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1340.替天行道,善惡有報   
  
1340.替天行道,善惡有報

g,更新快,無彈窗,!

鄭霜覺得自己這段戲演的很懵懂,完全就是按照聶唯的要求去演,演完之後她覺得並沒有多好,但是聶唯那邊卻偏偏通過了.

一天後,MV剪輯完畢,聶唯找來鄭霜看.

這支MV完整版足足有十六分鍾,不過用在繁星音樂節的版本只有五分半鍾,聶唯給鄭霜看的自然是完整版.

從頭到尾,鄭霜看的很認真.

尤其是最後女孩跳樓那一段,鄭霜的眼睛盯著屏幕,眨都不眨,一方面她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演的如何,另一方面也很想要知道聶唯到底把這一段拍成了什麼樣子,到底想要表達些什麼.

這一段並不長,十幾秒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鄭霜濕潤著眼眶,看完最後一刻,淚珠滾滾流淌下來,看完整支MV,她才終于明白,為什麼最後要抱著希望,而不是絕望,因為有時候希望在旁人看來,比絕望還要讓人絕望.

整支MV配上音軌,鄭霜看完之後,幾天內都變得很抑郁.

而此時此刻,在櫻國的阿蘭也收到了成品的MV,公司所有的音樂人看完之後,一致決定要以這首歌為基礎,為阿蘭制作一張新專輯.

"這絕對會成為今年最熱賣的專輯,我敢保證!"在會議室內,一位音樂人大聲說道.

櫻國是一個自殺率排在世界頂尖的國度,曾一度占據世界一位很長時間,整個民族一直都是抱著悲觀的氣氛,這從新聞采訪中很長見到.

這也是為什麼櫻國的娛樂文化,包括漫畫,電視劇等等里面的主角,都是那種熱血上頭的角色,因為缺什麼就向往什麼.

在公司所有的音樂人聽完這首歌之後,第一個反響就是這首歌太能引起本國人的共鳴了,尤其核心還是校園欺凌,這也是櫻國眾多學校無法逃避的問題.

鄭霜沒有參與這群人熱烈的討論,看過MV之後,她就給美奈子打了電話,要求她將自己的行程集中起來,阿蘭要盡快回到華夏.

寶仙學院,坐落在阿蘭家附近的一所私立中學,西宮就曾是那里的學生.

西宮的死似乎並沒有給這所學院帶來多大的影響,除了最開始的兩天西工所在的班級有所討論之外,並沒有掀起多大的浪潮.

大家正常上學,正常放學,西宮就仿佛滴入大海的水滴,不知不覺就被遺忘掉.

當然也有人忘不掉,像是西宮的好朋友櫻井,像是那些和西宮一樣被欺負的孩子們,當然還有欺負西宮的清水,高橋,鈴音等人.

一開始得知西宮跳樓的消息,這幫女孩真的是嚇壞了.

她們完全想不到,平日里被欺負的一聲都不吭的女孩子,為什麼會有勇氣從那麼高的地方躍下.

她們害怕西宮的家人找她們的麻煩,她們也怕因此被學校記過,受到懲罰,更怕是否會因為西宮的死而惹上官司,甚至被抓緊監獄.

就這麼惶惶的過了幾天之後,除了最開始有老師將她們叫道辦公室訓斥了一頓,並叫她們寫認錯書之外,她們所擔心的事情卻一點都沒有發生.

西宮的母親確實來了學校,不過直接被學校的老師請到了會議室里聊了很長時間,然後就離開了.

而老師再一次找到她們,只是給予了幾人記過處分,然後告訴眾人連悔過書都不需要寫了,只是讓她們以後收斂一些,將這件事情忘掉.

回到家中,各自的父母雖然也有教訓她們,但女孩們紛紛辯解,將過錯都推到了西宮身上,最終也都不痛不癢,草草了之.

她們幾個人甚至沒有一個挨揍的,就這麼被言語訓斥了幾句.

當幾位女孩感覺自己似乎度過難關之後,內心的惶恐就變成了憤怒,她們開始私下里埋怨西宮,認為都是她的錯誤才讓幾個女孩最近又被訓斥又被記過,到後來甚至開始在班級公開講西宮的壞話,把西宮形容成懦弱的笨蛋.

為此櫻井還和她們大吵了一架.

好在櫻井是學校籃球隊的主力控衛,高大的身材讓她看上去很不好欺負,幾個女孩雖然惱火櫻井,但也不敢對她做什麼,只敢在背後咒罵幾句,這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

"最近C2班的武內已經兩次沒有繳納保護費了,姐妹們,咱們要不要給她有一個深刻的教訓?"

高橋話音剛落,立刻就有人附和道:"當然,至少要讓她明白,在這個學校里,我們的話她必須聽,我們要的錢她必須給!"

"沒錯,中午就給她一個好看."

"她肯定以為我們完蛋了,所以才拖欠保護費,我們必須給她一個深刻教訓,也是殺雞儆猴."

眾人在天台吵鬧個不停,全都很興奮的樣子.

其實她們當中大多數人的家庭條件都不錯,尤其是領頭的幾人,家里要麼是當官的,要麼就是開公司的,根本就不缺物質生活.

她們一個月在學校收的那點保護費,有些時候甚至都買不了她們腳上穿的一雙鞋,可她們依舊樂此不疲,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她們享受這種欺負人的樂趣,就像某人說的那樣,將自己的樂趣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看著其他人懼怕的目光,她們就會感覺到自己特殊,就仿佛熱血高校中的小栗旬那樣,威風,霸道,似乎整個學校都被她們掌控在手中.

那種被眾人敬畏著的感覺,幾個小姑娘都覺得非常爽,也因此越發的喜歡欺負同學.

中午的時候,這幾位女霸王來到了C2班,將那位武內女孩子的飯盒里的飯菜都倒到了地上,還當著很多同學的面,直接威脅武內,讓她在明天將忘記的東西立刻補齊.

"記住了,明天早上,我要是看不到你的保護費,那就不是讓你的午餐掉到地上那麼簡單了,我會把它扣在你的腦袋上,你明白麼?"這群女生領頭者高橋惡狠狠的威脅到.

武內淚眼朦朧,驚慌失措,顫抖著點頭.

"你也不要想著告訴老師,西宮最後怎麼樣你清楚吧?你覺得你告訴老師有用的話就盡管去告好了,不過你也要承擔告老師的後果."一群人離開之前,一位叫鈴木的女孩在武內的耳邊小聲威脅到.

武內臉色煞白,呆呆的看著這群人離開後,才忍不住痛哭失聲.

這時候,武內的幾個小伙伴也才敢湊過來,有人小聲安慰武內,有的幫她整理書桌和地面的狼狽.

班級內還有一些同學冷眼旁觀,視而不見,覺得這事兒沒有發生在她們身上,自然就不需要去管,甚至還有一些人對于武內的遭遇幸災樂禍,嘲笑不已.

當天下午,高橋和鈴木等人威脅C2班武內的事情就傳遍了整個校園,所有人都知道那群女霸王又回來了,尤其是之前被這群人欺負過的學生們,全都感到瑟瑟發抖,惶惶不可終日.

尤其是最後鈴木威脅武內的話,更是被傳開,也讓高橋一伙,顯得越發肆無忌憚.

半天的效果高橋等人都看在了眼內,實際上傳的這麼快,也有她們自己賣力宣傳的原因,對于這個結果,高橋非常的滿意,只等著明天武內的保護費一到帳,她就准備帶著小姐妹們去學校附近的那家地下酒吧慶賀一番.

高橋心里美滋滋的想著,可回到家中後,卻忽然發現家里的氣氛不太對勁兒.

往日里總是因為生意應酬繁忙的父母,一周能出現兩三天就已經算不錯了,而且除了重大節日,兩人也很少一起回家,可今天兩個人卻毫無預兆的同時出現在了家中.

聽上去很滑稽,可事實就是如此,父母回家,讓高橋真的是驚訝不已.

而且平日里總是在家中擺出一副威嚴模樣的父親,此時此刻正在和誰講著電話,語氣卑微討好,像極了自己平日里那些總愛拍馬屁的小跟班.

讓她感到更心慌的是母親還在一旁偷偷抹著眼淚,很傷心的樣子.

高橋小心翼翼的打了聲招呼,在家里,她一直都是父母眼中的乖寶寶,這也是為什麼西宮的事情她能輕易說服父母的緣故,因為她的父母也不相信自己平日里在家中乖巧的女兒會是那種會欺負同學的人.

父親只是看了高橋一眼,就走到一旁的書房繼續通電話,而母親則是擦干了淚水,問高橋想要吃些什麼.

"隨便就好,母親,你們這是怎麼了?遇到什麼難事兒了嗎?"高橋問道.

"沒事兒,你是學生,顧好學習就可以了,晚上我們就吃烤魚和咖喱飯吧."高橋母親勉強的笑了下,笑容要多敷衍有多敷衍,說完之後就跑去了廚房,看上去顯然沒心思考慮高橋到底想不想吃這些.

高橋感覺父母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可能很糟糕.

晚上休息的時候,高橋偷偷來到父母的臥室門口偷聽.

"怎麼辦,上層供貨商突然就斷貨,到底是什麼原因?"

"我已經在打聽了,對面說明天上午會給我回複,再等等吧."

"等等?我們等不起啊,供貨商不給我們原材料,我們怎麼生產商品?"

"工廠不是也儲存了一批原材料麼?"

"根本不夠啊,最近訂單特別多,我去專門查過了,我們的原材儲存最多能完成四分之一的訂單,剩下的怎麼辦?我們要是不能在最近兩天拿到足夠的原材,我們就要面臨違約的問題了,到時候我們這半輩子的奮斗就都要付諸東流了."

"要不我再問問吧,唉……"

高橋迷迷糊糊的回到自己的臥室,她知道自己父母遇到了大麻煩,可是那些麻煩不是她能夠解決的,她也沒有感到怎麼憂慮,平日里該上學上學,該欺負同學也欺負同學,這段時間內她的零花錢也一直都很充足,漸漸她都忘了這件事兒.

當然,這段時間內也不是沒有發生其他影響到高橋的事情,譬如她的小伙伴鈴木,最近幾天顯得憂心忡忡,只是高橋問她原因,她也不講.

直到一周後,父母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告訴高橋他們要搬家了.

"為什麼要搬家."高橋傻眼,不解的問道.

"因為我們家破產了,我們要賣掉這所房子去還錢."高橋父親垂頭喪氣的回答道.

破產?高橋感覺這個詞很陌生,但此時此刻卻清楚的出現在了她人生的字典里,不過高橋一時間還體會不到這兩字會給她帶來什麼,她也不知道,那將是她在小別墅住的最後一晚.

第二天上午高橋照常去上學,卻發現她的小伙伴鈴木沒有來.

起初她還以為是鈴木生病了,直到兩天後,鈴木突然來學校收拾書桌,高橋大驚,才知道鈴木要退學的消息.

鈴木直到離開,高橋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突然轉學,直到有人告訴她,鈴木轉學是因為父親貪汙被檢舉調查的關系,鈴木家完蛋了,財產被沒收了大半,自然也沒有錢供她上這種私立學校,轉學是她唯一的出路.

知道了原因的高橋一整天頭都是暈乎乎的,也沒了心思去欺負同學了,知道最後一節課的時候,教室的大門忽然被人狂暴的踹開,高橋被驚醒,抬起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高橋下意識就想開口,可還沒等張嘴,那道身影已經沖到了高橋的面前,揚起手狠狠的扇下來.

啪!

巨大的響聲,疼痛的臉頰,高橋目光呆滯,不可置信念出了那個稱呼…父親.

櫻井在一旁不遠處,快意的將這一幕用手機全都記錄了下來,然後編輯成郵件,發給到了一個郵箱當中.

她還要把這段視頻給西宮的母親看,讓阿姨知道,那些曾經欺負過西宮的人,都將遭到報應.

而且她還知道,這件事只是一個開始.

阿蘭回到了京都之後,立刻就投入到了排練當中,雖然只是一檔綜藝,但是在如此龐大的音樂節上,又是一首如此有意義的歌曲,她是抱著非常專業的態度來彩排的.

對待舞台的要求也是提高到了頂級的水准.

但這樣也造成了一些麻煩,因為阿蘭的要求太高,自然也給隊伍中幾位不專業人士非常大的壓力.

上篇:1339.躍向希望的飛鳥    下篇:1341.如墜深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