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1325.晨鍾暮鼓   
  
1325.晨鍾暮鼓

g,更新快,無彈窗,!

外面的雨還沒有停,反而漸漸變大,街上的行人少了很多,本該是一副讓人看了就會靜下心的畫面,但湖歌卻越看心越亂.

聶唯已經提前離開了,臨走前還貼心的為他又點了一壺熱茶.

只是他留下的那句話,卻深深困擾著湖歌.

"我記得圈里有一位前輩說過一句話,年輕人,摔倒十次,但只要有一次成功了,觀眾就會認可他,可到了一定的年紀後,哪怕他成功了十次,但只要有一次失敗,那麼他這一輩子的成就就都毀了."

"我覺得你還年輕,如果現在怕摔的話,再過幾年,你連摔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番話真的給湖歌很大的沖擊,讓他感受到了一種急迫,幾乎是聽完聶唯這番話,他就第一時間預估到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他年紀不小了,真的快到了摔不起的地步.

第二壺茶一口沒喝,漸漸涼透,湖歌才回過神.

望著窗外依舊淅瀝瀝下個不停的小雨,他摸處了兜里的手機,給蔡意儂打了一通電話,這時候,他很想向自己這位伯樂傾訴一番,最重要的是想要聽一聽對方的建議.

蔡意儂很快接通了電話,在聽完湖歌所說的事情之後,她倒是驚訝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她是真想不到,聶唯會想要把華藝年度大戲的男主角交給湖歌,而且還想把湖歌簽到華藝去.

"不行,絕對不行."回過身後,蔡意儂想都沒想就立刻大聲拒絕道.

湖歌是唐朝影視的招牌,哪怕他早就和唐朝影視沒了藝人合約,但如果他此時此刻加入華藝的話,對于唐朝影視本身絕對是一大打擊,等于唐朝影視就此失去了這塊最閃亮的招牌.

對于此時此刻風雨飄搖的唐朝影視來講,這樣的打擊太難承受.

聽著蔡意儂毫不猶豫的拒絕,湖歌忽然感覺有些心累,回答了一句知道了,也不聽蔡意儂又說了些什麼,便掛斷了電話.

聶唯給出的條件,還有那番話,真的讓湖歌很心動.

但他能夠不顧蔡意儂的感受,執意簽到華藝麼?

想到這,湖歌苦澀的笑了笑,拿出手機,准備打給聶唯,可當他要按下通話鍵的一刻,他的手指卻僵住了.

另一邊,蔡意儂聽著電話那頭的忙音,心頭一陣火大,拿出手機,找出聶唯的號碼就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聽到是聶唯的聲音後,蔡意儂都顧不得打招呼,立刻大聲質問道:"聶總,請問您是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聶唯反問道.

"聶總,裝傻有意思麼?就剛才湖歌已經給我打電話了,把事情全都和我說了,您到底是什麼意思?"蔡意儂此時此刻完全沒有陪著聶唯'演戲’的心思,直接了當的問道.

"既然說清楚了,我什麼意思你難道不懂麼?還要我給你解釋?"聶唯毫不客氣的回應道.

聶唯的話讓蔡意儂一時語塞,最開始那怒火滔天的莽撞勁,因為這一茬,也不禁降了三分,倒不是不生氣,而是面對聶唯,她突然不敢那麼氣了.

"聶總,咱們交情算不錯吧?之前東鈞也和我說了,在節目里你很照顧他,我覺得有什麼事情我們完全可以坐下來談,可你這麼直接去找湖歌,您把我們唐朝影視放在哪里?"蔡意儂知道自己發怒沒用,所以干脆就講人情,講道理.

她的印象中,聶唯是個講道理的人.

"湖歌不是你們的簽約藝人,他現在也沒有經紀公司,我們要找他拍戲,自然要找他本人."聶唯笑著回答道,道理雖然對,但卻讓蔡意儂一陣牙癢癢.

"但湖歌是我們唐朝影視的股東,您應該曉得吧?"蔡意氣勢又弱了三分,但卻依舊頑強的想要打消聶唯挖角的念頭.

"我知道."

"那您還要挖角,聶總,您真的一點當初的情誼都不念麼?"蔡意儂打蛇隨棍上,立刻質問道.

"他是股東,和我簽他進華藝沒有任何的沖突,我們公司黃小明知道吧,他也一樣是華藝的股東,可現在他自己開工作室了,還簽了一家國外的經紀公司,你見到我們華藝急的跳腳麼?"聶唯用不緩不慢的語氣說道.

蔡意儂氣的都快翻白眼了,你華藝家大業大,一個黃小明又不算什麼,可現在唐朝影視可就這麼一個湖歌,真要是被華藝挖走了,那還得了,等于一下子沒了半壁江山啊.

她能不急的跳腳麼?

只是還沒等她繼續說些什麼,聶唯卻直接說道:"蔡總,先不提湖歌答不答應……"

"他不會答應的!"蔡意儂打斷了聶唯的話,肯定的說道.

只是聽到這個回答,聶唯卻忍不住嘲笑了一聲,繼續說道:"凡是沒有絕對,而且你不覺得你太自私了麼,你已經捆綁了湖歌十多年了,一個有可能成長為巨人的演員,就因為您和您的唐朝影視這種低矮的棚頂,硬生生的把他變成了一個直不起腰的家伙."

"有些時候,做人不能太自私,他早就不欠你什麼了,你憑什麼還要求他那麼多?"說完,聶唯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在湖歌沒有明確答複之前,他和蔡意儂之間沒有任何可交流的余地,至于湖歌最終會不會答應,聶唯也是沒數,但是備用方案他也已經想好了,幾個人選在聶唯心里並不比湖歌差到哪去,同樣也能承擔這個角色的重任.

機會聶唯已經給了湖歌,剩下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

這邊蔡意儂被聶唯掛了電話,氣的將手邊的水杯直接摔到了地上,玻璃猛的撞擊地面,碎成了滿天星,也發出了一聲巨響,嚇到了門外的秘書.

"蔡總,您沒事兒吧?"秘書拉開一條門縫,沒敢往里看,小聲問道.

"沒事兒,水杯掉地上了,幫我收拾一下."蔡意儂發泄了一下,內心雖然怒火熊熊燃燒,但這麼多年的曆練,也讓她早就學會了如何克制怒意.

冷靜下來,她第一後悔的就是剛才為什麼要給聶唯打電話.

此時在她想來,這個行為實在是太沖動了,不光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還有可能因為自己的態度而激怒聶唯.

此時此刻聶唯背後代表的華藝還只是一次試探,並沒有進行逼迫,選擇權也完全在湖歌的手上,但如果真要是惹急了聶唯,讓對方繼續加碼,那麼蔡意儂怕是也沒有自信留下湖歌了.

在蔡意儂看來,這事兒本身其實還在湖歌身上.

想到這,她連忙將正在打掃玻璃碎片的秘書叫過來:"小劉,不要打掃了,現在去給我訂飛京都的機票,要最近航班的."

"可是蔡總您下午還有要見一個廠商,討論瑤瑤的代言……"秘書因為蔡意儂突然的要求怔了下,回過神後連忙提醒道.

"幫我推遲兩天,我有急事."蔡意儂隨口解釋了一句.

秘書看著老板不耐煩的樣子,也不敢再深問下去了,立刻放下笤帚,跑回自己的工作崗位,為老板訂機票.

聶唯坐立難安,還是覺得不把握,就想要掏出手機再給湖歌打一個電話.

只是剛按下通話鍵,都還沒看到對面的湖歌接沒接呢,蔡意儂就聽到門外面忽然一陣吵鬧,這讓她忍不住皺了下眉頭.

正待她想要過去看個究竟的時候,辦公室的大門卻先被人推開了.

蔡意儂就看到自己的秘書被一個人影推到了一旁,等到那個人影走進來,蔡意儂臉上怒意瞬間化作了冷漠.

"你來干什麼?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一切法庭上見."蔡意儂對著來人冷聲說道.

"蔡姐,我們之間真的沒得談了麼?好聚好散不好麼?"蔣勁天一點沒有闖入者的自覺,進門後熟門熟路的走到一旁沙發坐下,笑著和蔡意儂說道.

蔡意儂冷笑了一聲,根本就不答話.

眼前這個男人可以說是蔡意儂現在最討厭的人了,公司有大批演員解約,全都是因為蔣勁天帶的頭,現在跑來和她談和解?晚了!

看著蔡意儂冷著臉不說話,蔣勁天站起身來,走到蔡意儂身前.

"蔡姐,我真的很尊敬您,也謝謝你這些年對我的培養,可是我真的在唐朝影視待不下去了."

"我不懂,公司是有哪里虧待你了麼?"蔡意儂本不想多廢話,但今天她被聶唯氣的夠嗆,便忍不住想找個人撒撒氣.

眼前這個蔣勁天在她看來簡直就是再適合不過的目標了.

"公司沒有對不起我,您和公司甚至對我有大恩,我一輩子銘記于心."蔣勁天面蔡意儂的質問,連忙搖了搖頭,真誠的說道.

"好一個大恩,你就是這麼銘記于心的?忘恩負義這四個字我用在你身上很合適吧?"蔡意儂諷刺的問道.

蔣勁天苦笑了一聲,點點頭,回答道:"很合適,但沒辦法,我不想就這麼演一輩子."

說道這,蔣勁天的情緒忽然激動起來,大聲喊道:"蔡姐,唐朝影視現在還能給我什麼,讓我一輩子演你們的偶像電視劇麼?我想要的三大金獎您能給我麼?我不想做第二個湖歌,我想做的是程坤,是聶唯!!!"

最後一句話,蔣勁天幾乎是用嘶吼的聲音喊出來.

喊完之後,他喘了幾口粗氣,再看向蔡意儂的時候,發現自己這位前老板整個人都怔住了.

"蔡姐,對不起,是我態度不好,可這些話我不吐不快,唐朝影視給了我一個近乎完美的事業起步,但是我不想重複這樣的日子了,我有更高的追求,但是你給不了我,這也是我堅定要解約的原因."

"違約金我會照賠,只希望您能高抬貴手,我會記得您的恩情."說完這番話,蔣勁天又朝著呆站在哪里的蔡意儂深深鞠了一躬,這才離開了辦公室.

他來找蔡意儂的就是為了說這番話,希望蔡意儂能夠放手,不然官司這樣繼續打下去的話,他的事業也會跟著完蛋,畢竟他跟唐朝影視還有足足四年的合約履行期,如果唐朝影視這麼拖下去,那麼他四年內都無法在國內正式接任何的工作.

蔡意儂在蔣勁天走後好長時間才回過神.

坐回椅子的時候,她的眼神都還充滿了迷茫,實在是蔣勁天那番話對她的沖擊太大了,就仿佛海嘯一樣,沖的她頭腦七葷八素.

她這也是第一次聽到解約藝人的真心話,一時間她完全接受不了這樣的理由.

可是坐在椅子上,她頭上的冷汗卻止不住的往外冒,蔣勁天一字一句話在她腦海中越來越清晰,也讓她的想法越來也動搖.

而蔡意儂還忽略了一件事兒,在她發呆的時候,桌上打給湖歌的手機,一直保持著通話,直到蔣勁天離開後才掛斷.

京都,華藝附近的那座茶樓,湖歌叫了第三壺茶.

外面的雨依舊沒有停,但此時此刻他再看到這樣的景致,心忽然就不亂了.

蔣勁天吼的那些話他全都聽在了耳朵里,對于蔣勁天喊得那句不要做第二個湖歌,就仿佛晨鍾暮鼓一樣,將他內心所有的混亂思緒一下子就吼沒了.

這也是湖歌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在公司這群後輩的眼中,竟然是這種壞榜樣.

原來之前都是自己自以為是,還以為進入公司的後輩們個個都很崇拜自己呢.

湖歌想到這,自嘲的笑了笑,這挺嘲諷的,但也正因為如此,他感覺自己整個人忽然就清醒了.

自己為什麼要繼續這麼沉淪下去呢?畏首畏尾的讓後輩們嘲笑麼?湖歌覺得自己也是有驕傲的,這股驕傲的勁兒甚至深入骨子里.

被人看不起?越是這樣湖歌就越想要證明自己.

想到這,湖歌不再猶豫,拿出手機顯示給蔡意儂編輯了一條短信發過去,然後不等蔡意儂回複,便又找出聶唯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被聶唯接通.

"湖歌麼?是想清楚了?"聶唯笑著問道.

上篇:1324.煽動    下篇:1326.自私無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