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一百零八章 焦急等待,靠岸熟人   
  
第一百零八章 焦急等待,靠岸熟人

說完以後上官雪妍自己愣了一下,這幾個字她說的也太順溜了吧,好像經常說一樣.什麼時候自己已經把他放心中了,而且說的時候自己心中有一股說不上的感覺.自己不會是受弱智上官雪妍影響了吧,自己代入了她的角色了吧?還是在不知不覺中他應經走進自己的心中,而自己沒發覺.一時迷茫的上官雪妍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也沒聽見蕭震霆他們和她說的話,還是軒轅云墨解的圍.

"娘親,你怎麼了,怎麼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軒轅云墨跟著上官雪妍走出船艙站在船頭問.

"沒什麼,娘親在想給那蕭夫人用什麼藥,一時就走神了."上官雪妍想通了自己的疑惑也就不糾結了,她也不是說抗拒軒轅玄霄,只不過一直以為軒轅玄霄愛的是那個弱智上官雪妍,不是現在的自己,心中有點介意,既然這樣就順其自然吧.

"這樣呀!"軒轅云墨知道娘親沒說實話,娘親治病從不會為怎麼下藥而走神.

"對了,你不是說要逛街嗎,怎麼跑到這里游湖來了?"上官雪妍看著兒子說,他要是在街上哪會遇到這事.

"起初是在逛街呀,不過後來在茶樓休息的時候聽見有人說要游湖,我突然想到這里好像還有我們的畫舫,那畫舫我還沒用過了,一時好奇就和舅舅他們過來了.我到這里的時候,那碼頭的小吏還不讓我上那畫舫,我最後只能告訴他,我就是那畫舫的主人,最後還是用我的世子玉佩才上的畫舫."軒轅云墨低著頭說,他用世子玉佩就等于暴露了他們的身份,自己一時沖動,不知道會不會打亂父王的計劃.

"墨兒,沒事的,你父王也沒打算在這里隱瞞著身份,我們隱瞞身份也是為了做事方便."上官雪妍知道他在想什麼,于是說.

上官雪妍說的話並不是安慰軒轅云墨,他知道軒轅玄霄也是有這個打算的,畢竟他那個身份是隱蔽的,他現在在武林大會上露面了,肯定有很多人在調查他的身份,早晚也會暴露的,那他也沒必要遮遮掩掩的.

"真的嗎?"

"恩,也許現在你父王應經在岸邊等我們了."上官雪妍看著遠處說,她應經看見那人屹立在岸邊,身後有很多人跟著.

軒轅云墨也和上官雪妍一樣站在船頭看著遠方,不過他倒是沒看見自己的父王.

"多謝小公子的救命之恩,這恩我們記下了,如果有用的著我們兄弟的地方請小公子開口."柳然和柯鴻宇出現在他們母子身後說.

"不用了,你們不用放在心上."軒轅云墨聽見身後的聲音轉過身看著他們說笑笑說.他覺得這沒什麼,他當時也沒想這麼多.

"小公子可以不放在心上,可是我們不能,這樣好了,但凡小公子以後有事盡管開口便是,我們絕不推辭."柯鴻宇接著柳然的話說.

"好吧,我記著了."軒轅云墨看他們說的真誠,也就不繼續拒絕了,反正他覺得自己也不會有什麼事能用到他們的.

"那我們不打擾小公子和夫人了."他們兩人識趣的離開,走之前他們看了一眼背對著他們的上官雪妍.

"娘親,他們其中一人是武林盟主的兒子,是禹城四少之一,剛開始他們嫉妒我們的畫舫故意找茬,我就小小的教訓了他們一下.那些黑衣人好像也是沖他們來的,因為他們那船上的殺手最多,也是傷亡人數最多的."軒轅云墨和自己的娘親說自己前面遇到的事.

"墨兒現在很細心,連這些都看出來了."上官雪妍贊許的說,他能在危險之中還能注意到這些,看來自己的教導他都聽進去了.

"是娘親說的,越危險就要越冷靜細致,這樣才能有一線生機."軒轅云墨抬著有看著上官雪妍說,娘親的話他一直都記得.

"真不愧是娘親的好兒子,像娘親一樣優秀."上官雪妍突然捧著他的臉拉扯成不同的鬼臉.

"娘親,你又來."軒轅云墨站在那里,任娘親在自己臉上不斷拉扯,娘親也不知道怎麼想的,自己還真是看不透她,她有時候像極了一個孩子.

"無趣."上官雪妍訕訕的收回手.

畫舫不要看著大,可是經過上官的改造只要開啟特制的控制機關,那速度還是很快的.

軒轅玄霄著急的等在岸邊.他為了探聽更多的消息直到大會徹底結束他才離開,剛剛回到中華樓就聽說妍兒出去了,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于是就只能坐著等他們回來.突然中華樓的掌櫃進來說是看見大街上有很多士兵出現,好像說是郊外的游湖的多少爺遇到暗殺,然後自己又聽身後的齊然說墨兒也去游湖了,自己才明白妍兒為什麼出去,那一定是她感應到墨兒危險她才會突然離開.可是等自己到了這里碼頭竟然沒有一只船,墨兒他們現在在湖中間他們只能看著可是過不去.

"王爺,有王妃在,世子和大少爺不會有事的."齊然站在軒轅玄霄身邊說,他中午出來的時候也是跟著世子一起,不過在世子打算游湖的時候,就讓自己先回中華樓並把那些買的東西送回去.自己看著世子身邊的人,想著世子不會有危險,再說自己的武功也不能和暗衛二想比,于是也只能做個跑腿的.

"恩,我知道."軒轅玄霄看著平靜的水面說,他知道有妍兒在,墨兒和少泉他們不會有危險的.可是他還是擔心,畢竟他們是自己最掛念的人,軒轅玄霄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無能,每次關鍵的時候自己都起不到保護他們母子的作用,自己枉為大丈夫.

"水怎麼是紅色的?"突然有人指著水面說.

岸邊的眾人看著水面,大家心思莫名不安了起來.尤其是那些等在岸邊的孩子父母看到那些心中更加悲痛,他們不知道那血會不會是自己的親人的.看見那些紅色的水面,軒轅玄霄也睜大了眼,這到底是傷或者死亡多少人,才會讓湖水都變了顏色,這里可不是下游.軒轅玄霄也被他們的哭泣聲吵得腦袋疼,于是臉上的表情很不善.

"羅書語何在?"軒轅玄霄突然說,在那些哭泣和爭執聲中軒轅玄霄的聲音聽的特別的清晰.

"在,下官在."一個微胖的青年男人走出人群.可是羅書語走出來之後才反應過來,叫自己的這人自己沒見過,可是自己竟然就被他的聲音給驚嚇到了,于是生氣的問:"你是何人,本官的名諱也是你能直呼的,大膽來人拿下."

"大膽?第一次有人敢如此說本王,這兩個字就連陛下都不會對本王說,你可是好大的官威呀羅知府."軒轅玄霄眯著眼看著羅書語,自己出上京之前就了解了西越各地的官員,這羅書語說是淳于老將軍的女婿.可是看著也不怎麼樣嘛.

"你是聖王爺?下官參見聖王爺千歲."羅書語顫巍巍的跪下說.聖王爺為欽差巡視西越這是所有官員都知道的,陛下當時是下了旨意的,他當然也知道,可是沒想到聖王爺會這麼就到了這里,自己剛剛算是得罪了聖王爺,不知道他會如何處置自己.

"草民等參見聖王爺千歲."那些等在岸邊的人聽見知府的話也跟著跪下,他們有些人在禹城也許是有地位的,可是無論他們在禹城地位多高,可是他們畢竟是平民百姓,再說在聖王爺面前,就是其他王爺見了他都矮了一頭.

"大家都起來吧,本王知道你們現在著急,本王和你們一樣,因為本王的妻子和兒子也在哪里,可是現在沒船我們過不去,大家還是先安心的等著吧,你們一直吵著不停也不是辦法.本王不也是站在這里嗎?羅知府還不快去想辦法找船只去."軒轅玄霄依舊站著不動,只是揮手讓他們起來,然後威嚴的說.

"王爺,您快看,有船出現了."齊浩突然間指著河面說.

那里現在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一艘大船像岸邊駛來,船的速度很快.很快岸邊的人就能看清楚那大船了,船頭上站立一高一矮兩人,他們身後也站著很多人.

"王爺,是王妃和世子他們!"齊浩開心的說.他今天和王爺一起去參加武林大會去了,跟著世子的是自己的弟弟齊然,如果今天世子要是出了什麼事,那弟弟也是要當責任的.

"恩."軒轅玄霄舒了一口氣,聽見齊浩的話只是淡淡的從鼻子中哼了一個字.現在看見他們母子自己才算是安心多了,他現在很想知道是誰策劃的這場刺殺,這刺殺是沖誰來的,如果是沖著自己的王兒來的,那自己一定傾盡全力讓對方付出代價.

軒轅玄霄緊盯著那正在靠岸的大船,一絲也不錯過.上官雪妍站在船頭,很早就看見軒轅玄霄當然也沒錯過他眼里的擔心著急,嘴角微動,一抹笑意爬上她的臉頰.此時的上官雪妍並沒有帶著面紗,她現在是一個母親不是什麼華夏宗的宗主.

"我們的孩子,他沒事."

"安兒."

"怎麼會沒有我的兒子?"

"我們的兒子受傷了,回家後要好好的給他找個大夫看看."

畫舫在慢慢靠近,船上的人也都清晰的出現在那些著急等待的人面前,那些看見自己親人的和看不見自己親人的都在對著大船喊叫.等大船靠近的時候,就有士兵上前攔著那些激動的人,要讓聖王妃和聖世子先下船.

"見過聖王妃和聖世子."上官雪妍和軒轅云墨等船停穩之後,在軒轅玄霄的攙扶下走下大船,隨後羅知府就帶著眾人跪拜.

"大家起來吧,人能帶回來的本妃都帶回來了,你們去找自己的親人吧."上官雪妍看了軒轅玄霄一眼然後對他們說.那些重傷的,還有死去的,只要當時在船上的,自己都給帶了回來,那落在水里的自己也沒去打撈,就沒帶回來.上官雪妍說的時候語氣很是沉重,那些都是活生生的生命,眨眼見都沒有了.

那些人聽見上官許的話都著急的起身,在那些受傷的人中間找自己的親人,都是希望他們還在,哪怕受傷也沒什麼事.

"怎麼回事?"軒轅玄霄一直拉著上官雪妍的手,從剛才把她從船上攙扶下來,他就沒放開她.

"是冥樓的人,墨兒這次無意中碰到了,他們的目標是那幾個人."上官雪妍也不知道是忘記了還是不想掙脫他,只是一直任他牽著手,另一只手指著柯鴻宇他們說,柯鴻宇他們現在也都在自己的父母身邊.

"那是柯盟主的兒子,看來這次冥樓的麻煩大了,你還打算不插手嗎?"云隱不知道從哪出來看著軒轅玄霄說.

"我現在還躲的掉嗎?"軒轅玄霄現在很生氣,竟然有人打著他的名頭去劫殺他的兒子,自己有這麼喪心病狂嗎,下令殺自己的兒子?看來自己以前的手段是太溫和了.

"走吧,我們先回中華樓."軒轅玄霄對自己的妻兒說.

"等等,隨墨去請蕭夫人一家和我們一起走吧.我遇到的病人,我答應給他們看病的."上官雪妍沒忘記她還有自己的病人,先是和隨墨說,然後又和軒轅玄霄解釋.

"你自己喜歡就行,不用和我解釋."軒轅玄霄笑笑說,眼里帶著寵溺他知道她對醫術的熱愛和對治病救人的決心,自己不會阻攔她.

蕭震霆夫婦一直在船艙里沒有出來,蕭夫人的身子弱,在船艙里不會吹到風,再說他們的兒子還在這里躺著呢.外面的發生的事他們聽的一清二楚,聽到外面的聲音他們彼此看了一眼,眼里有著外人看不懂的情緒.直到隨墨來通知他們上岸,蕭震霆才抱起自己的兒子,有隨墨扶著蕭夫人去見上官雪妍他們.

"是你們?"軒轅玄霄看著走到自己面前的人,略帶吃驚的問.

"我們又見面了玄王爺,不應該是聖王爺."蕭震霆也略帶吃驚的說,他在里面想到了他們出來會是什麼場景,不過還是有點吃驚,他們也有將近十年沒見了吧.

"是呀,這是當年的那個孩子?"軒轅玄霄看見蕭震霆抱著的孩子問.

"是,他就是我和凝兒的孩子,說起來還要多謝王爺當年的寬宏大度,這次這孩子又是被世子給救的."

"我們當時也算是各取所取,道謝就不必了,你是絲凝?身子不舒服嗎?"軒轅玄霄看著立在他身邊,被披風裹著的人問.現在是春季她還裹著冬天的披風看來是身子不好.

"是我,王爺."蕭夫人蹲下行禮,那禮儀標准的一點也不輸于那些深宮大院里的小姐夫人.

上官雪妍現在算是看明白了,看來還是熟人,不過不知道蕭夫人姓什麼?是不是自己心中想的那樣,當年又是怎麼一回事,那人不是死了嗎,難道又是詐死?

"起來吧,這不是在上京.妍兒說的病患就是你吧,有妍兒給你看病,你一定會沒事的,妍兒的醫術很好的,你們放心吧!妍兒我們還是先回客棧吧?"軒轅玄霄知道現在這里不是敘舊的地方,有事也只能先回去再說.

"多謝聖王爺和聖王妃,那我們打擾了."蕭震霆抱著兒子彎著腰說.

"沒事的,我們怎麼說也算是故人,我也一直把絲凝當妹妹看待."軒轅玄霄說完拉著上官雪妍先走了.

上篇:第一百零七章 殺無赦,救人後續    下篇:第一百零九章 不該有的責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