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一百七十七章 東西不能亂用,母子捉弄人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東西不能亂用,母子捉弄人

對于上官雪妍說的他們那不合乎柳葉劍法的功法,他不會反駁.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他們一直都練不成這劍法,他們以前也曾懷疑過,可是一直都沒能印證.她的話算是印證了他們以前的猜測,他現在對那云祖先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是否為他們這些後人想過,小叔現在下落不明.就是因為小叔覺得這劍法和他們的詛咒有關,覺得他們一直練不成這劍法,所以才會一直解除不了這詛咒.就是這個他們一直都練不成的劍法的原因,才會導致小叔一去不歸.他不知道以前是不是也有過這樣的悲劇發生過,他也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家幾百年都沒人練成的劍法,讓上官雪妍這個才見過一次的人就練成了.他覺得他們一直堅持的和相信的都像是假的,他們其實很可悲.

"這我想她也不是故意而為之,這也許是她無奈之下的選擇,就像我明明知道這功法的厲害之處,可是卻不能傳給墨兒一樣.我也一直希望墨兒好,可以天下無敵那樣就不會有人能傷害到他.可是有時候知道的多了並不一定是好事.她當年要是留下什麼厲害的東西給你們,難保這幾百年不會泄露出去,真到那時候成為眾矢之的就是你們了.就如那兩件寶物在上官家的消息就是不知道那假三叔是怎麼知道的,可是你看我們一家的遭遇.現在我們是大難不死回來了,可是我們一家人經曆的那些生死誰可以忘記.我是不會忘記,三叔也不會忘記,那逝去的牡丹和芍藥也回不來了."上官雪妍看他那晦澀不明的臉色,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她不奇怪他會有那種想法,即使換成她,她也會有一樣的想法.可是轉念一想,她又是可以理解云靜儀的,她本就不屬于這里,只是一個意外的"客人".她不能擅自改動那些人的生命軌跡,就如自己一樣.明明有能力,讓墨兒和自己一樣獲得無盡的生命,自己也曾動過這樣的念頭.可是宸說,墨兒有他自己天定命運軌跡,自己要是強行逆改,就會給墨兒帶來不可預料的結果,也許會害了他.

要說那云靜儀是這個面位的過客,那不如說自己才真是這個面位的過客.要不是自己好奇之下的一時之起,自己也不會讓宸幫著來到這里,這之後的事就都不會發生了.可是過客又什麼樣,她們一樣都會在這里留下了痕跡.那云靜儀已經留下了一個可以治病救人的醫谷.那自己呢,自己又能留下什麼,或者說是可以為這里的人做點什麼?

"是不是都不很重要了,畢竟也過去了這麼多年,什麼也改變不了了.你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我也送你一點謝禮.這些年醫谷的人不是很一心,其實早就是這樣了,只不過近些年了他們更不老實了.等你繼承谷主之位之後,我想你也該處置他們的,不如把這些證據都給你,也許會有用的."云霆雪看著前面抱著書卷走來的幾個弟弟,緩緩開口說.

"要是那樣,可真是雪中送炭了,我也想過處理他們,想趕他們出醫谷.我現在已經讓人去調查他們的過去了,不過就這幾天能知道的恐怕也不會詳盡,要是有大哥的幫助那是一定讓他們啞口無言了.謝謝大哥了,醫谷少了他們那些心思不良之人,我也可以放心很多."上官雪妍沒想到會有這樣的驚喜等著她,她相信有這些一定可以名正言順的趕走他們,還讓他們無話可說.

"這也是我們該做的,小妹客氣了.你先看看吧."云霆雪拿過一本書卷遞給她,他當時看到時,就很生氣.沒想到那些人打著醫谷的旗號在外面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他原本想過幾天騰出手就暗中讓那些惡心的人消失.現在有她在,那是不用他出手了.

"看來只是趕走他們那是太便宜他們了,在那之前要讓他們知道損害醫谷名譽的下場."上官雪妍抓住手中的書卷,手上青筋暴突.她多久沒動過氣了,這些人打著醫谷的旗號做著坑蒙拐騙的事,什麼事罪惡他們就做什麼事,比那些地痞流氓都不如.她這看的只是一家的,想來那些家也都是差不多的情況.醫谷幾百年的名聲他們就不曾在意過嗎,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讓他們毀了.有些事是和那些有身份的人一起做的,被隱藏了,可是也不能改變他們做過那些惡事的事實.這上面記錄的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放在現在哪一件都夠他們把牢底坐穿的,甚至是判死刑的.

"那他們就交給小妹處置了,不過要是用得到我們的地方,小妹盡管開口就是."云霆雪看著上官雪妍的反應,知道她也是很生氣的.那有些人犯得過錯,是萬死難敵其一的大錯.

從昨天她的處事方式就可以看出她是個有原則的人,也不是什麼不諳世事的人,是個知道大是大非的人.不用自己說什麼,這些她都知道應該怎麼處置.

"好,我會在繼任谷主之位的那天處置他們.大哥你們可有想過回歸上官家?你們要是願意我想爹和族老他們是很樂意的,那些族人也是願意的,畢竟你們暗中為了上官家付出了很多."上官雪妍看到那些記錄的事件,就沒打算放過那些人.上官雪妍突然又想起另一件事問云霆雪,她知道這些古人的家族觀念很深,也很重視這些.就是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了,又是怎麼想的?畢竟他們一直是以一個"外人"的身份看待和保護上官一族的.

"這個……怎麼突然問起這個,讓我們想想吧!"云霆雪呆愣了一會兒,然後看看身邊的幾個弟弟對上官雪妍說,他不能替他們做決定,他自己也沒想過有一天會有人問他們是不是想會回歸上官家.對于上官雪妍的突然問話,他有點不知所措.

"好,我等你們的消息.大哥,只要記住我們都是上官家的子孫,無論什麼時候小妹都歡迎你們回來.那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你們現在不用天天守在醫谷了,可以出去走走看看,外面其實很好."上官雪妍知道她不能強求他們,也要給他們時間去思考,自己好像提的有點突兀了.

"下面我會留在醫谷照看醫谷和那兩個孩子,二弟他們出去找小叔,看看能不能找到,哪怕是遺骸也要給收斂回來."對于他們接下來的打算,云霆雪也沒瞞著上官雪妍.

"那叔叔已經離開二十來年了,你們沒一點線索怎麼去找,難道想大海撈針不成,那也太難了.這樣吧,我這有我馴養的尋物蜂,你們帶著也許它可以幫到你們."上官雪妍又從自己的腰間布包里拿出幾個小瓶子給他們.

"它們怎麼用,行嗎?"其中一人拿著那小瓶子問上官雪妍,他實在不信會有這麼神奇的小東西.

"試一試不就知道了,你把自己身上的隨便一件東西,找個地方隱藏起來.我們都站在這里,看看它能不能找到不就知道了."上官雪妍也沒生氣他質疑自己的好心,只是朱唇親啟.她一貫是習慣用事實說話,她不怕別人的質疑,她對自己的東西很有信心.再說這些尋物蜂不是普通的東西,那是空間里的生物,在自己之前就存在的,宸說它們就是用來尋人,尋物的.自己曾經也用過,可是親眼見證過.

"好,你們等在這里,我去去就回."那人聽到上官雪妍的話,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那是五弟,性子有點跳脫,就和老七一樣十分好玩."云霆雪看著遠去的人影,和上官雪妍說.他這幾個弟弟,也就二弟和三弟還有六弟稍微穩重一些.其他的三個人在自己眼前還好一點,要是讓他們出去那一定都如脫缰的野馬,沒人管得住.

"你這個大哥其實挺累的."上官雪妍笑著說了這麼一句.

"還好,也是我應該的."云霆雪不在意的說,他也習慣了去管束他們.

那離去的人很快就回來了,上官雪妍打開瓶蓋讓那尋物蜂圍著他繞了一圈,然後叫過來兒子說了一句:"墨兒,你跟著它,拿回它找到的東西,去吧."

"好的,娘親."軒轅云墨隨著那尋物蜂離去.上官雪妍只所以讓軒轅云墨去,那是因為軒轅云墨的輕功可以追的到它.

上官雪妍拍了兩下巴掌,那尋物蜂就飛著離開了.

軒轅云墨離開之後他們就等在原地.

軒轅云墨沒離開多久就回來了,不過臉色不怎麼好看就是了.

"娘親……."軒轅云墨走到上官雪妍身邊有點委屈的喊了一聲.

"墨兒,怎麼了?為什麼不高興了?東西沒找到嗎?"上官雪妍看著兒子的樣子,小心的問.她沒看見兒子拿回什麼東西,可是她又不相信那尋物蜂出了什麼錯,那有可能那東西藏得比較隱蔽吧,兒子不方便拿吧!

"娘親,東西找到了,不過我拿不回來.那東西好像是一塊藍色的布片應該是帕子之類的東西,在……在……在茅廁的那什麼……池子里."軒轅云墨先是支支吾吾的,然後咬著牙說完這句話,他都快被熏死了,不行他要回去洗澡了.

"哈哈哈……."軒轅云墨剛說完身邊就響起一串的笑聲,那是藏東西的小五發出的笑聲.

"五弟……."云霆雪聽到那笑聲就知道那是五弟又出壞主意了,只是讓他藏個東西,那竟然…….他雖然知道他喜歡亂來,可是也沒想到他會這麼亂來.

"墨兒不生氣呀,是娘親不對,早知道不讓你去了,娘親應該讓宸去的才對,沒事我們一會兒回家洗一下就好了.那是你那個舅舅如廁的時候,把帕子和廁紙弄錯了,一不下心就把帕子當廁紙用了,而他又不自知.那東西也許對他很不重要吧,墨兒一後可不能和他一樣迷糊.該用在什麼地方的東西,就用在什麼地方不能亂用."上官雪妍很快就明白了兒子說什麼了,她也實在沒想到那人會做出如此極品的事.于是她彎腰看似在教訓軒轅云墨其實是在說那人"亂用東西",但是她決口不提那人把帕子丟在那里是為了試探她那尋物蜂的能力.

上官雪妍也知道她這樣說有點過了,可是誰讓那人讓自己的兒子不高興了,其實這事她自己也應該負一定的責任.要是自己不讓兒子去找,他也就不會不開心了.

"你……?"

"娘親,兒子知道了,那帕子是用來擦手和臉的.不是用來擦那里的,那是很不乾淨的,帕子也不能這麼用.娘親這我知道,我很小的時候您就告訴我了.不過娘親那帕子是布做的,很薄又是可以滲透的.那用的時候會不會弄到手上呀?娘親那不是更髒呀,要是我以後都不敢用手吃飯了."軒轅云墨聽話的點著頭,表明他知道了.然後就像一個無知的孩子一樣,問著自己不懂的問題.

上官雪妍看著望著自己的兒子,眼中閃現著"求知"的光芒,就好像他問了一個很疑惑很重要的的問題一樣.

"這個,娘親也不知道,要不你去問你那個舅舅,也許他可以回答你."上官雪妍繃著笑說,他知道以兒子的聰明怎麼會問這麼"無知"的問題,他一定是故意的.那人的無意之舉惡心到他了,所以他也要一報還一報.他願意玩,那自己這個為娘的當然也願意陪著他一起玩.

"娘親,我知道了.這位舅舅你能回答云墨的問題,云墨就是有點好奇?這個我想他們也都回答不了我,他們一定都和云墨一樣沒試過把帕子當廁紙用."軒轅云墨閃著單純的目光,期待的看著那人,希望他可以解答自己的疑惑.

"五哥,你就說說嘛,小七也想知道的?"在軒轅云墨問過之後,那云寞雪也笑著問,真是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

"我不知道,我又沒用過."云霆雪的五弟紅著臉說,他快被這母子兩人給氣死了.怎麼聽她們的那意思,自己還不如一個孩子懂事.會做那種孩子也不做的事,那孩子不知道為什麼就算了,為什麼她那母親也睜著眼說瞎話.弄得自己現在都覺得自己好像真做了那種事一樣,現在就連自己都覺得自己的的這雙手髒的不行了.

云霆雪看著自己那五弟憋的通紅的臉,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他終于看見五弟啞口無言的時候了,五弟一直的惡作劇都是針對除自己之外的幾位兄弟,他們也不會拿他怎麼樣.現在這孩子明知道事情不是自己娘親說的那樣,可是他就是閃現著他那雙又亮又單純的大眼睛問你,你要怎麼回答.五弟現在想必心中也是無力的吧!

"五弟你就說了吧,我們也想知道."也許是覺得好玩,就連云霆雪都忍不住的開口問.

"大哥,你怎麼也……那帕子是我用樹枝放進去的,不是我用錯了."那云家老五說完,就消失在他們眼前,這里他實在待不下去了.再說他現在想去洗手了,不,想剁手了.

"哈哈……."

"沒想到五弟也有今天."

"很難的一見的事情,這算不算報應呀.讓五哥平時總是作弄我,看他下次還敢不敢,他要是再作弄我,我就問他這個問題."云雪寞看著帶笑的幾位哥哥,也說著大聲說.

"呵呵……."

"嘿嘿……."

……

云寞雪的話落,他那幾位哥哥笑的更歡快了.

"娘親,他們笑什麼,那位舅舅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他怎麼跑了?"軒轅云墨眨動著他那漂亮的雙眼一副迷茫不解的看著上官雪妍問.

上官雪妍在聽到兒子的問話,她忍不住也笑出聲.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看他那一本正經迷糊的小模樣,要是放在他小時候,自己一定狠狠親親他,自己的兒子真是可愛死了.

"就你古靈精怪的,你那舅舅想必是洗手去了.好了,我們該回去了.大哥和各位兄弟雪妍也該回去了,出來的有點久了.對了,那蜂你們要先讓他熟悉一下那叔叔的氣味,它才好尋著氣味找人.不用的時候,它就會待在那瓶子里,那瓶子里的蜂蜜就是它們的食物,我走之前會給你們留下點蜂蜜,它們很好養的.拍一下手代表是讓它慢點飛,連拍兩下那是讓它們快點飛."和他們幾兄弟告別的上官雪妍想到了讓自己差點忘記的事,于是停下離開的腳步.

"多謝小妹,我們知道了,一定會好好飼養它們的."云霆雪代表他們兄弟幾人站出來說.

"好,墨兒我們走吧."上官雪妍說完就帶著兒子離開,找人還是讓他們去吧,她這樣已經是幫他們.

上官雪妍帶著兒子回到家,客廳就只剩下他們自己家人,那幾位族老已經回去了.

"丫頭你回來了,他們……."上官博看著進來的女兒和外孫就立刻開口問.

"爹,沒事了,他們以後和我們一樣,只要沒意外就不會早亡了,那血隱咒也不會繼續延續下去了."上官雪妍端著軒轅玄霄遞過的沒來得及和喝的茶水,和自己的父親說.

"這是什麼事,我們彼此一起在谷中生活了幾百年,可是卻不知道我們和云家那是一脈相承,好像是我們上官家對不起云家他們,二弟,三弟你們改天和我一起去請他們認祖歸宗回歸上官家吧."上官博歎著氣說,他實在沒想到會有這事,他怎麼覺得這一夜之間他知道了很多秘密.那云家他們也該請回來了,畢竟他們是上官家的子孫.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現在知道了就不能讓他們"流落在外"了.

上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霆雪的責任,練不成的原因    下篇:第一百七十八 即將繼任谷主,後山峭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