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點裙臣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個都跑不掉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個都跑不掉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個都跑不掉



央夫人原本想著將後院看守的人留下,隨便招集幾個人讓他看了了事,想不到他將她隨行人員調查得一清二楚,心底一驚,但瞧了瞧這木將軍,臉色和悅,隨行不過十來人而已,如果是有所行動的,絕不可能帶這麼少的人來,這到底是中原的地方,殺一些村民倒沒有什麼,但如果殺了官府之人,麻煩可就大了.

她只有揚了揚下額,示意央豔茹謹慎行事.

隨從她來中原的,可不止這五十人,那些鷹衛卻是組成不同的商隊,由不同的時間進的關,只有把那鷹衛召了來,臨時看護一下後院之人了.

隔不了一會兒,五十名奴婢仆役便全都集中在了院子里,木將軍一一察看,還使人用手捏腳扯耳,如此忙了大半日,才檢查了一半,央夫人正等得不耐煩,卻聽到後院傳來幾聲極為急促的鳥鳴.

那木將軍等人皆聽到了那幾聲鳥鳴,木將軍便笑道:"咦,這仿佛是蒼鷹的鳴叫,夫人帶了只鷹來?"

央夫人輕輕地磕著椅子:"將軍難道是怕那賊人扮成禽鳥的模樣,所以連禽鳥都要檢查嗎?"

木將軍笑道:"夫人笑了,試問一個人,又怎麼能扮成禽鳥的樣子?"

央夫人嘴角有笑:"那麼,便請木將軍快一些檢查完這剩下的."

木將軍這才繼續去使人察看剩下的人,又扯臉捏耳半天,見一無所察,這才失望地帶著人走了.

央夫人見他們離開,眼神漸漸變得冰冷:"走,去後院看看."

"他們這招聲東擊西之計倒用得極熟,便以為咱們只有這五十人了麼?"央豔茹冷聲道.

兩人被眾侍婢湊擁.徑直往後院而去,剛來到月洞門.便見著那月洞門上密密麻麻釘著的全是細如牛毛的針.兩人臉色更沉,央豔茹將食指放在嘴里,吹了一聲口哨,有身著黑衫的鷹衛從暗處倏忽而來.跪著向她稟報:"殿下,果有人趁隙而來.四處查探,被屬下等擊退了."

央夫人道:"他們沒有穿官府的服飾?"

"沒有,所以屬下才敢發射災燈."

央夫人緩緩地笑了.那笑容猙獰之極:"用了災燈便好.無論這些人是誰派出來的,一個都跑不掉."

央豔茹臉色警然:"母皇,如此一來,我們得盡快離開此處才行!"

央夫人笑道:"這可是他們作奸犯科,擅闖民居,可不是我們!"她緩緩地理了理衣襟."災燈替他們帶來了災禍,又怎麼能怨得了咱們?"

央豔茹與媚兒面面相覷.只得不再相勸,央豔茹便使人仔細收拾了後院,將所有一切都打掃乾淨了,又讓人把井底下的那一位移去了別處,這才向央夫人稟報,央夫人又令人重新收集藥物,准備重制那藥,但那藥材全是極為貴重的,一時半會兒又豈能配制得了,央夫人雖明白此理,但心中著急,聽了下面之人的彙報,又發了老大一通火,更把李景譽恨到了骨子里去,加上懷疑今日之事是李景譽派人偷襲的,心中更是不快之極,竟吩咐央豔茹,要她派鷹衛綁了李景譽來,央豔茹忙反複勸,這才罷了.

……

李景譽得到吉翔天快馬傳來的消息,急匆匆地趕往吉府,還沒到門邊,就被門房攔住了,道:"三殿下,我家老爺了,請您先到後花園相候."

李景譽見他禮節雖然周全,可臉色卻暗沉,往往下人的臉色,便反映出其主人的心,這是他知道的,他一邊往後花園走,一邊暗自惴測發生了什麼事,才來到花園旁,便見吉翔天在後花園的亭子里負手而立,亭子四周圍布滿了暗衛,個個臉色沉痛.

李景譽走進亭子,卻沒見吉翔天轉過身來向他行常禮,不由忍著氣笑道:"吉大人,今日這麼急叫王前來,是不是那莽山村之事有了結果了?"

吉翔天並不回頭,只是望著前邊屋脊,道:"殿下來來去去地進入吉府許多次,有沒有發覺吉府和其它的府弟,又或是蕭府有什麼不同?"

李景譽聽了他質問的語氣,心底不滿更深,卻是聽了他的話,仔細打量了一下四周,笑道:"這吉府和其它的府弟倒真是不同,本王倒是忽視了,其它的府弟怎麼能和吉府相比呢,本王聽聞,這吉府庭院都是超過百年的."

吉翔天這才回頭,望了他一眼,那一眼卻是森寒之極,他指著亭外那棵濃蔭密布的參天大樹:"就連這棵榕樹,都有百齡之久了,陪伴著吉家人百年的時光!"

李景譽敬聲道:"所以,吉家才是百年世族,在本朝無人能比,又豈是那些暴發新貴蕭府等能比的?"

吉翔天閉了閉眼:"吉府的家生子,全是幾輩子傳下來的,直至傳到老夫的手里,但老夫卻萬萬想不到,一夜之間,一夜之間,吉家就將如大樹將傾!"

李景譽聽出了他語氣的沉痛,急問:"吉大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吉翔天表冷厲:"你還問老夫發生了什麼?老夫應你所求,派人去莽山村,哪知那里守衛森嚴,折了不少人手……"

李景譽皺眉道:"本王還叫官府的人前去查案,用以拖住他們……"

吉翔天冷聲道:"殿下不是他們只有五十來人麼?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多出那麼多人來?殿下到底有沒有弄清?"

他的語氣越越嚴利,讓李景譽心底更為不快,淡淡地道:"吉大人也未免太過護犢了一些,派人出去辦事,定有人手折損之事發生的!"

吉翔天嘿嘿兩聲冷笑:"殿下得好輕巧,如今真只有那幾個人折了便折了,老夫何必向殿下提及?"

李景譽皺眉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吉翔天閉了閉眼,臉色更為沉郁:"那幾個人原也沒什麼大傷,不過是被幾件細的暗器傷了罷了,可回到家里,卻開始渾身發冷發熱,不到天明便就去世了……"

李景譽心底一跳,回頭望去,卻見吉翔天的眼如老鷹一般地盯著自己,只強作慎定:"後面發生了什麼?"

"殿下也應該猜出來後面發生了什麼了!"吉翔天又是兩聲冷笑,"還要老夫再麼?老夫的屬下,全是從忠心無比的家生子中挑選,跟隨老夫多年,可憐的是,到頭來卻連家人都沒法保住,死無葬身之地!"




上篇:第一百七十二章 挑撥與算計    下篇:第一百七十四章 瞬間變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