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六十五章 玄霄心意舍命相護   
  
第六十五章 玄霄心意舍命相護

一場家宴在太後的氣憤和皇帝幾兄弟冷言冷語中度過,吃完之後各府王爺都各自回家,上官雪妍也帶著兒子回家.

寂靜的街道上,幾輛華麗的馬車行駛在街道上,今天是除夕之夜,店鋪都關門了,人也回家吃團圓飯去了.沒有燈火的夜晚顯得特別安靜,陰森.路上只有噠噠的馬蹄聲,上官雪妍坐在馬車里,看著睡著的兒子.今天的晚宴不歡而散,他也不知道吃飽沒有.

"怎麼了?"突然停下的馬車差點把雯繡甩出去,上官雪妍在第一時間護住了兒子,看著似乎要驚醒的兒子不悅的問.

"王妃有人攔路."作為車夫的暗二說.

"知道了,其他幾王府怎麼樣了,就我們王府被攔了嗎?"上官雪妍當然想過今天回王府不會太平了,沒想到他們敢在街上動手.難道不想想這要是幾王都遭襲擊了,不用想也就知道有人故意而為之.

"不是王妃,他們包圍了我們所有人,少說有兩百多人."暗二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我們王府有多少人?"上官雪妍想想問.

"回王妃加上屬下和大哥他們,一共不到十人."對方兩百來人,他們這才這些人,怎麼辦,暗二也著急.

上官雪妍自信他們聖王府有自己在,會沒事的,可是其他幾王府怎麼辦,自己能看著他們不管嗎.前面還有孩子,那呈王府的少爺才幾歲.

只是上官雪妍糾結的這一會兒,前面就傳來男子的叱喝,女子的驚叫,孩子的啼哭.知道前面的人動手了,後面怕是也快了.上官雪妍也感覺到越來越近的氣息,她看看睡著的兒子,手下打著法決,很快一個通明保護罩,罩在睡著的軒轅云墨身上隔絕了外面的喊殺聲.

"宸,保護好他,我去看看外面."上官雪妍叫出在空間里的宸保護兒子,自己下車對敵.

"好,你去吧,他你交給我就放心吧."宸出來說.

"恩."上官雪妍打暈雯繡,她也幫不上什麼忙,自己走下車.

走下馬車上官雪妍看到的就是刀光劍影,人影交疊,血跡飄飛,受驚的馬兒亂撞.

"一,去前面保護前面的女人和孩子."上官雪妍好像忘了此時自己也是女人.

"那王妃你……."暗一不確定的問,他們是聖王府的暗衛,怎麼能去保護其他人.

"我能自保,快去."上官雪妍拿出紗綾,站在馬車旁看著後面走來的人,自己擅長用劍,可是他們還不配自己動用寶劍.

"上."不知道後面的人群里誰說了一聲,他們拿著武器就朝上官雪妍而來.

可是就在上官雪妍打算動手的時候,斜刺里出現一人,攔在她前面就和那些人交上了手,上官雪妍停下了手里的動作.她仔細看著來人,那人黑衣銀面,一把劍在夜里閃著寒光,劍帶過之處必是鮮血淋漓.黑夜的那人猶如暗夜修羅,在不斷的收割著那些埋伏著的性命.看著那熟悉而又奇怪的裝束,上官雪妍知道是他,宵玄尊主,就是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剛好出現在這里,還要幫他們.

看著不見減少的埋伏著,上官雪妍知道自己不能就這麼看下去,宵玄無論功夫多高,面對如此多的人,而且都是經過訓練的人,就是不死也會受傷.

上官雪妍站在原地不動,雙手揮動著紗綾,長長的紗綾本是柔軟之物,可是在上官雪妍手里要起人命來,一點也不遜于名刀寶劍,還可以刀劍不侵.白色的紗綾在沒有星光的暗夜顯得異樣明顯,上官雪妍只靠兩條紗綾讓那些人卻不能靠近聖王府馬車一步.因為他們都倒在十米之外了,死之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目標物,死不瞑目.

"小心,有箭."上官雪妍看見箭雨飛來,一躍而起雙手的紗綾在空中不斷飛舞,不斷奪取埋伏者的性命,她還要提醒眾人.

看著多入牛毛的箭雨和倒下的侍衛,上官雪妍用紗綾卷起飛來的箭雨拋回它們的來處.遠處的屋頂傳來跌落的聲音和嘶喊聲.

"王妃您沒事吧?"半個時辰的厮殺,暗一身上也沾惹了不少血跡和傷痕.

"我沒事,各府主子沒事吧?"

"皇嫂我們沒事,您呢?"景王抱著兒子過來說,打斗中除了聖王府的馬車,其他府的馬車都毀了.

"沒事,你們都先回去吧,這里我們收拾."上官雪妍看著集中在自己眼前的這些人說,宴會的時候,他們還個個都是衣衫楚楚的樣子,現在一個比一個狼狽.

"兩位哥哥先回,小弟留下幫皇嫂處理這里."一個弱冠男子手提還在滴血的長劍說.

"好吧,六弟,你幫著皇嫂清理這里,我們先送孩子們回去."呈王看看自己身邊的妻兒,想想說,雖然這麼做有點不地道.

"不用了,六弟是吧,你護送你三哥回去吧."上官雪妍覺得自己要做的事,還是不要別人插手的好.

"既然這樣,好吧,三哥走,弟弟送你們會王府."治王爺看看自己的三哥和侄子決定還是聽上官雪妍的.

他們都走後,上官雪妍看著地上躺著的人,四處看看,可是拿里還有那那黑衣銀面之人,知道他也許現走了.真是個怪人,不是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就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一,你們割下幾個人的頭,然後在原地等我,我去給太後送禮去."上官雪妍邪惡的笑,這太後和逸王還是有點腦子的,試想一下在上京所有的王爺和王府的繼承人,要是都死在今天這場的刺殺里,再說他們都是參加宮宴在回家的路上遇險的,那第一個被懷疑的就是當今的皇上.都會以為是他鏟除異所為,那這樣的一個人會得人心嗎?不會,肯定得到是罵聲一片.兩位皇子還小,再加上大皇子算是太後那邊的人,二皇子外家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把二皇子推上皇位.到時候作為唯一皇叔的逸王輔佐,就名正言順了,最後可以慢慢奪權.

太後既然你們計算的如此周密,那希望看見我送的大禮不要吃驚才好.上官拿著那些被包裹的頭顱,悄悄潛進皇宮,摸到太後宮殿和逸王暫住的宮殿,封住了那些人頭流出的血腥味,然後把人頭放在母子枕邊,又悄悄的離開.上官雪妍做完這些回到馬車上和暗一他們一起回府.

"你這樣子,讓我說你什麼好,你知不道你的命不只是你自己的,那是我費很大功夫才給你保下的,你就這麼不珍惜,如此回報我?"咆哮聲自一座大院里傳出.

"你叫什麼,我這不是沒事嗎,我的身體我知道,再說我還有沒辦完的事,也不想死."軒轅玄霄此時躺在躺在床榻上虛弱的說,他一臉蒼白之色,嘴角帶著血跡.

"到底是什麼事,非要你親自動手,你不知道你這身子根本不能動手,稍微動內力就會觸發毒性,你真不要命了."云隱一邊說一邊拔針還要一副怒其不爭的說落軒轅玄霄.

"我的命和他們相比不值得一提."說完就吐了一口血,那是自己的妻兒,雖說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歸來的她,自己怎麼能看著他們身陷危險而不顧.

"尊主,云神醫……."一個灰色身影扶著軒轅玄霄看著云隱叫道.

"我知道了,這是早就知道的事,這次他的不聽話已經催發了勉強壓制的毒性,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云隱把把脈歎口氣說,自己雖然號稱神醫,可是自己並不是'神’,也會有辦不到的事.

"沒事的,我命大著呢."軒轅玄霄從自己身上摸出一粒藥丸吞下,這是上次皇弟給自己的,也許可以試一試.這次自己動了內力,催發了毒性,就是不知道這藥是不是有藥,即使沒用也不會吃死人.

"喂,你吃什麼,不能亂吃藥的,吐出來."云隱看見他隨便吞了一粒藥,就著急的說.

"這是別人送給我的藥,說是可以解毒的,我想不能解我的毒,也能起點作用吧!"軒轅玄霄說完,自己就勉強的做好盤膝運功.

大概半個時辰他站立來,在房間里走了幾步,摸著胸口說"這藥竟然可以壓制毒性,這可是我這些年最舒服的一天了."自己現在感覺精神很好,就連剛才毒發帶來的痛苦都比往常要減少很多.

"我看看,你說真的."云隱對于他的話很好奇,他的毒自己在清楚不過,這幾年自己也在潛心研究,至今也沒找到能徹底解毒的藥.那方子自己也看了,也許可以解毒,不過藥不好找.可是現在竟然可以有藥能輕易壓制毒性,他怎麼能不好奇.

"還真是,你這是誰送你的藥,這比我配的藥效果要好多了,你知不知道這藥是誰配的,看來那人醫術不錯.你要多幾顆這藥丸,也許可以多活幾年."云隱把把脈驚訝的說,他現在對這人很好奇.

"你說真的?"軒轅玄霄有點激動的問,多活幾年自己就能多看看他們母子.

"你知道這人是誰嗎,是不是上次給皇帝解毒的人?"

"知道."

"能不能介紹我認識?"云隱現在不單對那人的醫術好奇,對那人他也很感興趣.

"可以,不過不是現在,時機不到."軒轅玄霄想想想說.

上官雪妍他們回到王府,洗洗也就誰了.

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今天的上京的氣氛不是很好,因為有人一大在上京最繁華的街道上看見大片大片的血跡,雖說沒有尸體,可是那殷紅干涸的血跡也挺嚇人的.街道兩旁的店鋪上也占有血跡,這樣就有不同的傳言流出.即使上京府衙有人聽到消息很快處理那些,可是一時之間上京還是人心惶惶的.

在皇宮一座華麗的宮殿里早上就傳來刺耳的尖叫,太後看著自己枕邊那個流干血液的人頭,驚叫著跳下床.坐著發呆,心中一陣後怕,來人要是要自己的性命不是易如反掌.是誰,可以不驚動宮里的守衛和自己宮中的暗衛來到自己身邊.

不管外面如何,上官雪妍一早吃完飯就坐在大廳里,等著府里眾人的請安和拜年,這是這些年都會做的.

"管家,這些你自己安排吧,今天的宮里會有宴會,本妃和世子會去參加,府里你要多注意一點,不要讓人鑽了空子.你們凡事也都注意點,誰要是吃里扒外,本妃就叫你們知道什麼叫殘忍."上官雪妍看著這些王府里的下人,她覺得府里自己清理的挺乾淨了,可是也不排除有些隱藏深的人.她也不是那種自大的人,也不會認為自己就可以一手遮天,有些事還是小心一點才好,尤其是小事上面.

"王妃老奴明白,您盡管放心吧."

"恩,知道了,都下去吧."

上官雪妍回到自己的小院不禁想起,昨晚的厮殺和那個莫名其妙出現又莫名其妙離開的人.自己也不記得和他有什麼交集,他幫自己是想在自己身上得到什麼?上官雪妍自己坐在那里靜靜的想.

時間一晃就到了傍晚.上官雪妍打理好自己就帶著兒子進宮了.

到了宮里軒轅云墨就跑去找堂哥玩去了,上官雪妍知道皇後也許在忙,因為今天那些命婦都會進宮,自己就帶著雯繡在宮里走動.不知不覺中就走到一座荒涼的宮殿外,看殿外斑駁的印記和荒草叢生就知道有些年沒人打理了.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上官雪妍走了進去.

里面一如外面一樣荒敗不堪,這座宮殿的面積倒是不小.走進去一眼就能看見那些小橋,水池,假山一樣也不少,只不過現在都干涸腐蝕,看不到了往日的美景.又往里面走了幾步,看見一架秋千,可是此時秋千上坐著一個男子,他的腳邊立著一壇酒,那人此時背對著自己.上官雪妍奇怪竟然會有人和自己一樣走進了這里,自己可以說迷路了,可是那人顯然和自己不一樣.

"不知道聖王妃怎麼會走到這里了?這里可是好久都沒人來了,恐怕記得這里的人也不多了,尤其在這深宮大院里."他帶著憂傷和回憶抬著頭看著天說.那人並沒有轉過身子,看都沒看就知道身後是什麼人.

"不小心迷路了,要是干擾到閣下,我這就離開."上官雪妍也不想在這里和他說什麼,也許是自己不小心闖了他的境地.

"那倒沒有,正好我一個人無聊,聖王妃可否賞臉喝一杯."他拋給上官雪妍一只酒杯.

"既然相遇了就是緣分,那有什麼不可."上官雪妍接過酒杯說,她一點也不擔心對方在酒杯上下毒.

秋千上那里傳來那人的笑聲,那人什麼都沒說只是拍開酒壇子的封口,自己先到了一杯,然後把酒壇拋給上官雪妍,他依舊背對著上官雪妍.

"聖王妃好奇這里原來住的是誰嗎?"那人突然開口.

"不,我對不該自己過問的事,從不關心."上官雪妍倒了一杯酒拋回酒壇.

"可是原來住在里的人和聖王妃卻有莫大的聯系,這里就是已逝聖王爺小時候的宮殿.這里,這里,這里,還有那里都是他最喜歡的地方,在這里他過了六個愉快的春秋,那時的他是人人羨慕的大皇子,有皇帝和皇後的寵愛,有著可愛的弟弟.可是有一天突然就都變了,皇後不明不白的死了,皇帝的身體也大不如以前,後來有人在他弟弟的飲食中下了毒,可是卻讓他誤食了.年僅十歲的他就要忍受那毒帶來的煎熬,就在這樣的煎熬中他慢慢長大了.再後來皇帝去世,現在的皇帝繼位,他一邊要幫著弟弟打理朝事,一邊還要對付那給他下毒的人來穩固弟弟的江山.終于有一天他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留下了年幼的兒子和新婚的繼妻.他是走了,可是我知道他走的不甘心,他還有很多事要做."那人喝下杯中的酒,聲音也停住了,院中只有起風的聲音.

"不知閣下是何人,為何對我家王爺之事了如指掌,又為何告訴我?"上官雪妍不動聲色的看著那人,那背影自己不熟,就是證明自己沒見過他,可是他為什麼要告訴自己這些.

"我以為關于自己夫君之事聖王妃會有興趣知道,看來是我想錯了?"那人自嘲的說,然後又喝了一杯酒.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他人都不在了.你既然那麼清楚他的事,那你也該知道我和王爺其實並不熟悉,也只是名義上的夫妻,他對我來說也就是個陌生人.本妃即便知道這些往事又不能改變什麼."上官雪妍也淡淡的說.

"聖王妃看來是個識時務之人."那人聽後哈哈大笑

"不是識時務,是現實如此罷了.看來我們是沒什麼話可說的,那本妃告辭了."

"聖王妃的酒才喝了一杯."那人晃晃手中的杯子說.

"本妃從不和外人喝酒,這一杯算是答謝你告訴本妃王爺的往事,告辭."上官雪妍說完帶著雯繡離開.

上官雪妍離開,那人轉過身,那是一張俊朗的臉,他看著荒敗的殿宇淡淡的說"表哥我回來,沒想到我回來你卻不在了,更沒想到回來見得第一人就是你的繼王妃.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耀弟弟的,也會替姑姑報仇的."

上官雪妍此時心中並不平靜,那軒轅玄霄是以什麼樣的堅強毅力來支撐著自己,到他死都不能解掉的毒,可見毒性之強.如此烈性的毒藥想必中了就會腐蝕髒器,那髒器慢慢的變腐壞死,帶來的疼痛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那是要有極大的毅力的,可是那時的他還是個孩子.又是誰這麼殘忍,對一個孩子下如此狠毒的手.

上官雪妍邊想事邊沿著來時的路回去.等她走到皇後宮殿的時候,哪里已經有很多人了,

"聖王妃到."留在殿外的小太監高喊.

上官雪妍帶著雯繡走進殿里,迎接她的是皇後和眾多命婦.

"皇嫂,你來了?"

"參加聖王妃千歲."

"起來吧,這是在娘娘的宮殿里."上官雪妍被皇後攔著自己的行禮,然後叫起她們.

"我在宮里到處走走,不知道怎麼就走到王爺幼時住的宮殿里去了,就在那多待了一會."上官雪妍解釋說,再說就是自己隱瞞,有些人也能知道.

"也許是皇兄指引的."白皇後聽後說,不然那也怎麼說,皇嫂是第一次在宮里走動,就走到那里去了.

"也許吧!"上官雪妍也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皇嫂,你也不要過于悲傷了,畢竟皇兄都過世那麼多年了."白皇後以為上官雪妍看到那年久失修的宮殿傷心了,才會勸慰她.

"我知道了,我現在只要養大墨兒就好了."上官雪妍笑著說.

在上官雪妍他們不知道的宮殿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屬下知道了,會辦好的."

"我看過了今晚她還能笑的出來,早說了誰當自己的路,誰就去死."一個女人的聲音凶狠的說,走進一看原來是太後.

"這主意可以嗎?"坐在殿里的一角的逸王問.

"在外面,本宮不能拿他們怎麼樣可是在宮里那就是我的天下,在這里我要誰死,誰就死."太後一副不可一世的高傲神態.

"可是他身邊一定有高手護衛."逸王不放心的說.

"高手,只要布局精妙,高手又怎麼樣?"太後看來是胸有成竹.

宴會也准時的舉行,軒轅玄耀走下座位,舉著酒杯說"這第一杯酒敬上蒼,望上蒼保佑我朝風調雨順;這第二杯就敬朕的子民,希望國泰民安;這第三杯就敬諸位愛卿,希望你們和朕勠力同心,共同治理西越."

"謝陛下,臣等定盡心竭力."

"坐吧,奏樂上歌舞."軒轅玄耀坐下說.

又是歌舞升平的宴會,可是上官雪妍卻有點心不在焉,因為從開宴到現在她都沒有看到自己的兒子.墨兒不是貪玩的人,那銘兒都在下面坐著,為什麼沒看到墨兒,難道是出了什麼事,要是那樣,自己應該能知道.自己給他的護身玉佩上留有自己設得保護陣法.上官雪妍實在不放心,就放開精神力在宮里尋找,只是一會兒她就看見兒子躺在一座宮殿里,看著像是睡著了.就在她打算起身去找的時候,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于是抬頭就看見對面的逸王陰狠的看著自己,看見自己發現了,他還舉起酒杯.上官雪妍現在是算是明白了,這一定是他們母子搞的鬼.

"宸,你去找到墨兒,並帶他去安全的地方,我現在走不開.我要看她們搞什麼鬼,還有看墨兒有無危險."上官雪妍用特殊方法和在空間里的宸說.

"知道了,我這就去."一陣微風吹,宸離開了,上官雪妍安穩的坐著.

"聖王妃,怎麼沒見本宮的孫子."太後突然問.

"回太後,墨兒那小子貪玩,現在興許在哪玩的呢,一會兒就該過來了."上官雪妍笑著說.

"皇嫂用不用去找?"軒轅玄耀問.

"沒事的,小孩子貪玩罷了,玩夠了就過來了,也許是平時在府里被我管的太嚴了,現在出來了就有點野性了,還望陛下莫怪才是."

"皇嫂嚴重了,小孩子一樣,他堂哥不也一樣."軒轅玄耀不在乎的說.

這時有個宮女急急忙忙的跑進來跪下說"陛下,陛下……顏夕郡主跳河了."

"什麼?跳河為什麼?"軒轅玄耀站起來大驚失色的問.

"不知道,就在那邊宮殿里,不過已經被救下來了."

"帶路,朕去看看."

"本宮也去看看,這丫頭有什麼想不開的,即使受什麼欺負了,有本宮和皇上呢."太後也站起身還在邊走邊說,走到上官雪妍面前還看了她一眼.

在場的人都知道出事了,連陛下都走了,當然他們也要去看看.

這顏夕郡主上官雪妍也知道一些,這是先皇兄弟落王的孫女,自小身子不太好,又失了父母,平時就養在家里.算起來也算是墨兒的堂姐了,不過不知道今天怎麼會進宮,還鬧這一出.不過應該和太後母子脫不了關系.

上官雪妍看著從自己眼前走過的太後,墨兒要是無事就算了,要是有事,我定讓你們母子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宸,墨兒怎麼樣."上官雪妍有點擔心的問.

"沒事,只是被敲暈了,一會就該醒了,我們現在就在那宮殿外的一顆大樹上."

"沒事就好,你看好他,我們也許一會就到了,有戲看了."上官雪妍一邊和宸聊天一邊跟著大家走路.

"那顏夕郡主也是個可憐孩子,從小沒了父母."

"就是,這次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

"肯定不是什麼好事,不然不會跳河的."

"你這麼說,也在理."

"她不是不出府嗎,今天怎麼會在宮里."

"應該是和她嬸嬸一起來的吧."

上官雪妍她們走進那座大殿就聽見一個女人抑揚頓挫聲音"夕兒你告訴嬸嬸,你為什麼想不開,你要是出事了,我回去怎麼和你叔叔交代呀,這不是要我的命嗎?"

"嗚嗚嗚……"

"顏夕告訴本宮出了什麼事,本宮給你做主."太後也上前問.

"嗚嗚嗚……."

上官雪妍她們在門口就只聽見那哭哭啼啼的聲音,那女孩無論太後和皇後她們怎麼問都不開口說話.

"你們說,郡主怎麼了?你們這是怎麼照顧她的,要是郡主出了事,你們有幾條命夠賠的."那位是女孩嬸嬸的女人大聲的問郡主的侍女.

"王妃奴婢,奴婢……."那侍女哆哆嗦嗦的不敢開口.

"說,不然現在就打死你,你是怎麼照顧主子的."現在的落王妃踢了那侍女一腳說.

"我們陪郡主在這里換衣服,然後厲嬤嬤發現有人偷看,郡主一時受不了就尋了短處."那侍女小聲的說,要不是上官雪妍耳朵靈敏根本聽不見.

"什麼,你說有人偷看夕兒換衣服."那落王妃大喊一聲,好像是沒想到會發生這事,被驚嚇到了,不過上官雪妍覺得她是故意的.

落王妃的大叫讓其她人都聽見了,她們不由得吸氣.一個未出閣的少女讓別人看了身子,那就是不潔之人,哪有人會要,即使送到遠處嫁了,那也是一生的汙點.

"看到那人是誰了沒有?知不知道是誰偷看郡主的身子."太後緊緊問,看似生氣的加大了聲音.

"厲嬤嬤看到了,是她去追的."那侍女又低聲的說.

"厲嬤嬤你說是誰偷看郡主的身子."太後把這一句話說的很重.

"奴婢沒看見是誰,只是看見一個個子不大的紫色身影,很快的消失在那邊的假山那.奴婢只撿到一塊玉佩和一塊布料,也許是那人逃跑時不慎丟落的."那厲嬤嬤指著不遠處說.

眾人隨著她的手看去,那里的確是有怪石嶙峋的假山,有人進去還真是不易看見.

"什麼玉佩布料,拿出來讓大家看看."太後聽到有玉佩就著急的要.

"在這里."那厲嬤嬤拿出一塊紫色布料和紫色玉佩攤在手心.

"這玉怎麼看著眼熟?"太後接過玉佩看看說.

"是眼熟,我好像在哪也見過,不過好像顏色不一樣."逸王妃這時也站出來說.

"祖母,母妃這不就是和我的世子玉佩一樣嗎,不過我的不是這個顏色."軒轅海棠不知道從哪里出來說.

"好像,是這個.這樣說這是王府世子玉佩了,可是這紫色的是誰的?"逸王妃看似好奇的問.

"是聖世子的,我們在學院外面見過,還是聖世子自己說的."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

這一言在人群中炸開了鍋,聖世子的玉佩,難道那人是聖世子,可是聖世子還是個孩子.怎麼會做這事,那顏夕郡主是他的堂姐,要是他做的,那成什麼了.那聖王妃的教導也太差了吧,聖世子小小年紀就行事如此荒唐.

此時的她們一起看著上官雪妍,希望她能給個交代.

"那又能說明什麼,難道就憑那紫色布料和這塊紫色玉佩,就可以認定那人是本妃的王兒嗎,眾位不覺得太可笑了嗎?"上官雪妍不慌不忙的說.

"可是大家都知道聖世子喜愛紫色,這總不會是假的吧?"逸王妃又站出來說.

"這一點本妃不否認,王兒就是喜歡紫色,這上京人盡皆知,那又有什麼?"上官雪妍依舊笑著問.

"現在人證物證都在,聖王妃狡辯也沒用.這樣的人不配為聖王府世子,教出這樣世子的你也不配為聖王妃."太後一錘定音的說.

"哦,是嗎,這恐怕就是設計這件事幕後之人的目的吧!就這種料子的衣服給我王兒擦腳,我都嫌它傷我王兒的皮膚,更不要說穿身上了,我們聖王府還沒沒落到這種地步."上官雪妍走上前拿起那布料看看,甩在地上說.

"你……."逸王妃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可是西越最好的布料了.

這布料在她眼里也許是最好的,可是她不知道上官雪妍母子用的比這更好.

"好,衣料可以模仿,那玉佩呢,這可是只有聖世子才有的,而這一塊可是唯一的一塊,陛下你說是不是?"太後問一直沒說話的軒轅玄耀.

"看著像,不過是不是那就要等找到聖世子再說,來人去找聖世子."軒轅云耀知道這事不會是侄兒做的,他擔心侄兒現在遇到了不測.

"陛下,不用了讓人找了."上官雪妍開口阻攔說.

"皇嫂……."軒轅玄耀不明所以的開口.

"他一直就在這,墨兒還不下來,又讓你皇叔為你擔心了."上官雪妍看看自己身邊的樹說.

"嘿嘿…母妃您怎麼知道兒子在上面?"軒轅云墨從樹上跳下來,落在眾人之間,走到上官雪妍前面.

看見出現的軒轅云墨太後母子都瞪大了眼睛,他們不是讓人綁走了他嗎,他也不該現在清醒的,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里.那他們的計劃是不是有失敗了?

"你也不想想你的功夫是誰教的,為什麼會在上面?"上官雪妍點點他的頭問.

"我剛准備去宴會的地方,就看見你們都往這走,想著一定有好玩的,我就跟著來的,可是我人矮看不到,就只能躲到樹上去了這樣可以看得清楚一些."軒轅云墨低著頭說,好像在說他也不是故意要爬樹的.

上官雪妍看著低著頭得兒子,當然知道他說的是假的.

"母妃知道了,下次不許了,你是聖王府的世子,不是鄉野小兒,要時刻注意自己的身份.那剛才的話你都聽見了,拿出你的玉佩給他們看看吧."上官雪妍先是裝模作樣的教育兒子,然後才提起那紫色玉佩.

"在這呢."他說完就拿出自己腰間的玉佩展示.

那是一塊紫色的玉佩,和厲嬤嬤撿到的一模一樣,不過這塊玉佩紫色比較純正,那紫色好像是長在玉石里面的,好像還在像水一樣在流動,一看就是一塊不可多得的好玉,這樣一做比較先前那塊玉就不值一提了,誰看都會以為那玉佩是假的.

"太後,不知道您還有什麼證明物,只要是我無法反駁的,那本妃和王兒就讓出聖王府.讓給太後您老中意的人去繼承,至于最後聖王府在誰的手里,那就要看太後您的心情是不是?"上官雪妍走上前一步說,話中有話的說.

上官雪妍的話那些夫人可是聽明白了,原來是因為這個,此時她們心中各有思量.

"本宮無話可說,看來是冤枉了孫兒,孫兒勿怪祖母."太後伸手摸著軒轅云墨說.

"孫兒不怪後祖母,我知道後祖母和後娘都是一樣的."軒轅云墨沒頭沒腦的說.

"太後無話可說了,但是本妃有,我的王兒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讓人冤枉了,差點背了黑鍋,這事要查清楚,要不然我的王兒走出去豈不是要讓人指指點點,這絕對不行.如果查清楚了,也算是給那顏夕郡主一個交代."上官雪妍義正言辭的說.

"朕同意,來人,去假山那看看還有什麼痕跡."軒轅玄耀突然說.

有人領命而去,一會兒回來"陛下,找到這些衣物和這塊玉佩."

又是衣物和玉佩,這次會是誰的,大家心里很好奇.不過有些人也擔心是自己的,要是自己的怎麼辦?

"拿來朕看看,看這玉佩的顏色應該是海棠的,不知道海棠你的玉佩在不在?"軒轅玄耀接過玉佩看看問.

"在,我一直都保管在身上,我的玉佩呢?"軒轅海棠在自己身上到處摸摸,可是就是沒找到.

"在好好找找是不是放在哪里了忘了?"逸王妃對兒子說.

"我一直都帶在身上呢?"逸王世子又在自己身上到處找找.

"已經在朕的手里了,你們還要怎麼找?逸王這就是你教育的好兒子?"軒轅玄耀攥緊玉佩大聲說.

"陛下,這不會是棠兒做的."

"那這又怎麼說."軒轅玄耀拿著那塊玉佩問.

"那是有人栽贓."

"栽贓,好,聖世子被栽贓自己就能證明清白,朕也不偏袒,逸王世子如果能證明自己的清白,朕就不追究了,如何?"軒轅玄耀看著太後一字一頓的說.

"太後,逸王妃你們這手賊喊捉賊玩的漂亮,可惜了我的王兒不是誰動能動的了得,搬石頭砸自己腳什麼感覺?"上官雪妍看著已經慌亂的逸王妃說,對于她們她也避諱了.

"你,說什麼,本宮聽不明白."太後裝傻的說.

"明不明白,我們自己心里都有數,八年三十多次的刺殺,太後可真是看得起我們聖王府,可惜了太後一直沒能如願.今早看到那人頭感覺怎麼樣,驚不驚喜,那可是兒媳特意為您老准備的."上官雪妍貼著太後的身邊說,聲音小的也只有她們兩人可以聽見.

"是你……."太後吃驚的看著上官雪妍,怎麼會是她.

"不然您以為呢,我的太後婆婆,這次只是給您一點驚喜,下一次也許兒媳會來點刺激的,畢竟婆婆您喜歡這口不是嗎?"上官雪妍看著吃驚的睜大眼的太後微笑著說.

"你到底是誰?"太後問.

"太後,您看您這話問的,我不就是聖王妃了,都嫁進皇家八年了.是不是和您私下調查的不一樣?"

"你原來什麼都知道,是本宮小瞧你了."

"是嗎?不過你還是擔心你的好孫兒吧,偷看自己的堂姐,這可是*背德,太後要不要舍棄逸王妃和世子呢?"上官雪妍覺得自己和太後也不用維持表面的和諧了,說話就越來越放肆了.

"逸王世子雪妍海棠,德行有虧,撤掉其世子之位,永不再封.逸王妃教子無妨,從今日起就在府中閉門思過."等太後反應過來的時候,軒轅玄耀的聖旨都下完了.

軒轅玄耀這麼的懲罰也大有深意,逸王的兒子不只有軒轅海棠一個,這下軒轅海棠的世子之位沒了,而且是永不在封,那其他的少爺都能爭奪.逸王妃雖說只是閉門思過,可還頂著逸王妃的名頭呢,逸王府里的那些女人為了自己的兒子一定會使勁手段,逸王府看來要不安穩了.

"陛下,你不能這麼做?"太後生氣的說.

"母後,剛才是您不是這麼說的,如果按您剛才的意思,朕應該革去逸王妃的頭銜才對,不過念在逸王妃乃是您的娘家侄女的,朕才會從輕處罰的."軒轅玄耀耐著性子解釋.

太後此時心中怒火中燒,她甯願皇帝現在就撤去逸王妃的名頭,有這樣一個連孩子都教導不好的王妃,兒子如何問鼎大位,現在就是想再娶一個王妃也不行,除非現在的逸王妃不存在了.可是自己要是處理了逸王妃那自己如何面對自己的娘家人,皇帝這招毒呀.弄得自己現在左右為難,還有逸王府里的那些女人,陛下能想到她也能想到.還有那紫色的世子玉佩為什麼是假的,自己明明交代,打暈那小賤種拿走玉佩栽贓嫁禍的,那人難道沒按自己說的做.

上篇:第六十四章 教子騎馬    下篇:第六十六章 小偷云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