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魔醫花曉第一部 第六章 渾水一片   
  
第一部 第六章 渾水一片

6

有什麼方法可以治好失戀?顧曉得出的結論有兩個。一,繩子,二,時間。

時間是治愈一切傷痛的良藥,繩子則是解決問題最快最徹底的辦法。

可惜這兩個法子對現在的顧明雪均不適用。

從客棧回來後已經兩天了。顧明雪沒再喝酒,狀況卻不見得比喝酒更妙。他將自己關在房里,什麼人也不見,也不肯吃東西,每天送到門口的飯菜,幾乎都是原封不動地退出來。唯一接受的白云糕,也只是淺嘗即止,似乎睹物思人的成分倒更多些。

顧曉當然不能放任他這樣子。無論在公在私,于情于理,是報恩也好,是保住自己的小命也罷,她都得把他從這種自殺式的生活中拉出來。

第三天早上,太陽還沒升起來的時候,顧曉提了個大竹籃,施施然走近顧明雪居住的留云軒。沖著她顧家正夫人的頭銜和那份囂張氣焰,門外的守衛一句話也沒敢多說,乖乖地讓她進了院,順利推開房門。

“出去。”

顧明雪正坐在桌前,對著一只玉釵發呆,聽到有人進來,頭也不回,冷冷甩出兩個字。

“不錯,居然還有力氣發火,看來兩天不吃也沒什麼嘛。”顧曉轉到桌前,大大方方地擱下籃子,“本來還想告訴你一件事呢,現在看來,不說也罷。”

顧明雪敏感地抬起頭,盯著她,目光里布滿痛楚。那種想問又不敢問的模樣令顧曉心腸一軟,原本小小的不爽也消失無蹤。

美人落淚,令人斷腸啊。要來幾句安慰的話嗎?算了,還是速戰速決吧。

歎了口氣,顧曉拍拍他放在桌上的手:

“你信神嗎?”

“當然。大地母神是我們的祖先。”

唔,不管怎樣,有信仰就好。

“聽說過愛神嗎?”

“沒有。那是什麼?”

“一個拿著弓箭的小孩。別這麼看我,我沒發瘋,這是我們家鄉的神。據說他掌管著情人們的和好跟決裂。”

“哦?”顧明雪眼里總算閃過一絲光亮。

這大概就是病急亂投醫的寫照。明明是從來沒有聽說過,虛幻縹渺的東西,只因為尚有一線轉機,也象碰到救命稻草一樣抓著不放。

“不過他需要祭品,還需要你每天齋戒沐浴,全心祈禱,堅持……”顧曉盤算著當前的局面和時間,“嗯,一個月吧,太短了可能召不到神力。”

“真的?”

美人臉上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顧明雪可從來不是個呆子,也並非埋頭讀書的尋常公子。若不是被情所傷,降低了思維力,又怎會由得顧曉在面前宣傳異神,大放厥詞。

“心誠則靈啊。”顧曉很誠摯很純真地看著他,“反正也就一個月。要是不成功,你再來找我算帳好了。我保證任你揉圓捏扁,都沒二話說。”

“我要揉捏你做什麼,再怎麼樣你,她也不能回來……”

顧明雪淒楚一笑。

顧曉心說不好,這失戀的人就是麻煩,一不留神又悲傷上了。趕忙從帶來的竹籃里往外掏:

“別這樣,事在人為嘛。喏,先吃早飯。這是張清單,吃完了你陪我上街采購,回來我們就開始行動……”

事實證明顧曉這個人是無時無地不想著給自己弄點好處的。

顧明雪心情低落,對那份所謂的清單連看都不看,就默許了。顧曉折起那份抄得密密麻麻的單子,笑得那叫一個愉悅。

里面至少有一半是她的私人物品,包括那些魔法藥水,寶石之類,其中不乏昂貴品種。不過她也是有良心的,顧明雪原本想讓管家跟她去買,購買權全然交托,卻被顧曉否決。顧曉以親力親為才能展現誠意為理由將他拉了出來。她的用意很簡單,一,你跟我一起上街,以後就不能怪我亂用錢。二,出來逛逛,總比悶著家里對著舊物流淚可要有益身心得多。

一干侍衛下人均以崇敬的眼神看著顧曉。倒底是公子親自挑選的夫人啊,進屋不到半天,就將脾氣很壞,要死不活的公子拖了出來。

眾多恭維的神色顧曉一並欣然笑納,還瀟灑地打了個響指:

“來人,替你家主子洗漱換衣,我們要出門辦事。”

立刻便有一幫人忙不迭上前響應。臉上那個驚歎崇拜啊,看得顧曉心里爽極,很是過了一把大權在握,狐假虎威的癮。

大齊國的帝都又名錦都。取其萬花爭豔,盡在此都之意。事實上,花也是大齊國上下都很重視的一類植物。很多花都和魔法有關,光在書店里,就能瞧見林林總總的一堆相關書籍。顧曉曾買過最薄的一本花之魔法入門,都已看得眼花繚亂,最後沮然放棄。既稱錦都,也可看得出城內的花木之繁多,景色之美麗。

連最熱鬧的主街上,也處處點綴著盆草幼樹,綠意盎然。不同的草本芳香在空氣中隱隱浮動,穿行在其間,顧曉的心情極為愉快。當然,瞧著身旁臉色陰沉的金主,她很識趣地沒將這份欣悅表達出來。

在一家古舊的武具店里,顧曉選購了一套造型小巧的弓箭。她根本不管老板對弓力大小,射程長短的介紹,純是從外形出發而選擇——以後這就是愛神小丘的道具了,不弄華麗點怎麼唬得住明雪大少。

買完後又多流連了一會,此店是錦都的老字號,好玩又別致的武器著實不少。顧曉以前沒什麼實力來此消費,難得有機會進入,自是不肯輕易放過。

看到其間的弩和弓時,心里一動,要過筆和紙,歪歪扭扭畫了個草圖,問老板能不能造得出來。原本文質彬彬的老板見到這張奇怪的圖,象是小孩看到了新鮮玩具,眼睛都發出了光,兩人又是一番討論,最後趕在顧明雪忍無可忍即將發飆之前,交付定金,約定五日後送去府上。

等到再逛完魔法商店和草藥鋪,天色已近正午,顧明雪臉上的烏云有如鉛塊一樣重,幾乎能引發暴風雨了。

這就受不住了?平日里他的耐心還是挺好的呀。難道失戀真能將一個人的性情都扭轉過來?顧曉嘖嘖暗歎了一聲,可憐的孩子。

伸手握住他的手臂——當然,是隔著衣袖:

“我們找個地方吃午飯吧。有個地方,可能會看得到她。你想不想去?”

顧明雪大大震動了一下。幸虧有顧曉先見之明的扶持,才及時鎮定。遲疑了片刻,從齒縫里吐出兩個字:

“我去。”

聽著就象刀子在割你肉一樣。顧曉痛心疾首地托起他的下巴——由于她個子比顧明雪矮半個頭,這個動作做得有點費力:

“要去也不能這樣去。我說,你拿出點精神來行不行,你是失戀,沒必要把自尊也丟了。別讓她以為你沒了她就活不成。”

顧曉這話當然是有點私心的。雖然她對顧明雪並沒有那種方面的感情,但顧明雪可是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啊,又是她名義上的夫君,看到他為別人癲狂若斯,心里總是不大順暢。且顧曉還從來最煩苦情戲中的女角。每次見到那種白癡女人就想砸書,砸電視。丫的,這世上,誰離了誰活不了啊,犯得著個個哭得跟孟姜似的麼。然而在現代她的朋友都是極獨立瀟灑的主,沒一個需要她的悉心教導,到了異時空,碰到顧明雪這檔子事,顧曉才不由猛地暴發出反苦情戲情結。

怎麼說也要給顧明雪灌輸點自尊自立的思想。不能叫謝白云那女人將他吃得死死的。

抱著此等宏願,顧曉拉著顧明雪,一邊走一邊開始勸說。她拿出當年推銷藥品的口才,上下舉例,橫向類比,從兩性情商談到哲學人生,再談到情場如戰場、用兵之道、進退之法,其思維跨度之大,所涉領域之廣,令素有才名的顧明雪也聽得一愣一愣,完全無話可說。

他們一個熱衷于說服,另一個神思不甯,都沒注意到,才走過去的一家路邊酒樓上,一個白衣男子正興趣盎然地注視著他們。直到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也聽不到他們的話後,才舉起酒杯,抿了一口,微笑:

“有趣的女子。你們繼續跟著。再加派些人手去查她的來曆。我都有點等不及了。”

顧曉帶顧明雪來的地方叫醉月樓。是京中檔次最高,菜價也最貴的飯館之一。不過人家貴的有道理,除了酒水菜肴一流之外,相隔一條街,就是通向皇宮正門的大道。坐在三樓窗口向下看,皇宮門口進進出出的官員盡收眼底,連袍子上的花紋都看得一清二楚。

這就是顧曉說能看到謝白云的原因。她打聽到今天謝白云會攜帶未婚夫上殿謝恩,並納吉禮。這個吉禮是啥顧曉搞不清楚,估摸著就是當著皇帝和眾官員的面,訂婚的意思。

宮門前的魔法沙漏流過第三道橫杠時,謝白云果然准時出現在皇道上。到了宮階前,她先跳下馬,接著小心地從身後的馬車里扶出一個淺黃輕衫,身形嬌軟的秀麗少年。不用猜,這必定是那位即將上任的謝家正夫,八皇子齊曲了。顧曉不由睜大眼仔細打量。

按大齊國的標准,他理應是一位美人吧。不過在顧曉看來,卻未免太過柔媚了一些。臉那麼小,下巴那麼尖,還有那小身板,瘦得跟沒發育一樣。那步伐,也不知是裝的還是確實帶病,極為踉蹌無力,活脫脫一個男版林黛玉嘛。顧曉忍不住往少兒不宜的方面想了想,這個樣子能上床嗎,謝白云也不怕有虐童之嫌,做了他良心能過得去?

跟面容清麗絕倫,風姿優雅無雙的顧明雪比起來,實在是差得遠了啊。

“你真的這麼想?”

顧大美人在身邊幽幽地發問。

顧曉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將想的話說了出來。長歎一聲:

“不用懷疑。長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你比他優秀。不過你也要知道,愛情這種事,不是優秀就能必贏的。鮮花往往都插在牛糞上。婚姻嘛,就更加複雜了。”

“你的意思,我已經沒有希望了?”

“誰說的。事在人為啊。”顧曉鼓勵地拍拍他的肩,肯定地道,“別忘了我們還有愛神的弓箭。”

顧曉一副言之鑿鑿的樣子。她所倚仗的自然不是憑空捏造的小丘牌金箭,而是謝白云對顧明雪明顯不能割舍的情感。想到這里顧曉突然氣餒,人家是神仙眷侶天生一對,此刻只不過暫時誤會,自己又犯得著對顧明雪多說啥呢。別人自有別人的相處方式,自個嘛,還是盡好本份,在這段時間里將顧大公子侍候妥當,等謝白云兵變成功後還給她就好。

于是不再多說,老老實實地將飯菜吃了,又恪盡職責地逼顧明雪也吃了一些,這才抹抹嘴,結帳走人。

顧明雪明顯還陷在謝白云跟夫君成雙成對出現的刺激中。身體雖隨著顧曉走,狀態卻完全在神不守舍上。就這麼亦步亦趨地跟到樓梯口,顧明雪突然腳下一滑,差點摔倒,幸好顧曉手眼敏捷,及時充當人肉拐杖,將他扶住。

站穩後,這才發現兩人雙手互抱,面頰相貼,形態親昵。趕忙分開來,一抬頭,卻見大堂里人人盯著他們,個個都瞧得目不轉睛。

這是干嗎呢。顧曉很少遇到這種場面,不由納悶。

她卻不知道,顧明雪素來清高自負,公眾場合從不曾對任何女子假以辭色,又哪里出現過這種倒在別人懷里羞澀宛轉的情形了。那不經意的風情,當真是一笑傾城,令觀者無不為之迷醉。

突然覺出兩道凜冽的目光,如利刀一樣射來。顧曉一悚,感應般地向門口看去。站在那里的一男一女,可不正是謝白云和八皇子齊曲。

老天難道是在玩她,否則干嘛安排這場狹路相逢的戲碼……顧曉尷尬地摸摸鼻子,正思忖是否該上前打個招呼,腰間突然一緊,轉頭一看,卻是顧明雪伸臂將她攬住,美得仿若天仙的面上柔情無限:

“曉兒,我有點累了。我們回去好不好?”

天啊,顧明雪還真是現學現用,這麼迫不及待地展現出她教導的成果……可顧曉從沒想過由自己來當這道具啊。話說他們兩個日後和好了,倒黴的還不是她麼。有句老話說得最是精辟,夫妻上了床,媒人丟過牆……

“那個……”

面對那雙更加冷冽,幾乎可以將她凍死的眼刃,顧曉唯有苦笑,顧明雪卻似乎不滿她的反應,從鼻子里輕輕哼了一聲,竟將她下巴一抬,對著嘴唇就親了下去。

而且為求逼真,還是那種深入式熱吻。

巴黎街頭做這種事,叫做浪漫。謝白云面前做這種事,叫找死。

也許一秒鍾也許數分鍾,兩人分開後,顧曉無言站在當地,寒風陣陣,徹底不敢去想那女子面上的表情了……她現在要考慮的是,自己還能不能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

這究竟是作了什麼孽啊。顧曉腦袋里突然冒出這句歎詞,欲哭無淚。

一片詭異的死寂中,旁邊一張桌上突然有人捧著肚子,叫起痛來,狀態還似頗為激烈。

上篇:第一部 第五章 失戀與反失戀    下篇:第一部 第七章 風起青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