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一百四十六章 鳳羽神劍,崖下遇一團活物   
  
第一百四十六章 鳳羽神劍,崖下遇一團活物

被頌嬤嬤牽著的小陽其實心中很迷茫的,他只記得自己剛剛在玩游戲的時候,沒抓住墨哥哥飛了出去,他心中很害怕,可是卻哭不出來.還以為會摔得很疼,可是他卻沒什麼事.睜開眼就看見那個這兩天一直看著他們不出聲的老奶奶抱著自己,說自己是他的兒子.這老奶奶是墨哥哥的外婆吧,聽說好像生病了.前一天墨哥哥的外公說自己是他的兒子,今天墨哥哥的外婆也說自己是他的兒子.

自己以前跟著乞丐爺爺一起生活,雖說貧苦,但是那乞丐爺爺對自己很好,要的東西都是先給自己吃.乞丐爺爺餓死以後,他要不到吃的東西,就打算去偷銀子.沒想到第一次偷銀子,就遇到了墨哥哥他們,他們對自己也很好,自己突然好想多了很多親人,生活也好了很多.再也不擔心吃不飽餓肚子的問題了,而且吃的穿的都是最好的.自己以為就會這樣下去,沒想到墨兒的外公突然站出來說是自己的爹爹.爹爹,是不是就像墨哥哥和少泉哥哥他們的爹爹一樣.爹爹是不是會對自己很好.可是他們以前在哪里,為什麼不要自己,自己問過乞丐爺爺,他說自己是被撿來的.在自己沒想明白的時候,這又出現一個人說是自己的娘,可是她什麼看著自己哭呢?娘,自己知道,墨哥哥說娘是最疼自己的人,就像墨哥哥的娘親一樣,姨姨就對墨哥哥很好,自己也喜歡她.可是他們不是墨哥哥的外公和外婆嗎,怎麼就成了自己的爹娘了?

上官夫人看著被頌嬤嬤牽到自己身邊的人,一直在無聲的哭泣.是他,真是自己的洛兒,雖說他丟失的時候才一個月,看不出模樣.可是自己就是知道眼前的孩子就是自己的洛兒,他像極了楓兒小時候.不但如此自己看見他就想哭,這是血脈相連的感覺.

"洛兒,我苦命的孩子,是娘不好,沒看好你,讓你剛剛滿月就不見了,是娘不好,你不要生娘的氣好不好?"上官夫人下床赤腳跪在地上抱著不知所措的小陽,說著那些小陽也聽不明白的話.

小陽,任她抱著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不是嚇著了.

上官雪妍看著母親的舉止,就知道她也是把小陽當自己的小弟了,難道小陽真是自己的那個小弟.看來自己要盡快確定才行,其實現在是不是已經不重要了,只要爹娘認為他是就行了.

"娘,您先回到床上去,您的身子還沒好透,不要受涼了,還有您現在也不能過于激動.我們既然都回來了,也就不會再失蹤了,以後會經常陪著你們."上官雪妍扶起自己的母親,讓她坐回床上,安慰她說.他們是不會再失蹤了,可是自己也許以後不能長時間陪在他們身邊,不過那時候的情況和現在就不一樣了.

"娘,知道了,你放下吧.娘沒事的,就是為了你們娘也會注意自己的身體的."上官夫人依靠在床邊說,嘴角帶著淺笑,他們都在自己身邊,自己還能有什麼病.

"那好,爹您先在這陪著娘說說話,我們就先出去了."上官雪妍知道自己的父母也許有很多話想說,畢竟他們也是十年沒好好說過話了.有他們這些人在,爹娘也沒機會開口.

"好,你們走吧."上官博聽後,立刻說.有點趕人的意思.

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他們只是笑一笑,然後帶著那些不懂事的人離開.

看著小姐他們離開,頌嬤嬤也跟著離開,她和不是什麼不懂人情世故的人.現在真好,老爺夫人都好了,小姐和二位少爺也回來了.

上官雪妍他們坐在院子里,聊天喝茶.

軒轅云墨他們幾個小人也坐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好像在說什麼.

"墨哥哥,你說那老爺爺他們是我的爹娘嗎?要是他們是,我是不是就要留在這里,就不能和你們在一起了."小陽坐在軒轅云墨身邊低聲問,語氣中有著傷感.他有爹娘了,是該高興的事,可是他好舍不得墨哥哥他們,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應該是吧,外公和外婆都這麼說,那就不會假了."軒轅云墨也低聲回答他,他現在一時不知道怎麼去稱呼小陽了.他一邊希望小陽是,一邊又希望小陽不是.希望他是,那是因為外公和外婆可以很開心,他們都可以很開心.可是要是小陽是外公的孩子,那就是娘親的弟弟,自己就要喊他舅舅,這就生生長了自己一輩.一個早上還喊你哥哥的人,下午就長你一輩,這落差有點大,心里總是感覺很別扭.可是如果事實就是這樣自己也會坦然接受的,小舅舅,是不是又多一個人讓自己欺負了,可是這個小舅舅自己好像下不了手.

軒轅云墨低頭看看自己身邊的人,伸手摸摸他的頭,以後也許就不能了了.

一中午又過去了,對于爹娘都好的消息,上官雪妍在府中下了封口令,不許外泄,所以現在谷中之人沒人知道谷主和谷主夫人的病都好了.即使有些人知道也不會宣揚,那樣對他們不利.

上官雪妍看著眼前的千丈崖,這里就是自己當年跌落的那個懸崖.自己是從這一邊落在下面的深谷中的,而玄霄是從另一邊跌落懸崖的,這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吃完午飯,上官雪妍帶著他們父子三人,避著谷中的人,從小路來到這里.那小路也是她以前采藥的時候發現的,很隱蔽.這里和以前一樣,四周依舊雜草叢生,下望深不見底,幽幽的大黑洞看著很嚇人.

"我當年好像就是從這里被推下去,她怎麼也沒想到我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不但沒死還回來了.其實我因該謝謝她的,要不是她的'好心’我們也不會相遇,更不會有以後的事."上官雪妍站在崖邊,看著遠方悠悠的說,話里的意味不明.

"你說的對,我們是該謝謝他們."軒轅玄霄也看著遠方說,自己要不是被人追殺,也不會落崖,也就遇到不到妍兒.現在自己大仇得報,可是害妍兒的人還在逍遙法外.就是妍兒不追究,自己也不會放過她.

"想不想下去看看,也不知道那小木屋還在不在?"上官雪妍眼中帶著回憶和懷念.

"下去,怎麼下去?跳下去?"軒轅玄霄震驚的問,難道他們跳下去,可是他不敢保證這次會和上一次一樣幸運.

"除了跳下去,我們還能有其他的方法下去嗎?放心,我當年能帶你們父子安全出來,現在就能帶你們父子安全到下面.墨兒,少泉娘親帶你們跳下去看看,你們怕不怕?"上官雪妍一副放心沒事的表情,看著他們父子三人,還好奇的問自己的兒子.

"不怕,有娘親在,娘親不會讓墨兒出事的."軒轅云墨睜著大眼看著上官雪妍說,眼里盡是信任的神色.

"還是墨兒,明白娘親."上官雪妍在他的小臉上捏一下.

一只手從廣袖里伸出,可是和平常的不同的是,她的手里握了一把劍.一把看著黑黢黢的劍,劍長倒是和普通的劍,沒什麼區別.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把劍給人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娘親,這是……."軒轅云墨看著娘親手里的劍問,他是第一次見娘親的手里拿劍,這是娘親的佩劍嗎?可是自己怎麼從沒見娘親用過,還有娘親把它放在那里了?

"它是鳳羽劍,我的佩劍,平時它就在我的身體里."上官雪妍握著手里的劍,緩緩的說.鳳羽劍,宸說那是上古神劍,它上任的主人隕落之後,就被上神封印在紫蓮戒里,等待它的下一人主人,沒想到它會認自己為主.自己很少用它,上一世只是在一次和國外異能者的對戰中用過,那也是自己唯一的一次用它,見識了它的威力之後,自己就再也不敢用它了.都說神仙打架移山倒海,那可是一點都不假,那天自己只是用一招,當時就風沙走石的,像是經過世紀大風暴一樣可怕.

"妍兒,莫非練到了人劍合一的地步,所以寶劍才能藏在體內?"軒轅玄霄聽後先是呆愣,然後想想問.他不懷疑妍兒的劍法練到那個高度,但是他懷疑這劍把真的是寶劍?看著還不如墨兒的玉簫雪柳劍呢.

"算是吧!"上官雪妍正在想如何應對他們下面的問話,沒想到軒轅玄霄給自己找好了借口.這下好了,省了自己編借口了.

"娘親,您現在拿它出來做什麼,我們要用它下去嗎?"軒轅云墨看著那把劍明明看著和普通的劍一樣,為什麼自己就感覺到了寒冷,還有自己對著把劍,竟然感覺到害怕.

"收斂一點,那是我的兒子,宸可是很喜歡他的."上官雪妍發現兒子的不自在,于是握緊鳳羽警告它.它現在看著普通,可是畢竟是上古的神劍,散發的威壓墨兒他們也受不了.

上官雪妍之所以抬出宸,那是因為這鳳羽挺害怕宸的,它不只一次被宸修理過.

"小墨兒,你娘親就是要用那把破劍帶你們下去,你不要害怕."宸感覺得鳳羽的小動作也狠狠的看了它一眼,欠收拾.

"墨兒,你們站上來,我們下去."上官雪妍揮手讓鳳羽變大了一些,然後拉著兒子讓他站在鳳羽的劍身上.

鳳羽劍的大小剛好夠他們一家人站立.上官雪妍站在最前面,禦劍,宸飄在最後面,擔當保護的職責.

上官雪妍禦劍帶著他們向懸崖下面飛去,她控制好速度,飛行的比較緩慢,她想讓墨兒他們多體會一下.其實她完全可以憑自己的修為就這樣提著他們下去,不過她沒那樣做.她想讓兒子感受一下不同的,也許今天過後這鳳羽自己又會把它放在空間里,不在使用了.

"墨兒好玩嗎?"上官雪妍問自己身後的兒子,自己知道他起初是害怕的,現在有的是興奮.

"不怕,好玩,娘親它可不可以往高處飛?"軒轅云墨開心的問,他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被一把劍帶著飛起來.

"可以,不過那樣萬一被人看到了,娘親就會很麻煩."上官雪妍不想掃他的興致,不過還是不得不說.自己不想引起恐慌,世人對未知的事物更多的是猜測和恐懼.

"娘親,墨兒明白了,墨兒也不會和人說今天的事,這是我們一家人的秘密."軒轅云墨懂事的回答他,他不想娘親有麻煩.

上官雪妍聽後什麼也沒說,這小子知道分寸的,自己不用和他說太多.

千丈崖,說是千丈也不過是誇張的說法.從上面望不見崖底,誰也不知道有多高.上官雪妍控制著劍,他們落在崖低的空地上.

軒轅玄霄看著那把消失的劍,往日的疑惑又浮現在腦中.當年他們是不是也是這麼出谷的,自己當年是被她弄昏了,等自己醒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出谷了,可是自己一直不知道是怎麼出谷的.可是如果他們當年就是這麼出谷的,那是不是說其實妍兒十年前的武功就很高.可是為什麼自己見到的是心智不全的她,雪楓也說她自小就是有病.可是為什麼那三天的她和以前會不一樣,這之間有什麼問題.那一年多的時間里,自己也相信她不是裝的,要是偽裝的不可能沒有一點破綻.一切的變故就在墨兒生產那天,可是自己那天一直都在她身邊,沒發現和以前又什麼不同.

"玄霄,你在想什麼?"上官雪妍收起劍,就發現軒轅玄霄看著那劍消失的地方在思索什麼.

"我們當年就是被它帶出去的?"軒轅玄霄上前一步靠近她問,他信任妍兒無論是誰,都不會傷害他,傷害墨兒.可是他不想她有事瞞著自己,那感覺很不好.

"是鳳羽帶我們出去的."上官雪妍也沒躲避他的問詢:"玄霄,有些事我現在不可能告訴你,你只要知道我不會害你們還有這西越就行了.也許,也許有一天吧,我會告訴你的!"她不想因為她的不得已她們之間出現隔閡,可是自己要說的事太匪夷所思了,說了他也未必會信.自己說了之後他會不會把自己當做什麼妖物看待,從而躲避自己.要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依舊對寵愛有加,自己會不會懷疑他對自己另有所圖.自己雖然知道他現在對自己很好,可是人心易變,自己可以掌握很多事情,唯獨不敢說自己可以把握人心.所以自己甯願什麼都不說,也不想遇到那樣的場面.

"好,我等那一天的到來.我們走,墨兒他們哪去了?"軒轅玄霄看見她眼中劃過的憂傷,難道是因為自己的問話嗎,其實自己也沒什麼意思的.他不想讓她傷心,于是不再問下去.

軒轅玄霄伸出手牽著上官雪妍走在這個他們曾經熟悉的山谷.

這山谷和上面雜草叢生的崖邊不同,這里卻是鳥語花香的,景色很美,有山有水,小動物也在里面歡快的跑來跑去.看見他們也會停下好奇的看看,好像不明白為什麼會有外人出現,一點也沒有要逃跑的意思.

"這里的一切都沒變,好像更加繁盛了,你聞,這香味是是不是很熟悉.成熟了,我們去看看."上官雪妍停下做深呼吸,然後開心的向一個方向跑去.

軒轅玄霄跟在她身後,也向那個方向跑去,他臉上帶著醉人的笑意,現在的妍兒多像自己初認識她的樣子.笑的純淨,無邪.

"玄霄,給你嘗嘗看."軒轅玄霄到的時候,上官雪妍手里抓著一些紅色的小野果,那香味就是它散發的.上官雪妍用錦帕簡單的擦一下,就咬了一口,心想還是這個味道.當年在谷中的時候她就是喜歡吃這個果子,他們也不知道它是什麼野果,上官雪妍就叫它飄香果.因為它的香味不但特別吸人,還吸引谷中的其它生物.可是這野果是長在樹上的,它們也只能等著它老的時候,從樹上落下的時候,才能吃到.

上官雪妍邊吃,邊還好心的丟給路過的小動物飄香果.

"這些拿給墨兒他們吃,對了,他們兩個去哪里了?"上官雪妍又摘了一些,用錦帕包著,這時才想起從到了崖底兒子就沒跟在自己身邊.這山谷里大型猛獸沒有,都是一些小型的,可愛的,她到不擔心兒子有危險,再說有宸在呢.只是奇怪他們去哪里了,怎麼沒跟著自己.

"我跟他們說,這里有很多好玩的,他們就自己玩去了."軒轅玄霄才不會說兒子是他故意支走的,他想和她重溫過往.

"那我們去找他們,這里很多年沒來過了,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我們不知道,我們還是小心一點吧."上官雪妍突然想起他們還是小心為上,誰知道這十年過去了,這里會不會有什麼未知的生物出現.

"啊!"突然一聲高喊聲,在平靜的山谷中響起,驚動了谷中的那些小生物,也驚動了他們兩人.

"墨兒,少泉?"上官雪妍聽見聲音,躍身而去,那是墨兒的聲音,他們遇到了什麼事.

上官雪妍在心中想可不要是兒子遇到了危險,所以用了十成的功力跑過去.等他們到的時候,看見的是自己兒子蹲在地上,不像有危險的樣子,反而是對著他前面的一團東西說著什麼.

"你是誰呀,你怎麼在這里,是不是從上面落下來的.你又是怎麼落下來的,你什麼時候落下來的?"軒轅云墨好像在自言自語,因為從頭到尾就聽見他自己的聲音.

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彼此望一眼,難道兒子面前那一團看不出是什麼的黑物,難道是人不成.可是那黑黑的一團看著也不像是人呀.

"少泉,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沒遇到危險吧?"上官雪妍問站在自己身邊的軒轅少泉.

"母親,我們沒事.只是被他給嚇著了.我剛剛和二弟看見這里有個木屋,就想上去看看.沒想到剛開門就見他從屋內滾了出來,然後順著台階就滾下來了,于是二弟就喊了一聲."軒轅少泉指著地上那一團的東西說,他們是真被嚇著了.沒想到這里除了他們還有人在這里.

"這是人嗎?"上官雪妍遲疑的問,怎麼會一點都看不出來呢.那明明就是一團看不到樣子的東西,怎麼就是人了?

"娘親,他就是人,剛才他滾下來的時候,我看到了他的臉,可是現在我無論怎麼問,他都不回答我.是不是摔死了,娘親你給他看看."軒轅云墨站起身,看著地上的那一團黑物肯定的說.

"好吧."上官雪妍聽完兒子的話,蹲下.那是包裹在布片中一團,那布片完全看不到原來的顏色,更不要說什麼花紋了,繡線了.

穿衣服?這就說明眼前的這一團就是人呀.她又往下看看,怪不得看著像一團,他的雙腿斷裂,膝蓋以下都沒有了,膝蓋上面也是萎縮的嚴重.就好像他只剩下了軀干和雙手,原本的衣袍穿在現在的他身上拖地,更加看不到下肢了,這人現在又蓬頭垢面的,看著就像一團會蠕動的活物.

"現在暈過去了,很可能就是滾下來的時候摔得.他應該也是從上面掉下來的,看著樣子怎麼說也有五六年的時間了.奇怪傷成這樣就然還能活著,看來他的意志很頑強,不過也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今天要不是我們來這里,他也許兩天後沒了."上官雪妍給他診斷一番說,他現在好奇這人是誰,又是怎麼掉下來的,還有是什麼支撐他挺過了這幾年.

上官雪妍喂他一粒丹藥,這樣就可以暫時保住他的性命了.自己還不知道他是誰,所以暫時不會讓他死.

上官雪妍喂完他藥,就讓他躺在原地,沒在理會,想來他也是習慣躺地上.

上官雪妍看著眼前的小木屋抬腳走了上去,這個小木屋是玄霄搭建的,那時的自己懷孕,不適合住在山洞里.所以玄霄就用劍砍下樹木搭建了這一間簡單的小木屋,那時候這木屋就是他們的家.上官雪妍站在門口看著屋內的一切,因為有人在住,它也變了樣子,不過大致還是沒變.上官雪妍拿起屋里桌子上的一株綠色植物,轉頭看著外面地上的那一團,他難道懂醫術?要是那樣也就能解釋,為什麼他傷那麼重還能活下來的原來因,他一定是在時常給自己用藥.

"墨兒,這就是娘親和爹爹的小木屋,還有你也是在這小木屋里出生的.到處看看吧,我們以後也許不會再來了."上官雪妍以後也不打算來了,美好的記憶留在心中就行了.

"嗯."軒轅云墨在屋子里到處看看,這里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樣,自己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在王府里出生的.自己曾經想過自己是不是在哪個山洞出生的,沒想到會在這里.

這個小木屋看著不大,是有木頭為牆,蒲草為頂簡單搭建的,就連里面的碗筷都是木頭掏成的.娘親就是在這里孕育並生下自己的嗎?條件可真夠差的,娘親當年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上官雪妍從屋里出來,就去了水邊那是谷中唯一的一條河流,記得岸邊有一塊大石,自己喜歡躺在那塊大石上看星星.

上官雪妍來到水邊那大石還在,她躺在上面看著天空.這里也算是自己的一個家,雖說住的時間短,不過在這里讓自己遇到了此生最重要的人,還有了墨兒,是意外還是命中注定的?其無論是什麼,也都不很重要了,現在的自己感覺很滿足.

上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晨練太極劍,母親認人    下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溫馨時刻,真假三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