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魔醫花曉第二部 第十六章 下   
  
第二部 第十六章 下

時間退後一格。

片刻前。

厲秋的手柔柔地撫過花曉的肩,溫和中透著某種炙熱:

“你瞧,我們的秘密你都知道了。就算有些來不及告訴你,你也可以隨時來問,我們,絕不隱瞞。”

這手勢,這口吻,竟令花曉機伶伶打了個寒戰。一只狼張羅著給一只羊拜年是何等感覺,花曉現在已可想知。

溫情脈脈固然是一種美麗,卻實在不是每個人都能消受得起。

更詭異的是厲冬居然也適時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花曉看看這個,再瞧瞧那個,有心擺出個高深莫測的微笑,倒底在四道炯炯的目光下敗功。

訥訥道:

“那豈非代表你們隨時可以殺人滅口,都不需要理由。”

兩人都是一怔。隨即厲秋微微一笑,如沐春風:

“為了公平,你也可以將秘密告訴我們。例如……”聲音突然壓得極低,近至耳側,“……你喜歡什麼樣的地方,什麼樣的姿勢……”

花曉一下子嗆咳了起來。

在沒有准備的時候,聽到出其不意的調戲,任誰都會噎上一噎。

大逆不道啊大逆不道。

大齊國的女子都是怎麼做的?花曉努力回憶著那一票英颯娘子們的作風,卻無奈地發現,怎麼也不能學到她們那樣,若無其事地回摟過去,勾起男子的臉,順水推舟地輕薄回去。

喏,這就是差距。

過于教化有時真是一件悲哀的事。花曉歎了口氣,深恨自己為何不是從原始人的時代穿來。

“算了。”汁液已經吸足,推開糾纏的手臂,花曉略略坐起一些,懶懶一笑,“在當世最強大的黑魔法師面前,我還有什麼秘密可言。就象我的來曆,縱然我從沒說過,難道你就當真一點沒看過麼?”

厲秋對于花曉的態度,從來都有點狂放肆意的味道,與大齊國任何男子對待女子的神色都不相同。花曉也不是笨蛋,時間長了,便也隱約明白,這人大約是知曉了點什麼,才會不加收斂,在她面前展開最霸道的本色——那是他的本色,也是她所習慣的,男子強勢的方式。

“那時你還是陌生人。”厲秋也不遮掩,輕輕一笑,大大方方地承認,“我自然要留心一二。可惜你的體質特殊,我也看不到多少。如果你願意直接告訴我,我會很喜歡。”

花曉沒有說話——的確是無語到極點了——直接給了他一腳,踹下樹去。當然,厲衛主何許人也,隨即又輕飄飄地飛回原處,笑吟吟地看向花曉。這次笑意居然還上了眼內。

“說正事。”

一旁的厲冬淡淡地道出三個字,打斷了兩人的眉眼官司。手腕卻一緊,將花曉直接拉到懷里,箍住不放。

“也好。”厲秋笑了笑,看向花曉,“你知不知道,你身上有種特殊的能力?”

似乎當日教她魔法時,那具白骨塔靈也說過類似的話,但並未深談。花曉本身是個能懶便懶的主,學魔法也未見得有多勤快,自然更不會主動詢問學習。一師一徒隨隨便便,居然也將木系魔法大致傳授完畢,這不可不算是教學史上的一個奇跡。

什麼能力?花曉用眼神如此詢問。

“原來的你沒有任何魔法氣息,卻能將三流卷軸念得比二級法術還純正。”厲秋有點感慨,“上古禁咒對你來說好象就是首兒歌。我一直不明白這是為什麼,直到那天,你施放出森林之王——”

“神樹的氣息也為之流動。”厲冬冷冷地接道,眼里閃動著複雜的情緒,“平衡之力。你竟然有神性。”

“見它的鬼。”花曉突然地,莫名其妙地煩躁,不願再聽下去,仿佛這樣就可避開一場接踵而至的風雨,“你們倒底想要我做什麼?用最簡單的句子告訴我。別說那些我聽不懂,也不想懂的東西。”

“好吧。最簡單。”厲秋抬起花曉的下巴,迫她看進他的眼睛里。那眼神深邃清冷,又透出隱隱的熱力,“考慮一下齊國的女皇之位。”

“你瘋了。”花曉冷靜地告訴他。

可厲秋的目光只有更炙烈:

“是的,這條路危險艱難,還一點也不稱你的心意,但是,你適合。小花兒,難道你從來沒想嘗試過,一個高不可及的挑戰?”

上篇:第二部 第十六章 上    下篇:第二部 第十七章 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