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一百七十二章 寶物到手,云家?一脈相承   
  
第一百七十二章 寶物到手,云家?一脈相承

對面的幾人看著上官雪妍那隨意的舉動,他們也沒說什麼.她們一起進來的幾人,只有上官雪妍才是他們重點觀察的人,他們要確定她是不是就是他們要等的人?種種跡象表明她也許就是他們要等人的,不過他們還是有點不相信.畢竟他們世世代代已經等了幾百年了,等的他們都不相信那個承若了.

"大姐,他們是什麼人,你認識他們嗎?還有我們不是在藥廬的石室里面,怎麼會出現在他們家了?"上官雪楓慢慢的挪到上官雪妍身邊問,他看著眼前的幾人好像不是什麼壞人吧,可是為什麼他們說的話怪怪的,就連大姐都一樣,他好像不明白.

"不認識他們,可是他們好像認識我們,要不你去問一下?"上官雪妍看見他一副好奇的樣子,也忍不住逗他一下,自己這個弟弟什麼時候能"長大"呀.他眼前看見幾個不認識又不知道是敵是友的人的人,不是應該有危機感嗎?

"你們是誰呀,憑什麼說我們這是在你們家,你們是不是也是覬覦我們上官家的寶物的人?"上官雪楓聽到上官雪妍的話,還真走上前去問他們幾個人.

上官雪妍抬頭看著的石室的屋頂,我親愛的弟弟你問也要有點霸氣才能震懾對讓他們回答你吧!你這和孩子一樣的思維會惹笑話的.

"覬覦寶物,你說誰呢?你才是忘恩負義之徒,早知道就該讓你那年死在那些山賊的手里."對面一個男子聽見上官雪楓的話,前面說的比較大聲,後面是低語的,不知道是不是不想讓他們聽見.

那人的低語聲,可以瞞過其他人,唯獨不能瞞過上官雪妍的耳朵.他們是否曾經救過雪楓?還有既然那云靜儀放心讓他們保護她看中的東西,那眼前之人應該和她有點關系.不對,確切的說是他們的祖上和云靜儀有什麼關系?剛剛那出現的云靜儀的神識也沒說這些,看來還是要自己問了.

"我們來這就是要取走那兩件東西的,你們有什麼要求盡管提,我會盡量滿足你們,不過不能是無理的要求,或者你們想讓我幫你們解除你們身上的封印也可以.你們如果想阻攔我們,一旦我們動起手來,你們是沒一點勝算的."上官雪妍看著對面之人,說完那一聲之後,他們幾人又不在說什麼了.可是他們又不是來玩的,沒時間陪著他們玩沉默,于是她開口說.

不論他們的祖上和上官家的祖上有什麼關系,看在他們守護那兩件東西那麼久的份上,自己可以達成他們一件事情,說是回報他們了.

上官雪妍進來看到他們幾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們的身體內被下了封印,類似于血脈傳承的封印,已經傳承了很多代.有此封印的人,壽命都不會很長,要比一般人短很多.現在看來給他們祖上下次封印的人,應該是云靜儀.是什麼的關系讓云靜儀給他們的先祖下此封印,那他們是不是甘心守著這兩件東西,那現在是不是願意交給他們,所以她拋出了最有誘惑的條件.

"大哥,她……她,你說的是真的?你真能幫我們解除體內的血隱咒."上官雪妍的話落,對面一個看著年紀小的少年突然激動的問.

上官雪妍發現她說完話,不但那個年紀小的人激動,其他幾人也很激動,就連那個被他成為大哥的而立之年的男子也有明顯的激動神情,不過他很會掩飾.她就知道自己的誘餌起作用了,那這樣下面的事就好辦了.

"我們不會阻止你們取走東西,但是能不能取走要看你們的本事了,不過希望你不要忘記你說的話,解除我們的血隱咒,我們被它禁錮太久了.要不是我們世世代代的人早夭,我們都忘記了還有這血隱咒的存在."那而立男子緩緩的開口,算是回答了上官雪妍的話,也同意了她的條件.

上官雪妍也沒想到事情會怎麼順利,他怎麼會如此的爽快就答應自己的要求了?不過那些都算了,她不在乎.

"能不能拿到那東西,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會兌現諾言的.爹,金爺爺給你們看看."上官雪妍得到他們的同意,連身子也沒轉的,一只手伸向後面,就把那丹爐和布包吸了過了.拿到手後她抹去上面的印記,把東西交給坐著的父親.

那兩件東西上的封印被上官雪妍抹去了,丹爐也變得小了,看著就像普通的小香爐一樣.上官博他們拿著也不會有什麼意外發生,她也沒什麼擔心的.

"丫頭,你……這……."上官博看著自己眼前的東西,有點不知所措,怎麼和他們看見的不一樣,他們看到得是很大爐鼎,為什麼他眼前的是這麼小的的一只,光亮也弱了很多.還有怎麼會突然就到他的面前了?

"爹,它既然是寶物,就有它的獨特之處,現在的它你們都可以使用."上官雪妍沒有明確解釋那丹爐的不同,即使說了他們也不一定能明白.

這丹爐被自己從新封印了,看著和一個凡物一樣.不過就是看著不起眼的樣子,用它煉制的丹藥也比爹他們平時用的爐鼎要好的多.

"大哥她……?"上官雪妍的動作,那些背對著玉床的人沒看見.他們幾兄弟面對這上官雪妍可是看的明明白白的.那人只是伸了一只手,那原本漂浮著的東西就到了她手里.那藍色的爐鼎在到她手里的那一瞬竟然變小了,就連它原本散發的藍光都暗了下去.

"大哥,她應該就是它們一直在等待的人吧!"其中一只站在那而立男子身後的人第一次,說的是問話,不過確實肯定的語氣.

"應該是吧,它們從十天前就在不斷的震動,尤其是今晚震動的最厲害,要不然我們也不會擔心有什麼全部出現在這里.當我們不明白它們為什麼震動的時候,它們又突然安靜了下來,然後我們就看見了他們出現在暗室."那而立之年的男子語帶惆悵的說.那是他們世世代代守護的東西,他們也一直盼著它有反應,只要它有反應,那也就說明他們可以解脫了.可是當他知道他們終于何以擺脫的時候他怎麼有點迷茫了,他們世世代代就為這兩件東西活著,當沒有這兩件東西的時候,他們又為什麼存在?

十天前,那不就是自己到前面小鎮的日子嗎?自己在暗道的時候,是感應到了這兩件東西的傳給自己的歡快的感覺,難道它們一直都能感應到外界,或者說它們其實不算是死物.可是為什麼它們能感應到自己,難道是因為自己身上的靈力,就像自己可以感應他們一樣,不過現在不是弄明白這些的時候.

"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可以和我們說一些你們和上官家的淵源,也好讓我們知道是誰在替我們上官家守護它們.是不是你們一直在暗中窺視著我們,還有這石室在哪里,你們是不是醫谷里的人?"上官雪妍突然問,她很好奇他們的身份,他們是不是就是那個自己不知道敵友的勢力.

"我們姓云,我叫云霆雪,他們是我的弟弟們.這里確實是醫谷,我們當然也是醫谷的人,我們世代生活在醫谷,只不過不和谷中之人來往罷了.其實我應該說我叫上官雪霆才是,我們為了不暴露身份,輩分排序是放在最後的.上官族長,不,我們兄弟幾人應該稱呼您一聲族叔才對."那自稱上官雪霆的男子看著上官博和金長老說.眼中閃現著好奇,打量,和玩味,還有一絲憤恨.

"你……你什麼意思,你們是谷中的那個云家,武堂云家?不過你們不是姓云嗎,怎麼會和我們上官家有關系?這……這怎麼可能?"上官博和金長老互看一眼,很是吃驚的問.這云家雖然一直都在谷主,但是他們好像是屬于醫谷又好像不屬于醫谷,現在卻突然說他們其實也是上官家的人,這讓他怎麼理解,他從沒聽說過那武堂云家和他們上官家有接觸.

"這有什麼不可能,我們的先祖都是上官蒼穹和云靜儀的兒子,只不過他們兄弟兩人的命數不同.長子上官風輕繼承了他們父母的醫術,世代留在醫谷不得外出守著暗室里的寶物.次子上官封云繼承了父母的武學還有守護大哥,大哥的子孫後代和藍晶,輪回針的重任.為了讓次子不起二心的保護大哥及其後人,那母親竟然給他下了血隱咒.說如果有一點他們發現暗室里的東西有震動,到那時就是他們解除血隱咒的時候.那次子為了母親和父親的囑托,先是在外"尸骨無存",後又改換身份回到醫谷履行自己的使命,從此過著見不得人的日子.這就是我們云家從不和谷中之人來往的原因,這也是你們上官家幾百年來安穩存在的原因.那是因為有我們云家在暗中保護,要不是有我們暗中保護,那傻小子剛出谷就身首異處了.傻小子你還記不記得,你剛出谷遇到的那個土匪窩,你那時又是怎麼逃出來的?"云霆雪看著上官博略微激動的說,他壓抑了太久了,他為他們的先祖鳴不平,可是也知道當時的先祖那時身為人子又不得不從.可是他的母親不應該用那麼心狠的方法約束他,約束他的子孫後代.要是一直等不到暗室里的東西有反應,他們是不是就要一直沒有時間的等下去?

"你是?當年的那個救我出來的黑衣人?"被他指著的上官雪楓看著他,突然問.他想起來了,那年剛出谷的他,不知道江湖的險惡,本是好心救人,沒想到差點搭上自己的性命,在他求生無望的時候,一個黑衣人帶他逃了出去.可是那人卻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逃出虎口的自己遇到了玄,自己也再也沒見過那個黑衣人.也以為再也不會遇到了,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和他相遇.

"是我,你出谷之後,我就和小弟在後面跟著你.看著你到處爛好心,沒一點防人之心,所以才會想讓你在土匪窩受點教訓.誰知道救你出來後,你依舊那麼傻.還好在你後來遇到了好人.我們跟著你們幾個月,知道那人不是在利用你,也不會害你,我們才會回醫谷的.兩年後谷中有人傳言你死在外邊了,我還特意出谷去找過你,看見你無恙,我沒現身就又回來了.其實他們幾個都見過你,只是你不知道罷了.我回谷之後,每年都會讓人出去看看你,確定你是安全的,他們就會回來."云霆雪點頭承認自己就是那黑衣人,還說其實他們這些年一直都有上官雪楓的消息.

"原來是你們,我說怎麼每年都有那麼幾天感覺有人在監視我.可是我一直想不通是為什麼,到現在才明白你們不是為我而是為了他呀.好在我這幾年對他不錯,不然恐怕你們也不會袖手旁觀吧?"在上官雪妍他們還沒說什麼的時候,暗道里突然傳來另一個聲音.

話落軒轅玄霄和軒轅云墨父子出現在他們眼前,當然還有軒轅云墨懷中的宸.

"你們怎麼來了?"上官雪妍看見他們問,其實她知道暗道里有人進來了,也知道是他們父子,其他人不一定能找到這里,所以她沒阻止.

"娘親,您沒事吧,墨兒和爹爹看你們很久不出現有點擔心,才讓宸帶我們找您的.娘親這是哪里呀,還有他們是什麼人?"軒轅云墨看到自己的娘親,跑到她身邊問了很多話.

軒轅玄霄雖然什麼都沒問,可是也是擔心的看著她.

"娘親沒事的.他們,娘親也正在了解."上官雪妍抱著兒子,點這頭對軒轅玄霄說.

"娘親,沒事就好.是你呀寞,娘親那天在樹林里試探我的人就是他們兩個."軒轅云墨知道娘親沒事,他就睜著大眼骨碌碌的看著石室里的人,突然指著對面的兩個人說.

"無憂,原來無憂是你的真名呀,我還以為你給我的是假名字呢.我說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你看是吧?"對面那個年紀最小的人,看到軒轅云墨好像很開心的樣子,說話的時候,語氣歡快.

"你怎麼會柳葉劍法?"那個少年歡快的聲音之後,不等軒轅云墨說什麼,那云霆雪就突然出現在軒轅云墨身邊問.他聲音里有的不是生氣而是著急.

上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雪鳶一家的下場,兩個石室    下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達成協議,至寶水晶深藍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