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二百一十五章 找不到病因,孩子醒來   
  
第二百一十五章 找不到病因,孩子醒來

上官雪妍他們回去的時候是從後門進去的,他們畢竟不知道這場火是怎麼回事,還有這孩子不知道身上會不會有什麼秘密,他們還是小心一點好.中華樓的後門在一條安靜的小巷子里,很安靜沒什麼人來往.所以他們從這里進去也不會引起什麼人的注意.

上官雪妍他們回到院子里,軒轅玄霄就抱著那孩子隨便找一間屋子放下,讓他側臉趴伏在床上.

上官雪妍安排雯繡去准備乾淨的棉布,酒那些需要消毒和包紮傷口的東西.趕走那些多余的人,屋里就留她和宸,其他人也幫不上她什麼.

上官雪妍彎腰站在床邊,用剪刀小心的剪開那孩子的的衣服,燒焦的衣服都已經和背部的肌膚粘連在一起,她為了不給他造成二次傷害動作很輕,很慢.上官雪妍把那孩子剪碎的衣服丟在地上,然後拿出一包藥粉倒在水里給他灌下去,那是麻藥.等麻藥起效之後,上官雪妍手里就突然多了一把奇怪的刀子,那是一把專業的手術刀.上官雪妍拿著刀子認真的在剔除他那些燒焦的肌膚,一會兒那孩子的背部又是一片血肉模糊.

上官雪妍忙了有大半個時辰,才算剔除那些燒焦的肌膚.然後她拿出一個藥瓶把里面白色的藥粉倒在他的背上,最後用棉布把他整個上身給包裹起來.其他的傷沒有怎麼嚴重她也給一並治療了.

上官雪妍站直身子,給他蓋上被子,她用的藥都是自己配置的,那藥粉是可以促進傷口愈合肌膚再生的,那孩子的背部不會留下什麼疤痕.

"我們出去吧,他的麻藥要過一兩個時辰才可以過了藥勁,我先找人看著他,晚點再來."上官雪妍洗一下自己的手,然後抱著宸開門出去.

"妍兒,你出來了,累不累先休息一下."軒轅玄霄著看見開門出來的上官雪妍就走上前問.

軒轅云墨他們也是關心的看著她.

"我沒事,雯娥你去看著那孩子,要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叫我一聲."上官雪妍覺得軒轅玄霄實在是太擔心她,她哪是什麼體弱的人,他又是把自己當成那些尋常婦人了.

"知道了,夫人."雯娥說完走進屋里.這里除了小少爺就她還能多少知道一點醫術,照顧病人她是比較合適的人選.

上官雪妍看見雯娥進去,她帶著身後的一幫人,去了暖閣.

進了暖閣上官雪妍剛在榻上坐下,軒轅玄霄就遞給她一杯水.

"外面有什麼傳言?"上官雪妍喝了一口茶水問,那密布的濃煙早就該有人發現吧.現在恐怕很多人都知道了,能不議論嗎?

"娘親,我知道.我剛才和大哥他們去前面打探去了,我聽有人在說,那起火的酒坊是衛家的,而且那酒坊存在很多年了一直也是衛家比較看重的.不過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停工了,工人都不在,現在聽他們議論說,唯一燒死在里面就是一位老釀酒師和他的兩個孫兒.因為那釀酒師就住在酒坊里,所以有人懷疑是他們祖孫引起的大火,但是他們也燒死在里面,很多人他們都在惋惜衛家這次可損失大了."軒轅云墨聽到上官雪妍的問話,他舉著說手,把自己剛才聽到的事情都說了一邊.

"又是衛家?"上官雪妍放下杯子問.

"恩,又是衛家."軒轅玄霄重複著她那一句話.

"還有一事,聽說今天衛家少爺與人爭執被對方打傷了,在府中嚎叫了一下午,現在衛家正在請西流府的大夫給那少爺治病呢."云寞雪看著軒轅云墨對著上官雪妍說.其實他很奇怪,他怎麼沒看見無憂動手.

"不是我,是他得罪宸了,那是宸給他的懲罰,除非娘親出手,要不然外面的那些庸醫可看不好他."軒轅云墨把一塊點心,掰兩半.一半給小麒另一半塞自己嘴里.聽到云寞雪的話他嚼著點心開口反駁,雖說是自己先紮了衛少爺一針,但是那一針他也只是疼一刻鍾,早該好了.他要是現在還在嚎叫,那就是只能是宸動手了.

"便宜他了,不要命的."宸滿不在乎的說,它那已經手下留情了.它重視人命,但是那也要看是什麼人.它其實也殺了不少人,但是那都是一寫該死之人.

"妍兒你說我們救得那孩子會不會就是那老釀酒師的其中一個孫子,要不然他出現哪里就很奇怪,難不成是去放火去了?"軒轅玄霄一邊聽他們說,一邊思考自己的問題.他怎麼覺得這事不是意外,好好的酒坊怎麼就突然停工,然後就發生了起火.

"等那孩子醒來就都知道了,希望他願意對我們說."上官雪妍也在想那孩子的身份,畢竟他是在案發現場找到的人,起火的時候好想也就他一個人在.

上官雪妍他們這邊在猜測那孩子的身份,現在的衛家已經亂成了一團.

"明兒,明兒……老爺,明兒他到底怎麼了?那些大夫怎麼說?"一位三十來歲的婦人一邊用帕子擦著眼角,一邊看著那些進進出出的大夫喑啞著聲音問.

"夫人,大夫說明兒身上沒什麼傷口,也查不出來病因."被他問的那男子看著那嚎叫的嗓子都啞的兒子,也很著急,但是又不知道怎麼辦,他已經把西流府所以的大夫都請來了.

"老爺,你說明兒是不是中邪了,我去求求菩薩去."那婦人聽到自己丈夫的話,突然說,然後她不等自己的丈夫反應就往外走.

那衛老爺知道自己夫人一向信那些,讓她去也好,要不然她哭哭啼啼的也挺煩心的.

"可有查到和少爺起爭執的是什麼人?"衛老爺問剛走進來的人.

"打聽清楚了,說是中華樓的少主,就是午飯前剛到中華樓的那一行人."那人先是行禮然後回答.

"中華樓的少主,他們是一家人來的嗎?這中華樓的樓主可從來沒人見過,怎麼會來西流府?難道是為了後天的品酒大會,找人打聽清楚了,誰也不能破壞我的計劃."衛老爺突然一改剛才的神態,有點凶狠的說.

"知道,那少爺的事……?"那人又問了一句.

"在西流得罪了我衛家,還想安全走出西流府哪有這麼便宜的事?等後天吧……."衛老爺想那中華樓雖然有勢力,但是大多也只在上京,這里可是他們衛家的地盤,那自己還有什麼可怕.

要是軒轅云墨他們知道他怎麼想,會說不愧為一家人,這父子兩人的態度一個樣.

"知道了."

"老爺,老爺.不好了,不好了……."一個下人從外面跑著高喊著進來.

"放肆,怎麼說話呢.好好說,什麼事?"

"老爺,管家,郊外的酒坊著火了,什麼都燒沒了,王師傅一家都燒死了."那下人戰戰兢兢的回答.

"你說什麼?酒坊怎麼會著火?"衛老爺聽後身子晃了一晃,然後生氣的踢了那回報的下人一腳.

"不……不知道,現在街上很多人都在議論."

"還不備馬,我要去看看."衛老爺大步流星的向外走,然後路過那回報的下人身邊又踢了他一腳,呵斥道.

衛天霖怎麼也想到不到今天會出這麼多事.先是兒子,然後連那郊外的酒坊都少了,這是誰在針對他們衛家,難道是那中華樓的人,可是自己又沒得罪他們.

上官雪妍要是知道他這麼想,一定嗤之以鼻,她可沒那個閑工夫找他的事.

上官雪妍他們這邊正在吃晚飯,不過也都吃的差不多了,他們眼前現在都有一碗上官雪妍做的米酒糖水蛋.上官雪妍知道米酒很人的身體有好處,也適合飯後喝,它有助消化,健脾養胃等作用.以前上官雪妍喜歡給晚上讀書的軒轅云墨做了當夜宵吃.

"這個甜湯好喝,怪不得無憂一直記得."云寞雪喝了一碗,又要了一碗.

"這米酒上京的府中有不少,等我們回到上京你們可以隨便喝,等哪天我讓人送回谷里點,這個米酒老少皆宜."上官雪妍放下自己手中的碗,她也只是喝了小半碗.

"大姐,你這是不是還有其他的酒?"云寞雪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問.

"有,還有點果酒,那個適合女人和孩子喝,那算是甜酒吧,你一定喝不習慣.都在上京的酒窖里存著呢."上官雪妍聽到他的問話,一笑回答.

"我只是隨便問的,你真的還有呀,大姐是不是什麼都能哪來釀酒?"云寞雪起身蹲在上官雪妍面前看著她問,好像一直等著撫摸的大狗.

"你敢興趣嗎?也不是什麼都能拿來釀酒的."上官雪妍真的伸手摸了他的頭一下說.

"我對釀酒不敢興趣,我只對喝酒感興趣."云寞雪搖著頭起身.

"不能成為釀酒師,能成為一個品酒師也不錯."上官雪妍笑著說,他的性子恐怕即使感興趣也是一時好奇.

"妍兒,府中這些年你是不是藏了很多好東西?"軒轅玄霄那能讓上官雪妍忽略他,于是他想起她和兒子那滿院子的花草,還有他曾見過的兒子書房.

"是有些,不過都是一些吃的,喝的和墨兒需要用的."上官雪妍說起這些才發現她這些其實什麼都沒做,即使做的什麼也都是圍著兒子的.

上官雪妍他們吃完飯,大家就坐在暖閣聊天,還不到休息的時候.至于衛家發生的什麼事,和他們都沒一點關系.

一夜安睡上官雪妍一大早醒來,洗漱一番就走出臥室.她先去看看那孩子,好在那孩子除了夜里麻藥過後喊疼之外,其他的沒什麼問題.上官雪妍知道他今天就能清醒了,就是不知道這孩子能不能對他們說的什麼.

上官雪妍去做早飯,軒轅玄霄他們也接連起來,做他們每天都會做的事,晨練.不過今天奇怪的是,一大早隨墨拿了一個蒲團放在院中的桌子上.

"隨墨,你這是做什麼?"軒轅少泉看見隨墨的舉動,好奇的問.

"大少爺,少爺說這是給小麒的用,至于怎麼用小的也不知道."隨墨笑著對軒轅少泉說.他以前在府中和大少爺接觸不多,只是聽小峰說過他.後來凌側妃出事之後,大少爺竟然歸王妃管.他雖然好奇,但是也知道那些不是他這個奴才應該說什麼的,經過這一年的相處,他發現王妃和王爺還有小少爺都對大少爺很好,他自然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雖說對大少爺不能像對少爺一樣,但是該有的尊敬自己是不會少的.

"這二弟和小麒也太好了,就連自己晨練都舍不得小麒獨自留在臥室里."軒轅少泉看著那蒲團笑著說,他以為那軒轅云墨是拿蒲團讓小麒睡覺用的.

他們才說完軒轅云墨就抱著小麒肩上蹲著宸從臥室里出來,從小麒出現之後軒轅云墨走到哪里都是這樣子,總要懷里抱一個肩上蹲一個,他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大哥,早."軒轅云墨先是和軒轅少泉打招呼,然後把小麒放在蒲團上.

"二弟,早."軒轅少泉好奇的看著他,也走向桌子.

"小麒要乖乖的和宸學習,不要忘記我們說好的事."軒轅云墨看著那蹲在桌子上的小麒和它說,就是不知道它能不能做到了.

"小墨兒你好啰嗦,從起來這話你已經說了很多遍了,我記得了."小麒有點不耐煩的和軒轅云墨說.

軒轅云墨站起身看著他,笑一笑,然後看了宸一眼,他拿出腰間的玉簫練起了自己的劍法.軒轅少泉看見二弟已經開始練劍了他也跟著練起來,隨墨他們也都動了起來.

軒轅云墨他們那邊在練劍,而宸這邊已經開始在叫小麒怎麼使用自己的意念.

一早上的時間就在他們各自的忙碌中度過,吃完早飯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夫妻坐在暖閣里,看著兩個兒子讀書練字,而他們也在翻著各自的書看著.小麒調皮的用自己狐狸尾巴蘸著墨汁在一張白紙上畫圈圈.它起初是想學軒轅云墨寫字,可是那筆不是它能控制的它不會用,只能用自己的尾巴亂畫,不過它自己玩的很開心,上官雪妍他們也就沒有阻止它.

很溫馨的一家人,上官雪妍想要是沒什麼亂七八糟的事,這才是她想過的日子.

碰碰的敲門聲打破了暖閣的溫馨氣氛.

"夫人,娥姐姐說,那孩子醒了,問您要不要去看看?"隨墨推門進來和上官雪妍他們說.

"醒了?是該醒了.走,我們去看看."上官雪妍放下手中的書,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就移步向外走去.

軒轅玄霄也起身跟著離開,就連軒轅云墨他們也起身跟著離開.

上官雪妍他們走到那屋外就聽見里面傳來雯娥的聲音,她是在勸那個孩子.

"你先別起身,小心弄到了傷口.你的傷可是我家夫人費了好大的功夫才給你包紮好的,你要好好養著,要不然我家就夫人就白忙活了."雯娥站在床邊,按著那孩子不讓他起身.

里面只聽見雯娥的聲音,聽不到那孩子聲音.上官雪妍也是不是那孩子是沒從驚嚇中走反應過來,還是不想和雯娥說話.

"墨兒,你們進去看看能不能讓他和你們說話."上官雪妍摸了一下站在自己身邊的兒子,這時候小孩子之間可是比他們大人好交流,也可以很快的得到那個孩子的信任.那孩子醒來就證明沒什麼事了,她也不著急進去.

"知道了,娘親."軒轅云墨點點頭,抱著小麒和軒轅少泉一起走進去.

上官雪妍看著走進的孩子,她和軒轅玄霄側身站在開了縫隙的窗子邊看著.

"少爺,你們怎麼來了?"雯娥看見進來的是兩位少爺和隨墨他們,于是好奇的問.夫人不是每次都是第一個到嗎,今天怎麼沒來.

"娥姐姐,娘親和爹爹有事,我就先過來看看.你是不是傷口疼,不要緊的,也不要害怕.我娘親的醫術可好了,你很快就能好的."軒轅云墨邊回答雯娥的話,邊走向床邊,他彎腰和那個躺在床上的人說話.

那原本對著雯娥什麼都不說的人,聽見門響身子移動了到了最里邊,明顯有點害怕.可是他沒想到進來的會是和他一樣大小的孩子.

"我叫云墨你叫什麼,那是我的大哥還有隨墨和小峰,我們都是來看你的.你現在覺得怎麼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你告訴我,我雖然醫術不如娘親可是也會一點."軒轅云墨趴在床邊讓自己和他平時帶著善意的笑.

那孩子看著如此近的陌生人又要往床里邊蜷縮,但是換來的只是他一聲痛的呻吟聲,他忘記了自己已經貼著牆了,沒地方移動了.

"你不要動了,也不要怕我們,我們真不是什麼壞人.再說就是壞人我一個孩子能做怎麼,對不對?我幫你在上點藥,你不要動."軒轅云墨站起身掀開被子看看他那已經滲血的後背,只能解開他那包紮的白布,給他重新上藥包紮.

軒轅云墨的手法很利索也很輕,那孩子就那樣一直側臉看著軒轅云墨,給自己上藥包紮傷口,他能感覺到來自軒轅云墨的善意.

他一直在想軒轅云墨他們是誰,聽他話的意思應該是他們救了自己,自己現在又在哪里?爺爺和弟弟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在他沒確定軒轅云墨是好人還是壞人的時候,他只能什麼都不說. 穿越之沖喜繼妃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找不到病因,孩子醒來

上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後悔知道秘密,小麒的弱點    下篇:第二百一十六章 起火原因,多加東西的毒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