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1335.郁   
  
1335.郁

g,更新快,無彈窗,!

深夜,星空點綴著夜幕,往日這時附近已經該安靜下來,打開窗戶的縫隙,聽到的會是蟲鳴與小院內添水敲擊石板的聲響.

可今日卻不同,隱隱的哭聲從隔院傳來,掩蓋了夜色下來自大自然的聲音,也讓阿蘭也感到壓抑無比.

經紀人美奈子放在床頭櫃上的溫水此時已經變得冰涼,阿蘭拿起水杯抿了一口,感覺干裂的嘴唇得到了滋潤,昏沉的大腦也被涼水刺激的稍微清醒了一些.

阿蘭很困,但卻又不敢閉上眼睛.

因為一閉上眼睛,阿蘭就感覺到自己的思維在跳躍,腦海就會變成一個放映機,白天的一幕幕,或是清晰,或是模糊,變成一個個畫面,不斷在她的腦海中浮現.

而這場'電影’的結局,每一次都是女孩摔在瀝青馬路上,血跡濺射一地,支離破碎的樣子.

阿蘭很怕,很怕面對女孩倒地時那對整個世界都絕望的眼神.

微微垂下頭,阿蘭感覺眼眶又濕潤了,她不想哭的,可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是止不住的流下來,身體和大腦在這一刻仿佛分離開來,背叛了自己.

揚起流淚的臉,阿蘭再一次望向窗外,昏黃的燈光在阿蘭淚眼模糊的視線中化作璀璨的光芒,仿佛全世界都充滿了金黃的光彩,可這樣的一幕阿蘭卻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光明,有的只是冷冰冰的色彩.

白天那些起哄的人喊出的話仿佛還在她的耳邊響著,對待生命的漠視,不顧他人的感受,這些聲音從清晰到模糊,最終變成了女孩母親絕望的哭喊聲.

阿蘭把腦袋埋進臂彎,光明的世界重新變成黑暗.

砰砰,砰砰砰.

敲門聲響起落下,又響起,如此數遍後,門口的人似乎也明白得不到阿蘭的應該,便隔著門問道:"阿蘭,我是美奈子,你還好麼?"

"阿蘭,我聽阿姨說你一直都沒吃東西,我讓阿姨給你熬點粥好不好?"

"阿蘭,你有聽到我說話麼?"

幾秒鍾後,阿蘭的臥室門傳來開鎖的聲音.

阿蘭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這才抬起頭,門口此時正站著一位身高也就一米五五左右的矮胖女人,穿著打扮也很隨意,牛仔褲,格子襯衫和白球鞋,看著很像是鄰居大嬸,但真正的身份確實阿蘭在櫻國的專屬經紀人,也是櫻國娛樂圈內少有的女性金牌經紀人.

"姐姐,我就是想一個人靜一靜,你不要叫阿姨忙了,我現在根本沒胃口……"

"沒胃口也要吃一點,餓壞了身體怎麼辦?"美奈子強勢的打斷阿蘭的話,隨即又捧起阿蘭依舊帶著淚痕的臉,一臉心疼的說道:"怎麼又哭了,心里還是害怕麼?要不我們找個心理醫生看一看吧?"

"不用了,姐姐,我就是感到難受,睡一覺就沒事兒了."阿蘭拒絕道.

她是真的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心理陰影到需要看醫生的地步,美奈子見她抗拒,也沒有堅持,畢竟作為藝人,每一次去醫所都是大新聞,哪怕是發燒感冒,被媒體抓到也會寫出誇張的報道.

最終美奈子安慰了阿蘭好長時間,一直等到阿姨將米粥做好,盯著阿蘭喝下半碗粥,這才離開了阿蘭的院落.

只是讓美奈子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她本來准備一大早接阿蘭去參加活動,可是以往總是會准時起床的阿蘭當天竟然'賴床’了.

幾次敲門都敲不醒里面的阿蘭,美奈子只得再一次找出臥室鑰匙.

房門打開,美奈子走進臥室,看到的就是一個躺在床上已經發燒到面色發白的阿蘭.

見到阿蘭發燒,可把美奈子急壞了,要知道阿蘭可是公司最寶貴的藝人,不僅僅是因為阿蘭一個人的收益能頂公司全年三分之一,更是因為阿蘭在櫻國娛樂圈的地位,這也是公司在這個圈子的保障.

半小時後,一位穿著小西裝的女醫生來到了阿蘭的小院內,給她用了退燒藥,還掛了點滴.

"應該是驚嚇引起的,沒什麼大礙,用了退燒針,她的體溫很快就會恢複正常,接下來注意補充營養,好好休息,注意不要著涼就可以了,另外多勸慰勸慰她,或者帶她出去曬曬太陽散散步之類的,有助于恢複心理健康."醫生簡單的囑咐了一遍,一直等到阿蘭體溫恢複正常才離開.

阿蘭發燒,這一天的活動肯定是泡湯了,美奈子留下一位助理照顧阿蘭,自己則要忙著和那些廠商道歉.

第二天,美奈子確認阿蘭身體已經恢複,至少是不發燒了.

阿蘭也願意走出家門去工作,可讓美奈子想不到是,第一個商演活動過程阿蘭很順利的完成了,回到保姆車內正准備趕去下一個活動地點,阿蘭突然崩潰大哭.

怎麼勸怎麼說都停不下來,無奈之下美奈子只得再一次中止活動.

而且阿蘭現在不穩定的狀態讓她很擔心,所以干脆將一周內的活動全都推掉,並且叫來一位熟識的心理醫生來給阿蘭做心理輔導.

心理醫生診斷的結果並不樂觀,醫生給出的診斷報告中,阿蘭因為受到了熟悉的人死在眼前,在加上當時周圍的環境還有四周的那些人冷漠的話,造成阿蘭內心開始恐懼現實,很可能已經患上突發性抑郁.

聽到'抑郁’兩個字,美奈子的心跳都漏了兩拍.

這兩個字在娛樂圈並不陌生,甚至圈內大部分藝人或多或少都有抑郁的症狀.

畢竟藝人這個行業,本來就是高壓行業,再加上現在的藝人越來越偏低齡化,心里承受力不高,很容易就會遭受打擊,從而形成抑郁.

這也是為什麼她會認識心理醫生的緣故,因為之前她帶過的藝人,很多都有這方面的困擾.

不過那些淺度抑郁到沒什麼,只要看護好藝人,很可能過一陣就自愈了,怕就怕這個病情嚴重,很可能會影響到藝人的未來發展甚至是生命.

在知道阿蘭可能因為那日墜樓事件的刺激患上抑郁,美奈子根本不敢隱瞞,連忙報告給了公司這一情況,而公司高層在知道公司一姐阿蘭竟然患上突發性抑郁後,也是慌的不得了.

一方面通知華夏總部,另一方面咨詢其他心理醫生,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緩解這種情況.

聶唯在得知阿蘭患上突發性抑郁後,也是驚訝萬分.

他沒想到,那日一次突然的墜樓事件,會對阿蘭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在和櫻國那邊了解大概的情況後,聶唯決定親自動身前往櫻國.

舒暢也是顧不上吃醋了,她雖然微微有些看不慣阿蘭和聶唯之間感情親密,但到底也不希望一個好好的女孩子就陷入抑郁的痛苦當中,她在知道這個事情後,還特意上網查了查,看到那些嚴重抑郁患者描述的痛哭後,她甚至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那真的是太可怕了,在那些人的眼里,整個世界都是灰白色的,是沒有生機的,是隨時可以拋棄的.

"到時候一定要耐心勸一勸阿蘭,帶她多出去走一走,或者去看看棒球賽,逛一逛游樂園,總之一定要照顧好你的徒弟."上飛機前,舒暢還不忘叮囑道.

舒暢的話其實多半都是無用的,但聶唯還是頗為感動的抱住她,因為聶唯能感受得到舒暢言語中情真意切的關心,她的性格很善良,真的就像是小白兔一樣,總能讓人感受到善良的美好.

三小時後,聶唯的私人飛機降落在東都機場.

聶唯將行李交由隨性的程子墨送回酒店,自己則是直接乘車去阿蘭住的別墅小院.

來接聶唯的正是阿蘭的經紀人美奈子,在車上,美奈子也詳細的把阿蘭最近兩三天的狀況和聶唯再一次做了彙報.

"有些時候很正常,和她開玩笑她也會笑,可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有些時候會突然痛哭,有些時候又會發呆走神,別人在她耳邊大聲叫,她都回不過神,我和公司找了三四位心理醫生,判斷全都一致,應該是突發性抑郁症."

"死去的女孩和阿蘭關系很好麼?"

"到沒有,我問過了,只是鄰居家的孩子,偶爾碰到會打聲招呼,沒看到過兩人之間有什麼過于親密的互動,而且阿蘭也只是偶爾回別墅住一段時間."

"那孩子為什麼自殺,你們知道麼?"聶唯沉默了片刻,又問道.

"應該是校園欺凌,那孩子有聽覺障礙,雙耳失聰,語言能力基本喪失,你知道的,這樣的孩子在學校里會被一些壞孩子盯上."

"我去她的學校打聽過,她當天去上學,結果班上有些學生惡作劇,故意在門上放了水盆,她沒有注意,被淋成落湯雞,衣服都濕透了,你也知道現在是夏季,學生穿的都是夏裝,那些孩子還用手機給她拍照,揚言要上傳到網絡……"

"不用說了."聶唯打斷美奈子的話,剩下是什麼結果,已經不言而喻了.

平複了一下內心的憤怒,聶唯再一次問道:"這些事情阿蘭知道麼?"

"我沒敢告訴她,怕再刺激到她,畢竟她現在的情緒已經很不穩定了."美奈子回答道.

"好了,到地方叫醒我."聶唯沒有再問,放倒座椅閉目養神.

美奈子輕聲問聶唯需不需要一些舒緩的音樂,聶唯只是擺了擺手,她見聶唯不需要,也沒再多說,恭敬的坐到一旁,看著雙眼微閉的聶唯,連呼吸都慢慢放輕.

美奈子看似安靜,但內心此時此刻卻像翻江倒海一般,對阿蘭打從心里的羨慕.

畢竟作為一個女性,再自強,也有脆弱的時候,這時要是能有一個強大溫暖的依靠,對于任何女人來講,都是幸福無比的事情.

阿蘭有聶唯,而自己有誰呢?

美奈子心頭有些苦澀,她都四十三歲了,依然是孤零零一個人,曾經懦弱的老公讓她踹了十年了,兩人之間也沒有孩子,這些年她也遇到過很多不錯的男人,不過最終全都有緣無分.

聶唯還不知道,自己對阿蘭的關心引起了另一個女人亂了心,他看似在閉目養神,其實卻根本沒有睡覺,而是集中心神想著一會該要如何開導阿蘭.

汽車開了一個多小時才抵達目的地.

美奈子帶著聶唯走進阿蘭的別墅,這里聶唯還是第一次來,不過他可沒有心情欣賞阿蘭這處新家,跟著美奈子的腳步,兩人急匆匆的來到了二樓阿蘭的臥室前.

美奈子看著緊閉的房門,無奈的歎了口氣,走上前敲了敲門.

她都已經做好了無應答的准備,沒想到這一回阿蘭倒是很快回應了她.

"姐姐麼?我現在沒關系,你放心吧,我就是嚇到了,讓我修養兩天就好了,醫生說的太誇張了."

門內阿蘭的語氣似乎並沒有多麼壓抑,但聶唯卻眉頭一皺,真要是沒關系的話,阿蘭就應該先來開門才對,而是不是隔著一道房門再跟美奈子說那番話,這是一種很明顯的心里防備,不願意面對他人的表現.

聶唯示意美奈子讓開,自己親自去敲了敲房門.

"阿蘭,是我,聶唯."站在門口,聶唯開口說道.

里面一陣安靜,就仿佛阿蘭沒有聽到聶唯的話一樣,這和美奈子想的可相差太多,本來他還覺得聶唯一來,阿蘭會變得不一樣呢,可現在看來似乎沒什麼效果啊.

就在美奈子都想要主動去找門鑰匙的時候,安靜的臥室內忽然傳來一陣噼里啪啦的亂響聲,又過了半分鍾,聲音沒了,臥室的房門則是被里面的阿蘭拉開了一條縫隙.

透過縫隙,聶唯看到了一雙慌亂中帶著依賴和期待的眼眸,下一秒,本來只拉開一條縫隙的房門被甩開,一直躲在臥室不願意出來的阿蘭則是在門甩開的一刻,就撲進了聶唯的懷里.

痛哭的聲音在聶唯懷中響起,聶唯感受著自己胸膛的溫熱,那應該是阿蘭淚水的溫度.

至于美奈子,此時早就退到了樓下.

上篇:1334.飛,墜    下篇:1336.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