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1337.希冀   
  
1337.希冀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位老師話音剛落,坐在沙發角落的阿蘭猛的站起身來,突然的一下把那位老師嚇了一大跳.

"啊…阿蘭小姐,您有什麼事情麼?"老師問道.

就在阿蘭要開口之際,聶唯站起身來,攔在了兩人中間,笑著對老師說:"不好意思,來的路上阿蘭就覺得有些口渴,不知道您這里有純淨水麼?"

"有的有的,我這就去拿,阿蘭小姐稍等片刻."老師一聽,連忙起身去拿水.

看著老師的背影消失,聶唯走到阿蘭身邊,拽著她重新坐回沙發上.

"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但不要沖動,也不要把過錯歸咎在一個人的身上,要學會制怒."

阿蘭勉強的點點頭,但是一雙拳頭依舊握得緊緊地.

很快老師就拿著一瓶純淨水回來了,聶唯先接了過來,稍微檢查了一下,確定是沒有動過手腳的,這才遞給阿蘭.

老師在一旁看聶唯檢查水瓶,表情微微有些不爽.

"不好意思,主要是以前阿蘭活動的時候,有人冒充粉絲給阿蘭一些有毒的水和食物,傷害到了阿蘭,所以從那以後,任何食物和水我們都要經過檢驗才敢給藝人用,請見諒."這個表情沒有逃過聶唯眼睛,他立刻找了個理由解釋.

果然一聽這話,老師本來微微不爽的表情也是舒展開來,連連擺手表示自己不在意,同時對那些假粉痛責不已.

"這群ANTI太沒有道德了,連阿蘭這麼可愛的女孩子都狠心下得去手."井下次郎一臉憤慨的說道,看那樣子還真是很生氣.

"對了,還一直沒有請教,您是……"井下次郎問向聶唯.

聶唯沒想到對方竟然一直都沒有認出自己來,不過也對,自己出道這些年來就沒在櫻國好好活動過,最近幾年更是直接轉到幕後做了導演,對于井下次郎這種四十多歲的大叔來講,不認識自己似乎也不意外.

"我是阿蘭的經紀人."聶唯隨口給自己編了一個身份.

"哦,原來是阿蘭的經紀人……"井下次郎打量了一下聶唯,感覺心里有點酸,同時很埋怨阿蘭的經紀公司,心想著怎麼能給一個女孩子找這麼帥的經紀人.

他決定回頭就上網去投訴,一定要把這個帥的驚人的家伙給換掉,不然的話肯定要出粉絲不想要看到的事情,畢竟經紀人和藝人整天朝夕相處的,很容易就處出感情來.

"老師,能問一下,在學校里,有誰和那個女孩是好朋友麼?"聶唯問道.

"這個你叫我想一想."井下次郎沉吟了片刻,忽然露出恍然的表情,回答道:"我記得,一個叫做櫻井的女孩和西宮的關系很好,我很常見到她們一起吃午餐,她們放學也會一起走,我看見過櫻井保護過西宮."

隨後聶唯又問了幾個關于西宮日常在學校的問題,都屬于很日常很普通的那種,井下次郎自然也沒什麼隱瞞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一遍.

"謝謝您的配合."聶唯最終道謝了一聲,准備和阿蘭起身離開.

只是井下把兩人送到門口的時候,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聶唯見狀便問道:"您有什麼問題麼?"

井下討好的朝著聶唯笑了笑,開口求道:"先生,不知道您可不可以在西川先生面前替我美言幾句,我們家庭之前全部的收入都是由我一人承擔,我不能失去老師的工作,拜托了."

井下次郎打的小算盤,校董親自給他打電話讓他配合,很顯然不管是阿蘭還是聶唯,都是對學校有很大影響的,本身也很有能量,自己這件事兒說小不小,但說大也不大,自己的職位其實就在校董一念之間的事兒.

只要聶唯原意開口,自己等到這陣風頭過去了,很容易就能夠回到學校繼續做老師,說不定還能做級任老師呢.

想到這,井下次郎干脆直接下跪拜托,以示自己的誠意.

井下這一跪,倒是嚇了阿蘭一跳,臉上也露出了不忍的表情.

阿蘭覺得這麼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為了生活都下跪了,哪怕他之前做的有不對的地方,或許也該試著去原諒他,所以阿蘭正准備開口和聶唯說自己已經原諒對方了,不用為難的時候,聶唯卻已經先開口了.

"很抱歉,這件事情我們無能為力."聶唯冷漠的聲音在井下次郎耳邊響起,讓他一陣錯愕.

在他的印象中,華夏人都是很熱情的,很少會拒絕人,尤其在自己這麼隆重的拜托之下,正常也該答應下來才對,卻沒想到對方竟然直接拒絕了.

井下次郎咬著嘴唇,狠下心來,干脆一頭磕在地上,發出悶響聲的同時再一次急切的懇求道:"我知道我的要求很無理,但請拜托,我會在心底記住您的大恩大德."

"抱歉,我說了,我們無能為力,您找錯人了."聶唯表情絲毫沒有動容,和剛才聊天時平易近人的樣子不同,在阿蘭眼中,聶唯的樣子顯得很冷漠.

這是為什麼?阿蘭有些搞不懂,明明剛才聶唯還為這位老師說話.

在重回學校的路上,一直想不明白的阿蘭終于忍不住好奇,問聶唯原因.

"我確實說過錯不能全歸咎在一個人的身上,但我又沒說他沒錯,作為老師,從來都不止是抓學生的學習,還要教育學生的思想品德,還要懂得保護學生,這些東西除了學習方面我不了解,其他的他做的都很不到位."

"所以,我覺得他不是一名合格的老師,我為什麼要幫他,難道讓他誤人子弟麼?"

"沒錯."阿蘭握緊拳頭,點頭贊同.

她非常討厭對方,就是因為對方對于這件事情敷衍的態度,不管他是真不知情,還是懶得去管,這都是失職,如果他真的是一位好老師,就該保護著學生不受欺負.

就像聶唯一直保護她那樣.

想到這,阿蘭忍不住偷偷看了旁邊的聶唯一眼,進入娛樂圈這麼多年,聶唯一直都是她的保護傘,幫她遮風擋雨,讓她的星途一直順順利利,現在想象自己真的很幸運呢.

阿蘭心中的一個疑惑得到了解答,可還有另一個疑惑.

"老師,您怎麼沒問那位井下次郎,到底是誰欺負的西宮同學呢?"

"因為他不一定會說,我也不想他為難."聶唯笑著答道.

"你要知道,如果我直接問他,到底是那些孩子欺負的西宮同學,你覺得他會怎麼想,如果說出來具體的名字,不就代表他很了解這件事兒,也知道具體是誰欺負了西宮同學麼?那麼西宮同學最終跳樓,他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了."

"所以我覺得他不會說的,哪怕他知道,也會含糊其辭,所以我也就不費這個力氣了."

聶唯說的道理阿蘭理解了,但卻越想越生氣,如果那位井下老師真的知道具體是誰欺負了西宮同學的話……

"他就是不作為,在老師的崗位上白吃干飯."阿蘭憤憤的說道.

"他不說沒關系,我不是問了哪些同學和西宮同學交好麼,她肯定會告訴我們的."聶唯說道.

阿蘭眼睛一亮,對啊,西宮同學的好朋友櫻井肯定很生氣,她也沒有井下次郎那麼多的顧忌,一定會願意把那些壞孩子指出來.

兩人回到學校,學校的工作人員把他們又請到了會議室.

這一次聶唯點名要找櫻井同學.

大概不到十分鍾的時間,一位個子蠻高的女孩子有些拘謹的走進了會議室.

看到會議室里的兩位,她有些疑惑,不過當她看清楚兩人的臉龐後,立刻一臉激動,指著聶唯發出驚叫.

"櫻井同學,學校平日里怎麼教導你麼你的,對待客人要懂得尊重和禮貌."一旁的老師小聲訓斥道.

"對不起."櫻井強忍內心的激動,道歉道.

聶唯不在意的擺擺手,說道:"沒關系的,老師,我們想單獨和櫻井同學聊兩句."

老師一聽這話立刻就明白了,很有眼力價的離開了會議室,不過在離開前還不忘給櫻井一個威脅的眼神,顯然是示意她不要亂說話,更不要失態.

等到老師離開,櫻井明顯松了口氣的樣子,看的聶唯和阿蘭都想笑.

"聶唯哥哥,我真的沒想到能在這里看到你,我是你的忠實粉絲,從你出演《向左走,向右走》的時候我就超級超級超級喜歡你了,我還特別喜歡您演《我的名字》,我足足看了十遍,您一定要相信我,電影票我都還留著呢,還有很多你的電影我都去支持過……"

櫻井有點話癆,說起話來嘴巴就不停的,像是機關槍一樣,聶唯幾次想要打斷甚至都找不到打斷的點在哪里,也是感到哭笑不得.

阿蘭也一樣,感覺這種被忽略的感覺真的好久都沒有體驗過了.

"我新電影上映的話,會送你一張電影票,感謝你這些年來的支持."聶唯終于找到了插嘴的機會.

"真的麼,我太幸福了,我要把這件事情告訴西宮……"櫻井激動的叫道,只是話說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然後整個人很是失落的沉默了下來.

聶唯和阿蘭互相對看了一眼,聶唯朝著阿蘭微微點了點頭.

從櫻井的反應來看,那位井下次郎沒有騙自己,這位女孩應該真的是西宮的好朋友.

"櫻井同學,其實我們這一次來,就是為了西宮同學."聶唯說道.

櫻井很錯愕,很顯然想不明白已經死去的西宮為什麼會和聶唯還有阿蘭產生聯系.

"我身旁的阿蘭小姐是西宮同學的鄰居,而當日西宮墜樓,阿蘭也目睹了過程,對于這件事情,阿蘭很傷心難過,也不希望像類似的事情再發生,所以我們決定做一首歌,希望能用這首歌來喚醒一些人."

櫻井聽完之後,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她想起西宮和她有提到過,她家附近有住著一位大明星,只是櫻井當初並不相信,沒想到這竟然是事實,西宮家附近住著的竟然是阿蘭.

至于聶唯提到創作歌曲的事兒,櫻井的內心倒是不在意,她甚至內心有些嘲諷.

"聶唯先生,我覺得不用這麼麻煩了,您的歌曲不管做成什麼樣子,我估計都喚不醒那群家伙的良知,他們的良心早就被惡魔給收買了."

說著,櫻井的眼眶就紅了.

"我和西宮是好朋友,我有些話癆,所以班上很多同學都不願意和我聊天,覺得我很煩人,只有西宮,她會默默的聽我說話,我說的再多她也不會嫌煩,我抱怨她會鼓勵我,我開心她會跟著我開心,我難過想哭的時候,她也會默默遞給我紙巾."

"我本以為我們之前的友誼會一直持續一百年,可我沒有想到……都是那幫家伙,是清水,是高橋,是鈴木,還有金子,就是這群家伙,她們一直欺負西宮,偷走她的助聽器,在她的食盒里放髒東西,還把她的室內鞋子拿去扔到垃圾桶,她們還會搶西宮的錢,威脅她交保護費……"

櫻井哭著把一樁樁事情說出口,聽得阿蘭簡直觸目驚心.

從櫻井的話中,阿蘭就能感受到西宮在上學的時候要承受多麼嚴重的壓力,那群人真的是學生麼?阿蘭忽然覺得櫻井有一點說的很對,那群人就是惡魔.

櫻井足足說了快一個小時,就一個人在那里講個不停,開始只是大概的描述,說著說著就更具體了,阿蘭聽到後來,眼眶也忍不住濕潤了,那麼可愛的女孩子,那個像含羞草一樣的女孩子,她為什麼要遭受這麼多的磨難.

再加上現場那群人冷漠的呼喊,阿蘭整個人又陷入了迷茫.

櫻井終于說完了,聶唯這才問道:"那群欺負西宮的學生呢?還在上學麼?"

"嗯."櫻井點了點頭,然後希冀的望著聶唯,問道:"聶唯哥哥,您能為西宮做主麼,您能懲戒那些壞學生麼?"

上篇:1336.訪    下篇:1338.無挑錄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