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一百九十三章 雙管齊下,一家人的演技   
  
第一百九十三章 雙管齊下,一家人的演技

軒轅玄霄陷入了沉思中,上官雪妍說的他不是沒有想過,只是從感情上來說他不能接受罷了.他們軒轅皇室自從奪得江山以來,世代皇帝都是勵精圖治的,想好好的治理西越,想讓他們統治下的百姓豐衣足食.可是這事要是他們軒轅皇室的成員做的,那不是和他們世代帝王的心思相悖嗎?他們小的時候,父皇就告誡他們幾兄弟,無論他們以後誰坐上那個位置,其他人也都要用心輔助,不得做出傷害百姓的事,這也是他們軒轅皇室一直堅持的信念.

他如何也接受不了這事和他們皇室的人有關,可是理智又讓他不得不去懷疑他們.就如妍兒說的那樣,他把朝中的那些官員想了一遍,真的找不到一個可以做到一手遮天的人.他這幾年在民間也不是白行走的,也會注意西越的官員,他們的能力自己多少還是可以明白一些的.

他們皇室的的閑散成員算起來還是不少的,年紀大的大多都是父親的兄弟們.他們平時都是在自己的府中不出現,很多都是不理朝政的,有些是在自己的封地上,自己對他們也不是很了解.

軒轅玄霄現在是陷入自己的思緒里了,他在想那人會是誰,又為什麼要怎麼做?

噠噠的馬蹄聲帶著車里,車外人的各種思緒行駛在路上.

"二,停車吧,大家下車休息一下."上官雪妍伸手掀一下馬車上的窗簾,他們走了兩個多時辰了,前面好像就是縣城的城牆了吧!

"是,夫人."暗二看看周圍,他找一片開闊地停下馬車.

韓子硯也從車轅上跳下來,他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在這里停車,前面不遠處就是德興縣城了.

"娘親,我們怎麼這在里停車了,前面應該很快就到了吧?"軒轅云墨走下馬車抬眼看著遠處問上官雪妍.

其實不但軒轅云墨不能理解,就是軒轅玄霄都不能理解上官雪妍這是要做什麼.

"娘親坐累了,想活動一下,你們也到處走走吧."上官雪妍摸摸兒子的頭說,她說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話.

軒轅云墨他們知道上官雪妍做事情總會有自己的原因,所以明知道她說的是謊話,他們也沒在問什麼.

"那好,娘親我和大哥去那邊看一下."軒轅云墨看著娘親說話的時候是看著爹爹的,他想娘親也許是有什麼話要和爹爹說,所以他懂事的離開了.

其他人也都走遠找事去做.

"妍兒,你是不是有事要和我說?"軒轅玄霄看著那些走開的人,轉頭問上官雪妍.她不會無緣無故的讓馬車停下,而且下車之後明顯是有話想和他說.

"要是皇室的人你打算怎麼辦,我們進了前面的縣就要開始調查了."上官雪妍直接的開口問他,她看出他一直在猶豫不決.她知道他理智和感情現在很矛盾,可是他是必須有取舍的.他身為西越的王爺就必須給西越的百姓一個說法,無論對方是誰.

"我不想是他們,但是如你說的是他們的可能信很大.我雖然接受不了是他們,可是一旦查實是他們.我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那也是必須要去做的,要不然對不起這里受苦的百姓."軒轅玄霄聽到她的問話,思考了一會兒抬頭對她說.他的語氣很堅定,沒了起初的迷茫.他知道上官雪妍在擔心他,擔心他不知道怎麼去做,想開解他.是她多慮了,他只是在想從哪方面開始調查.

"好,既然這樣,你需要我的時候和我說.還有不用擔心我和墨兒他們,我們會保護好自己的,你只要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上官雪妍知道他既然做了決定,就會一查到底不論對方是誰.但是這件事恐怕沒那麼簡單,那人可以這麼多年都瞞的密不透風,他們想調查清楚也不是一朝一夕的.自己不會輕易去插手他的事,那樣會讓他以為自己對他沒信心,那不是自己會做的事.自己要做的事,就是在他需要的時候給予幫助和保護好兒子們,讓他沒有後顧之憂.

"恩,我知道,有需要我會和你說."軒轅玄霄微笑著走上前把她摟在懷里,她凡事都想在自己前面,她知道自己在乎的是什麼,需要的什麼.那些不用自己說,她都可以顧及到.其實她做事的能力比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單論這一份細心自己都沒法和她比,可是她卻在安心的相夫教子.她簡簡單單的兩句話就飽含了很多.她顧及了自己的顏面,自己的牽掛,還有自己身後那份來自她給予的不變的助力.有她在自己只要安心在外做自己的事就好,他們母子三人不會是托自己的後退.

"你們說你娘親和你爹爹說什麼,明明感覺他們都一副嚴肅的樣子,為什麼你爹爹卻突然笑著抱著你娘親?"在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身後的不遠處,軒轅云墨他們彎著腰躲在一顆樹後面看著他們.這發問的是云寞雪,他是真的好奇.

"不知道,不過只要不是吵架就好了."軒轅云墨轉身向林子里走去.他今天沒和娘親在一輛馬車上,他和隨墨他們坐在後面那輛車上.所以下車時他看見娘親看著父親一副有事要說的樣子,在加上那時父親的臉色看著很凝重.他不知道他們在車上發生了什麼事,他知道大人的事不是他一個孩子可以過問的.所以他聽娘親的話活動活動,但是他擔心他們,于是才會在一邊看著他們.

現在看他們和以前一樣,他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娘親和爹爹依舊感情深厚.

上官雪妍知道身後有人在看著他們,不過她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他們也沒做什麼少兒不宜的事.

"那你打算從哪里開始,說不定我們進了德興縣就會引起注意了,畢竟我們一行人還不少."上官雪妍從他的懷中站起身子,問他.

"我還沒什麼頭緒,這里好像是一位王叔的封地.在他的封地上出了這事,第一個要懷疑的就是他.怎麼多年他不可能沒聽到一點風聲,可是他這里的情況卻卻越加的嚴重了.這就讓人費思量.可是以他的為人我又覺得不可能.其實我現在也很矛盾緒,不過我也很久沒見過他了,要是真是他,我們突然出現就會引起他的猜測.萬一打草驚蛇,那就不利于我們後面要做的事.我在想怎麼才能證明到底是不是他?"軒轅玄霄從自己的記憶中找出來一絲有用記憶,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做,他現在是茫無頭緒,他知道的信息很少.

"其實打草驚蛇未嘗不可,只有他們有動作那樣才能利于我們.我們就要做些事,讓他們自己暴露才行."上官雪妍和他的想法不一樣,對方要是什麼都不做才是麻煩事,要知道對方的動作越大破綻就越多,才能讓他們抓住機會.

"即便是這樣我們也要有合適的理由才行,畢竟我和王叔已經多年不見了."軒轅玄霄覺得上官雪妍說的似乎也有理,但是他還是有顧慮.

"按理說晚輩拜見長輩是理所當然的,但是你還有一個禦賜的身份,理應不該出現在這偏遠的地方.但是如果是走投無路,才來投奔的,只要我們把戲做的足了,那就應該沒什麼難解釋的吧?"上官雪妍聽到他的話低頭沉思了一會兒抬頭對說.

"妍兒是不是有什麼好主意,那不妨說來聽聽?"軒轅玄霄拉著她在雯娥她們准備的桌子邊坐下,笑著問.

"你看如果我們是無意中知道這里的稅收有問題,原本想暗中調查.但是不知道怎麼就走漏了消息,被幕後之人收買冥樓的人追殺,你呢在打斗中受了重傷,最後為了我們母子的安全才想到附近尋找王叔的庇佑."上官雪妍拿了一塊點心咬了一口說.

"那不是等于告訴王叔我們知道此事情了嗎,那樣他會不會知道我們就是調查差的."軒轅玄霄有點不解的問,這不就是他一直顧慮的地方嗎?這樣不就等于打草驚蛇了.

"你說明明知道幕後之人是誰,他還在追殺你,你會拖家帶口的送上門嗎?再說我們也不知道那幕後之人是誰,這不剛才時調查,我們就遇到了危險."上官雪妍放下手中的點心攤著手說.

"妍兒的意思,我們迷惑王叔,讓王叔以為我們沒懷疑到他身上,才會在危險的時候找他幫忙.我們的出現還會讓王叔以為他們之中有人瞞著他追殺我們,還能引起他們內部的猜忌."對于上官雪妍的意思,軒轅玄霄也很快就明白了.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但是你的冥樓一定要把戲做足了.即使我們進到王叔的府中,也要窮追不舍的追殺我們."上官雪妍拍著手說,明白就好.

"這個沒事,我讓地和人親自帶人來,一定把戲做足了."軒轅玄霄覺得這個主意可行,他也會安排冥樓的好手過來,天,地,人,和四人在冥樓相當于妍兒的青龍他們幾人.

"那就行.不過我們應該是不是雙管齊下,我們現在只是懷疑那位王叔,但是萬一不是他呢,那我們不是走入了岔道."上官雪妍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他們不能把注意力全放到那個什麼王叔的身上,從而忽略了其他人.

"是這個道理,我想試一下韓子硯的能力.或者是說讓他在明牽扯那些人,我們在暗處也方便行事.不過韓子硯我們還是要保護好的,我打算讓暗二去保護他."軒轅玄霄也是有這個顧慮的,他也正想著用什麼方法解決呢.所以上官雪妍一說,他也就說了自己剛想到的方法.

"這是個辦法,那我們就兵分兩路.不過不能讓暗二去保護他,我們身邊的侍衛原本就少,要是少了暗二更加說不過去.再說暗二在上京就一直是我的車夫,或許有人認識他也說不定.我想不如讓六弟和七弟去保護他.七弟雖然好玩但是武功還是可以的,六弟是個知道分寸的,只要他們沒查出什麼,對方也不會對他們下殺手.我想六弟和七弟他們應該可以應付.再說這也是他們的一個曆練機會,他們不能一直跟在我們身邊."上官雪妍說著自己的意見,她也有自己的考慮.她不介意適當的利用一下韓子硯,再說也是那韓子硯一直想做的事,他們只要保護他就行了.

"好,這樣也行.我們出門在外,沒有侍衛也是說不過去的,那就留下暗二.那現在把他們都喊過來,我們再把計劃商議一下."軒轅玄霄最後一錘定音,事情大概就是這樣了.不過要和他們說明白,這中間不能出現一點差錯.

上官雪妍叫回他們,既然這事大家都有份參與,那就必須詳細的了解才行.

他們又在林子里待了很久,直到覺得計劃沒什麼疏漏才離開.至于領到任務的沒個人都在想自己要怎麼去做.

"你一直說的王叔,我還不知道是哪個王叔呢,他這封地也太偏僻的吧."上官雪妍對他口中的王叔很好奇.

"好像是落王叔,父皇的七弟.我也已經很久沒見過他了,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他是皇爺爺的最小的兒子,但是生母身份很低,所以他的封地才是在這麼偏遠的地方."軒轅玄霄說起那位王叔,也是心中唏噓不已.落王的嫡子很不成器,世子是在一場和另一位皇室子弟的爭奪酒樓座位的時候,被人失手打死的.世子妃在他去世沒多久也郁郁而終了,留下他們才一歲多的女兒.聽說那落王叔也是一夕老了很多,可是奇怪的是他竟然沒有為兒子討說法的意思,竟然帶著孫女再也不出府了.

"落王爺,就是那個顏夕郡主的爺爺?"上官雪妍疑惑的問,那顏夕郡主她不陌生,上次凌太後他們栽贓墨兒的時候就有她,自己當時還在想她在那件事之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好像吧,我對落王府不是很熟悉,那落王叔也已經很多年沒出來過了."軒轅玄霄沒想到上官雪妍竟然知道那顏夕郡主,不過一想也明白了.過年家宴的那天他雖然不在可是也知道發生的事,但是他當時只是覺得巧合沒想這麼多,不過現在想來事情也許沒那麼簡單.

"那他平時在哪里,在上京嗎?"上官雪妍在想他要是在上京不在這里,那他們是不是事情就好做了.

"不是,聽說他很多時候就是帶著顏夕住在封地上,只有過年的時候會回上京."軒轅玄霄說著他知道的為數不多的消息.

"這麼說我們今天是能見到他了."上官雪妍抬頭看了他一眼說.

"說不好,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回上京."軒轅玄霄神色微妙的說.他怎麼忘記了這事,現在已經入冬了,那落王叔按照慣例也該動身了.

"不要想了,我先給你裝扮一下,你把這個藥丸吃下去就是重傷虛弱的樣子,我在你身上畫上一些傷口,然後……."上官雪妍拿出自己的醫藥箱,邊說便動手給他做起了傷勢,傷疤,包紮一應俱全的重傷現象.

暗二駕著的馬車也加快了速度,就好像在慌亂的逃命一樣.上官雪妍他們一家和韓子硯他們三人是分開走的,他們一家人是直奔落王爺在本地的府邸而去.而那三人是和那些衙役一起去的進了縣城,不過他們沒要和衙役一起去府衙.至于那些衙役上官雪妍給他們了一筆錢,告訴他們回去就說遇見江湖游俠用錢頂替了那些稅收.因為那些衙役需要的解藥在他們手里,所以那些衙役不得不按照她的意思辦.

上官雪妍他們沒有進縣城,那是因為那落王爺的府邸不在縣城是在縣城外的山腳下,據說是因為落王喜歡哪里的風景.

上官雪妍掀開簾子看著這眼前的山水還有馬蹄踏上的青石板鋪成的路.山澗潺潺的流水,山頂雨霧繚繞,這落王倒是找了一個好地方,這里是個適合隱居的地方.

上官雪妍放下簾子,她已經看見府門了.

"來著何人,報上名來?"一個侍衛樣的人上前攔著剛跳下車轅的暗二.

"我家主子是你家主人的故人,路過此地特來拜望,煩請你通稟一聲."暗二先是四周看了一眼,然後才對那人說.

"故人?那你家主子姓甚名誰?"那侍衛先是警惕的打量了暗二一眼,然後又看了他身後的馬車一眼問.

"這個……我家主子身份特殊,不便透露.我們來自上京,是你們家主子的侄兒."暗二為難的看著馬車一眼,然後說.

"二,你把這個給他,叔叔要在一看便知."車內傳來軒轅玄霄虛弱的聲音,還有上官雪妍伸出的手.

暗二接過上官雪妍遞過的東西交給那人,讓他進去稟報.

"你的玉佩好用嗎?"上官雪妍看著眼前臉色蒼白的人問.嗯,自己的化妝技巧還是不錯的.這一看就是身受重傷的人,不過他的演技也不錯.

後面馬車里的軒轅云墨兩兄弟也走下馬車站在上官雪妍他們馬車之外,不過臉色都很焦急.

"王爺,剛才門口的侍衛拿著這個進來,說有來自上京故人求見,現在正在門外.王爺,不知道您見不見?"一個中年男子拿著手中的東西從外面跑了進來,這上面雕刻的可是龍呀.

"上京的故人,拿給我看看?"那是一個年逾半百的老者,他正在院子里給花草澆水.聽到管家的話,他放下水壺面帶疑惑的問.

管家恭敬的遞上那東西給個老者,那老者一看:"紫玉金龍佩,聖王爺?"他看著手中的東西神情顯得有點微妙.

"王爺,您說這是聖王爺的東西,難道那門外之人就是他,可是他怎麼回來這里?"那管家也沒想到那塊玉佩還有那麼大的來頭.

"不知道,先把人引進來早說,通知下去迎接聖王爺,安排客房."那老者忽然恢複神情對著管家說,然後他先走了出去.

"是."那管家聽命跑了出去.

外面上官雪妍他們等的有點著急了,他們想要是那落王爺不在,沒人認識那玉佩怎麼辦.那他們的計劃還能順利進行嗎,那他們是不是要換另一種方法了.

"娘親,我們被他們包圍了."突然車外傳來軒轅云墨的聲音,聲音里明顯有著緊張.

上官雪妍掀起簾子看著外面那些拿著武器圍在他們馬車邊的士兵,他們好像是從院子里面出來的,可是為什麼圍著他們?

在上官雪妍不解的時候,從里面走出一個半百老者,他被另一個人扶著走到上官雪妍他們的馬車前面彎腰站立:"請問馬車里可是聖王爺?"

上官雪妍聽後看了一眼軒轅玄霄然後伸手扶著他,打開車門慢慢的走了出去.

"落王叔無……需多禮,咳咳……是小侄打擾了,小侄也是實……在沒辦法才……咳咳……."軒轅玄霄被上官雪妍扶著出現在車轅上,全身依靠在車門上,先是氣若游絲的說,後來話沒說完直接暈了過去.

"父王,您怎麼樣?娘親,父王他……?"軒轅云墨看見出來的父母著急的問.

"王爺這是……,為何會傷成這樣,管家快請府醫."那落王爺看著軒轅玄霄的樣子十分著急的和自己身邊的人說,他還上前扶著軒轅玄霄.

"我們被人追殺,父王是為了救我才會傷成這樣的.父王……."軒轅云墨著急的說,眼睛都落淚.

"追殺?快,快先進去再說."那落王爺看著軒轅玄霄的樣子,好像剛想起來一樣,于是顯得很是著急.

這時暗二和天走上前,天背過軒轅玄霄就和那落王爺進去,上官雪妍走下馬車也跟著他們著急的進去.

落王爺帶著他們走進一個院落,帶著他們走進其中的一間屋子,讓天把軒轅玄霄放在床上.

上官雪妍立刻上前把把脈,然後喂了一顆藥丸給他.

"侄媳,侄兒的傷怎麼樣?"落王爺看著上官雪妍的動作先是吃驚,然後又著急的問.

"傷的很重,我的醫術不精,也不知道怎麼救治.這藥丸還是出來之前陛下給的,也是多虧了這藥丸王爺才行撐到現在.現在侄媳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還請王叔幫幫我們吧!"上官雪妍坐在床邊拿出手帕在自己眼角試了一下,然後抬頭緩緩的說.說到後面就打算給落王跪下了,不過被落王給攔著了.

"聖王妃請起,您這是做什麼,他是本王的侄兒,既然你們來到這里,那我就沒有看著不管的道理."落王爺扶起上官雪妍走,然後上前一步看著床上的軒轅玄霄說.

"多謝,王叔了."上官雪妍低著頭,她感激的彎腰施禮.

"王爺,府醫到了."外面傳來管家的聲音.

"那還不快進來."落王對外揮著手不奈說,好像是在生氣管家在這個要命的時候,還在乎那些禮節一樣.

管家也誠惶誠恐的帶著府醫走進臥室.上官雪妍看著進來的人,自覺的給他讓一個地方.她看著那府醫年紀不小了,就是不知道醫術怎麼樣.不過她對自己的醫術有自信,她下的藥那府醫看不出破綻.

那府醫又是把脈,又是翻看軒轅玄霄的眼臉,折騰了好一會兒才起身:"回王爺,病人受了很重的內傷,傷及要害,要不是服用珍貴的藥材,恐怕……,老朽會盡心救治的,但是老朽也沒把握可以治好他."

"怎麼嚴重,那你就盡全力救治吧."那落王有點吃驚的問,他沒想到軒轅玄霄會傷怎麼重.

"好,我這就下去開方子熬藥."那府醫快步離去,不過他走之前看了上官雪妍一眼,很是奇怪.

"侄媳先不要擔心,習先生會治好侄兒的.不過侄兒為什麼傷成這樣子,還有你們為什麼會被人追殺?"落王先是安撫上官雪妍,然後才問她.

"我們領了陛下的令之後就游走在西越,我們原本是想去南方的.結果在路上聽人說這里的賦稅嚴重,我們就轉道來這里,想看看是真是假.可是剛到這里還沒開始調查,就被人圍殺.對方說他們是冥樓的人,但是他們也是拿錢辦事,有人要我們的命.在打斗中王爺為了保護墨兒,就被對方打成了重傷.我們雖然逃脫了追殺,但是王爺傷重不易趕路,想先找個安全的地方養傷,但是王爺又怕他們追過來,他害怕已經重傷的他保護不了我們母子.他絕望之時突然想到王叔在這里,所以才會撐著來這里尋求庇佑."上官雪妍故作冷靜的說完這話,其實上官雪妍在心里都在佩服自己,她覺得自己的演技很好,這謊話說的她自己都要相信了.

"這里賦稅有問題,我們問題?本王怎麼沒聽說過."那落王突然問.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想來查探一番,可是在路上就被人襲擊了."上官雪妍搖著頭說,表示他們也不知道.

"娘親是我不好,是我連累了父王.娘親我以後一定聽你們的好好習武."軒轅云墨紅著眼走上前蹲在上官軒轅玄霄的床邊說.

"母親,兒子以後也好好習武."

"好,都不傷心了.娘親信你們,放心吧,你們的父王會沒事的."上官雪妍伸手把兩個兒子抱在自己懷里.

落王看著那抱在一起的母子三人又看看躺在床上的人,他走了出去.

上官雪妍感覺到沒人以後,放開他們兄弟兩個,給他們擦一下淚.這兩個也是演技派呀,裝的真像.

"能騙過他嗎?他好像是個精明的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上官雪妍接過雯娥遞過帕子假裝給軒轅玄霄擦臉,在他的身上點了一下並且小聲問.軒轅玄霄之所以會突然暈過去那也是她做了手腳的.

"你們母子一起哭,我都信了,他能不信嗎?不過也許不會全信,反正我們做的准備很足,沒什麼好擔心的.後天地和人就該進行第一次刺殺了."軒轅玄霄閉著眼說,其實他躺在這里頭腦是清醒的,他清楚的知道他們說的每一句話.

"那你就繼續躺著他,記得藥如果沒經過我的手,你就不要喝."上官雪妍想起那府醫臨走時是那怪異的眼神,她難免會擔心.

"知道了,墨兒你們先去隔壁休息吧."軒轅玄霄看著那眼睛紅紅的兩個兒子,心疼的說.他們還小其實沒必要跟著他們涉險,可是也就只有在他們眼前他和妍兒才會不擔心他們.

軒轅云墨知道他們在演戲,現在那看戲的人走了,他們也可以離開了.于是聽到父親的話,他點著頭離開. 穿越之沖喜繼妃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雙管齊下,一家人的演技

上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奇怪的書生,猜測范圍    下篇:第一百九十四章 安心養傷,是不是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