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一百四十一章 銀針驅毒,重回水閣   
  
第一百四十一章 銀針驅毒,重回水閣

上官雪妍說這話不是因為她自負,而是因為她有足夠的能力這樣去做,她不信這個時空有人的醫術可以超過她.她不說是集百家之長,可是她的醫術那是華夏幾千年的沉澱的精髓,更何況她還有上神留下的醫書,她的醫術即使救治仙人都可以,更何況是這些凡人.可是如非必要她不會那些超出這個時空的東西,在一個時空就要做合乎一個時空的事,那些她丹藥她盡量不會去用,她也想贏的光明正大.就像雪楓說的那樣,自己之所以要和他們比賽就是想讓醫谷里的人知道,自己這個大小姐實至名歸,沒人可以看不起她.

她知道現在醫谷也不平靜,平靜的表明下有太多的肮髒心思.那些人也許是醫谷的元老人物,身後有自己跟從的人.醫谷現在其實是風崩離析的,這樣子的爛攤子,自己不去收拾誰去?父親病重,再說父親一直就不願也不擅長做這些事.小瘋子,不是自己這個姐姐看不起他,就他那單純的性子處理起來這些事,說不定還不如墨兒處理的的心用手.要是他遇到哪些醫谷的老狐狸,肯定應付不了.自己還是先接下這個爛攤子,等醫谷安定之後在交給他.自己現在畢竟是外嫁女,不可能一直留在醫谷,所以即使繼承谷主之位也是一時的.再說自己也沒打算被這醫谷的責任給束縛了自己,自己的身份已經很多了,也沒必要多添這一個.

上官雪妍兄妹送走金長老回到父親的百草院里,他們要把剛才的事和父親說一下.

"娘親,噓,外公剛睡著."軒轅云墨正站在床邊,聽見腳步聲了就知道是娘親進來了,于是叫了一聲.自己還輕手輕腳的走到上官雪妍跟前.

坐在一邊的軒轅玄霄也站起來.原本軒轅玄霄是和上官雪妍還有云隱他們一起在客廳商議事情,但是他聽到有客來的時候,就主動離開了,他覺得自己現在沒必要見他們.他離開客廳才發現沒地方可去,也就只能來這里和兒子們一起陪著岳父.

"知道了,娘親看看."上官雪妍撫摸了兒子一下,也放緩腳步走到床邊.看著父親那蒼老的容顏,心中絞痛.明明才五十來歲的人,現在看著比金長老都要年長.躺在床上,蓋上錦被都看不出被下子有人,可見父親的身子現在破敗到什麼地步了.

上官雪妍讓兒子和弟弟還有軒轅玄霄站遠一點,她自己站立在床邊,掀去父親身上的錦被,解開父親的外衣,銀針憑空出現在她的手里.上官雪妍用意念操縱著銀針,在父親的身上下針.這套銀針她很少用,因為這是她前世的師傅傳給她的,是他們師門世代相傳的,可是能用它的人幾乎沒有,但是自己就是那個例外的人,師傅認為她和這針有緣,才會傳給她,希望她可以好好利用.等拿到針她才從宸口中得知,這針不是一般的針,要用靈氣操控才行,想必以前也是修真者的東西.

睡著的上官博不知道自己被女兒紮成了一個刺猬,他沒有一點的不適,只是安穩的睡著.

上官雪妍把靈力注入到銀針之上,然後透過銀針再把靈力滲透進父親的肌膚和身體脈絡中.那些輕微的靈力在上官雪妍的指揮下在上官博的體內不斷游走,修複著他的五髒六腑,驅趕著他體內的毒性.時間也許過了很久,也就只是一會兒,那些原本銀光閃閃的一針,突然就變黑,有一些暗黑色的液體順著銀針流出,散發著刺鼻的氣味.

上官雪妍知道那是父親體內積壓的毒素,只要排除來就好了.她原本想用洗髓丹,但是又怕父親的身體破敗的嚴重,受不了洗髓丹的藥性.于是她才想著用銀針和靈力驅毒的方法,這種法方被驅毒的人不會受什麼痛苦也沒什麼感覺,可是靈力不足還是修為不夠的人,很難辦到,傷害的就會是行醫者本身.不過這些問題在上官雪妍看來不是問題,她的修為本就不錯,在加上,有宸看著,她不會有事的.這種方法是最直接的,也是最安全的方法.

在上官雪妍施針的時候,屋里幾人都屏氣凝神不敢出聲,就怕干擾到她.其實他們也沒看清那銀針從哪里來的,他們只是聞到了那刺鼻的味道.他們不只一次見上官雪妍行醫救人,可是她每次的治病的手段都不一樣.上官雪楓是知道可以通過銀針驅毒,可是那要對人體穴位了如指掌才行,還有對銀針針法也要極其熟悉.下針的准頭,下針的深度,還有使用針的大小,這些都是關鍵,萬一錯了,就會造成嚴重的後果.自己就從不使用銀針治病,因為那銀針自己不是很熟悉,也不敢隨便用.

大概有一刻鍾,隨著銀針流出的液體慢慢的變紅,直到恢複成正常的血液顏色,上官雪妍知道這是毒素都隨著先前的暗黑血液留了出來.上官雪妍揮手收起銀針,彎腰給父親把把脈,知道他現在體內的積毒沒了,不過身子要好好調理.

"雪楓讓人准備清水,你去給父親清洗一下,還有暫時先換一間屋子住."上官雪妍聞著屋里的氣味屏住自己的呼氣,有時候嗅覺太好了也不是什麼好事.自己最聞不得就是這些異味,老是感覺不舒服.

"好,大姐你先去休息一下,父親這里就交給我了."上官雪楓開口說,父母的病有大姐治療,好像也沒有自己什麼事了.自己能做的就是一些大姐吩咐的小事.

"好."上官雪妍轉身離開.

軒轅玄霄什麼也沒說,只是伸手扶著她,他不需要說怎麼,只要在她身後就好了,軒轅云墨和軒轅少泉也跟著父母離開.

上官雪妍被軒轅玄霄扶著也沒有躲避,只是任他扶著他們並肩離開.他們出了這個院子,上官雪妍沒停下,繼續往前走.

上官雪妍看著眼前這座建立在水面上的建築,那是一排竹子建造的屋子,要通過一座浮橋才能進去哪里.竹屋的外廊上掛著一串風鈴,風過有清脆的響聲,那是自己熟悉的聲音.那串風鈴是父親在一次外出給人治病的時候帶回來的,他說那是那家人送的,他沒要那家人的診金只是拿回來那串風鈴,父親剛到家就給自己拿來掛在廊下,說讓它可以陪著自己.那是自己記憶中父親唯一的一次外出診病,也就只是給自己帶回了禮物.

上官雪妍跟著風鈴聲,穿過浮橋一步一步的走向竹屋,這是自己的水閣,父親特意讓人給自己建造的,環境清幽安靜,適合自己居住.上官雪妍推開門進去,屋內的一切自己看著熟悉又陌生.熟悉那是這里的一切自己都認得,有些還是自己以前親自放置的,即使現在自己閉著眼也能找到那些東西的位置.陌生是因為這里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現在所喜歡的東西,屋里到處都是些小女孩的東西,粉絲的紗帳,碎花的窗簾,還有矮櫃上的撥浪鼓,小發夾上面的珍珠.上官雪妍走上前拿著看看,心里想自己原來還有這麼小女孩的時候.這些東西自己多久不曾見過了,好像記憶中也不曾有過.上官雪妍摸著屋里的一切,看著這里還和以前一樣的擺設,好像自己不曾離開過一樣.

"爹爹,娘親怎麼了?"軒轅云墨看著前面不說話的娘親于是擔心的問自己的父親.

"你娘親在想自己的過去,我們不要去打擾她."軒轅玄霄低聲和自己的兒子說.

這里就是妍兒曾經生活的地方,這里的一切都沾染了她的氣息,自己仿佛看見了她坐在窗下看醫書,桌邊習字.廊下嬉戲耳邊仿佛還有那童稚的笑聲,一如那年山谷中笑顏如花的她.

軒轅云墨不理會陷在回憶中的父母,他好奇的打量著這里,這是哪里,看著像是一個孩子的房間.可是又和自己的臥室不一樣,這里難道是娘親以前的臥室嗎?

"墨兒,我們在谷中的時候你和少泉就先住在你們舅舅的院子里,有事就來這里找娘親."上官雪妍知道這里和現代不同,講什麼男女大防,就是母子兩人也不能住在一個院子.自己這里其實房間還是有空余的,倒是可以給他們兄弟住.想想還是算了吧,讓他去住雪楓的院子里,誰也不能說什麼,也合情理.自己的這個水閣和雪楓的院子也離的不遠.

"知道了娘親."軒轅云墨雖說心中不願,但是還是應允,他在府中的時候就有自己的院子,可是那是離娘親只有一牆之隔的地方.這里好像就有點遠了,舅舅把房子修那麼遠做什麼,軒轅云墨在心中抱怨.

"乖,娘親過幾天帶你去千丈崖看看,哪里就是娘親和你爹爹相識的地方."上官雪妍怎麼會看出他的不願意,于是轉移話題.自己現在功力恢複,下那千丈崖應該不是大事.

"妍兒,那山谷好像找不到了,我這些年每一年都去找過,可是它好像憑空消失了."軒轅玄霄聽見她的話,突然說.他每年在他們離開的那天都會去一次他們當時分別的地方,可是回到那里卻再也找不到了,那里好像從來不存在過一樣.

"它還在,你離開之後,我回到那里,把那里用陣遮掩了,所以你才會找不到它."當記憶恢複之後,那以前的事,自己也都記得.當年在和宸一起離開之前,自己又返回了哪里,也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就是不想其他人在去哪里,于是她就讓那里'消失’不見了.

"怪不得呢."軒轅玄霄現在算是知道自己為什麼後來再也找不到哪里的原因了.

他們一家人在水閣待了沒多久,就又回到上官博的百草院,差不多該午時了.

上官雪妍來到百草院,就看見頌嬤嬤和母親坐在院子里的桌子邊,頌嬤嬤一直在說著什麼,母親還是直愣愣的坐著,一動不動.不過偶爾眼珠轉動一下,這證明她還是有意識的.父親的病現在不是什麼大事了,只要自己調理得當,很快就能好,母親的病自己也會盡快治好她.那句剩下下一件事,自己還要看看能不能找回小弟,不過不知道小弟身上有沒有特殊的印記.還有不知道小弟是不是還活著,反正自己會盡量去找他,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一家人團聚.

上篇:第一百四十章 醫谷現狀,心思各異    下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上官博的震驚,云墨簫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