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華娛之閃耀巨星1457.奇跡   
  
1457.奇跡

g,更新快,無彈窗,!

繁星的辦公環境就是主打的自由化,輕松化.

不管是來辦理業務的人,還是公司的職員,都能在一個最舒適的環境中把工作做完,把合同談攏.

而且娛樂公司的員工最需要的就是創意,死板的工作環境會讓員工產生拘束感,從而影響到創意的發揮,而寬松,自由自在的工作環境,是能夠激發員工靈感的.

包括華藝在內,其實走的也都是這種自由輕松的辦公環境.

這也是為什麼聶唯會選擇哈迪德作為新大廈的設計師,因為解構主義就是非常規,非固有的設計理念,解構主義的建築,從來都是充滿了生命力和各種奇思妙想.

解構主義的設計永遠不會像是傳統辦公大樓那樣橫平豎直,就像華藝,繁星的員工工作崗位也永遠不可能是分割成一個個規整的小區塊,像是囚牢一樣.

聶唯走到休閑區,這里果然很多員工在這里辦公.

聶唯沒有打擾大家,叫了杯檸檬樹,然後走到角落的位置坐下來.

雖然是休閑區域,但沒有人會在這里大聲宣傳,無論是說話,還是談笑,都會適當的放低音量,包括一旁的電子設備,也都配備了外接耳機,能讓游戲的聲音不會吵到大家.

這里的環境就和舒適的咖啡廳一樣,不會因為輕松,就變成了菜市場.

這樣的環境很容易就讓人放下心里的負擔,聶唯也是想在這種環境下忘掉內心的不安,找到屬于自己平靜.

就是效果並不怎麼樣,聶唯一大杯檸檬水都快喝完了,內心的那種不安感非但沒有減弱,反而還有些增強了.

就在聶唯越來越感覺煩躁不安的時候,不遠處一位穿著白襯衫的員工忽然叫道:"出事兒了!"

聶唯的注意力一時間也被這人的大叫吸引到了.

很快白襯衫員工的身旁就圍過來一群人,都在問他出什麼事情.

"網上爆新聞了,說一架從過渝城飛往日光城的飛機,在巡航階段,結果擋風玻璃意外碎裂脫落了……"

聶唯坐在不遠處,本來正准備收回視線,他不是愛湊熱鬧的性格,但伴隨著這位白襯衫員工的幾句話,聶唯握著玻璃杯的手不禁顫抖起來,因為他清楚的記得,剛剛那通電話,自己母親說的,她們要乘坐的航班就是從渝城飛往日光城的.

"不是,肯定不是,不可能這麼巧."聶唯顧不上扶起倒在桌子上的杯子,立刻起身跑向那位白襯衫員工所在的位置.

"讓開!"聶唯幾乎'粗暴’的拉開所有擋在面前的員工,在一個個員工驚恐的面容下,走到了白襯衫員工的面前,問道:"你說的那個新聞在哪里."

"我…我…我在熱搜里看到的,就是這個."白襯衫員工嚇得說話都結巴了.

他以為聶唯是因為他一驚一乍而生氣,都已經做好被訓斥的准備,可聶唯卻根本沒有理會他,而是直接坐到他的座位上,使用起來他的筆記本電腦.

白襯衫員工內心很忐忑,因為電腦里還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萬一被聶唯發現怎麼辦,處罰事小,可這個公開後可就太丟臉了.

好在聶唯並不是對他電腦里有什麼秘密感興趣,而是直接瀏覽起他剛看的那條關于飛機出問題的新聞.

聶唯看新聞呢,一群圍在這的員工全都在偷偷打量著聶唯.

這些員工大多進公司有一段時間,其中很多都在五年甚至十年以上,哪怕是這些老員工,也都是第一次見到聶唯在平時里,會有這麼蠻橫的舉動,剛才被他推開的幾個員工,現在都還在揉著肩膀,胳膊,全都是一臉痛苦的表情.

不過這些員工並沒有生氣,甚至就連心里抱怨的都不多,因為大家都看出來聶唯的反常.

有些細心的工作人員甚至察覺到,聶唯抓著鼠標的手都在顫抖,就這麼看新聞的短短半分鍾,聶唯的額頭竟然浮現一層的細汗.

這到底是怎麼了?

一聯想到那條新聞,大家心里隱隱有了一個猜測,肯定有對于聶唯很重要的人在那架飛機上.

"是老板娘麼?"

"不是吧,我記得老板娘的劇組是在皖省拍戲的."

"咱們公司那位高層?還是說和聶唯關系好的明星啊?不會是程坤吧?"

"都不是,程坤哥早上還來公司了呢,說是要拍新一期的《無限挑戰》,至于迅哥兒,紫怡他們我不清楚,但應該不在才對,不然網上早就報出來了,我不相信那群媒體記者報道的時候,沒有查看登機人員名單."

"那會是誰呢?"

"小點聲,別瞎猜了."

"呼……"在員工小聲議論聲中,聶唯長舒了口氣,新聞看完了,最終結果全員無礙,也讓聶唯把懸著的一顆心放了回去.

情深松弛下來後,聶唯忽然覺得嘴唇有些疼,用手指輕輕一抹,眼前看到的就是一抹血紅.

"聶…聶總,您嘴唇破了,快去取醫藥箱!"有人見狀,立刻嚇了一跳,連忙叫人去取醫藥箱.

"沒關系,誰有紙巾給我用一下,我自己去醫務室就好."聶唯擺擺手,示意自己沒關系,同事又朝著周圍的同事們致歉:"剛才不好意思,我有些心急了."

"沒關系的,聶總."

"聶總,沒事兒的,您朋友沒關系吧?"

"聶總,我也看新聞了,除了駕駛員和副駕駛外,乘客無一傷亡,您不用擔心."

"謝謝大家關心."聶唯勉強笑了笑,牽動嘴唇的傷口,還有點疼,不過這和不幸中的萬幸的結果相比,真不算什麼.

聶唯現在心里格外的慶幸,真的有種大難不死的感覺.

三萬兩千英尺,是接近萬米的高空,那里的氣溫低到零下四十度,而飛機的巡航速度高達八百千米每小時以上,在這種情況下,擋風玻璃破碎,可想而知那是多麼危險的狀況.

飛機駕駛員竟然能在那種情況下,把飛機安然無恙的降落在機場,保證了全體乘客的安全和健康,聶唯覺得這真的是一個奇跡,屬于人類航空史上的奇跡!

蘇晴和周建國很大可能就在這架飛機上,遇到這場事故是他們的不幸,可碰到這樣技術厲害,精神,體能也同樣厲害的飛行員,確實他們的大幸.

聶唯鎮定下來後,第一個想到就是飛去蜀都,他要去找蘇晴和周建國,更要感謝那位機長和航班的所有乘務人員.

聶唯立刻回到辦公室,叫來秘書安排飛往蜀都的飛機.

秘書安排私人飛機的時候,聶唯拿出手機,給蘇晴打了一個電話.

"喂,小唯,怎麼又打電話過來?"電話很快接通了,傳來蘇晴不疾不徐的聲音.

"媽,你們坐的飛機是不是剛剛出事兒了?"聶唯開門見山的問道.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聶唯甚至以為信號不好斷掉的時候,蘇晴才開口道:"你都知道啦?"

"網上都出新聞了,你怎麼就不和我說呢!"聶唯生氣的大喊道,把剛要進來報告飛機安排結果的秘書嚇了一跳.

秘書這才明白為什麼聶唯忽然要安排去蜀都的飛機,感情網上那個大新聞中出事兒的飛機,聶唯的母親就在飛機上.

可能是被聶偉突然生氣的大喊嚇了一跳,蘇晴委屈的解釋道:"我這不是怕你擔心麼,而且我和你周叔都沒事兒,就是嚇了一下而已,我們甚至連磕碰都沒有,就你周叔稍稍閃了下腰."

"你……"聶唯說不出話來.

父母越來,有些時候反而就越'怕’孩子,生怕給孩子添麻煩,所以有什麼事兒,有什麼委屈也都瞞著孩子,不想讓孩子為自己操心.

前年周叔突然高血壓住院,都快出院了聶唯才知道,這還是公司一位同事去醫院探望親友時無意中看到周叔,也恰巧認識周叔,這才讓聶唯得到消息.

這一次飛機出事兒也一樣.

看蘇晴說的很輕松,但對于有小型飛機駕駛證的聶唯來講,卻知道這一次的事故到底有多麼的危險,換做一個身體素質一般,或者經驗不足的機長,那這一次的事故的結果就只會是機毀人亡.

想想萬米高空,零下四十度的氣溫,八百千米每小時的飛行速度,還沒有了擋風玻璃,這是多麼惡劣的條件?

沒有超出普通人的身體素質和精神韌勁,還有爛熟于心的操作,怎麼可能安全迫降成功?

只能說這一次的事故,這架飛機攤上了一位非常好的機長,才有了這一次的有驚無險,才有了這一次堪稱航空史上的奇跡.

"媽,我擔心您."聶唯語氣微微哽咽,他不能指責父母的隱瞞,因為那是對他們子女深深的愛.

可作為子女,又怎麼可能不擔心父母的情況呢.

蘇晴的聲音也哽咽了,勸慰著聶唯:"孩子,媽媽和周叔真的沒事兒,不要擔心了,我們就稍稍嚇了一跳."

聶唯抹了下眼角溢出的淚珠,說道:"媽,先不要飛日光城了,我先去蜀都看你們."

"你來干嘛啊,你那麼忙,我都說了,我和你周叔真沒事兒."蘇晴連忙拒絕道,她不是怕聶唯來,只是怕因為自己的事兒打擾到聶唯的工作.

華夏父母對待子女的感情,總是太無私,什麼好的都想留給子女,什麼苦都自己咬牙忍著,哪怕心里明明很期望能有子女陪在身邊,可為了子女的事業,他們又都會裝作不想的樣子.

"我飛機都已經預定好了,咱們下午見."聶唯不給蘇晴拒絕的理由,直接說道.

蘇晴嘴上抱怨著聶唯這麼做太麻煩,但心里卻開心的不得了,一掛上電話,就立刻找到周建國,報告聶唯下午要來看他們的好消息.

"哎呀,這孩子真是的,就這點小事兒就非要來飛一趟,有那麼閑麼?"周建國也抱怨,但嘴角上揚的笑容卻根本掩飾不住內心的欣喜.

灣流G650的巡航速度高達1200千米每小時,聶唯坐飛機時就在想,如果是這家飛機的擋風玻璃碎掉了,那可能真的就完蛋了.

好在聶唯的擔心很多余,灣流G650貴是有它的道理,再加上平日里都是最高規格的保養,聶唯這架飛機的機況可以說非常好,整個飛行過程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聶唯從京都出發,只用了兩個多小時,就降落在了蜀都機場.

一下飛機,聶唯就直奔蘇晴和周建國入住的酒店,等到聶唯趕到酒店的時候,老兩口正在酒店的SPA中心做護理呢.

聶唯也是哭笑不得,但看著兩人精神狀態都不錯,始終懸著的心在這一刻才算是真正落地.

聶唯拒絕了周建國的邀請,回到了房間內,開始給京都那邊打電話安排工作.

大概一小時後,周建國先回了房間.

"怎麼不多放松一會,我聽媽說,你腰都閃到了."聶唯見周建國進來,連忙上去要攙扶他,不過被周建國嫌棄的推開了.

"我就閃了一下,又不是什麼大問題,我身體好著呢,當初挖礦我一直都是小組的業務標兵."周建國自誇道,只是坐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咧了下嘴角,痛苦的表情無疑證明著他的感受遠沒有說的那麼輕松.

看出來周建國在逞強,但聶唯卻沒有說什麼,男人的面子嘛,何必撕破呢.

"你不忙麼?大老遠的來什麼蜀都,我們又沒啥事兒."老周躺在床上,裝作不在乎的樣子說道,但眼睛卻一直偷瞄聶唯,聽到聶唯回答'不忙’的時候,臉上欣喜的神色一閃而過.

"我有什麼可忙的,公司有CEO,有那麼些高管,我就是一閑人,這一次來正好陪您二老一起去日光城玩一玩,我還沒去過高原,看過雪山呢,這一次正好有機會."

周建國驚訝萬分,完全沒想到聶唯竟然要陪著他們一起旅游.

這一刻,他臉上壓抑的欣喜表情再也抑制不住了,樂呵呵的問道:"真的假的,如果是擔心我們,那真不用,我們真沒受到什麼傷害,精神上的也沒有."

"我愛旅游不行麼?"聶唯嘴硬的回答道.

"哎呀,當然好了,快,扶我起來,我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你媽,她一准開心."周建國大喜,扶著腰就要起身,那不方便的樣子讓聶唯捏了把冷汗,連忙過去幫忙.

"叔,那位機長呢?"扶著周建國起身的聶唯終于抓到機會問道.

上篇:1456.兩百億    下篇:1458.傳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