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九十四章 親密接觸,斷崖幽洞   
  
第九十四章 親密接觸,斷崖幽洞

"我看看,你來當助手."上官雪妍先喂了那孩子一粒續命丹.用銀針止住血,才在他那被磕著的頭上檢查.她只是摸到孩後腦有血塊,有傷口,至于里面要過一會好好檢查下才行.

"刀片給我."上官雪妍對著站在自己身邊的云隱說.

"給."云隱也不知道上官雪妍要做什麼,可是依舊遞給她刀片.

"她怎麼在三娃頭上動刀子,是要做什麼?"有人看見上官拿著刀片在孩子頭上比量,于是驚呼的說.

"我的孩子,你這是要做什麼?三娃,三娃……."一個年輕夫人哭著掙紮就要上前.

"不想讓他死就閉嘴."軒轅玄霄突然說,那聲音不大,可是卻攝人心魄,那是來自他上位者的威嚴.

軒轅玄霄的聲音響起,小小的農家院落就安靜了下來,他們雖然不知道上官老爺的來路,可是看衣著和氣勢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他們這些百姓人家對那些富貴權勢之家有著天生的敬畏感.

上官雪妍拿著刀片也沒想很多,就把那孩子的頭發給他剃掉了.等剃完頭發,就發現那孩子的後腦有三寸左右的傷口,皮肉外翻,看著很嚇人.頭頂一側還有一塊紅色的血斑,摸著軟乎乎的,上官雪妍知道這兩處就是孩子的致命傷.她又把手放在那孩子的頭頂,感知他大腦內的情況,很快那孩子的情況她就知道了,也知道怎麼救治.

"云隱,准備麻藥?爺清理這里的人."上官雪妍突然說.她下面要做的事不想讓人知道,自己也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

"好,暗二,隨墨,小峰讓他們都出去,三丈之內不能踏入半個人,要不然就不要客氣了."軒轅玄霄看著在場的眾人說.

那些人在軒轅玄霄的威壓下什麼也不敢說自己就走了出去,就連村長都只是看了軒轅玄霄一眼也慢慢的走了出去.他現在才發現這上官老爺,不是一般人,至少不會是個普通的商人,他們來到斷崖村這個小村子也不知道是福是禍,村長心里充滿了焦慮.

"我不走,我要看著我的孩子."那孩子的母親抓著門框看著里面說什麼就是不離開.那是她的兒子,她怎麼放心把他交在陌生人手里.

"走吧,三娃娘,那上官夫人看來有本事,一定會治好三娃的,你放心吧."她身邊的一個年輕婦人拉著她說.

"走吧,大夫不想我們打擾她,我們還是出去等吧,三娃娘你要不離開,大夫不施救,你耽誤的只能是三娃呀,走吧."三娃娘身邊的另一個中年婦人勸說她.

"娃她娘,我們出去等吧,不要惹大夫生氣了."

他們幾人連拉帶拽的才拉出去三娃娘.

上官雪妍看著空空的院落,甩出紗綾綁在院中的兩個樹上,那平時看著窄窄的紗綾,現在紗綾的兩端系在樹上,那就是一片圍布,剛好隔開里面的上官雪妍,云隱姐弟和外面的軒轅玄霄他們,我們看不到里面的一點情況.

一切准備好之後,上官雪妍先縫合那個傷口,然後在那血斑上,用刀片開一個小口子,借住內力化開那些淤血,並讓它流出來,腦中的淤血她用靈力消散,修補受創的顱骨.做完腦內的醫治才給他縫合外面的傷口.最後又用靈力檢查一下,確定自己沒有疏漏什麼,這孩子不會有什麼其他的事,才讓云隱給他包紮傷口,自己收回紗綾.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外面的人都等得著急了,才看到他們出現.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那不是很好的臉色,上前扶住她,只是深深的看她一眼什麼也沒說.她知道救人行醫是她的樂趣,自己也不能阻止她.

"云隱,你給他開一些活血化瘀,傷口愈合的藥,還有把藥包里的最里面的藥丸拿一些給他的父母,告訴他們一天給孩子吃一粒."經過一個多時辰的忙碌,上官雪妍是感覺有點疲累,她治療那孩子的時候沒用內力和靈力補充自身的消耗,所以她是按一個普通人的體力來完成這次高強度的治療.

"我知道了,大姐,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有我呢."云隱看著臉色有點蒼白的姐姐,擔心的說,自己是看著姐姐如何做的,那種治病的手法自己不曾見過,自己看著都有點心驚.

"好,你在這看著,要是孩子發熱了,也不要緊張,那是正常情況.到時候你就用那紅色藥瓶里的藥,他大概會在兩個時辰以後醒來."上官雪妍還是不煩心的叮囑他,那孩子太小麻藥她也是只是喂了小計量的.

"恩,我知道了."云隱點著頭說.

上官雪妍還要說什麼,就被軒轅玄霄摟抱著強硬的帶了出去.上官雪妍感覺到肩上傳來的力度,轉過頭,看了他一眼,也沒說什麼.她也覺得自己現在很疲憊了,于是輕微的靠著他,借著他的身體走路.

軒轅玄霄感覺到自己肩上的力量,渾身僵了一下,這是這一兩個月來,上官雪妍第一次靠他這麼近.這時他才覺得上官雪妍不排斥他了,很快他就調整好了心態半摟抱著上官雪妍走出院子.

"大夫,我家三娃這麼樣了."

"大夫……."

"孩子,沒事了,不過要幾個時辰才會醒來,你們進去看看吧,里面的那位大夫會一直看著並且等孩子醒來的,你們不要擔心."上官雪妍笑著對那夫妻說.

"謝謝,大夫,謝謝大夫."那夫妻兩人跪下說.

"你們起來吧,大夫累了,要回去休息了."軒轅玄霄看著那跪著的兩人說.

"好,好."他們聽見軒轅玄霄的話,看著上官雪妍那不太好的臉色,也不敢說什麼,只是讓出路來.

軒轅玄霄扶著上官雪妍在眾人的眼前離開,他倒是想抱著上官雪妍回去,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他們回到自己的小院,軒轅玄霄扶著上官躺下,給他蓋好被子:"你先好好休息吧,我晚一點叫你."軒轅玄霄對上官說.

"好."上官雪妍說完就閉著眼睛,她現在心里有點亂,一向不讓人近身的自己,竟然讓他半抱著回來,自己說不上為什麼,到不覺得反感,反而感覺很安心,有種踏實的感覺.

"雯娥,你去煮點參湯給王妃喝."軒轅玄霄走出屋子對站在外面的雯娥說.

"是,王爺."雯娥說完就走回了廚房,她不會燒灶,好在他們馬車上有火爐,用那個煮參湯就好了.

軒轅玄霄看著遠處的大山,靜靜的只是看來一會兒他就就消失在院子里.

上官雪妍睡一覺起來,其實她沒什麼事,身體也是她故意的,她想試一試自己身體現在的承受能力,結果不是很滿意,她想要是有一天成了普通人,她就這體質該怎麼過.好在她現在有武功傍身,也不會把自己弄成一個普通人,她現在有太多的事要做,很多的謎題都沒解開.不過想起回來時是被軒轅玄霄半抱著回來的,自己現在想起來感覺怪怪的.

"雯娥姐姐,娘親醒了嗎?"軒轅云墨的聲音傳到上官雪妍的耳朵里.

"少爺,王妃還沒行,想來也快了."

"那就好,我以後要好好的學習醫書,我要是有厲害的醫術,就不用累著娘親了."軒轅云墨躊躇滿志的說.

"少爺一定會成為神醫的."

"雯娥姐姐,父王打的獵物,你燉好了嗎,父王說那是特意給娘親補身子的,你一定要好好的燉.我怎麼就沒想到山上給娘親打點獵物補身子用,真笨."軒轅云墨叮囑雯娥說,自己還在小聲的嘀咕著.

"少爺,你可不要一個人上山去,那樣很危險的.我們都知道少爺關心王妃,王妃也知道少爺的心意."雯娥聽他的嘀咕聲,著急的勸說他.在王妃心里,誰也沒少爺重要,王妃也不會願意少爺置身于危險之中.

"我知道了,我不會去,也不會讓娘親擔心我."

上官雪妍躺在床上聽著兒子的話,心里很開心,他一直都知道兒子凡是以自己為重,可是就像雯繡說的,自己也擔心他以身犯險.這斷崖山她們現在也不知道情況,能讓斷崖村的村民世代敬畏,那就有他敬畏的理由.看來自己要找機會摸進去看看了,不過現在自己先回複身子吧.上官雪妍想到這里,就運用靈力在自己全身走了一邊,很快就沒什麼事了,人也和以前一樣精神,一點也看不出來睡覺之前的疲憊.身體通暢的上官雪妍下床起來,走出屋子.

"娘親,您起來了,身體怎麼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我讓舅舅回來給你看看."軒轅云墨看見上官雪妍出來,走上前說了一大堆的問話.

"墨兒,娘親沒事的,你知道娘親是大夫,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的,午時的時候只是有點疲憊,現在睡一覺都好了,你看娘親像是有事的人嗎?"上官雪妍扶著兒子,笑笑對他說.

"娘親,沒事就好,看見您被父王抱著回來,我很擔心您,不過父王說你睡一覺就好了."軒轅云墨抬頭看看上官雪妍,看著她面色正常,也就放心了.

"墨兒,其他人呢?"上官雪妍在院子里看看,他怎麼不在,于是問兒子.

"父王,有事出去了,大哥在那邊陪著舅舅,青龍哥哥好像也有事."軒轅云墨快速的說了一些那些人的去處.

上官雪妍知道青龍也許是因為禹城的事,看來自己要盡快結束這里的事了,趕去禹城了.

大概晚上吃飯時,除去了還在看顧那受傷孩子的云隱,其他人他們都趕了回來,晚飯是雯娥做的,她說什麼也不讓上官雪妍動手.

吃飯時上官雪妍看著他們的臉色,就知道他們有事瞞著自己,青龍自己可以私下問,那軒轅玄霄自己要如何開口問,她猶豫不定.

"妍兒,你不舒服嗎?"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那心不在焉的樣子問.

"沒事,今天的湯味道不錯,雯娥有進步."上官雪妍鬼使神差的說了這麼一句.

"那就多喝點."軒轅玄霄嘴角帶著笑說,煮湯的食材,那可是自己親自去打回來的,她喜歡就好.看著她那蒼白的臉,自己當時都有點嚇著了,那可是自己第一次看見如此虛弱的她.不過後來她倚在自己的肩上,那也是自己第一次看見如此乖巧的她.以前的她都是強勢的,殺伐果斷的,這是她第一次露出小女人的一面.對于上官雪妍和以前的不同他不在乎,他覺得只要那人是自己的妍兒就行了.在山谷里的那一年多,是她最開心的日子.雖說那時候的妍兒,行事作風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可是她卻有著那單純的微笑,對自己也是最好的.山谷里安靜的很,可是有她的笑聲自己也不覺寂寞,當時也想過要是出不去山谷,他們就一直呆在山谷也不錯.在見她時自己猶豫過,迷茫過,彷徨過,後來一切明朗了,她卻什麼都不記得了,和自己也不親近了,雖說她不排斥自己,可是自己看的出她對自己的疏離,自己也難受過.但是自己相信總有一天自己會在此走進她的心中,現在應該事情朝著好的一面發展.

"好."上官雪妍也沒反駁他,只是帶著微笑說.

軒轅云墨看著自己父母的互動,他覺得今天的娘親有哪里不一樣了,可是又說不上來,于是也不想了,只是低著頭吃飯.

吃完飯,上官雪妍沒等上官雪妍找借口,軒轅玄霄就說有事先一步離開了.

"是不是禹城,有什麼變化?"軒轅玄霄離開後,上官雪妍問青龍.直覺告訴她,一定不是小事.

"江湖上的人開始找冥樓尋仇了,好像冥樓也損傷不少人,而且冥樓的尊主一直又沒出現,就有人說,其實冥樓的尊主在閉關修煉什麼邪門功夫,意在等武林大會那天屠殺武林人士."青龍說完就站在一邊,這也是自己下午才收到的信息,沒想到短短幾天,事情就演變的不可收拾了.

"知道,消息是誰放出來的嗎,那柯覺天不出面阻止嗎?"那柯覺天可是現任的武林盟主,他總不會看著江湖武林亂成一團吧.

"柯盟主說了,江湖事自有江湖辦法解決,他無權干涉."青龍有點生氣的說,他所謂的辦法就是看著那些人互相殘殺,直到一方被另一方殺光為止.

"好一個柯覺天,他莫不是想從中漁利吧."他現在不出面,如果後面是那些所謂的武林門派勝利,他就可以站出來義正言辭的譴責冥樓,甚至帶人鏟除冥樓.如果冥樓僥幸勝利,可是此時的冥樓也已經元氣大傷,他再帶人去圍剿,也是順利成章的事.能消滅掉冥樓都是他領導有方,如果不能消滅冥樓,那是冥樓氣數未盡,他也出力了.上官雪妍覺得無論結果如何,那柯覺天一點也不會損失什麼,他的算盤打得真好.

"那,我們要做什麼?"青龍問,他們華夏宗在江湖上是特例,從不涉足門派紛爭,他們只會拿錢殺人,不過也是有原則的殺人.殺貪官,也殺江湖敗類,可是卻從不主動去交好那些江湖門派,江湖上的人說他們亦正亦邪,那是說他們的行事作風,讓人摸不著頭腦.

"攪渾這潭水,越渾越好."上官雪妍帶著如沐春風的笑意說,可是房間里的溫度驟然下降.

"怎麼做?"青龍好奇的問,他們宗主這是第一次參與武林紛爭,可是為什麼?

"你過來,我告訴你."上官雪妍讓青龍附耳過來,她在他耳邊嘀咕了一陣子.

"我明白了,我這就去飛鴿傳書.算了,還是我自己去禹城吧.不過我們為什麼要幫冥樓的人,他們和我們沒有關聯?"青龍站起身子就往外走,不過在走出門口之前,還是問出來自己心中的疑問.

"為了你們家的少主,你先去禹城看看,我們過幾天也會去的."上官雪妍聽見他的問話楞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說.

"好的,我先走了."青龍知道宗主不想多說,也就不問了,不過他實在不知道這事和少主有什麼關系.

青龍離開後,上官雪妍依舊坐在原地,耳邊回響青龍走的時候那就問話,為什麼自己會插手冥樓和那些門派的事.他是自己兒子的父親,自己不能看著他出事,自己這麼做都是為了兒子.墨兒從小就沒享受過父愛,現在他剛剛享受到父愛,自己不能讓有心人給毀了,軒轅玄霄自己是幫定了.上官雪妍也是這麼對自己說的,她覺得這是自己唯一的理由,忽略了那悄悄發生的變化.

"我打算今天進山里一趟,墨兒你們就留在村里玩,娘親最晚到天黑就回來."第二天一的早上官雪妍對著正在吃飯的兒子說.她想了一夜,她覺得還是盡快結束這里的事,出發去禹城.有宸和自己,想搜遍大山其實也不難.

"好,我陪你去."軒轅玄霄聽後說,這是他早就料到的.

"好的,娘親.墨兒等您和父王回來.不過娘親您們也要注意安全才行."軒轅云墨知道娘親有事要做,並且那事也許還有一定的危險,自己去了也只會給娘親增加負擔.

"放心吧,娘親不會有事的."上官雪妍給他夾了一筷子菜說.

吃完飯,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就一起進來斷崖山,他們前幾天也進來過,不過都是在外圍,也沒進過深處,今天他們是打算走進去.他們兩人一獸,在林中穿行,他們因為目標明確,所以他們也就是用上了輕功.他們的速度一路上驚飛了不少鳥獸,因為有宸在,今天的斷崖上少了很多小型或者大型的獸類.

"今天好像很反常,我們一路上都沒看見有獸類出現,下心點."軒轅玄霄覺得今天斷崖山很詭異,他也有點擔心,是不是說明他們這一次不會太順利.

"恩,好的."上官雪妍也沒反駁他,其實沒獸類的原因她是知道的,有宸在,那些獸類哪敢出來,出來不是找死嗎?

樹木遮天蔽日的,他們走著走著眼前的景象就在不斷的變化,這里的樹干明顯的粗壯了很多,長得也茂密了.腳下的路也難走了起來,沒有人活動過得痕跡.

"我們好像到深處了,這里好像比外界要冷一些."軒轅玄霄護在上官雪妍身後說.

"是,有一點,那我們到處找找看."上官雪妍也感覺到了,她不但感覺到了寒冷,還感覺到那冷源好像離她也很近.

"宸,你看看這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沒有?"上官雪妍揉著宸的皮毛問.

"有呀,底下有個寒冰洞,所以這斷崖山才會如此寒冷的."宸抬抬眼皮說,她們又不是第一次來這里,它不用看也知道,不過這女人失憶了,也就忘記了.

"在哪里?指給我看."上官雪妍急切的問,她覺得那寒冰洞和她也許會有關系.

"你自己找吧,我是不會告訴你的,要不然怎麼算是你自己找到的."宸懶懶洋洋的說.

"這麼說,我真的在這里過?"上官雪妍心緒起伏不定的問.

"不知道,你自己找吧."

上官雪妍知道自己在宸哪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也就放棄了,于是她只能就在這附近尋找,看看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妍兒,這里有個洞穴."就在什麼雪妍到處找的時候,軒轅玄霄那邊傳來聲音說.

上官雪妍快速跑過去,就看見軒轅玄霄站在一個黑漆漆的洞口上方.上官雪妍和他站在一起看著向下看著那深不見底的大洞,也不知道下面有什麼,也不知道那洞有多深.上官雪妍彎腰隨手在地上撿起一塊大石就丟了下去,感覺過了很久才有輕微的聲音穿來.

"這個洞很深,下面也許結冰了."軒轅玄霄說.

"我知道,但是我必須下去看看才行."上官雪妍依舊平靜的說,她一定要下去,這是她來這里的目的.

"我陪你下去,我不放心你一個人."軒轅玄霄突然抓住上官雪妍說.

"好,我們下去."上官雪妍試一下沒能擺脫他的手,也不掙紮了.

他們跳下那黑漆漆的洞穴,由于黑暗和下降的速度,他們什麼都看不到,只能聽到自己耳邊急速的風聲.上官雪妍唯恐他吃不消,暗中做了手腳,減緩了下降的速度.他們越往下越覺得寒冷,到底的時候他們都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好像是骨子里發出的寒意,要凍僵了他們.

"你把這個吃了,就會好多了."上官雪妍遞給軒轅玄霄一粒丹藥.

"那你呢?"軒轅玄霄沒接她的丹藥,只是看著她問.

"我還有."上官雪妍又拿出一粒丹藥自己吞下,又把手遞給他.

軒轅玄霄拿起她手掌心的丹藥吞下,頓時感覺好了很多.四肢百骸也慢慢的舒展開來,身上也有了暖意.他知道她的醫術很好,沒想到到會好到這個地步,只是一粒藥丸就有如此的作用.

"好像只有這一條通道,我們進去吧."上官雪妍下來之後到處看看,四周都是石壁,也就只有他們的前方有通道,哪里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題外話------

今天也沒二更了,下面的情節我要理一下下

上篇:第九十三章 抵達斷崖村    下篇:第九十五章 冰洞留字,迷霧重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