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一百零四章 莫名的難受,村民奇怪的反應   
  
第一百零四章 莫名的難受,村民奇怪的反應

軒轅玄霄看著宸那奇特的舉動,他腦中回蕩的只有那一句話"你自己不會弄呀,這對你又不是什麼難事."這是宸剛才對上官雪妍說的話.宸為什麼會怎麼說,那是不是說明上官雪妍其實和宸又一樣的能力.眼前的積雪很厚,厚的像一堵牆,這可不是內功深厚就可以移走的.宸那一手說是"翻江倒海"也不為過.他突然覺得即使翻江倒海宸也能做的到.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是他卻不覺得自己的想法荒誕可笑.

宸不但清理除了道路,而且它清理出的那道路像是沒沾染過積雪一樣.任誰一看就知道那非人力所為.宸可以做的,那是不是她也可以做到.宸難道真如它自己說的,是神獸嗎?要是宸是神獸那妍兒又是什麼身份.

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再一次對她的身份產生了奇心,他雖說好奇但是也不會去問她,他在等她告訴他的那一天.

其實要說最吃驚的還是那云家兩兄弟,畢竟宸的與眾不同軒轅云墨他們也見過,可是那兩兄弟是第一見.云寞雪由于吃驚嘴巴張的很大,表情呆滯,以至于那些風雪飄到嘴里了他都沒感覺.還是云斐雪上前給他合上下巴,他才反應過來.

"無憂,你那只白毛動物是什麼東西,那是成精了吧?"云寞雪移動的軒轅云墨身邊問他.這一路上他早就見過無憂懷里的那只渾身長白毛的小東西,看見它和他們一張桌子吃飯,他問過,可是無憂什麼都不說.那小東西小小的一只,很多時候都是被無憂抱著,他也看不全樣子.後面看全了樣子,可是他也沒認出那是什麼東西.他一直以為那小東西就是無憂的一只小寵物,原來一直都是他錯了.誰家的小寵物會有這麼大的本事,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回答他的不是軒轅云墨的回話,而是他自己的尖叫聲.那云寞雪正在看著軒轅云墨等待他的回答,可是他自己突然飄了起來,然後落在松軟的積雪里,只能聽到他的嚎叫,身影卻消失不見了.

軒轅云墨看著那淹沒在積雪中的人,他摸著已經回到他懷中的宸.那云寞雪真活該,誰讓他說宸是白毛動物,惹宸生氣了吧.宸只是把它扔了在積雪里,也算是小小的懲罰他一下.

云斐雪走向那塌下去的積雪,那是一個人躺倒的樣子.他伸手把里面的人拉了出來.他可是看見自己的弟弟是怎麼從馬上跌落在積雪里的.

"誰扔的我,這也太過分了,不知道雪里好冷的."云寞雪從雪中爬起來,拍打著自己身上沾染的白雪,很生氣的問.

"是我,記住了我可不是白毛動物,我是靈獸白狐."宸眯著自己的小眼睛和他說.他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他說自己是靈獸白狐,沒說是神獸.

"靈獸,傳說中的靈獸?"云寞雪的手還保持著拍打的動作,然後看著目不轉睛的看著宸,好像在確認一樣.

"好了,不鬧了,我們進村吧."上官雪妍打馬前行,現在路也有了,他們沒必要在外面耽擱時間了.

上官雪妍他們踏著那宸開辟出來的道路,走進村子.

"宸,你怎麼了?"軒轅云墨低著頭,問自己懷里的宸,他感到宸好像有什麼一樣.似乎有點難受悲傷的樣子,具體是什麼他只能問宸.

"不知道,我覺得難受,有點想哭."宸傷感的聲音傳來.它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好像這里有什麼聲音在呼喚它,而且那個聲音很虛弱,若有若無.讓它很難受,就好像是它瀕臨死亡一樣.

上官雪妍走到這里也覺的難受,似乎有什麼在召喚她,似有似無的感覺,那感覺就像當年看到宸一樣.上官雪妍抬頭看著最高的山峰,眼神晦暗不明.

軒轅云墨也不知道宸說的是什麼感覺,他也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它,只能抱緊它,希望可以給它安慰.

上官雪妍踏進村子的時候,已經有人站在村口了,那些人似乎在等他們.看到他們先是驚喜,然後是失落.等看到是他們那些人眼神的戒備又很明顯,好像很不歡迎他們.上官雪妍也知道是他們的突然闖入驚擾了他們.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來我們這里?"其中一個像是村長一樣的人看著軒轅玄霄問.

"我們聽說這里山里冬天有名貴的藥材,所以來看看,我是個藥商.不知老人家是……?"軒轅玄霄依舊說著他一直以來的假的身份.軒轅玄霄回答了他的問話,然後出于禮貌問對方的身份.

"我是本村的村長.你聽誰說的,這里沒有藥材?你們被騙了,這里沒有不會有你們要找的藥材,你們趕快走吧."那村長聽說他們是來上山找藥材的,臉色突然變了,還著急的趕他們走.

"村長,我也迫不得已才來,實在是家中有人急需,還請村長行個方便,你們有什麼要求盡管提."軒轅玄霄好聲好氣的和他們說.

"我們什麼也不要,你們趕快離開吧."那村長依舊堅持己見,說什麼也不讓他們進村.

"村長我們……."軒轅玄霄還要說什麼,不過被那村長打斷了.

"你們還是趕快離開吧,走的越遠越好."村長看著那大山,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你們這些外鄉人真不知道好歹,我們這也是為你們好.我們就是想走還走不成,真是的."

"就是,你們趕快離開吧,就當沒來過這里."

察言觀色對于上官雪妍來說,那沒什麼難事,這村長和村民的表現告訴她,那些人是不想讓他們上山.好像山里有什麼讓他們忌憚的東西存在,他們好像是被困在這里了一樣.

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有了同一個想法,他們難道說不是不想離開,而是不能離開.

"村長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趕了很久的路才到這里,天冷,村長能不能給點熱水讓我的孩子暖暖身子."上官雪妍知道他們只有留下來,才能打聽到他們想知道的事,于是她才會開口.

那村長聽到上官雪妍的話,沒有在固執的趕他們離開,而是看著她身邊的軒轅云墨,不知道在思考什麼.然後過了一陣才點頭同意.

上官雪妍知道他們能留下就好,他們需要的信息恐怕也只有他們這個村子里的人才知道.

那村長不知道和自己身邊的人說些什麼,那些原本站在他身後的村民都離開了.

"你們和我來吧."那村長離開之際和軒轅玄霄他們說,讓他們跟著他走.

上官雪妍他們跟著村長離開,這時上官雪妍才有時間打量這個小村子.村子真的不大,只有一條主路,村民都分布在路的兩邊.兩邊村民都是成門對門的樣子,上官雪妍覺得他們這樣的分布很奇怪,也是第一次見這樣分布的村子.現在由于是冬季,屋頂多是積雪,就連院子里也都是積雪,看著都是白白的一片.

上官雪妍他們在村長的帶領下走進一個不大的院子,這個院子也都是積雪,只有門口才有那可以行人的小道,顯然是特意清理出來的.上官雪妍他們走進屋子,就感覺突然暗了下來.唯一的亮點就是那昏黃的油燈.上官雪妍到處看看,才發現窗子被積雪給擋著了.

"早上下的雪,還沒來的及清理呢.需要點上燈才能照亮,我們也都習慣了.你們先坐吧,孩子喝點熱水."村長發現上官雪妍在看著自己家的窗子,于是解釋著說.然後從炕上提起陶罐給他們一人到了一碗熱水.

"謝謝村長了爺爺了."軒轅云墨雙手接過茶碗道謝.娘親告訴他尊重老人,不分對方身份的高低.

"喝吧,我說你們這當父母的也真是的,哪有帶著孩子在風雪中趕路的.這天大人都受不了,更不要說是孩子了.你們說要是孩子路上受點風寒,可怎麼好."那村長說到孩子受風寒,明顯的帶著不一樣的語氣.好像是擔心,又好像是害怕.

"村長爺爺,我不會得風寒的我穿的很暖.我身子很好,自小就沒生過病."軒轅云墨端著茶碗笑眯眯的對村長說,他自小就沒生過病.除了那次意外中毒,他是真沒生過病.

"不生病好,不生病好,要是那孫……."

"小年,小年你怎麼了,不要嚇唬奶奶.老子,老頭子你快來看看……."

那村長的話還沒說完就突然從里屋傳來,一個撕心裂肺的聲音.那村長聽到以後也起身往里走,由于著急他他自己拌著自己了,要不是云斐雪眼疾手快,他說不定就摔傷了.

"怎麼了,小年怎麼了?小年……."那村長的聲音也是同樣的著急無措.

上官雪妍從進了屋子就知道里面有人,她起初以為那是里面的人靦腆不愛見生人,現在看來,那是在里面照顧病人.

遇見病患,上官雪妍的第一反應就是要診治,所以她緊跟著那村長走進去.

"小年,你怎麼了,告訴爺爺……."

"熱……熱……."

上官雪妍走上前看著那躺在床上的少年,大約要比軒轅少泉大上一些.身子蓋在厚實的棉被下,她只能看到露在外面的頭,他現在臉色漲紅.看來是發高熱,怪不得他爺爺說起風寒看著那麼奇怪,想來他病的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孩子都已經陷入昏迷了

"你們出去用什麼端些雪來,村長麻煩你去給他們找個盆子之類的東西.我是個大夫,可以給小年看一下."上官雪妍上前拿出那孩子放在棉被里的手腕,她伸出三手指附在上面,好燙.

上官雪妍把完脈從自己腰間拿出一個瓷瓶,從里面到處一粒藥丸,端起炕頭的茶碗把藥融化在里面.然後扶起那孩子掰著他的下巴喂了進去.

上官雪妍的一系列的動作,又快又准.等她喂下藥,孩子的爺爺奶奶才反應過來.不過他們看那上官雪妍的樣子是在看病,所以他們只能安靜的站在一邊.

"雪,來了."云寞雪端著一陶盆雪走進來.

"用雪給他擦身子記得要反複擦,直到他身上不熱了."這事上官雪妍不會親自做,就是她想親自做,軒轅玄霄他們也不會讓她去做的.那躺著的畢竟是個男孩子,她即使是醫者在他們看來也不合適了.

"給我,我來吧.謝謝你了大夫."那孩子的奶奶接過云寞雪手中的盆子,感激的對上官雪妍道謝.

"這是我應該做的,你還是先給孩子降溫吧."上官雪妍掀著簾子走了出去,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那孩子的體溫降下來.

上篇:第二百零三章 一夕之變,被掩蓋的村莊    下篇:第二百零五章 離不開的原因,山中有瑞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