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1257.造謠一時爽   
  
1257.造謠一時爽

g,更新快,無彈窗,!

說起來起因只是因為很小的一件事情,正常人看來就是朋友間的玩笑,可偏偏在粉絲看來,就是楊小鯉'欺負’隊友了.

結果就是這位隊友的粉絲炸毛,用各種惡臭的語言攻擊楊小鯉,周朵朵看不過說了兩句公道話,結果這幫失去理智的粉絲就連周朵朵一同恨上,也開始攻擊周朵朵.

可周朵朵的粉絲戰斗力簡直爆表,一個人出來諷刺周朵朵,瞬間就有十個人懟回去,這群人不甘心,就開始在網上編周朵朵的黑料.

編,真的是靠'編’這個字,這也是黑粉最可恨之處,甚至比狗仔都可恨.

狗仔隊的新聞都是'挖’出來了,不能說百分百准確,但至少也都是有依據來源,可這群黑粉連這點基本的道德都拋棄了,編起黑料來毫無底線,全靠腦洞.

這幫心思陰暗的人最擅長的就是無中生有.

譬如這一次,她們就造謠周朵朵在上學期間是'學霸’,不是學習好的那種學霸,而是校園霸凌的那個霸,說周朵朵仗著身份背景欺負同學,還收什麼保護費之類的,還說某某同學還因此退學.

除此之外,她們還編周朵朵整過容的假料,甚至為了證明這一點,'用心良苦’的在網上找一些似是而非的照片,說那些照片就是周朵朵整容前的照片.

當然,還有說周朵朵私下里仗著自己是聶唯妹妹欺負隊友的,諸如此類種種.

這群人編故事能力極強,每一件事兒都說的有鼻子又眼,仿佛親眼所見一般,有時候甚至還會加上人物的心里活動,真是叫人看了都要贊歎一聲不去起點寫小說都可惜這些'人才’了.

周朵朵也沒料到,自己只是站出來說兩句公道話,替楊小鯉解釋一番,竟然就遭受到了這樣的攻擊.

她完全想不明白,為什麼隊友的粉絲要攻擊楊小鯉,也要攻擊自己,而且就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樣,言語要多惡毒有多惡毒,而且還毫無道德底線的編輯一些自己根本沒有做過的事情,把這些黑鍋扣在自己的身上.

人性'惡’的一面在這群黑粉身上暴露無遺.

楊小鯉在周朵朵出頭前,每天還是嘻嘻哈哈的,可等到周朵朵為她出頭也受到攻擊後,這個小姑娘也沉默了一天,默默跟在周朵朵的身旁,雖然第二天就恢複了嘻嘻哈哈的樣子,但周朵朵知道,楊小鯉心里也很不好受,她並沒有看上去那麼沒心沒肺.

她認為是自己連累的周朵朵,哪怕周朵朵已經說了很多遍沒關系.

那位隊友也找到楊小鯉和周朵朵,當面和她們說了抱歉,兩人嘴上說著沒事兒,但彼此之間的尷尬卻真的是一時半會消磨不掉的,因為不光這位隊友的粉絲攻擊她們,她們的粉絲罵這位隊友也是十分的狠辣無情,也是各種無中生有的黑料接連不斷.

這種粉絲相互攻擊對方偶像的行為,實際上也造成了偶像的困擾,周朵朵和楊小鯉雖然表面上表示無所謂,但其實和那位隊友之間的關系已然產生了一些距離,就連平時玩鬧都盡量不去打擾那位隊友,就怕再惹出什麼是非.

周朵朵想不明白,為什麼明明都是隊友,可偏偏粉絲之間就要互相攻擊呢?

這一切其實和這支團隊成立方式有很大關系.

別的組合,都是先有團,後有成員,團在成員之前,大家都是通過認識組合的作品從而認識團員,這樣的粉絲就是有'團魂’的,雖然也有很多是唯飯,但團飯相對的數量也很多.

但是HELLOGRILS不同,她們十一個人實際上是通過選秀節目選出來的.

在節目里,她們的關系就更近似于競爭伙伴,她們的粉絲團體都是相對獨立的,粉絲是因為先喜歡上了她們的人,才接受了她們的團體模式.

而這種接受實際上是很表面的,骨子里這些粉絲喜歡的依舊只是自己的偶像,這一點從成團後粉絲因為資源甚至C位的問題爭斗無數次就能看得出來.

如果說普通的偶像團體,團粉占據大半的話,那麼HELLOGRILS的團粉可能連十分之一都沒有,在團粉無法取得決定性話語權的時候,隊友的粉絲之間互相攻訐也就成了家常便飯,畢竟在這些粉絲眼中,團隊無所謂,自己喜歡的偶像能出頭才是正事兒.

按照這些粉絲的想法,其余十個人根本就不算隊友,全都是競爭對手罷了,沒有利益之爭的時候或許可以表面笑嘻嘻,但要是涉及到利益之爭,面子之爭的話,相互殺個你死我活也是不在話下.

周朵朵也因此連續幾個晚上失眠了.

有一天夜里她兩點多做噩夢驚醒,正准備去洗手間洗把臉,就聽到洗手間里有女孩子壓抑的哭聲.

周朵朵開始嚇一跳,還以為鬧鬼了呢,仔細一聽,才發現原來是同寢室的楊小鯉在哭呢.

周朵朵沒有回避,而是走進洗手間安慰哭泣的楊小鯉.

"我…我就是難過,為什麼要有那麼多人攻擊我,還有她們說的那些,我從來都沒有做過."楊小鯉哽咽著向周朵朵傾訴自己的心事.

楊小鯉很委屈啊,如果說她舞蹈實力不行,唱歌實力不行,她是承認的,但是她也有努力在練習,連老師都說她有了進步呢.

可說她整容,說她為了錢和富二代談戀愛這些事兒,她根本就沒有做過.

"我要是和富二代談戀愛,我能連整牙的錢都沒有麼,我連整牙的錢都沒有,她們還說我去整容了,嗚嗚嗚嗚."楊小鯉可傷心了,周朵朵本來也很難過,可聽完楊小鯉的抱怨後,忽然有點想樂.

這姑娘有時候真的是單純的可愛.

"好了好了,你以為我不委屈,我明明在學校是三好學生優秀班干部,是真學霸,結果到了這幫黑粉嘴里,我就成了校園惡霸了,我要真成了校園惡霸,我估計我哥第一個要把我腿打斷."周朵朵也是忍不住吐槽.

在她們當事人看來,這幫黑粉編的黑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可架不住有人信啊,網絡真的是放大人性惡面的地方,很多平日里風度翩翩,懂文明講禮貌的人,到了網上卻仿佛變成了惡魔一樣,而且很多人也只相信壞的不相信好的,壞的事情他們一聽就信,好的事情反而諸多質疑,就算當事人去反複解釋了千百遍,他們都可能依舊不信.

楊小鯉哭哭唧唧了大半天,卻發現一旁一直和她搭話聊天的周朵朵從頭到尾都沒掉一滴眼淚.

"你不難受麼?"楊小鯉忍不住問道.

"怎麼可能不難受,剛才我就是做噩夢嚇醒的."周朵朵翻了個白眼,自己難道是鐵石心腸麼?被這麼攻擊是個人都會很難受吧.

"什麼噩夢?"楊小鯉好奇的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夢到我們十一個人因為粉絲互相爭吵的關系,大家都不說話了,每天聚在一起的時候就是低頭玩手機,要麼干脆就是發呆之類的,我不是隊長麼,我就著急想勸大家,可大家都不聽我的,我就急醒了."周朵朵大方的分享了自己的噩夢.

楊小鯉聽完後,小聲說道:"朵朵,我會聽你話的."

"楊小乖,來,讓姐姐抱抱."周朵朵頓時忍不住樂了,也不顧楊小鯉的反抗,把她拉到懷里,使勁的揉了揉她的頭發.

"你煩人啊,你把我發型都弄亂了."

"得了吧,你哪有什麼發型."周朵朵好笑的看著慌忙對著鏡子整理頭發的楊小鯉,這姑娘別看大大咧咧,但對于美有一種執念,說白了就是自戀.

"對了,你難受為什麼不哭呀."一邊整理頭發的楊小鯉,又想起了剛才心里的好奇,便問道.

"習慣了唄."周朵朵灑脫的說道.

楊小鯉手上動作一頓,嘴巴一噘,突然又哭了起來,她就是聽到周朵朵說了句'習慣’,就感覺心里好難過.

周朵朵輕輕摟住哭泣的楊小鯉,表情微沉.

再習慣傷害,那畢竟也是傷害,心里怎麼可能不疼呢,周朵朵又不是鐵石心腸,她的心也會受傷.

兩個女孩就如同受傷的小貓一樣,坐在地板上,楊小鯉哭的眼睛都腫了,周朵朵則是一直發呆,最後兩人累了,也困了,就回床睡覺.

繁星公司這段時間也一直在努力讓管理人員約束粉絲,可惜效果不大,公司也不能讓偶像親自下場,那樣只會激發更大的矛盾,周朵朵的案例就在那里擺著呢.

而且偶像親自出面也很有可能造成粉絲逆反心理,結果就是粉絲沒勸住,結果還變成了黑粉,反過頭來黑偶像,這種事情在圈內並不罕見.

不過少女們的運營團隊倒也不太擔心,除了照顧幾位團員的心理狀況外,他們都認為這一波黑也就幾天的事兒,黑粉這種集中攻擊一個明星的情況是不可能持久的,畢竟這又不是打卡上班有工資可領.

可是讓大家萬萬沒想到的是,這群黑粉中還真是有毅力之輩.

還不到一天的功夫,網上又爆出了不少楊小鯉和周朵朵的黑新聞,而且又是瞎編的.

但是這一回周朵朵不沉默了,因為她真的被激怒了.

她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有人惡毒到拿別人的身世,父母來編下流故事,這深深傷害到了周朵朵,也觸及到她的逆鱗.

她第一時間就找到了自己的團隊,讓他們找出發布這個謠言的人,她要告他.

"朵朵,我們會發布律師函,只是訴訟就算了吧,偶像卷入訴訟對個人形象有影響的."經紀人勸道.

"這件事兒沒商量."周朵朵強硬的回答道.

她才不是那種和稀泥的性格,明明自己被傷害了,為什麼要裝作大度去原諒傷害自己的人呢,以德報怨這種事兒,周朵朵不做.

周朵朵告訴完經紀人後,又覺得經紀人最後的樣子都有些猶豫,就覺得這人不靠譜,想了想,掏出手機給聶唯打了電話.

聶唯此時此刻正在准備第二次的圍讀,最近沉浸在工作中的他,並不知道國內發生了這麼多糟心的事兒.

電話一接通,一直表現很堅強的周朵朵就忍不住哭了.

在哥哥面前,她仿佛又回到了當初被保護的日子里,什麼堅強都不需要了,她只想要哥哥的保護和安慰.

周朵朵把聶唯哭的都慌了,連問了好幾句怎麼了,都沒有得到回答.

秘書進來送咖啡,聶唯下意識的抬頭看了她一眼,結果嚇得秘書把咖啡杯都掉到了地上摔碎了,因為聶唯那眼神太嚇人了,簡直像是要吃人一樣.

雖然很快聶唯就收斂了情緒,恢複那副淡然的樣子,但是小秘書知道自己看到的不是自己的錯覺,現在的老板心情肯定非常不好.

聶唯揮手趕走了秘書,默默的聽著電話那頭的周朵朵哭泣,也不再問為什麼,就等著她哭完,到時候自己這個妹妹不用問也會說為什麼.

周朵朵雖然哭的很凶,但並沒有哭太久,也就五分鍾的功夫,她就壓制住了內心難過的情緒.

"哥,我想你."一開口,周朵朵又想哭,因為她覺得如果聶唯在國內的話,一定不會看她這樣受人欺負.

"我也想你."聶唯溫柔的回應道.

"哥,我難受,網上有人罵我."聶唯的一句話讓周朵朵感覺心里暖暖的,也有了力氣告狀了,頓時巴拉巴拉的把自己這段時間受的委屈全說給聶唯聽.

這一說就是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

"哥,你有沒有在聽我講啊."聶唯半天不回應,周朵朵裝作氣呼呼的樣子撒嬌道,其實和聶唯說了這半個小時後,她心里就已經沒有那麼委屈難過了.

"聽著呢,我妹妹受欺負這還得了,放心吧,有哥在呢,保准給你好好出這口惡氣,你呢就專心做你的偶像,最近一段時間少上網玩手機,知道麼?"

"哼哼,我才不呢."

電話掛斷,聶唯臉上溫暖的笑容瞬間收斂,起身拿起外套走出辦公室.

"幫我准備飛機,我要第一時間回國."

上篇:1256.內訌    下篇:1258.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