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點裙臣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直忽略的對手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直忽略的對手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直忽略的對手



有人慢吞吞地道:"不干什麼,看見你們的馬車停在這里似乎好半天了,堵住了門口了,所以來看看,咦,你們的馬車車轱轆斷了啊,你們不知道麼?"

兩人只感覺那馬車一翻,便往一邊翻了去,正想從馬車出來,哪知那匹馬忽地發了瘋,發狂地往前跑,兩人在馬車里顛簸不停,正想縱身而出,卻聽有人道:"啊,這車上停了只蒼蠅,得把它拍死才行."

兩人對望一眼,心道,車上停了只蒼蠅,又不是停在臉上,拍不拍死它有什麼關系?

話聲中,兩人只覺得那馬車木板傳來驚天動地的劈開之聲,緊接著,那馬車木板碎成了飛屑,四散開來,燦爛的陽光倏地一下全照在了兩人的臉上,他們勿自正在發怔,卻見那人眼望遠處,喃喃:"終于拍死了."

李景譽的侍衛自然不是吃素的,只是這場劇變來得太過突然,一個個全都怔住了,此時才反映過來,大呼叫前來護衛,指著那人道:"你是什麼人,膽敢驚了三殿下的座駕."

那人……自然就是侍衛平安.

他笑了,他這一笑,大家只覺滿目的弦麗鮮花瞬時開放,男人,笑起來可以美成那樣,實在少見.

可這麼美的人,彈指之間卻能將龐大的馬車擊得粉碎,也實在是駭人聽聞.

那馬車可是用上好的硬木制成,連刀劈都不能劈開的.

李景譽與李景乾對望了一眼,兩人同時感覺到他眼底的目光,是那麼的輕忽,他把他們只當成了普通人!

他們甚至覺得,皇權朝政.在他的眼里都算不上什麼.

這便是平安,蕭府的癡兒平安?

還是那福門的門主暗夜蝠皇?

眼見著侍衛將他團團圍住.他卻只是手指輕拈.將飄落在肩頭的落花夾起,放在鼻端輕嗅:"那蒼蠅沒盯著兩位吧!"

李景譽和李景乾氣得青筋直冒,此時才意識到自己還站在那破碎的馬車底盤上,想要風姿翩翩地下來.哪知剛邁動腳步,那馬車底盤忽地又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音.連底盤一起,徹底地碎裂了.

兩人措手不及,差點同時摔倒在地.

幸而別宛不比蕭侯府.建在鬧市之中.這里四周圍沒什麼人,雖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倒也沒有人前來觀看,只不過四周圍氣勢洶洶圍在周圍的侍衛們有兩個笑點低的便哈地一聲笑出了聲來.

李景譽冷冷地瞪了那侍衛一眼,心想隔一會兒再收拾你!

李景乾則是擔心地看著別宛大門,怕蕭問筠正巧瞧見了自己這出丑的一幕了.

他看著碎裂的馬車.想著自己剛剛的狼狽,不由思緒萬千.想起了許多的前塵往事,想起頭上還沒完全長出頭發的那光禿之處,又想起了每次來找蕭問筠,總會有意無意地出一次丑……他轉眼朝侍衛平安望過去,連那三天的乞丐,都是托了這個人的福的!

原來,這個人才是他真正的對手!

他恨恨然!

他一直忽略的對手!

"兩位殿下,還是快些離開的好,馬車容易招惹蒼蠅,但騎馬可不會!"

尹天予無視于四周圍上來的侍衛,淡淡然地道.

李景乾正想上前開揍,卻被李景譽一下子拉住了,他聲音陰冷:"這只蒼蠅拍得好,本王要多謝你了."他轉頭吩咐侍衛,"牽兩匹馬過來."

他們一人一馬,忍氣吞聲,被侍衛湊擁著絕塵而去.

等他們離得遠了,尹天予才望了望門後,道:"出來吧!"

蕭問筠從門後閃了出來,眼底淡淡有光,她望著他,再也舍不得離開,他笑道:"怎麼啦?"

"我很高興."她垂了頭道.

他如以往一樣地護著她,前世,是以生命為代價,而今生,眼底依舊容不得旁人對她的半點傷害.

他笑了,走上前去,他的身影罩著她,如一個的屋宇,將她籠在光影之下.

他低聲道:"筠兒,無論怎麼樣,都有我在."

這便是他對她的承諾了,無論怎樣,都有他在.

前世的時侯,李景譽從來沒有對她承諾,他們在一起,他只是不停地告訴她,要她怎麼做,要她求蕭南逸什麼,所求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們的未來,可到了終了,他們的未來到頭來卻是一場殺戮.

那個時侯的平安,只靜默無聲的,他默默地跟著她,保護她,嚴格地執行她的命令.

但這一世,平安卻煥發出了耀目的光采,當她知道了的時侯,她也曾害怕過,但此時,她卻只覺無比的安心.

"我知道."她抬起眼來,眼底朦朧有光,但看著他,卻是那麼的清晰,她想,原來老天爺讓她重生一次,是遇上他麼?

………

李景譽和李景乾分手之後,騎馬回到了住處,他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滿腔的怒火無從發泄,他恨恨地想,一名賤奴,也敢這樣子對他,他是皇子,是天之驕子!

那個人,不過是一名賤奴!

他有另外一個身份又怎麼樣?統領所謂的福門又怎麼樣,依舊是一名賤奴!

他想起蕭問筠那冰冷的臉,冷冷地笑了:既然她那麼不識抬舉,那麼,就讓這名賤奴拖了整個蕭侯府入泥潭!

蕭侯爺撰養私兵,與江湖人士勾結,密謀造反,這可是一項大罪!

至于那蕭月憐麼,以為懷了個孩子,就能嫁入皇家?

他嘿嘿冷笑,他還年輕,以後還會有許多的孩子的!

至于這一個,出身既不高貴,那麼,做一下犧牲又如何?

他一邊咬牙切齒,一邊無來由的,腦子里卻現出了蕭問筠那如清水荷蓮一般的臉,心底不由一陣刺痛.

他緊緊地握住了手邊的茶杯,不知不覺間,咔地一聲,將它捏得粉碎,那茶杯的碎渣嵌進了他的掌心,他尤是不覺.

正在這時,順子走進門來,一眼便看清了他的手在流血,忙道:"三殿下,您這是怎麼啦?奴才幫您拿些藥來……"他勸道,"三殿下,奴才知道您心不好,貴妃娘娘千叮囑,萬叮囑的,要奴才照顧好您,您可不能再弄傷自己了……"

李景譽一揮手,擋開了順子伸過來的手,冷聲道:"那邊可派了人過來?"




上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各懷鬼胎    下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收伏了一個女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