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點裙臣第二章 重生   
  
第二章 重生

第二章 重生



蕭侯府,春日的陽光照在侯府那磚碧瓦之上,翠綠的柳枝拂過碧瓦,柔軟綿長,連一絲兒聲息都沒有,香巧跪在地上,悲悲切切地哭著,悄悄地抬起頭來,用眼角余光望了坐在寶椅上的大姐蕭問筠.

讓她失望的是,蕭問筠正慢條思理地揭開杯子,喝了一口蜜茶,半絲兒眼波都沒往她這邊掃過來.

"大姐,您行行好,救救奴婢的父親."香巧以為自己哭得不夠悲切,強忍了心酸,把聲音壓得低低的,發出狗一般的嗚咽.

蕭問筠緩緩地蓋上了茶杯子,對旁邊站著的冷卉道:"今兒這茶不錯,蜜糖水加得剛剛好,很合我的口味."

冷卉接過了杯子,放在茶幾上.

香巧有些愕然,不明白大姐的脾性仿佛一下子改了,以前只要自己哭一哭,定會得到她的幫忙的,從淚眼之中望過去,她看清了大姐眼里冰冷的涼意,不由得連哭都忘記了.

"每個奴婢家里有了事,都來求我,我怎麼忙得過來?"蕭問筠似笑非笑地抬起頭來,"你是蕭府買來的奴婢,因是當侍婢買的,自己也值上了不少銀子,如你真的孝順,我便將你的挈約拿了出來,賣往那值錢些的地方,如此一來,你既可以救你家父親,又可另尋出去,你看可好."

值錢些的地方?香巧一下子抬起頭來,除了勾欄院,青樓等地,還有什麼地方會比蕭府的奴婢值錢?

香巧驚得臉色煞白,倒真的哭出了聲來:"大姐,不,奴婢不願意,奴婢只想……"

"只想著我再幫你?"蕭問筠冷冷地道,"你當蕭府是什麼地方?你家大姐又是什麼人?"

她冰冷的眼神射進香巧的眼里,使她身上起了層戰栗,終開始後悔為什麼再次來求她……以前好幾次,父親賭輸了,被人扣押,只要自己臉上帶些驚慌之意,再流上幾滴眼淚,總能引得大姐賞賜幾兩銀子,有時還有多的……為什麼這一次就沒有效果了?

香巧此時才開始驚怕起來,忙伏首磕頭:"大姐,您千萬別把我賣往別的地方,奴婢自己想辦法,奴婢不敢再拿家里的事打擾大姐了."

她一邊著,一邊爬起身來,往房門口退了下去.

蕭問筠連眼角都沒往她那邊掃,連起了茶杯再飲一口,待她離了房門,才將那茶杯放下,冷冷地想,是不是慈善堂開得太多了,所以前世才會遭她那麼徹底的背叛?

"大姐,你昨晚可曾做夢?奴婢在蜜茶中加了些杏仁,最是平心靜氣的,你飲了可好?"冷卉輕聲問道.

做夢麼?到底是夢還是真實,她已分不清楚,只知道一連幾日,她都是這樣的從夢中驚醒,身上全都是冷汗,風吹進屋內,垂落的青墨帳子拂在臉上,有微微的刺癢,她的頸間,依舊有那刀劍砍下去時的痛疼,耳邊似乎還傳來了仆役奴婢的痛哭哀嚎,白雪之上滿是濺出的鮮血,滾落的頭顱,那人眼里有冰雪一般的冷意.

每一次,她的心都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左右望望,看清了熟悉的鏤空雕花床欞,薄紗吹起,屋角的博山爐發出淡淡暗香,那是安息香的味道,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才能緩緩地將心緒平了下來,原來只是一個夢,她想,一個連續做了一個多月的夢.

可那個夢是那麼清晰,清晰得讓她如今還能感覺到膝下跪于雪地上的寒冷,還能看得清那人眼里如冰霜般的冷意.

香巧,她是自幼時起就陪著自己的,因機靈精明,她一直留她在身邊,有什麼也不瞞她,她待她如姐妹一般,還想著將平安和她湊成一對兒,可到底,她還是背叛了她,蕭問筠想問她,為什麼,為什麼她要這麼做?

可她到底沒問,只是不再接擠她,任她在痛苦邊緣掙紮!

冷卉看清蕭問筠沉沉的眼神,感覺她心不好,便道:"姐,今日可是要去桃花庵呢,要不要香巧過來幫您梳個發髻?"

香巧是府里手最巧的,梳出的發髻最合她的心意,只不過,那是以前.

蕭問筠抬起眼眸,望了冷卉一眼,道:"不用叫她了,以後讓她在前院侍侯吧."

她的眼眸讓冷卉有些發毛,她上前心地道:"姐,您昨晚可曾作夢?"

蕭問筠點了點頭,吩咐道:"別對老爺,免得他擔心."

冷卉點了點頭,機靈地把衣櫥里早配好的長裙拿了過來:"姐,您穿這身香杏色是最好看的了,今日去桃花庵,聽各位皇子都來了呢,您可不能被她們比了下去."

蕭問筠這時已全然明白,那夢原來不是夢,而是自己又回到了那三年前的那一日,回到了她遇見他的開始,老天爺到底聽了她的祈禱,讓一切重新開始.

"這蜻蜒蟲草釵兒配上了這彩畫梳篾,再叫香巧給您梳上一個雙仙髻,保管將其它人都比了下去."冷卉喜悠悠地.

蕭問筠淡淡地道:"不必了叫她了,你給我梳一個簡單的墜馬髻就行了."

不聲不響的冷卉,和平安一樣,在前世一心只護住自己,在滅門之時,一心只想著讓她逃了出去,被一劍刺死,在前世,她怎麼就如此冷待她呢?就因為她不如香巧伶俐?不如香巧這麼哄得人高興?

冷卉一愕,不明白大姐為何忽然轉了性子,不要香巧侍侯了,她一向是個不喜爭的性子,于是拿起了梳子,替蕭問筠解散了頭發,卻見蕭問筠怔怔地望著鏡子,瑩白如玉一般的臉在燈光照射下發著柔柔的光,如漆般的長發披在她的身上,使她的身型更為纖了,她正要往她頭上梳,卻聽蕭問筠道:"人心為什麼這麼難測?"

冷卉一愕,拿起了梳子往她頭上梳了去,笑道:"姐的頭發可真長,不用假發就能梳墜馬髻了,姐才十三歲,就理起人心難不難測的事來了?"

蕭問筠回頭一笑,額頭差點碰到了梳子:"還是冷卉你最好了."

冷卉望著蕭問筠如花一般的笑臉,有些發怔,心想姐今日這是怎麼啦,她知道自己不如香巧俐伶,一向都是香巧陪著她笑笑,她才高興的……

她一向笨嘴笨舌,聽了無頭無腦的贊揚,不知道應該如何表達,只默默地將頭發挽好.

蕭問筠在心底冷笑,香巧啊香巧,是不是我平日待你太好了,使得你以為這種好就是一種習慣,是你理所當然的,全忘記了這種好是主子給的,是你額外拿的,所以到頭來將我出賣得這麼徹底?

從此以後,我不能再對人這麼徹底的好,對她是一樣,對旁人也是一樣,對那個命令人將刀架在我脖子上的人也是一樣,就因為前世那全無保留的好,才換來了他揮下來的利劍,滿地的鮮血和哀嚎.

"姐姐,姐姐,你怎麼還沒有打扮好?"蕭月憐從屏風處轉了進來,她一身香杏色的長裙,頸上戴了一串晶如瑩玉一般的項鏈,把她的臉照得淡淡有光,嬌美柔弱得如白羽上的細絨,幾乎要隨風飄了去.

就是她,在眼看要弄清真相的時候,加上了最後一根稻草,讓自己百口莫辯,背上前世那水洗不清的汙名,氣得父親吐血生病.

她想問她,自己待她不好麼?她可是她嫡親的妹妹啊,有什麼她都會預她一份,甚至于那年冬天,她們去摘梅花,她不心滑落池塘了,也是她不顧了自己不會游水下去救她,結果反落了自己病了一個來月,病的那些日子,她記得清楚,她在床邊抽咽:"姐姐,如果你怎麼樣了,我也不想活了……"

可到了最後,這位嫡親的妹妹,還是讓她活不了.

是不是恩到了最後,都會稀薄淡漠?都會被漸漸忘得乾淨?

都會被利益沖淡?

反而成為了背叛的借口?

蕭問筠怔怔地望著她,她臉上又有了那畏瑟的樣子:"姐姐,是不是妹妹有什麼做得不對?"

是的,這是她慣常的手段,所以,從到大,自己都沖在她的前頭,父親的責罵她為她頂著,在外受了欺侮她也為她頂著,蕭問筠暗暗冷笑,在那一世,她可真是一個好姐姐.

她緩緩地轉過身去:"妹妹打扮得可真嬌豔,想必去了桃花庵,更會奪人眼目."

蕭月憐忙笑道:"姐姐穿那件銀絲制的裙子才好看呢,我們姐妹倆定會相得益彰,比她們都比了下去."

冷卉忙拿了那件銀絲繡就的長裙過來,又把相配的飾品准備好,蕭問筠卻道:"冷卉,那條素青色的裙子就不錯,今日不穿那銀絲裙了."

冷卉愕然:"姐,那條裙子是不是太素了?今日可是大日子,全京師的貴族姐都去了,姐可不能落在人後頭."

是的,今日是大日子,是替殿下們相看的大日子,這也是她災禍的開端,正因為那一襲銀色長裙,引得人人相顧,才使得那人注意上了她.

這個機會,就讓給蕭月憐吧,鏡子里面,倒映出她如嬌花一般的身段,精致的面容,額前藍田玉瑩瑩有光……如果沒有了自己,她的裝扮可稱得上獨一無二.

她拿起了桌子上那枝素銀的簪子,那簪子獨有一個玉瓏璁嵌著,淡雅素靜:"就插這個."

冷卉遲疑地接過那簪子插在她的頭上:"姐……"

"不用多了."蕭問筠道.

蕭月憐心里暗暗奇怪,卻是道:"姐姐,要不我也換身衣服吧?妹妹要和姐姐相襯就好."

蕭問筠哪里不明白她心底想什麼?淡淡望了她一眼:"妹妹這身就很好了."

蕭月憐心中一突,不知道她的是真話還是假話,她還想再推,卻抵不過桃花庵的繁花盛景,只囁囁:"姐姐……"

蕭問筠卻往屏風後走了去換衫,並不理她:"妹妹還是去堂外候著吧."

蕭月憐一愕,眼淚花兒幾乎冒了出來,這可是她從來都沒遇到過的形!她委委屈屈地往屏風外走了去,卻再也不提換衣衫的事.

果然,這才是她真正的模樣,往日里的退縮和相讓都是為了以後那最後一擊,蕭問筠在心底想.

自己是嫡長女,她是自己娘親認下來的庶女,卻穿得比她還要華貴幾分……她只怕心底早有了爭一長短的願望,她前世怎麼就沒有弄明白呢?

前世,她只以為自己一心一意地待她,她也會一心一意地待自己,所以蕭月憐的背叛,才會讓她那麼撕心裂肺的痛,其實只要自己多留一點心眼,身邊的人誰好誰壞,就已弄得清楚.

蕭問筠走出了房門,卻看見那一樹疏影底下,那半閉著眼睛靠在樹上的身影,他腰懸紫金魚袋,一襲青衫,仿佛和樹已和成了一體……平安,平安,屬下能保您一身平安.

那一世,他躺在了雪地里,身上全都是劍痕,手足俱被挑筋,自始至終,這個沉默寡的人終于達到了他的誓,他用死亡來保她一生平安,就算不能保她平安,他也會擋在她的前邊替她承受一切,瓊花花瓣自花樹飄落,落在他的臉上,花影投下,使他半邊被頭發遮擋的眉如翠羽,容顏如冰雪一般,正因為他驚人的容顏,他才會用飄散垂落的頭發擋住了半邊臉,他是父親從倌人館買來想送給某個貴人的,到頭來發現了他心智未開,卻筋骨清奇,才使人教他武功,要他來保護自己,父親對他很放心,因為他不近女色,智近幼童……可因為這樣,才在那一世里,被人利用,使他成了那些人嘴里的奸夫.




上篇:第一章 滅門    下篇:第三章 桃花林里桃花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