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點裙臣第一百八十四章 困獸之斗   
  
第一百八十四章 困獸之斗

第一百八十四章 困獸之斗



她的聲音如困境之中的野獸發出的嗚鳴,卻讓央夫人臉色更為陰沉,她一步步向她走去,忽地揚手,揮起了那鐵指套,正要向媚兒臉上劃了去,卻聽到身後有人道:"夫人,您容貌丑陋,是您的臉長得不好,怎麼可以將此事怨怪到旁人身上呢?"

央夫人倏地回頭,卻見李景譽施施然地從屏風處轉了進來,而耳邊,便聽見了箭風蕭蕭,有利箭從四周窗欞處伸了進來,竟將這間屋圍了個水泄不通.

她連聲叫道:"護駕,護駕……"

可四周圍卻沒有人回答.

媚兒從角落處緩緩站起,臉上淚痕未干,卻嫣然一笑:"夫人,您忘了,您將所有的鷹衛都派了出去了."

央夫人指著她道:"你,你你……"

媚兒理了理衣裳,卻不理她,徑直朝李景譽走去,朝他一笑:"三殿下,這里便交給你了,我先去隔壁."

李景譽伸手彈了彈她精巧的耳垂,溫柔地道:"媚兒,本王過,能助得了本王的,本王絕不會虧待了她的."

媚兒向他拂了拂禮:"奴婢省得."

她看都沒再看央夫人一眼,徑直往房門處走了去,直走到房門外,臉上才掛了絲淡淡的冷意,側過頭望了屋里一眼,暗道:你虧不虧待,對我來,又有什麼關系……她走過了長廊,避進了隔了幾間屋子偏殿,按了密門,走了進去,對等在那里的央豔茹道:"殿下,他果然來了."

央豔茹道:"咱們只需等著便行了."

媚兒好奇地道:"殿下,夫人既已成了強駑之末了,咱們自己動手便成了,何需再把那三殿下招了來?"

央豔茹歎道:"如今的局面,多得金屑郎布下大局.我欠他這個……"

媚兒道:"他這麼待你,你還幫他?"

央豔茹道:"如果他象東女國的男人那麼唯唯諾諾,我反而不會這麼欣賞他了,我一定會贏得他的真心的."

媚兒笑道:"殿下.您越來越象中原的女人了,奴婢以前從來沒見過您對一位男人患得患失."

央豔茹看了看她道:"夫人沒有傷到你吧?"

媚兒道:"沒有,奴婢早有准備呢……夫人這些日子喜怒無常,奴婢經殿下提醒,早就知道應該怎麼避禍了."

央豔茹笑了笑:"她容顏被毀,但原本咱們東女國皇族自就有秘技護體,如果她這些日子不是那麼容易發怒.還能保得她活上十年二十年的,只可惜,她太容易被一些事激怒了."

媚兒也笑了:"是啊,屋子里不許有反光的東西,可偏偏,咱們東女國所有的東西上都鑲有黃金,有些更是磨得比鏡子還要光滑,她因為這樣.可處死了好幾個對她忠心耿耿的侍婢了."

"咱們東女國的內功密法,一定要心平氣和才能保持氣息順暢,才能心平氣和.她這麼易怒,可怎麼行呢?本來麼,她的容顏保持三四十年不老,已違反了天道了,人麼,最要緊的,便是要知足,她這麼不知足,也難怪會漸漸變得脾氣古怪,眾叛親離了."

媚兒婉然笑了.向央豔茹行了行禮:"殿下,您才是最適合統領咱們東女國的人."

央豔茹臉上卻有些愁意:"我卻甯願用這東女國的皇位換取金屑郎對我的另眼相向呢,我讀那中原的詩詞,其中有一句,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燭成灰淚始干.寫的是相思之意,我一直不明白它是什麼意思……"她抬起頭來,望向虛空之處,"直至近日,我才明白,那相思入骨的意思,每日里,我便只想著他的俊顏,他微笑的樣子,他的話,甚至于他看著我的眼侯,眼里露出的鄙夷……這時我才明白,原來這世上還有比東女國的皇位更重要的東西."

媚兒勸道:"殿下,您何必執著,咱們東女國,女子是可以三夫四侍的,而在中原,卻是男子三妻四妾,您如果真的呆在這里,您能忍受得了和其它的女人分享丈夫?"

央豔茹道:"如果是為了他,我也是願意的."

媚兒臉有不贊同的神色,卻知道自己無法相勸,只得歎息一聲,不再相勸.

央豔茹道:"只期望這次幫到了他,他便會略將我記在心底."

…………

而這邊,央夫人一疊聲地叫了幾聲之後,沒有聽到他人的回答,而李景譽卻慢條思理地坐在了放在正堂當中的圓桌旁邊,神色淡然:"夫人,不用叫了,沒有人會理你的."

央夫人倏地向他轉過臉去,臉上寒意森森:"三殿下想要干什麼?想從孤的手里得到什麼?"

李景譽道:"到了這個時侯,夫人為什麼還明知故問?"

央夫人也笑了,她一笑起來,整張臉便皺成如抹最快文字更新無廣告布一般,看得李景譽不由自主地避開了眼睛.

"三殿下,你知道孤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如果你真想要那人,便用你手里的人來交換吧!"她在他對面坐下,自己伸手倒了一杯茶.

李景譽失笑道:"夫人以為您現在還有資格和本王談條件?"

央夫人垂目道:"孤是沒有資格,但孤養了個好女兒,她可是有資格?"到後面,她的聲音從牙縫里逼了出來,如碎冰一般.

"原來夫人已然明白,連夫人最疼愛的女兒也已背叛了夫人了?"李景譽臉上笑意更深.

央夫人將手里的杯子放下,也笑了:"三殿下,彼此彼此,你也不是同樣孤身寡人一個?"

聽了這話,李景譽終于收了臉上笑意,眼眸冰冷:"夫人,您就別廢話了,快將那兩人交給我!"

央夫人心中一怔,心想他不是要那葉子初麼,為什麼要兩個人?晉夢雷不是在他的手里了麼?

她還沒來得及想明白,忽地感覺手指上一陣刺痛,張眼看去,卻見自己手里拿著的杯子,忽然間迸射出無數細的針來,她抬眼看去,卻見李景譽也是滿臉的茫然之色,他的手腕之上,也中了無數細的芒毫,那是災燈之針,可因為她體內早產生了這毒物的抗體,對她卻沒有什麼影響,她聽到李景譽指著她:"你,你竟然敢……"

話還沒有完,他便向後倒了去.




上篇:第一百八十三章 死不認賬才是真理!    下篇: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的臉變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