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魔醫花曉第二部 第九章 目擊者   
  
第二部 第九章 目擊者

9

最終花曉還是沒弄明白,自己被喂了什麼東西。因為下一刻,房門被猛然踢開的時候,厲秋也適時地遁入黑暗,消失不見了。

厲冬陰沉著臉,旗槍似地杵在門口,既不進來,也不離開。花曉被他盯得背上發毛,半晌才若有所悟:對方莫不是在等她自動認錯。

說謊不是不可以,助長欺善怕惡之風就不好了。

可是,這麼安甯婉轉的夜,動刀動槍又多麼有煞風景。

花曉嫣然放出一個笑容。纖纖手指撫上自己的臉,沿著潤秀的線條慢慢滑下,摸到襟帶,輕輕扯開。

就讓我們來試試另一種力量吧。據說它可以使兩個國家打上十年戰爭。

外衣無聲無息墜落。落在地面上如蕩起朵藍色漣渏,風情明媚。緊接著是松花紋掐牙邊兒的中衣,寬寬松松灑碎金的紗褲。還要再繼續下去時,對面僵立著的人終于有動靜了。

厲冬象中了箭的兔子那樣跳起來,怒吼:

“你在干什麼?”

喔,就算這樣還是嚇不走他嗎?花曉摸摸鼻子,只好承認失敗。扮美人也需要天分,象她這樣的,真是愧對了這副好皮囊。

當下收起煙視媚行的妖嬈勁兒,淡淡地道:

“那得問你在想些什麼。”

下一刻,燭火驀然熄滅,撞開的門重新合起。

聽著屋外急促遠去的腳步聲,花曉在黑暗里笑了笑。總算能睡個安生覺了。

所以說呢,姜還是老的辣。比如對厲秋,她就萬萬不敢使出這招。

厲冬奔出很長一段路才停下腳步。平原上冷風吹拂,他的心猶在呯呯亂跳。他知道自己失態了。本來嘛,一個女人罷了,在他面前又算得了什麼。可剛才那一瞬,那女人乍然的陌生竟令他驚慌了起來。

她突然間媚意橫生,妖豔流轉。

那種嫵媚無疑是刻骨的,能在不知不覺間吸引人靠近,卻也是極度危險的。從沒出錯過的直覺這樣警告。厲冬的手掌本能地壓上劍柄,隨即又如火灼一般彈開。

這是生平第一次,他的理智沒有聽命于感覺而行動。接下去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還好她及時回複了。

但現在,他的心卻只有更亂。

仰頭向天,星光微茫。風里帶來青草的潮濕氣息,如同她裙裾的芬芳。是的,所有應該和不應該的,一切都亂了。

另一方面,始作俑者花曉也沒睡穩。她好象做了個夢。

夢里她見到整個梅林鎮都籠罩在一層薄薄的白霧當中,沒有人聲,沒有蟲鳴,連嬰兒的啼哭都沒有。不停地有門打開,一個接一個身影走出來,沿著霧中一束格外濃厚,閃閃發光的絲狀物向前行走。

她們都是些女子,而且都是年輕女子。她們不認識花曉,或者說,不認識任何人。因為她們中的每一個,都眼神呆滯,動作僵硬無比。

花曉夾在她們中間,和她們一起走動。但同時,她又覺得自己象是超脫或隱形的,正在經曆一個“上帝視角”。

黑夜里,絲霧一直在往前延伸,仿佛毫無止境。但它終究還是停下了。停在鎮外一個傾斜向下,深不可測的洞口前。

女人們進了洞。花曉也緊隨其後。從開始到現在,一切都充滿了一種詭異之氣,可她別無選擇。而且,隱約地,她能感覺出某種吸引……那股力量太強大了,並與她身體里的某部分交相應和,從而難以抗拒。

洞里一片漆黑。但花曉覺得自己能看見王座上的東西。那里懸空著一把劍,和一個面具。女人們也似乎都能看見它。她們一個接一個地走過去,跪下,喃喃祈禱——或者是念咒,直到那柄黑劍刺入她們頭頂。

如是反複。最後每個人都顱骨崩裂,氣息斷絕。死尸堆了一地。鮮血卻全通過地上的縷刻花紋,流到王座腳下。

銀色面具向花曉微微抬起,仿佛有無形的生物,在那之後注視她一樣。

花曉嚇了一跳,猛然驚醒過來。

周圍的一切仍如往常,平靜,安甯。她甚至能聽到屋頂上那些厲家衛士們的沉穩呼吸。

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就是一個惡夢。如果厲秋給她吃的不是致幻劑,那就是因為長久沒看恐怖片,而對它心生向往了。花曉如是想。可那冰冷閃光的金屬質地仿佛仍在咫尺,揮之難去。

第二天清晨,花曉同往常一樣梳洗,吃飯,神色平靜,沒有任何異樣。今天是個開工的好日子,她還不打算為了一個愚蠢的夢而問東問西,毀掉一天的好心情。

卡羅列那峽谷。

梅山里這個頗有異國風情的地名,就是采收晶石的唯一入口所在,也是南北兩軍即將對陣的戰場。

事實上,這個地方簡直就是為了決戰而生。平平伸展出去的,赭紅色的土壤可以掩蓋任何流在上面的鮮血,或加重其中的恐怖意味;連棵樹都不長,一無遮擋的地勢為雙方提供了良好的視野,以及更漫長的戰斗過程;當然也許某方會考慮利用到兩側的峭壁,然而峽谷太大,它們離戰場中心實在太遠,無論是伏擊還是誘敵都失去了時效性,這令許多陰謀詭計都無法開展。

花曉很贊賞這樣的戰場。還在研究地圖時她就說過一句話:它會給我們帶來更多金子。

山壁之下,不大不小的一個牛皮帳蓬。帳前是用白堊土劃出來的數片方形場地。在兩側軍隊的鈍三角頂點處,花之醫館的戰地分部,就這樣安安靜靜,卻不容忽視地開張了。

唯其安靜,才更顯出囂張。

這可能是大陸史上唯一一所敢在兩個軍隊眼皮底下開業,並開業得若無其事,招搖過市的醫館。

仿佛默契一般,兩方軍隊都選擇了對它視而不見,聽若不聞。正如花曉預料,見識過她實力,且無法將她從這個地區“清理”掉的它們,在今天這種場合,誰也不願先來招惹到她。

峽谷中央的礦井象一只深不可測的黑洞,又象一只怪獸的眼睛。揭開井蓋後,一縷縷白氣冒了出來。花曉沒看明白那是什麼,但遠遠可以看到鎮上的聖堂牧師正對著它指手劃腳,念誦咒語。

“一個簡短的祭神儀式。”無可事事的小冷也走了出來,站在她身邊。

“你相信?”花曉瞧著遠處反問。雖然她壓根不懂神殿那套儀式,但至少她看得出來牧師眼中的神色不是崇敬而是畏懼。還有即待下井的那隊礦工,臉色蒼白到有如死人。

“每個古老的地方都會有些禁忌,誰知道呢,我們都只是外鄉人。”

小冷的口氣輕描淡寫,是那種即便了解,也不願深究的模樣。花曉沉默了一下,同意了他的看法。

在某種層面上,他們是一樣的:執著于自己的專業,對不相干的事冷漠無情。探索真相拯救世界——如果有這種東西的話——與他們何關呢?就讓英雄和准英雄們去完成吧。作為一個知名醫師和毒藥師,他們所要做的,就是坐在這里,等待顧客上門。

露水時分下井,沉星之刻起礦。花曉早已打聽明白,采收晶石約摸需要一天。

既然兩方的指揮官都是穩重型人物,那麼在那個亮晶晶,價值連城的玩意兒出現之前,世界至少還是和平的。而她,花曉醫師,也有一天的時間可以用來聯絡溝通,拜訪客戶。

小冷拿狐疑的眼神看著她。花曉無辜地對他微笑。好吧,她承認,這個工作不是必需的。

“僅僅只是出自淡薄的報複心——沒理由被人清理來清理去,卻不加以回應不是?生意是一回事,心氣又是另一種。”

只是淡薄嗎……小冷喃喃低語。某人理所當然地沒有聽見。他歎了口氣。

“那你想怎麼做?恕我直言,上門挑釁並不是個好主意。”

“沒那麼嚴重。我只是去跟他們的將軍打個招呼,或許還會跟治療師們打個賭。”某人笑盈盈地鼓動他,“來吧,讓我們用最華麗的方式登場。不過在這之前,你得告訴我,哪種魔法看起來能有這效果……”

木系魔法里有這種玩意兒麼?然而小冷無法拒絕她微笑時的請求。他費力地回想那些冷僻的條目:

“有一個……也許……”

結果那個魔法出了點錯。他們倆的確是被土里生長出來的彈樹拋到了空中,也的確是輕飄飄馭風飛舞,吸引了幾乎全部士兵的眼球,但落腳之地卻弄錯了一丈,從本該在帥營門口,變成了帥營之頂……好象還是主將軍的那個帳蓬。

所謂差之毫厘,謬之千里,就是這麼回事吧。花曉被人從亂七八糟的帳蓬下面翻出來的時候,心有不甘地想。然後坐在地上的她,向周圍一圈臉色氣青的將領們揮了揮手,柔聲打了個招呼。

是北方十三城聯盟軍團呀……殺氣真的好大呢。

上篇:第二部 第八章 會戰前夕 下    下篇:第二部 第十章 旁觀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