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魔醫花曉第二部 第七章 接踵而至的麻煩   
  
第二部 第七章 接踵而至的麻煩

7

信任有時候是世界上最微妙的東西。一旦沒有了,就很難再產生。

窗前黯淡光線里的人沉默了。青花茶的氣息嫋嫋地飄出來,就象回憶的味道,滲進房間的每個角落。

屋內僅有一桌一椅。站著令花曉很不舒服,更不舒服的是此刻的氣氛。好好的一間屋,被黑魔法師的嚴肅搞得象是追悼現場。花曉真不知是不是該恭喜他精神震懾力又上一層。

耐心從來不是花曉的強項。最終她還是妥協了。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話……”

黑魔法師不出聲地聽著,整個身形仿佛已和黑暗融為一體。但那種越發陰沉詭異的氣場,卻讓人難以忽略他的存在。

“……就是這樣,正如你所見。”花曉用最簡單的話敘述了整個過程,並剔除了那些敏感部分,“總之,我活過來了,但變成了一個無法歸類的玩意……很難說現在還算不算人。”

“身體里突然多了一樣東西,那種感覺怎麼樣?”

厲秋靜靜望了她半晌,再開口時既不是安慰,也不是開導,而是詢問。

這是個很私人的問題。花曉本來可以不回答甚至給他碰根釘子的,可是在無邊無際的黑夜里,人仿佛更容易流露真實情感。

“不大好。比如說,有時候我想烤點火,但我的身體不准我靠近。”

黑魔法師理解地點頭。

“可憐的植物系。”

“……心態也不同了。我能感覺得出來。我看向周圍的人群,眼光要麼是急切的,望見食物的那種;要麼是冷漠的,就象一只鳥,之于一群魚。”花曉頓了一下,“格格不入。”

“是否常覺得你的存在,是一種錯誤?”

花曉吃驚地看著他,有點搞不清對方究竟是黑魔法師,還是心理醫師。

“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說的這些,我從六歲起就感覺到了。”厲秋垂下雙目。他還是第一次向別人說起這個。但凡事總有第一次,“六歲的時候我被選中成為秋衛傳人。開始學習黑魔法。那是一種神奇而強大的法術,唯一的代價是要常年與亡靈為伍。亡靈並不可怕,只是偶爾會讓人感覺困惑。那種困惑,同你現在的心情,如出一轍。”

“我雖然行經死亡的幽谷,也不怕遇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花曉突然想起句聖詩,喃喃地背了出來。

眼前這人不但是墳墓上的穿行者,還是幽靈的地面代言人。相比而言,身體里長根植物,真的不算什麼。

厲秋愣了一下:

“那是什麼?”

“一句聖詩。說的是心有信仰,諸邪不侵。”花曉歎了口氣,發覺在掌控情緒方面,對方的確是高手中的高手。不知不覺之間,原本界線分明的兩個人,又擁有了同一個秘密,並且聊起天來。

糾纏不清,這並非花曉所樂見。及時轉回正題。

“好了,說說你今天來干什麼。抓我下獄?”

“我不相信你沒能察覺出那些異常。”厲秋僅是淡淡一笑,“十天之後,梅林鎮外的平原上,將有一場會戰。為了這場戰斗,雙方在周邊肅清些不安全因素,也是可以理解的。”

花曉不是很能理解這種行兵布陣的方式。但那是他們國家的事。她除了生意外,無須考慮更多。

“你屬于哪一邊,鳳凰軍?”

“不。女皇未立之前,四衛誰也不幫。”厲秋玩昧地一笑,“你還跟以前一樣,總能抓住最關鍵之處。”

這可算不得什麼誇獎之詞。尤其是從這樣一個深沉人物的口里說出。花曉笑了笑:

“謝謝。”

基本上這也只是一種禮貌。

門外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是仆人送晚飯來了。

厲秋原本正想說些什麼,聽到聲音,卻又止住,只是輕輕一笑,那笑容,很有點來日方長的意味。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你放心,同樣一個錯誤,我不會犯兩次。”

厲秋在花曉打開房門之前,彬彬有禮地彎了彎腰,轉瞬沒入黑暗不見。

花曉緩緩松開了深藏在袖內,已化身藤刺的雙手。

對敵人,她從未放松過警惕。

第二天,天氣晴朗,陽光普照,雨竟然奇跡般地停了。然而道路上還是泥濘一片。越往鎮外這種泥濘越是明顯,以至花曉接到商隊今日無法到達的消息後,也並不覺得奇怪。

物資啊物資。從古到今這始終都是個重要的問題。古人都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做醫生的,自然也沒法憑空變出一切。

偏偏今天的病人三五成群,刀傷箭傷,互相扶持著,來得還真不少。

要將這樣一大筆生意往外推,的確有點可惜。花曉正在心里盤算,面前突兀地多了個人。

這個人的出現,尤其是如此快速地出現,卻是花曉沒有想到的。

點了點頭,以一種很平常的方式:

“你好,有什麼事嗎?”

對方瞪著她,如鬼魅般的身形突地一閃,貼近她身邊。緊接著唇上一痛,居然是被人狠狠地吻住。

很奇特的,撕扯獵物般的唇舌交接。又象是在悲哀地發泄怒氣。花曉下意識地掙紮,才稍稍一動,頸項上便傳來警告般的重力。

不知過了多久,冰冷的雙唇離去。他倨傲地俯視著她。而她也得以靜靜地回視。

三年時光在一個少年身上造成的改變是巨大的。他比以前更高,面龐線條更為鋒銳,多了一份獨屬于男人的成熟和英俊。但眉眼中的陰鷙之深之濃,卻也是前所未及。他的神態里透著焦躁,在見到她後,那焦躁幾近狂暴。

花曉有點明白對方失態的原因了。那原因,也許跟她三年前的隨意作為……有一點小小的關系。

厲冬。這個囂張跋扈的少年,被她下狠手整治過,後來又被她捆起來扔到一旁,不聞不問——雖然這並非她本意。

正因為這絲愧疚,她沒有即刻發作。

可是,他至少活下來了。難道這不是一個脫罪的理由嗎?

花曉聽見自己忍耐的,深深歎氣的聲音:

“你倒底想要怎樣?”

厲冬的反應再一次大出她意料。他揮揮手,門外不知何時停著的三輛貨車一齊掀開簾幕。

布匹,炭,針剪,藥……全是花曉此刻最為急需,最想要的那些品種。

然而她還沒忘記等價原則。詢問地看了厲冬一眼。黑衣的男子挑了挑眉。

“我是來求醫的。這些,算是預付的診金。”

“可以。”

答應的時候,花曉想得很簡單。醫者治病不治命。她早就說過她是醫生不是神仙。診金暫且收下,日後她若治不好或者不想治,完全可以一口回絕。

等到她明白過來對方的意圖後,才發現論心計自己果然是玩不過這些皇子貴族們。竟然又一頭紮進對方的陷阱里。

厲冬將她逼靠到牆上,低沉的氣息充滿她耳廓:

“三年前你做了什麼事,你自己清楚。現在,你要負責讓我恢複。”

暈倒……花曉很想說,其實那只是個惡作劇,嚇嚇你而已,怎麼可能當真會……然而望著厲冬的臉色,她什麼都說不出來。

男科……難道繼婦科與外科之後,花之醫館,又要開設第三個行當了咩?花曉滿心都是抗拒。

上篇:第二部 第六章 新身份,舊時人    下篇:第二部 第八章 會戰前夕 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