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點裙臣第二十七章 我其實是個很善心的人   
  
第二十七章 我其實是個很善心的人

第二十七章 我其實是個很善心的人



蕭問筠把手里的花瓣隨指彈了出去,緩緩地轉過身來,笑吟吟地望著她,贊道:"這才乖,這麼懂事……和懂事的人話不費什麼功夫,那我也就實放實了,你心底也明白,我在皇後娘娘身邊沒有揭穿你,自是因為對你有所求,這才忍了不的,其實我是個很善心的人,總以為那滯留于宮內的顏半老白發生的白頭宮女是人間比那街上乞丐好不了多少的人……哎……"她拭了拭眼角那並不存在的眼淚,"所以,人生在世,日行一善,勝造七級浮屠啊."

素巧心想我不必你日行一善,只要你象個淑女樣子,我就解脫了,我就可以整治你了,嘴里只得低聲附合:"奴婢多謝蕭姐善心."

蕭問筠歎了口氣:"其實,景德宮兩位主子的事,做為一個民女,我是不應該管的,可你也知道,我已快到了及笄年齡,也該找戶人家嫁了,我爹的意思呢,是在幾位皇子中尋找,可我爹又怕站錯了隊,你在宮里時日長,也是知道的,這一旦站錯隊,可就滿盤皆輸啊,如今我爹和我商量了,這首份兒選擇的人,就是三殿下……"

素巧心想,你以為你是皇帝啊,還三千選美,幾位皇子任你挑?臉上卻迷茫道:"那蕭姐要奴婢怎麼幫你?"

蕭問筠笑吟吟地目注于她:"也不要求你幫什麼,我也知道你是三殿下的人,三殿下日後若交待你什麼事,你事先給我道道,傳個紙條來蕭府就行了,這種事,不難吧?"

素巧肚皮都快氣炸了,三殿下是什麼人,她會不知道麼?如果讓三殿下知道自己背叛了他,自己還有命麼?她咬著牙道:"蕭姐,您既是想著三殿下,何不自己問他,奴婢相信憑蕭侯爺的聲望,三殿下會問無不答的."

連這個的宮婢都知道那李景譽待自己的好,不過是看在父親的份上,為什麼前世自己就不明白呢?

蕭問筠歪著頭望著她:"看來素巧姑姑不肯幫這個忙啊,這可怎麼辦才好,不過一個的忙而已,姑姑都不肯幫?我真是想讓姑姑幫這個忙呢,姑姑再過半年就要出宮了,看來,我只有向皇後請求,將姑姑留在宮里一段時間了,我做事一向有始有終,總會求得姑姑幫忙的,只不過姑姑留的時間長了,如果頭發全變白了可怎麼辦?"她拍手笑道,"不怕,不怕,爹爹為了染他的白發,最近從西域拿了一個方子過來,十多種草藥混和,就能使白發變青,姑姑,我叫爹爹留些草藥給你,待你幾十年後用?"

素巧的臉一陣青一陣,指甲嵌進了肉里也不覺,她知道她在威脅她,如果不幫這個'忙’,那麼她就會在宮里呆一輩子.

蕭問筠再道:"其實這個'忙’,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也不知道姑姑怎麼不肯答應?這樣吧,姑姑,我也不要求你傳遞消息過多,只要你給我十條消息,而且條條屬實,這項約定便算取消了,怎麼樣?"她笑道,"姑姑可半年就要出宮了,熬了這麼久,到了最後關頭失守,我都替姑姑可惜呢."

素巧聽見自己不由自主地問:"真只有十條就可以?"

蕭問筠再拍手道:"當然,可姑姑別忘記了條條屬實這一條,還有,姑姑也別自己加些莫虛有的事上去,要知道,老天爺可望著呢."

素巧聽了這話,心底又升起一陣寒意,她想起這天衣無縫的計劃,不可能有人知道的,可她就是知道了,還莫名從床底下找出了那香袋來,而且對自己的事和景德殿之事仿佛無一不曉,她甚至在猜想,她是不是早就參與了此事,對自己不過試探而已?

既如此,她要的消息便給她罷?

只有半年,自己就要出宮了,她得沒錯,自己不能半途而廢!

連神不知,鬼不覺的事,她都知道,自己幾條消息算得了什麼?

對不起,三殿下,奴婢這也是稟承了您的品性,人不為已,天誅地滅,在您安插我進長秋宮時,許了我財帛富貴時,不就是這麼對我的麼?

蕭問筠見到素巧幾不可見地點了點頭,知道她已被自己動,施施然地經過她的身邊,往徑深處走去,邊走邊道:"素巧姑姑,那我就等著你的好消息,雖則你對我通消息,是你的義務,但我這人一向公平,如果你的消息有用,我一樣有賞."

她隨手從袋里摸出一物,朝素巧的裙邊丟了去,正巧落在素巧的裙裾里.

素巧從裙裾拾起那鉸金絲鑲翡翠的步搖,心複雜地望著蕭問筠的背影,她知道她得不錯,如果自己將消息賣給她,得到的東西只怕比在三殿下手里的還多,這只步搖,單上面的翡翠只怕就值了自己幾年的花用,也比三殿下時不時不施舍貴重了好幾倍……三殿下可有好長時間沒賞什麼東西給自己了.

皇宮皇子,不過是個空架子而已,倒比不上這位宮外候府的千金.

素巧見蕭問筠的身影消失在了花徑深處,這才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又把那步搖心地收好了,這才往長秋宮而去.

……

劉貴妃臉上再也沒有平日里常見的柔和之色,望著素巧的眼神竟有些凶狠:"你是,那香襄被找出來了?"

素巧道:"不錯,但那物放在床底下已有好幾年了,奴婢以為,既使被找了出來,也不大緊,反正皇後的身體已成定局……"

她話未完,劉貴妃已上前甩了她一個嘴巴子:"賤婢,你知道什麼,如果沒有被發現,她不過是病中而亡,如今被找了出來,宮里面又要揭起多大的風雨,你知不知道?"

素巧只覺臉上一陣發麻,強忍了痛疼道:"貴妃娘娘,您且放心,他們就算是查,也查不出什麼來的,那香襄的毒性並不強烈,就算禦醫細細分辨,也不會認為其能致命!"

劉貴妃又一巴掌甩了過去:"賤婢,事不見你仔細地做,借口還不少!"

李景譽忙隔在劉貴妃和素巧前邊,攔住了她:"母妃,她還要回去了,臉上被人瞧見了會起疑心的,她成為那一位身邊頭一份的女官,我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素巧心知這兩位涼薄,往日里倒不覺得什麼,今日心底卻松了口氣,心想,你們如此待我,可怪不得我了.

李景譽哪知知道她心底在想什麼,見她默默跪于地上,心想,自己的母妃到底出不得大場面,此等時候,對素巧正是要攏絡才好,如要處置,也不能讓她起了疑心,她卻反其道而行之,也不知這素巧有沒有生怨心?如果生了怨心,可怨不得他了.

這兩主仆都想著怨不得自己之類的事了.

他一邊想著,一邊轉過頭對素巧道:"這也不能怪你,此事誰也不會料想得到."他預計著她有略微一些推卸抱怨,今晚就不容她走出這里了.

素巧已跟了他好些年,哪會不了解自己這主子的心性,忙磕頭泣道:"殿下,是奴婢的錯,奴婢沒有早早攔住那蕭家姐,讓她發現了床底下的機關,殿下對奴婢有再造之恩,如果不是殿下,奴婢至今還呆在暴房呢,奴婢該死……"

她一邊著,一邊咚咚地往地上磕頭,李景譽此時才完全放下了心,止住了她道:"別弄傷了自己,在這里用冰敷了臉才回去吧."

素巧忙應了,悄無聲息地退下敷傷,她有些失望,來了這里好幾次了,李景譽都沒有打賞給她,而今日,還挨了兩巴掌,她撫了撫腫的臉,又摸了摸袋子里蕭問筠給的那支翡翠步搖.

劉貴妃哼了一聲道:"沒用的賤婢!"




上篇:第二十六 雖是閨秀,嗓門實在很大,這是    下篇:第二十八章 讓蜜蜂再飛一會兒,叮不死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