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奴婢小香腸賤男人,又很爽麼(2)   
  
賤男人,又很爽麼(2)













我氣暈了,雙手用力越收越緊,咸大魚的俊臉開始扭曲.

我恨道:"賤男人!賤男人——你自己不要我,憑什麼不許我再去找別人,我都說我願意跟著你了!我倒貼你行吧?快給我治好臉上的傷口!"

他呼吸困難,卻不掙紮,微揚笑意,說:"來不及了……這傷痕只能這樣,好……好不了……常歡心,再……再掐下去……你……真想殺了我嗎?"

我一怔,倒吸了一口氣松開了手!

我……我在干什麼呀?

好好的逼問,怎麼成了謀殺?

咸大魚摸上了他的脖子,拼命呼吸喘氣,他覷我一眼,笑道:"剛才的狠樣……和原來的你一模一樣."

我退離他身上,哆嗦著不知所措,退回後面的床榻上,傻傻的坐著.

咸大魚咳了兩聲,他坐起了身,苦笑道:"就算你失憶了……骨子里還是碧水軒的那個妖女,殺人……對于你來說,已經是常事了."

我吸了兩口氣,狠狠瞪他.

一眨眼,我和他之間,什麼樣的恩情和朦朦愛意都裂開了.

我甚至懷疑他是故意的:故意讓我自己洗臉好看見自己破了相.

對著他,我的手又想掐人了.

"常歡心,你去哪里?"他喊著起身的我.

我不語,扶著腿,一步一步挪了除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坐在小屋外,聽著海浪,看著夕陽,整個人和呆子沒兩樣——

這個世界變得還真快啊.

我的眼里,是村口的第三塊礁石,在那個上面,有個帥氣非凡的男人和我說笑,一眨眼……他又變成了沒有形狀的惡魔,殺我于無形.

他可以受人之托救我——也有可能受人之托殺我,就好像他對于我臉上的傷口不聞不問一樣.

我對他來說,不過是個干盡壞事的妖女,受什麼樣的罪過都是活該,他隨時都可以撇開站在一邊看著我被"報應"折騰得體無完膚.

上篇:賤男人,又很爽麼(1)    下篇:粉嫩舌頭舔咸魚(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