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點裙臣第七十三章 兩個大男人光著干什麼?   
  
第七十三章 兩個大男人光著干什麼?

第七十三章 兩個大男人光著干什麼?



華妹妹嘿嘿嘿的笑了兩聲:"俊哥哥,以前在山里面捕到成窩的狐狸,總有那麼一只兩只不安份的,你會怎麼做?"

李景乾心想,就拿斜眼兒望你,怎麼啦,反正今日你們不放也得放!怎麼著,還想為了個私會殺人滅口不成?

秦慕唐回首望了李景乾一眼,繼續眼觀鼻,鼻觀心:四殿下,您到底年紀啊,這麼沉不住氣,眼看咱們就要脫身了,你拿斜眼兒斜人家兩口子干什麼呢?這不讓人誤會麼,女的以為你對她有意,男的以為你心底打著鬼主意······當然,這只是我的胡思亂想······總而之,此等時侯,是最要沉住氣的時侯!聖人都,天下第一功夫,是養氣之功啊!

俊哥哥看清李景乾的斜眼兒也生氣了:"首先把那個不安份的狐狸皮給剝了,其余的狐狸也就安份了!"

李景乾終于收回了斜眼兒,心想:你們講笑話吧?剝了我的皮,天都快亮了,不一會兒,這里就會來巡邏的兵士,你們有機會麼?

華妹妹拍掌笑道:"俊哥哥,你的主意真好,我為什麼就想不出這樣的方法來呢?他身上這渾身用金線繡就的衣袍,不就象身狐狸皮麼!把他身上這層皮剝了,日後他想起我們兩個,總會有些顧忌,要思考清楚到底要不要再找我們兩個的麻煩!"

這華妹妹的頭腦真的不正常,很不正常!

這是李景乾的第一個想法,不就剝件衣服麼,還真能震懾到身為皇子的我?過了今天,看我不翻天入地地把你們兩人給找出來!無論是哪個宮里,只要是在宮里,你還能逃得出我的五指山去?

秦慕唐則慶幸:還好他們沒想到剝我身上的衣服啊,看來是因為我身上的衣服花紋不是太華麗,所以引起不了他們的注意看來低調什麼時侯都是至高美德啊!

俊哥哥對華妹妹聽計從,上前就開始剝李景乾的衣服了,邊剝邊仔細詢問:"華妹妹,要全部剝光呢還是留上一件兩件

華妹妹興致勃勃地望著:"這鬼既使全身剝光,身上怕也沒有幾兩肉,他臉上的羞憤表讓我著實有些內疚…···"

俊哥哥回頭望了華妹妹一眼,皺眉:"華妹妹,還不快轉過身去,你怎麼能看男子的身軀呢?要看,日後也只能看我的······"

李景乾陡勞地想躲避俊哥哥的那一場剝但自是不能躲開的,所以只能在心底咒罵,也不知道是什麼人,竟招了這麼兩個粗俗的村婦村民進宮來,你聽聽他們的話,公然討論人家的清白身軀,有這麼不要臉的人麼!

華妹妹轉過了身去,道:"俊哥哥你放心,我不會看這身上沒幾兩肉的鬼的,你把他剝得光溜溜的他就不會拿斜眼兒望人了,還有,把他身邊的那位大的,外袍也除了下來,如若不然,我們一出去,這大的就把外袍除下來給這的穿,那豈不是辜負了我們這一場剝了?"

俊哥哥邊剝邊贊道:"華妹妹,還是你想得周到,如果是我怎麼也不會想得這麼周到的!"

于是,崇尚低調的秦慕唐也免不了外袍被剝的痛苦.

終于,窗欞處透出了魚肚白,兩人終于完成了這一剝,拿了卷宗,朝門外走去秦慕唐和李景乾手腳依舊被捆,端坐在椅子上,秦慕唐心地道:"四殿下,看現在的時辰,已是兵士巡邏的時侯,要不我們大聲叫人,要他們進門來幫我們解開繩子?"

李景饔'很惱怒:"你要他們進來看見本王現在這個樣子麼!快點想辦法掙脫繩子!"

秦慕唐很委屈:"四殿下,要能掙開我早就掙開了,還等到現在?這繩子也不知道什麼制成的,有些象動物身上抽取的筋,越掙越緊!"

李景乾道:"那用牙咬!總之得快點兒掙脫!"

秦慕唐心想:其實我是很想你多在椅子上呆一會兒的,其實你的光裸我是不看的,但能欣賞多一會兒你語氣之中的氣急敗壞,那也是好的!這兩個人其實挺可愛的,懲治人的方法很合我的心意啊,把我委曲求全被這鬼軟硬兼施要求我做他的屬下的仇全都報了啊!

他拿牙裝模作樣地在手腕上慢慢地磨著,心想如果真有兵士蜂湧而入,豁然地看到四殿下光溜溜地被綁在椅子上的模樣,那樣一場全體的目瞪口呆······該是多麼的戲劇化啊,簡直比看戲更好啊!

他想到的事,李景乾也想到了,所以,李景乾顧不上了其它,自己動口開始咬了,他的牙口確實很好,也找對了方法,沒曾想,幾咬幾咬的,真的被他把那繩子咬斷了下來.

從椅子上脫困之後,李景乾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四周圍找件衣服來遮羞,當然,俊哥哥和華妹妹花了這麼大的功夫剝人衣裳,是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的,所以,他沒找到衣服,只能拿了本書先把前面緊要的地方擋著!

秦慕唐手腕上了繩子還沒有解開,看見他的樣子,似曾相識之感撲面而來,這才想到原來四殿下不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光裸了,錦食閣那一次也是這麼拿著塊東西擋在前面····…只不過那時是玉佩,這時是書本.

當然,他還沒有聯想得那麼豐富,這兩次全都是因為同一個人……

李景乾等不及了,看了看秦慕唐的身上…···他身上還剩下一套中衣,把他的上衣除下來,也勉強能遮體了.

可把上衣除下來,首先得解開手腕上和椅護手相連的繩子才行,于是,李景乾跑上前去,開始給秦慕唐解繩子,可這繩子著實系得結實,他愣是沒有解開,不得已,他只得用再次用嘴去咬!

如此,就形成了以下一種畫面:李景乾光裸了身子,半蹲在椅子下邊,給秦慕唐咬著手腕上的繩子.

純淨如深谷幽泉一般的英俊面容,石雕般的嘴角·帶著略略的殷,湊在了秦慕唐的手腕上,他尚未發幼完全的身軀浮著黃玉一般的光澤…···

秦慕唐很感激地道:"四皇子,屬下真不敢當·勞您尊口了……"

他還沒感激完,忽地,聽得門口傳來一聲巨響,有人把門給踢開了,有人從門口蜂湧而至!

所來之人,個個兒手里都拿著刀槍劍戢,身著皇宮侍衛服飾·臉上都有緊張之色,帶著那人一聲利喝:"賊人,擅闖皇室,快出來受死……"

當然,他話還沒能完,已經啞在了嘴里······他是皇宮侍衛長,自然認得出那半裸著身子半蹲在地上正用嘴……不知道干什麼事的人是誰了,他嚇了一大跳·冒出腦里的第一個念頭是,完了完了,要被殺人滅口·砍頭誅九族了,如此的皇室丑聞怎麼就被自己看在了眼里了呢?

這不被滅九族都不成啊!

人麼,趨吉避凶是本能,所以,他茫然地四周圍望了望:"原來那賊人已經走了啊,我們快些出去追!"

皇宮侍衛,全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材,都有百米穿楊的功夫,這代表著他們的視力那是一等一的好,所以·侍衛長看到的事,侍衛長身後的人全都看了個一清二楚,皇宮里面的人麼,全都是人精,哪會不明白侍衛長的想法的,個個兒臉上都露茫然之色·一下子全都成了瞎子了:"是啊,侍衛長,我們快出去追,要不然真被他們跑掉了!"

眾人又都蜂湧而出,而且最後一個很是體貼地幫主子關上了房門.

被這麼一打擾,秦慕唐愕然了,李景乾也愕然了,兩人對望一眼,都意識到這是大不妥啊大不妥,可怎麼個不妥兩人還沒能想得明白,李景乾道:"繩子咬斷了,快點兒把你身上的衣服除了下來給我!"

秦慕唐無可奈何,只得除了上半身的中衣下來,給了李景乾,幸而他身材高大,李景乾比他矮多了,所以穿在身上,尚能夠遮住臀部,剛剛好把好害部分遮擋乾淨了,兩人這才拉開門走了出去······

而外邊,侍衛長與一眾侍衛其實沒有去追那莫須有的賊人,正很糾結憂傷地想著怎麼樣才能化解這場滅九族的危機之事,很明顯地,剛才大家雖然都裝了瞎子了,但要四殿下相信才怪啊?

剛剛是太陽破曉時分,窗戶外邊的陽光很明亮地照進了屋子里面,四殿下身上的豪毛我們可都看得一清二楚啊!

哎,我們都是百步穿楊的好手,既使隨便那麼一眼兩眼的,都看了個通透!

視力好並不是我們的錯啊.

侍衛長與眾侍衛頭一次埋怨起老天爺來:老天爺啊老天爺,您為什麼這麼快就天亮呢?為什麼不把夜晚拉長了又拉長呢?最好是茫茫黑夜,伸手不見五指,那我們也好找借口看不清楚人了不是?

埋怨完老天爺又開始埋怨親生爹娘了:爹啊,娘啊,你們為什麼把我們的視力生得這麼好呢?想當初被朝廷招進成為皇宮侍衛的時侯,我們還曾經雀躍過,你們也曾經以我們為榮,可想不到,到了終了,還是這視力好害死人啊!

所以,聽到那書閣的門呀地一聲被打開,侍衛長和侍衛們全都用懺悔的目光向門口望了過去.

破曉的陽光從屋脊間射了下來,照到門口兩人人的身上,身形高大的那位半裸著身子,露出讓人羨慕的倒三角肌膚,可以看來出來,他的身材真是練得極好,肌肉勻稱,有著均衡的比例,流暢的線條,且那健美的肌膚在陽光照射下發著微光.

比較矮的那一位,嬌弱的身軀裹在寬大的白袍子里,更增添了幾分嬌弱,有如女子般的弱不禁風之感,俊秀的面容上略有些潤,讓人不由自主地生了暇想.

侍衛長撲通一聲跪下了,其它的侍衛也全都撲通撲通跪下,整個文場只聽得清撲通聲連連……

諸侍衛皆想,這一下子,連裝瞎都不可能了.

主子們啊,你叫奴才們怎麼做才好啊,至少你們得給我們指條活路成不?我們都想裝瞎了,你們反而光天化日了······誠然,我們佩服你們置禮儀教化于不顧的大無謂精神,但你們也要替我們想一想,我們都有家的啊!

侍衛長哆嗦著嘴行禮·繼續裝視而不見:"四殿下,奴才們沒找到賊人,所以……"

李景乾回頭朝秦慕唐一望,終于明白他們眼神里包含的意思了:這是嫌本王身上的肌肉發育不全·沒有姓秦的好看?他氣不打一處來:"去找兩件衣服來……給秦護衛遮著!"

侍衛長用別樣目光將秦慕唐望著,心底升起了百般念頭:四皇子真體貼,自自己先不穿衣服,先給這姓秦的穿,能獲四皇子另眼相看,也不錯啊!原來四皇子喜歡肌肉練成這樣的人?其實我身上的肌肉比這個人也不差啊!他一個哆嗦,忙打消了剛剛升起了那邪惡念頭:開什麼玩笑·這雖然是一條升遷捷徑,但人有所為,而有所不為!我可是從就讀聖賢書的!

侍衛長一想及此,臉上增添了幾分端嚴:"四殿下,您放心,本官的軍紀嚴明,屬下全是口風極緊之人,今日之事絕對不會傳了出去的!"

李景乾心想·對,今日之事絕不能傳了出去,不能讓景德宮那邊的人知曉·現在那當年的醫錄已被那兩個人拿去了,景德宮的人如果知道了這醫錄失蹤,懷疑到我的頭上,連累到母妃可就不好了.

于是點頭十分之威嚴道:"今日之事,你們不許向任何人泄漏只片語,如若不然,你們知道會產生什麼後果了!"

侍衛長心中舒了一口氣,產生了一種大難雖然臨頭,但終于在頭頂轉了一圈之後飛走了的感覺,忙啄米般地點頭:"四殿下·您請放心,我們一定會尊照您的吩咐,既使有人給我們施以萬般酷刑,我們也不會吐出只片語的!"

李景乾心中奇怪,心想這侍衛長也是以一當百的人物,怎麼無緣無故地額頭上冒了冷汗出來了?難道我給了他君威臨身的壓迫之感?

李景乾不由有些自滿·到底出生于皇室的人天生就有一種龍子龍孫的氣勢啊!

秦慕唐卻有些憂慮······他在外邊沾花惹草時間長了,心底明鏡兒一般地明白這些侍衛在想什麼!轉頭一想,哼,我有了宛兒了,都有了妻室了,名聲毀了就毀了罷,怕什麼,最主要的是如果拖著這鬼的名聲也毀了,那我也就舍身成仁算了!

再了,在群侍衛的眼里,我和這鬼如有了這層關系,以後也好指使人不是?這群侍衛,可這守衛皇宮內廷的侍衛,全都是精挑細選,百里挑一的,無一不是家勢極好的人,和這里那里有千絲萬縷的關系,我能指使動他們,可是一大飛躍啊,所以,今日這屋子里的內不能破,只能高深莫測!

所以,在眾人別樣複雜的眼光之中,終于這場書閣盛事落下了帷幕,正如侍衛長保證的,事後,宮里面真沒傳出一絲兒的流,可見這皇宮侍衛到底還是靠譜的.

只不過······凡是一帆風順的後面,總有個轉折······許久之後,有侍衛回鄉探親,見了親人興奮之下多喝了幾杯,多喝了幾杯之外漏了嘴……此事這才從鄉間僻野得以傳揚開來,後落入了書人的嘴里,成為一段野史:要皇宮里面,那是不得了,幾位皇子其實都有那方面的愛好······

至于為什麼幾位皇子都有,且聽書人慢慢道來······

話分兩頭,蕭問筠和平安走在回蕭府的路上,天色蒙蒙亮了,兩人緊趕慢趕的往蕭府趕了過去,平安和蕭問筠呆得久了,也就不太排斥和她走得近了,而且話特別地多,邊走邊對蕭問筠道:"姐,平安有個意義一定要和姐!"

蕭問筠回頭望了他一眼,見他滿臉端嚴,也不由重視起來:"你,你!"

平安默默抬頭望了遠邊浮云半晌:"姐,以後能不起俊哥哥這麼惡心的名字麼?"

蕭問筠皺眉:"俊者,英俊瀟灑也,我就感覺俊哥哥很好!"

平安繼續反抗:"可平安感覺俊哥哥這個名字聽在耳朵實在是很惡心呢!"

蕭問筠道:"怎麼會?平安,你是嫌自己長得不夠英俊瀟灑,所以才對這個名字心有愧疚?"

平安囁囁:"平安當然英俊瀟灑,但平安總感覺姐一叫這俊哥哥,平安身上就陣陣發麻……"

蕭問筠道:"這不就表示你正合這個名字?"

平安反抗失敗,誓做垂死反抗:"那咱們先別談名字了,平安又不明白了,為什麼要平安剝了他們的衣服呢?姐既定的話本子里面沒有寫啊,這要平安的靈活機變,這才把話接了下去!"

蕭問筠笑道:"平安,這是我在考你的應變能力啊,你不知道麼?你看看,如今話本子上沒有寫上去的東西,你也能很機靈地接了下去了,這明平安的頭腦靈活了許多,象個大人了!"




上篇:第七十二章 兩個大男兒暖昧了?    下篇:第七十四章 大難臨頭的沮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