙,本來猶豫的想法也是越發的堅定,一定要教訓這小子一頓.

強忍著不爽,苟力在電話里邀請曲德,說要在酒吧請客,祝賀他喜提新車.

掛上電話,苟力看了眼身旁這個新認識的叫潘大峰的朋友,說道:"那小子已經來酒吧了,剩下的事兒我可就交給你了."

"你就放心吧."潘大峰笑著回答道,看著這家伙一身的腱子肉,苟力忽然有些擔憂會不會出事兒.

"我說你們悠著點,也別太過了,給他哥教訓,讓他老實點就行."

"我說了,我辦事兒你放心,而且你也不用擔心,現在你就可以走了,接下來我會自己處理,哪怕出事兒,也絕對不會連累到苟哥你."

"你這話說的,苟哥我是那麼沒擔當的人麼?不過你還是真的要悠著點,行了,今天這酒我請,就當給兄弟們出力的錢,我先走了,正好還有點急事兒呢."苟力掏卡的時候心里別提多疼了,一頓就要五千多,省下來能找個差不多的模特玩有意思的游戲了.

只是任他掏錢的動作多緩慢,潘大峰在一旁就是笑著感謝,一點都沒有攔著的意思,讓苟力也沒辦法找台階不付錢.

"這家伙也是個沒眼力價的."苟力最終還是刷了自己的卡,心里同時也埋怨起了潘大峰,卻不想昨天晚上那頓酒局最後就是潘大峰請的自己,花費比今天這頓只多不少.

裝作豪爽,實則肉痛不已的苟力急忙忙的走了.

而在苟力走了之後,潘大峰臉上的笑容也是瞬間隱去,朝著一旁呸了一口,還拿出一張濕紙巾猜了下自己剛和苟力握過的手.

"什麼玩應."鄙視的看著苟力離開的方向,潘大峰又啐了一口,才走向就把後台,開始安排一會收拾曲德的事兒.

哪怕是要教訓人,也是要技巧的,至少不能給人太刻意的感覺.

這事兒潘大峰相當熟悉,再加上這一次來的五六個人,一個個看上去全都凶悍無比,潘大峰甚至起了愛才之心,想著是不是解決完這一次的事兒,能夠和這幫人談談,看看有沒有誰想要留下來跟著自己一起干的.

而另一邊接到苟力電話的曲德,一點都沒有懷疑,直接開車朝著酒吧駛去.

可等曲德到了酒吧,四處找了一圈都沒有看到苟力,這就讓他很不爽了.

找了個位置,點了一提啤酒,曲德掏出電話打給苟力,電話倒是很快接通了,只是曲德更不爽了,因為在電話里,苟力告訴他自己有急事兒,竟然不能去酒吧了.

"我X,你小子忽悠我?"

"別啊,德哥,我是真有急事兒,要不今晚你在酒吧隨便喝,到時候我處理完事兒就去給你結賬,對了,我們公司新來一女的,長的賊正,我讓她去陪你樂呵樂呵?"

曲德一聽這話,氣頓時消了大半,嘴上假裝推辭幾句,然後就答應了下來.

一想到一會又漂亮MM來陪酒,說不定還能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兒,曲德就覺得自己渾身熱血沸騰,硬到坐不住.

"X,酒喝太多了,我給上個廁所."曲德看著面前兩個啤酒空瓶,頓時感到一陣尿意上湧,就起身准備朝著廁所去釋放一下,在酒吧服務生的指引下,他很快找到了廁所的位置,只是讓他想不不到的是,廁所里竟然有五六個壯漢在那里,也不上廁所,不知道在干些什麼.

曲德心里有些虛,因為這些人一個個看上去都不像是好人,全都有紋身,還有幾個人手臂上有著像蚯蚓一樣的疤痕,曲德知道,那是刀砍出來的傷痕,這些人在他看來顯然都不是良善之輩.

遇到普通人,曲德囂張無比,就連警察都不怕,可在這些人面前,曲德卻像是一個小鵪鶉一樣,如果不是實在憋了泡尿,他現在甚至都想直接逃走.

戰戰兢兢的找了個離那幫人最遠的位置,曲德解開褲子,想著趕忙釋放完廢棄液體就離開這里,可是越害怕就越來事兒,那幫人里有一個人忽然走到了曲德的身旁,也解開了褲子,顯然也想上廁所.

"這麼多坑,你干嘛非要在我旁邊上啊."曲德心里很是不滿的想到,但表面卻根本不敢表露任何不滿,甚至連正眼看對方都不敢.

只是他這邊尿意剛剛湧出來,一道水線還沒等落坑呢,就忽然聽到一聲怒吼,他頓時嚇的一哆嗦,本來筆直的水線也左右搖擺了一下.

"我X,這小子尿我身上了!"還沒等曲德回過神來,一句讓他瞬間入墜寒淵的話就在耳邊響了起來.

上篇:1054.深刻教訓    下篇:1056.很有創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