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一百一十四章 後悔知道秘密,小麒的弱點   
  
第一百一十四章 後悔知道秘密,小麒的弱點

上官雪妍也同樣看著哪里,在一片火紅里小麒在不斷的變大,樣子沒變,不過它身上的顏色好像更加的紅火了,就連他們站在外面的人都感覺到了高溫.不知道是疼還是怎麼的,它的身子好像在不斷的抖動,周身的火焰也一會兒多一會兒少,看樣子很痛苦.上官雪妍看著什麼都不做的宸,她明白自己也只能看著.在他們之間要說誰最關心小麒那就要數宸了.

"娘親,那小麒它不是紅狐狸嗎?怎麼變樣子了?"軒轅云墨看著那火里的麒麟,他第一眼以為是他看錯了,他還在找小麒在哪里.可是聽見娘親的問話,他知道那火里的就是小麒.可是那火里動物雖然他一時認不出那是什麼,可是那明明就不是自己天天抱在懷里狐狸的樣子.

"它不是狐狸,是只火麒麟,宸怕它的樣子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于是讓它變的和宸自己一樣,不過其它的是真的."上官雪妍說是給兒子解釋,不如說是說給軒轅玄霄聽的.

上官雪妍怕軒轅玄霄生氣自己對他的欺騙所以才會解釋,上官雪妍想她是不是該告訴他一些事情了.他的疑問多了,就會有各種猜測,那樣會有一天他們之間要出問題的.上官雪妍不想他們之間由于她的隱瞞走到了那一步.

"你打算告訴他嗎?"上官雪妍的腦中突然傳來宸的問話.宸其實這次讓他們一起過來,也是想上官雪妍和他們說一點,她不想上官雪妍為難.

"說吧,但是也不會全說."上官雪妍也打定主意了,但是她還有自己的考量.

"那就說吧,也可以看看他對你是不是真心."宸說話的時候看了軒轅玄霄一眼,它是真的希望他們都是真心對待這女人.前一世的南宮就對她很好,他們在一起一世也過的很和美.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他覺得這軒轅玄霄也許會是下一個南宮.

"他的真心我不懷疑,是我不想讓他繼續猜測下去了,要不然我們之間早晚有一天會出事的."上官雪妍的聲音有點低沉,她也許是怕了,也希望自己的遺憾少一些.上一世她和南宮攜手在各種危險中游走,他們生死相依,唯一的遺憾就是到南宮去世,她都沒能告訴他,她到底是誰.

這是她也思考了很久,所以她也想在一個適當的機會告訴他一些事情,但是又不能說的太多.

"火麒麟那是什麼,難道是傳說中的瑞獸麒麟?"軒轅玄霄現在沒時間想上官雪妍是不是騙了他,他只是被上官雪妍說的事該震驚了.

軒轅玄霄現在有多吃驚,誰也不知道.量誰看見那傳說中存在神獸出現在眼前會不震驚,更何況是誰也沒見過的麒麟,就連史料的記載都沒有.靈狐被傳的神秘莫測的但是還是有跡可循的,但是這麒麟他一直都是以為那是杜撰的,就像其它的一樣.那要是麒麟存在,那龍,鳳是不是也都存在,至少也該是存在過吧.軒轅玄霄覺得現在的自己那是開了眼界,他們一家人的機緣不是一般的好.家里養著誰也不能見到的神物,是他們一家的福氣,同時也是西越的福氣吧.

"嗯,就是麒麟,麒麟一族的小王子.小麒的父母死于內亂中,宸和它父親相識,所以才會有它照顧著小麒.宸為了找我,就把它留在宸的族中,沒想到它照樣會出事."上官雪妍知道自己又在編故事,可是她又有什麼辦法,那些她是真的不能說.

"找你,那你又是誰?"軒轅玄霄抓住了上官雪妍話里的重點詞,問出了他一直不敢問的話.

"我是誰,我也不知道.明明就是一個普通人,可是宸偏偏說我和他們靈狐一族有緣.甚至為了給我修複不完整的魂魄,給我吃了它們靈狐一族的至寶.那至寶中蘊含龐大的靈力.對了,我們人修習的是內力,宸他們修習的是靈力,所以你才會看著我和你們不一樣,那靈力雖然很好,但是我們凡人卻不能隨意擁有,因為我們根本就承受不了.我體內的靈力大部分被宸給封鎖了,上次宸打傷你後來又替你療傷,就是為了給你一點靈力,延長你的壽命這樣你可以多陪著我幾年.你體內的靈力就如河流中的一滴水,只有那一滴才在你承受的范圍內.得到一樣東西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這點你應該明白吧?所以那天一向看著不起眼的宸才會突然打傷你,你的擔心它看在眼中,他覺得你對我還不錯,才會給你機會."上官雪妍沒看他,她看著那還在火海中的小麒.她說的好像是另一個人的故事,一個聽起來不怎麼可信的故事,但是又是能解釋她變化的故事.

"相應的代價?那你付出的是什麼代價?"軒轅玄霄突然轉身抓著上官雪妍緊張的問,眼睛充血,手下也比較用力,樣子看著很可怕.

"代價誒,也不算是吧?畢竟不會誰都有這個機會.在有生之年和它們靈狐一族守護這天下,我以後也許就一直這個樣子不會變老,你怕嗎?"上官雪妍沒掙脫他的鉗制,只是抬頭問他,代價她也說的輕描淡寫.一個不會變化的人,就是個異類在很多人眼中被視為一個妖物.上官雪妍在意的是,他怎麼看待這樣的一個自己.

她現在只要沒意外就會不老,不死,這是很多人都想得到了,但是那份孤寂也是很難忍受的.尤其是那種看著自己身邊重要的人一個一個離自己而去,而自己卻什麼都不能做的那種無力感,那才是最煎熬的.

"不怕,在過個十幾二十年,妍兒會不會覺得我變老了,配不上你了."軒轅玄霄沒敢問她那"有生之年"是多久,他怕萬一那答案超乎他的想象怎麼辦,那不如就當她是比他的壽命長一些罷了.他也不敢想,等他走之後,留下她一個人應該怎麼過.這就是她一直的秘密,他終于等到了,但是他現在希望自己不知道.

她當年是為了他們父子才會答應宸的吧,可是這代價是不是也太大了.守護這天下,這份責任要讓她去背負,那是不是萬一哪天有個大災大難的時候,是不是要犧牲的就是她.自己現在能做的就是祈禱一切安好,永遠不要有什麼災難發生.

"不會."上官雪妍看見了他眼中閃過的疼惜,嘴角帶著微笑.

上官雪妍說這些的時候和軒轅玄霄用的是傳音,她還不想讓兒子知道這些,那對他來說還不能完全理解.

"娘親,父親,你們怎麼了?"軒轅云墨覺得身邊的父母好像在爭吵什麼,要不然父親怎麼會凶狠的看著娘親,很嚇人的樣子.

"沒事,父親是有點震驚小麒的身份."軒轅玄霄收斂心神,既然妍兒不想讓墨兒知道,那自己也隨她好了.

"對哦,娘親你說的是真的嗎?小麒是麒麟就是你小時候給我看的圖冊里的面記載的神獸麒麟嗎?"軒轅云墨突然想起自己要問的事,他怎麼沒想到小麒的身份和宸完全不一樣.

"是呀,墨兒開不開心,這可就是你才有這個機緣,你也不要對外說,我們知道就好了."上官雪妍看著那已經熄滅的火海,她知道小麒沒事了.

"娘親,我當然開心了,我知道一定不對外說.宸,小麒怎麼樣了?"軒轅云墨看到宸抱著那個個頭比它大的小麒,于是他走上去接過小麒自己抱著.軒轅云墨看著自己懷中的獸類這就是小麒原來的樣子嗎,比狐狸形大多了,但是還是紅色的和狐狸樣子的時候同樣可愛.

軒轅云墨抬手摸摸它頭上的角,又摸摸它身上的鱗片,應該很堅硬吧.

"它沒事了,讓你娘親喂它一顆丹藥很快就能醒了."宸說著走到上官雪妍面前給她要了一粒丹藥,塞在小麒的嘴里.

小麒吞下丹藥很快就醒來了,不過好像有點迷茫的樣子.它到處看看,很快就看見了熟悉的人.

"小墨兒,我們這是在哪里,我們什麼時候出來的?"小麒還沒發現自己的變化,它記得它正在吃小墨兒給的點心.

"小麒,你的聲音……?"軒轅云墨沒回答他反而問它,小麒的聲音雖然稚嫩但是已經不是兩三歲孩子的聲音了,像是五六歲孩子的聲音,是很清脆的童聲,讓人聽了很舒服.

"嗯,小墨兒你說什麼,你有沒有吃的,我餓了?"小麒還是沒注意到自己的變化,只是想到吃的,似乎有什麼變化和它也沒什麼關系一樣.

"哦,有.還是你喜歡吃的點心,給,不過應該不夠你吃的."軒轅云墨從自己腰包里掏出他隨身帶的點心遞給它,他知道小麒很能吃的.可是他看看它現在的樣子要比它是狐狸的樣子大多了,那是不是更加能吃呀?

"啊,我的手,怎麼變了?"小麒伸手接點心的時候才發現,有怎麼不對勁,怎麼不是狐狸的爪子了.

"你小子這是忘記自己是麒麟了,還是你當狐狸當上癮了.你個傻小子,剛才經過了一次成長都不忘記了?"宸沒好氣的說它,它現在也不知道是說他傻,還是說它心大,自己有什麼變化,不是應該是它第一個發現嗎?

"成長,那我是不是要長大了,宸叔叔我什麼時候可以化為人形?"小麒看看自己才發現自己是本來的樣子,它也沒在乎,而是問了另一件事?

"你要不修煉法術,你永遠也就是麒麟的樣子,也化不成人形.為什麼想化形?"宸沒想到它會想著化形,好奇的問.

"化形之後我可以和小墨兒一起吃好吃的了,現在這樣不方便嘛."小麒不在乎的說.

"你可真出息."宸在它的蹄子上拍了一下,沒辦法現在拍不到它的頭了.它可真出息,一點也不像它父親.司麒那可是麒麟一族的第一高手,在他們這些神獸之間實力也是排的上.沒想到它的兒子竟然是個不思進取的,有墮它的威名.要是司麒知道也不知道會不會傷心,可惜了它看不到小麒的成長了.

"化形,小麒難道你還可以化成人形嗎?"軒轅云墨從沒聽說過獸類還可以化為人形的,于是很好奇的問.

"我們修煉到一定程度是可以化為人形的,但是那個危險很大,很多都在之前就死了.能化為人形的那就表示它的修為要很高才行,那也是少數的.就小麒這樣的現在看來那是沒機會了,它現在什麼法術都不會,有的也都是傳承下來的技能,也就可以吐吐火罷了.你還是先把這個吃了吧."回答軒轅云墨的是宸,那小麒正在吃那幾塊點心,就被宸給強塞了一顆異形丹.

宸在想自己一定要想辦法讓小麒學法術,要不讓自己真沒臉回去見大家.

"那小麒學法術好不好,我們一起學.我和爹爹學功夫,你學法術,看我們誰學得快,你學成了那一定很厲害.那樣我們就都可以有保護自己的能力,然後我們就吃遍天下好不好.我聽朱雀姐姐說北羌有一種烤全羊很好吃,而且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一直很想去見識一下,不過娘親說我還小不能保護自己,所以不讓去.要是你學會法術,就像宸一樣厲害可以保護我,那娘親就應該讓我們去了.你說好不好,小麒你想不想吃?"軒轅云墨抱著已經變成紅狐狸的小麒走在前面,邊走邊說.既然小麒學法術對它有好出,還是它必須要學的,他會想辦法幫助宸勸它的.

"真的好吃嗎?"小麒的聲音從他的懷中傳來.

"很好吃."軒轅云墨點著頭說,其實他也不知道那什麼烤全羊好不好吃,但是為了騙小麒,也只能說好吃.

"好,等我學會法術,我們一定要去嘗一嘗."小麒吞咽著口水下定了像是什麼決心說.

"太好了,那我等你,等你能保護我了,我們就一起去.我們把四國走個遍,哪里有好吃的我們就去哪里."軒轅云墨聽到它松口要學法術了,雙手舉著它在雪地里轉著圈大聲笑.跌倒了起來繼續開心的轉,還把小麒放下,讓小麒子在雪地里追逐他.

上官雪妍他們三個長輩在後面看著前面他們笑的那麼開心,很欣慰.上官雪妍也很久沒見兒子有如此孩子氣的一面,現在的他就是一個單純快樂的孩子,也是自己一直希望的樣子.

"小麒你追不上我的,不信試一試?"軒轅云墨跑著跑著突然用上輕功了,一瞬就跑到不遠處的一個大叔上,還拿樹上的積雪團成雪球丟下面的小麒.

小麒就在下面跳著腳躲避他的雪球,還在大喊大叫.

"這個笨小麒,它只要屏氣凝神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移動到樹上."宸在上官雪妍的懷中看著那小麒的樣子,急的差點跳腳.

"不急,說不定逼急了它就能自己用了,看看吧,是在不行你在提醒它."上官雪妍安撫這宸,要讓小麒自己發現學法術的好處,它才能有興趣去學.

"小麒看我的天女散花."軒轅云墨突然團了很多的雪球,用內力控著扔下去.

"小墨兒,你欺負我,看我不把它們都化成水."小麒也不躲了,站在地上,鼓著腮幫子就對著軒轅云墨所在的那顆樹上噴起了火.這個不用學,是它天生就會的.

"墨兒,快躲開."上官雪妍的話出口,手中的紗綾也已經甩出.

"小麒,不行."宸也著急的,並且一閃出現在那個大樹上在上官雪妍的紗綾之前就帶走軒轅云墨.

宸和上官雪妍都知道小麒是第一次操控它的能力,它現在還控制不了,一不小心就會傷人傷己.

等軒轅云墨落到的時候,他先前站的那個樹,都已經燒完成灰燼了,軒轅云墨自己也心有余悸的,要不是宸自己恐怕也會是那個下場吧.

"宸,小麒怎麼了?"軒轅云墨看著那抬著頭望著他們的小麒問,為什麼自己感覺它要哭了.

"它是被自己給嚇著了,還有差點燒到你了,它難過.小麒,你現在還不能貿然使用.這雖然是你的傳承技藝,可是你不熟悉,也不懂操控它.等你和宸叔叔學會控制的時候你才能用."宸走到小麒面前把它抱起來說,這也算是給它個教訓.

"嗚嗚……宸叔叔,小麒不是故意要燒小墨兒,我沒想到,我只是想化掉那雪團."被抱起的小麒突然哭了起來,說著它不是故意的.

"小麒,不哭呀,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怪你,你看我也沒事.原來小麒能噴火,那是不是小麒能自如控制火勢大小的時候,我們再住在野外,就不怕因為找不到干柴而沒法烤獵物了.小麒看來為了那香噴噴的烤野兔,你也要和宸好好學習了才是,就是不知道小麒你的火烤的東西會不會好吃一點."軒轅云墨接過哭的很厲害的小麒哄著它,還突然奇想的讓小麒以後給他烤吃的.

"那味道當然不一樣了,我這可不是一般的火."小麒也不哭了,抬著頭一副驕傲的樣子說.

上官雪妍看著那討論吃的一人一獸,那小麒真是個孩子性子很好哄,只要說吃的就能哄好它,墨兒也是抓住了它的這個弱點,才會句句不離吃的.

"我們快點回去吧,時間不早了.你那火是不是一般的火,等你能控制了再說.不過我們前面好像真的著火了,你們看."上官雪妍看看那西斜的太陽對他們說.不過突然之間她好像聽到爆炸的聲音,于是她抬頭就發現他們的正前方濃煙滾滾的,好像誰家的房子著火了一樣,于是她停下指著那地方讓他們看.

"去看看."軒轅玄霄看著那濃煙滾滾的地方,那里火勢恐怕不小.按理說現在到處都是雪,那些房屋應該不易著火才對,可是那里卻燒成那樣,還有響聲竟然.

"好."上官雪妍想去看看那里沒有沒人需要他們幫忙.

上官雪妍抱過軒轅云墨,他們往那里奔去.

還沒接近那著火的地方上官雪妍他們就都能聞到焦糊的味道,而且上官雪妍還能從焦糊味里面聞到了烤肉的味道,但是上官雪妍知道那不是什麼烤肉,那是有人在火里沒出來.

上官雪妍他們在著火地方的不遠處停下,頓時感覺得有熱氣撲面.

"這里好像不是個村子,四周也沒看見什麼人家,怎麼會著這麼大的火?"軒轅玄霄看看四周空蕩蕩,這里有人的痕跡但是不是個村子,難道是當地的鄉紳,在這里建立的別院.

"這里似乎是個酒坊,但是燒成這樣,我們現在即使熄了火里面的人也救不出來了."上官雪妍看看那已經在減弱的火勢,能燒的都燒完了,自己聽到的那聲爆炸就應該是造成這里的燒這麼快的原因吧.

"我們來晚了,走吧!回去讓人通知府衙的人來收尸吧!"軒轅玄霄看著眼前燒的很慘烈的地方眼中閃過不忍,可是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人收尸了.

上官雪妍沒離開,而是抬腳走向另一個方向,她發現這里除了他們竟然還有微弱的呼吸,難道這里還有幸存著不成.

上官雪妍在一片看著不是很凌亂的積雪下面找到一個小男孩,他的背部應經血肉模糊了,不過由于在雪里血已經不這麼留了.上官雪妍翻過他的身子看見他嘴角帶著已經凝固的血跡.她探一下那孩子的頸部還有氣息,她掰開那孩子的嘴,捏碎了一粒丹藥喂給他,他身上的傷要帶回去給他醫治.

軒轅玄霄他們起初不知道上官雪妍要做什麼,直到她從雪里抱起一個孩子,他們才知道這里還有其他人.但是當他們看見那孩子的傷勢不由的吸了一口氣,傷的好重,背部的傷口很嚇人.

"我們回去吧,他的傷需要救治."上官雪妍抱起那孩子,他們是該離開了.

"給我吧."軒轅玄霄從她的手里接過那孩子自己抱著.他知道上官雪妍現在心情一定不好,每次看見有人生病她的心情都不好,更何況這次是個危在旦夕的孩子.

上官雪妍把孩子遞給他抱著,自己走在他身邊時不時的看一下那孩子的情況.看來他們又在西流府多耽誤幾天了.

上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父與子,小麒要成長    下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找不到病因,孩子醒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