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魔醫花曉第二部 第六章 新身份,舊時人   
  
第二部 第六章 新身份,舊時人

6

那麼,她是猜對了。

自從紅袍軍官狼狽而歸後,雨季還在持續,病人卻重新又多起來。一個,兩個,三個……及至將充當候診室用的殘破偏廳塞得滿滿當當。

而他們的身份也越發複雜,從官兵到盜匪,從賞金獵人到通輯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這說明,花之醫館的名聲,的確是颶風一樣地擴散出去了。

當然,若說他們全是被花夫人的神秘醫術吸引,前來看病的,那也不見得。

照花曉看,這些別有意圖的人當中,二分之一是來探聽消息的,三分之一是想渾水摸魚的,剩下那些麼,心思就更複雜了。

不過那又怎樣。

看老鼠和貓在一個屋里和平相處,是種生活的樂趣。即便這種樂趣的由來,要以風暴眼為代價。

“夫人,熱水還在燒,乾淨紗布又不夠用了,您看……”

樂兒已經正式在花之醫館幫忙了,手下還指揮著三名女仆,五名男仆,儼然已穩重許多。

花曉直起身,打發走前面這個擦破點皮也敢裝成全身骨折的老兄,籲了口氣:

“沒辦法。只能等明天商隊回來再說了。”

“可……今天要是再來重病人?”

那就只好麻煩他們自己撕衣服當繃帶吧。花曉微笑地想,不無惡質,卻沒有將這句話直說出口。

突然懷念起另一個世界的便利來。消毒紗布,膠貼,連換藥鑷都一次配兩把。可那不是這個世界應有的。

物質,就是那個世界的魔法。正如魔法之于這個世界。

但永不能交集。除了她這個錯誤。

是的,花曉越來越感覺到她出現在這里是個錯誤。

院外傳來一陣喧嘩。還沒等樂兒跑出去察看,正廳的門被呯地撞開,兩隊盔甲森嚴,刀槍鮮明的衛兵沖了進來,將廳內圍得水泄不通。

又是一個紅衣女官。不過這次來者的腰帶是黑的,前胸還多了兩條尾羽狀的花紋。看上去身份要比上次來那位更高些。在她身後,三名白袍法師面無表情地跟隨著,步伐整齊有如一人。

紅衣女官在花曉面前三丈處停下,盯著她的眼光里滿含敵意。

“誰是花之醫館的主事?”

裝腔作勢的家伙。花曉心情正有點不好,也懶得奉送禮貌。簡潔一個字:

“我。”

“傳羽空大將軍令:花之醫館主事花曉即日起征召入伍,軍前效力。違令者以叛國罪處置。”

是南方的鳳凰軍呢。羽空大將軍是哪位,卻記不得了。想來也不是她這個小人物能夠認識。

花曉眼光掃過一干衛兵,又在三名法師面上打了個轉,唇邊揚起一絲嘲諷的微笑:

“你不覺得,你帶的人少了些?”

“羽空大將軍還有命令,”紅衣女官聲音冰冷,“該女若反抗或逃脫,梅林鎮全鎮居民按藏匪罪論處,一個不留。”

樂兒嚇了一跳,腿肚子都哆嗦起來。她們說的話是真的嗎?

花曉懶洋洋地對紅衣女官一笑:

“計策不錯。不愧是過了十天才想出來的。要是我跟你們走,我這個醫館就開不成。要是我不跟你們走,你們把全鎮的人殺光,我的醫館,還是開不成。總而言之,你們是存心要拔掉我這根眼中釘,肉中刺。不過,什麼叫叛國罪,你可別搞錯了。你,知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

來之前,帳前眾謀士曾料想過花曉的許多反應,可唯獨沒有這一種。不怒反笑的。

紅衣女官隱約覺出一絲不妙。硬著頭皮道:

“花夫人花曉,不就是你麼。”

“是花曉•弗朗西絲。”花曉手撫鬢發,笑容嬌美,“誰說我是大齊國的人來著,我可是狼圖的王族,硫城的城主。你們想要處置我,先問問自己的身份配是不配,還有,是不是想引起國戰。”

這番匪夷所思的話聽得在場諸人全都呆住,半信半疑的眼神在她身上來回游移。花曉轉生後本就具有絕世的美貌,此刻當風而立,微微含笑,氣質中有說不出的高傲和華貴——那正是皇族中人素有的儀態風范,眾人心中不由都信了個七八分。

“你口說無憑,有何為證?”

紅衣女官卻不願輕信,厲聲喝道。

“憑證麼,總是有的,就怕你見了也還是認不得。”

花曉淡淡一笑,摘下耳墜,自里面抽出一張信紙。手指一彈,信紙便平平展開,象被什麼托住一樣,緩緩在空中飛了一圈,直到每個人都看清上面落款和印章後,才飄墜到最中間的法師手里。

“身為白袍祭師,鑒物術應該學得不錯吧?是真是假,別人不知道,你們卻再清楚不過。”

柔和的金色微芒自白袍祭師指尖發出,在紙張上一閃,隨又消失。

“此份城主委任令確為蒼狼王路傑斯陛下親手所簽,真實無偽。”

白袍法師向花曉微一躬身,意為已承認她的身份。一松手,委任令重又飛回花曉手中。

飛物魔法是一種小巧咒語,算不上什麼厲害招術,但花曉用得如此嫻熟,已能讓人看出她的魔法之精深。加上白袍祭師的認可,前一刻還只待落為階下囚的女子,立即在眾士兵眼中化身異國高貴公主,看向她的目光中也不由多了幾分戰戰兢兢。

這得感謝路傑斯這家伙肯爭氣,倒底將他的王位奪回來了。弗朗西絲這個姓,卻也是他當時說,非王族或立功之人不能居城主之位,定要將他母族之姓賜她,才有了今日之掩飾。

花曉微微一笑,隨即想到因為前身死亡,斷了呼應,再也沒有飛回來過的小獅鷲,不由有些傷感。要說還有什麼是她前生所留戀的,大概就只有這頭聚少離多,認下卻沒好好盡過責任的小家伙了。無主的寵物是痛苦的。小月光,但願你第二次找到的主人,能比我好上千百倍。

另一側,紅衣女官完全沒料到對方還有這出,不由躊躇起來。

她在朝中任職多年,自是明白今時形勢,如果己方冒然動手,會招致多大的外交紛爭。

狼圖王路傑斯本身即是一則英雄傳奇,他的冒險經曆是吟游詩人們最喜歡歌唱的題材之一,而作為國君,他雄才偉略,勵精圖治,三年前更借國內動亂之機,一舉洗清叛黨,將三狼族之權全數握于手中。有這樣的王作鄰居,任何國家只怕都不能放心。

花曉竟是他親自任命的城主……若動了花曉,會不會正好給蒼狼王找了個發兵大齊,趁火打劫的理由?

紅衣女官越想越是冷汗一身,沉吟著問道:

“花夫人既貴為城主,為何卻會在我大齊行醫?”

這明顯是在找台階下了。花曉也不為難她,笑了笑:

“所謂讀千卷書,行萬里路。我還未及成年,自覺尚擔不起城主之責,所以,想先趁年幼,四處游曆一番,長些見識。怎麼,鳳凰軍可是不允許麼?”

“哪里哪里。城主說笑了。”

紅衣女官心中一凜,光聽她點明鳳凰軍這三個字,就知道對方心機深沉,也絕非易與之輩。不由暗暗苦笑,這還是未成年,擔不起城主之位麼,可比大多數為官一輩子,屬老狐狸的人都難纏多了。

心中主意已定,深深一揖:

“不知城主駕臨我國,得罪之處,還請海涵。城主但請盡興游玩,下官還有公務在身,這就告退。”

轉眼之間,兩隊重甲衛兵又如來時那樣,潮水般退得一干二淨。

樂兒不知是真是夢,掐著自己的手指,怔怔地看向花曉:

“花夫人,不,花城主……”

“別傻了。”花曉不由好笑,拍拍他的腦袋,“去關上大門。要是有人來看病,就說我今天累了,明天請早。”

“好。”

樂兒理解地點頭,轉身想走,又被花曉叫住。

花曉幾句話迫退鳳凰軍,臉上卻也沒見喜色,這時倒添了一絲茫然。出神了片刻,才靜靜道:

“晚飯就送到我房里好了。告訴他們,誰都別來吵我,我要休息。”

回到房中,卻並不便睡。洗淨手,焚起檀香,悠悠看了一刻書,直到金烏西墜,天色漸黯,快掌燈時分,才歎了一聲:

“莫非你真要等到半夜才現身麼?我卻累了,不便奉陪。”

“我只是想看看,你倒底有幾個身份,幾個名字。”一個身影隨即出現在房中,悠然于椅上落坐,“其中有沒有一個,叫做顧曉?”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雖然這人也算不上什麼朋友,卻是她前生為數不多的熟人之一。花曉心情複雜地看著他,終究還是幽幽一笑,倒了杯茶,奉至桌前:

“這個問題,卻連我也回答不出。你若能告訴我,那是再好不過。”

一只手疾如閃電,握住她的手腕。花曉也不掙紮,任由他放出魔法,一遍遍探測。對方面上的訝異之色越來越深,最後竟一把拑住她的臉:

“這不是偽裝術,竟然是你的真身?你到底出了什麼事?”

在以前的世界里,花曉或者可以一口咬定他認錯人。只要她態度堅決,眼神堅定,咬死不露口風,對方沒有證據,自然拿她沒有辦法。

可這是在魔法世界。好處就是永遠存在著那麼多奇妙的魔咒。壞處也有。在精通辨心術的魔法師面前,你要不是更高階的精神類法師,你就撒不了謊。

“我也在想,為什麼最先找來的會是你呢,厲秋。”花曉拍開他的手,苦笑,“害我連編好的身世都說不出口。”

厲秋順勢握住她的手臂,仔細端詳。這次是用眼睛。

她的手指纖細而滑,身段修長迷人,面容更是變得豔美無雙。若不是那雙依然明澈的眼眸,以及一點點熟識的氣息,或許他真能被她瞞住,擦肩而過,不加注意,任這個女人重又滑回人群。

三年前,密探回報說,她死在了那個魔法陣里。

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胸膛破裂,心髒炸開,全身骨骼碎成一片一片,最後化成飛灰,消散無蹤。

他聽了,心里便有一點點遺憾,和一點點後悔。如果當初,能提前警告她一下,這個有趣的女人,是不是就不會消失。

本來以為很快就會忘掉的。可奇怪的是,三年來,這點小小的遺憾,竟然一直在心間盤旋不去。

偶爾之間,會一個失神。

想起那從未露出過鄙視或討好,只是純粹欣賞的,清澈的眼神。想起那輕松的,帶點防備,卻沒有算計的,廢話一樣的閑聊。

以及那令人有點惱火的,她對情人頑固而愚蠢的信任。她說,我都不介意,你著急什麼。

也許正是為了這最後一句話,他才斷然地收回手,或許還加了點助力,任她去發現情人的真面目,去在現實前撞得頭破血流。

厲秋只是沒想到,向來謹小慎微,自私自利的她,竟會烈性到為了成全別人,而決然斷送了自己。

用那樣慘烈的方式。

她是那麼怕痛的,死前會不會很難受。

每次想到這里,他只是有一點,有一點點的後悔。

“告訴我當年的事好嗎?”厲秋聽見自己的聲音,用從來沒有過的溫柔,輕輕地道,“我一定幫你。”

可是回答他的卻是一個很淡然的注視。以及更淡然的,看清一切卻不甚在意的聲音:

“象以前那樣幫法?謝了。我雖然不夠聰明,卻還不至于在同一個地方摔倒兩次。”

上篇:第二部 第五章 初試魔法    下篇:第二部 第七章 接踵而至的麻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