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二百一十六章 起火原因,多加東西的毒酒   
  
第二百一十六章 起火原因,多加東西的毒酒

即使那躺著的人沒搭理軒轅云墨,軒轅云墨還一直在說著他們是好人,不會傷害他的話,讓他不要害怕.

"二弟,你說他會不會是啞巴?"軒轅少泉突然開口問.他不能不怎麼想,他二弟已經說了很多話,可是那人竟然一句話也沒回答他.

"啊,啞巴?不會吧,那我這半天不是都白說了,我看看?"軒轅云墨聽到自家大哥的話,停下自己說的話,就打算檢查看看這人是不是啞巴.

軒轅云墨的手剛伸向那孩子,那孩子突然眼露凶光的看著軒轅云墨,軒轅云墨一時沒想到他會用如此的目光看著他,他的手僵在半空.

他准備解釋原因的時候,那孩子卻開口了.

"你們是誰?我這是在哪里?"那孩子的聲音聽著有點嘶啞,說的時候還咳了一聲.

"隨墨,到杯水.我叫云墨,你現在中華樓."軒轅云墨聽到他的說話聲,讓隨墨拿了一杯水給他喝,然後才回答他的問話.

"可還在西流府?"那孩子就著隨墨的手喝下水,再開口說話的時候,明顯要好一些.

"還在西流府,昨天是我們把你從郊外救回來的.你能告訴我們你怎麼會被燒傷嗎,昨天那起火的地方是你家嗎?"軒轅云墨看他願意開口了,于是就問他.

"你們自救回我一個人嗎,有沒有其他人?"那孩子聽到軒轅云墨的問話,突然哭了起來.然後掙紮著問軒轅云墨.

"沒有其他人,當時那里就你一個人,而且你也算運氣好,要是遇到別人可救不了."軒轅云墨想到自己第一眼看到他背部那慘烈的樣子,那是他迄今看到最嚴重的一個燒傷患者.

"爺爺,小德……嗚嗚……."那孩子聽到軒轅云墨的話哭了起來.

軒轅云墨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勸,只能讓他哭.看來他的爺爺和那小德應該在大火中喪生了.

站在窗外的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互看一眼,看來這孩子應該就是他們猜的那樣是那釀酒師的孫子.

"喂,你先不要哭了,你的身子還沒好.你可以告訴我你家是怎麼起火的,要是壞人放火,我們可以幫你抓住壞人的.還有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你說就是了."軒轅云墨看他哭了一會還沒停住,于是不得不開口.他這樣哭下去也不是辦法,事情要說出來才能解決的.

"你們可以幫我?他們……你們對付不了?我的家人已經都遇害了,我不能讓你們牽扯進去了."那孩子聽著哭聲聽到軒轅云墨說可以幫他,明顯的很開心,但是又突然趴在床上.最後側仰著臉對軒轅云墨,說道"他們"的時候咬牙切齒的.

"沒事的,你說吧,遇到不平事就應該拔刀相助的.你放心我要是不能幫你還有我爹爹在,他很厲害的,是在不行讓我娘親出馬就是了,要是還不行那就交給宸了."軒轅云墨一副我很仗義的樣子,一副只要你說我就能幫助你,但是他說的話讓人聽著很奇怪.

站在外面偷聽的軒轅玄霄聽到兒子的話,差點沒吐血,自己在兒子心中也就是比他厲害一點吧.他承認那是事實,可是怎麼被兒子這麼一說,他覺得自己很沒用.

和軒轅玄霄心情相反的那是上官雪妍,她開心的想兒子就是聰明,他們這一行人的實力排行,他倒是很明確.

"那你能不能讓人幫我找李記的老板過來."那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信了軒轅云墨的話,還是不得不信.

"李記,那個李記?那個賣酒糟糖水蛋的李記嗎?"軒轅云墨沒想到他只是讓自己幫他找人,在西流能讓人提起就想到的就應該是那個李記了吧?

"是哪里.你只要把他幫我找來,我就告訴你們那場火是怎麼回事?"這孩子看著軒轅云墨說,他察覺出來了眼前之人好像對那場大火很敢興趣,就是不知道他是為什麼了.

"那你等著我現在就安排人去."軒轅云墨說完起身走了出去,自己的心思就這麼明顯嗎,不過算了.

外面的上官雪妍他們已經聽到他的話了,上官雪妍覺得這孩子也不是什麼心思單純的人.他一直都很清楚的在觀察墨兒和分析墨兒話里的真實性,還有在猜測墨兒的身份.他們在外面可是把他的一舉一動看的很清楚.

"娘親,爹爹.他說……."軒轅云墨走出就看到自己的父母站在外面,于是開口說.

"娘親知道了,你進去看著他,娘親讓人去做."上官雪妍知道兒子要說什麼,她已經聽到了.這事她也要做的沒破綻才行,不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知道了,娘親."軒轅云墨聽完又走了進去.

"暗二,你去請李記的老板過來,就說是少爺想吃他店里的特色糖水蛋.但是我們又不放心他在店里做的,請他務必來這里做.要是不來,希望他不要後悔."上官雪妍還沒想好怎麼去請人,他身邊的軒轅玄霄已經開口了.

"是,爺,屬下這就去."暗二領了命令離開.

"你也不怕嚇著李老板了?"上官雪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那孩子找李老板說明他們有可能認識或者是親人,要不然不會第一個想見的就是李老板.軒轅的那句"希望他不要後悔"是指里面的那個孩子,但是李老板他不知道,以為自己要是不來就會吃點苦頭什麼的,反正不是什麼好事就是了.只要能權衡利弊的人,他怎麼可能不來.在外界看來也是如此,那李老板是被中華樓的人逼著來的,誰也不會想到他們會有什麼可攀談的.

在那李老板沒來的時候,軒轅云墨已經從那孩子的嘴里知道他的姓名,家庭成員,還有現在他們一家人都已經死了也就剩他一個了.但是關于那場火災,那是始終什麼都不肯說.軒轅云墨套不出來,感覺十分的挫敗,沒辦法只能先讓他休息一下.

"看來,那孩子的戒心很重,或者是那場火有蹊蹺.他很可能知道什麼,但是現在他不信任我們,所以才什麼都說."軒轅玄霄聽到兒子說的話想想說,那孩子不說他們也不能逼迫.

"看看在說吧."上官雪妍她不想勉強那孩子,要是想知道她的辦法很多.

上官雪妍他們一家人又在說些別的,不過都是有關明天的比賽的.

"爺,夫人,李老板到了."暗二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進來吧."軒轅玄霄淡然的聲音說道.

"是."暗二推門進來,身後跟著一位抱著酒壇子的中年男人.

上官雪妍聞到他的身上帶著很濃的酒氣和一股甜味.這只有長時間接觸那些東西的人才能沾染這些,看來他有可能是他們店里酒糟糖水蛋的掌勺了.

"你是李老板?為什麼抱著酒壇子?"軒轅玄霄看見進來的人問.

"老板談不上,就是一個小商人,養家糊口罷了.這酒壇里是我們做酒糟糖水蛋的主要材料.請問廚房在哪里?"那人進來的時候是低著頭的,等他抬起來問說話的時候臉上的疲倦一覽無遺.但是他看到軒轅玄霄他們的時候臉上沒有好奇也沒有震驚,但是大冬天臉上卻出汗了.

上官雪妍覺的那人臉上的汗水不像是怕他們流的,反而顯得很著急離開的樣子.

"一個廚師做出的東西味道的好壞,和廚師的心情有很大的關系.你現在的樣子,我不認為你能做出你家酒糟糖水蛋應該有的味道,我的兒子可是嘴很刁的,吃到味道不好的東西他會不開心的,這可不是我們請你來的初衷.你還是先冷靜一下吧."上官雪妍聽到他著急問廚房于是說.

"聽夫人怎麼說,夫人想必也深諳廚藝的,你說的我也知道.但是現在我是真沒辦法做到,要不然我改天再來."李老板看著上官雪妍一樣,很是贊同她的話,不過他卻順勢借口要走.

"李老板,不妨說一下你的難處,也許我們可以幫你."上官雪妍看著他語帶深意的說.

"這個是我家的私事,就不勞夫人費心了,今天我是實在無法做出讓貴少爺滿意東西,我還是先先告辭了."那李老板說完就抱著酒壇子要離開.

"其實今天不是我們要找李老板,而是一個叫王道的孩子想見李老板.不知道李老板可願意見上一見?"上官雪妍沒阻止他離開,但是在他走出門的一瞬,軒轅玄霄淡淡的說.

砰地一聲,那李老板懷中的酒壇跌路破碎,暖閣里一股濃烈的酒香.他轉身神色著急的想走向軒轅玄霄問清楚,但是被暗二拉著了.

"道兒,道兒怎麼會在你們這里,你們沒騙我?"那李老板被暗二攔著站在原地,但是眼中的驚喜和著急很明顯.

"他是我們昨天在郊外救的,很嚴重的傷,要不是我娘親醫術高明,他現在恐怕……."軒轅云墨的話沒說完,但是誰都能知道他下面沒說的是什麼意思.

"道兒,道兒,帶我去見他,求你們帶我去見他."那李老板隔著暗二掙紮著和軒轅玄霄他們說.

"李老板不要著急,我們會讓你見他的,要不讓也不會找你過來了,墨兒帶他去見王道."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然後和兒子說.

"是爹爹."軒轅云墨從椅子上下來,帶著那李老板離開.

等他們走後,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也起身走出去.

"道兒,你怎麼樣?"李老板剛進屋就看見那個趴在床上,側臉的人,他看不到他傷在哪里了.

"遠叔叔,道兒終于見到你了,爺爺他……."

"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聽話,要你不要起身你怎麼就不聽話,你再折騰下去我們就不管你了."在那孩子又要起身的時候,軒轅云墨已經快速的移動他床邊按著他了,不滿的說落他.

"對不起,我……."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死里逃生見到親人的心情我理解.李老板他的傷在背部不易起身,你注意一點."軒轅云墨轉身和李老板說,軒轅云墨在忽的不是那人的傷,會不會好,他在乎的是娘親的名聲不能毀在一個不聽話的病人手里.

"知道了,小少爺."李老板點點頭說.他現在知道是他們救了道兒很感激,那小少爺說的話也是為了道兒好.

"遠叔叔,爺爺,爹爹還有小德都沒了,他們都沒了."那王道突然把臉埋在軟枕中手敲擊著床板哭著說.

"他們都沒有了,道兒你說是他們都……,是不是在昨天的那場火里,還有為什麼會起火,是不是衛家讓人放的火?"李老板身子打了一個趔趄,他雖說從昨天就想到了這個結果,但是得到准確消息又是另外一種感覺.

"爹爹是被衛家的下人打死的,他們當著爺爺的面打爹爹,讓爺爺交出方子.但是爺爺知道他們要拿就方子釀酒害人,不願意給.他們就對爹爹下了死手,爹爹被他們打死之後,他們又要打小德,爺爺沒辦法才說要給他們方子,然後就借口帶著我進去找方子.但是進去之後,爺爺讓我藏好方子等一會兒乘他們不備帶著小德跑出去,我不知道爺爺想做什麼,但是也記住了爺爺的話.在爺爺把另一張方子交給他們的時候,我就拉著小德往外跑.被他們發現了他們來抓我們,小德被他們奪了回去.我想回頭找小德,就聽見爺爺的一聲走,然後就聽到一聲很響的聲音,我好像被什麼推了一下就飛出了院子.什麼都不知道,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就在這里了."王道忍著哭聲,把他知道的事情說了一個大概.

"這麼說,火是你爺爺放的,這也太狠心了吧."隨墨吃驚的問,他想要是他爺爺一定不會這麼做.

"也許他爺爺是逼不得已的."軒轅云墨覺得當時的情況一定很不利于王道他們,要不然他爺爺不會破斧沉舟的.

"最終還是死在衛家的手中,天道不公,為什麼不開眼收了衛家."李老板坐在床邊流著淚說,語氣傷心無奈.

"那個方子是不是在你手中?"上官雪妍走進來問.他們在門口可是全聽到的,起因是因為一張釀酒方子.但是那方子有問題,那王道的爺爺誓死不給,最後還放火燒了自己和那些人.

"是在我這里,就在我的鞋子里."王道看著一眼李老板,得到他的允許,才指著地上的一只鞋子說.

"隨墨找出來?"上官雪妍對著站在那只鞋子最近的隨墨說.

"是,夫人."隨墨拿起那只鞋子看看,在鞋頭里找到一張紙.

"我來."上官雪妍剛想拿過看看,就被軒轅玄霄接了過去.軒轅玄霄知道那紙來自哪里,他可不想上官雪妍沾染了那些髒東西.

上官雪妍只是對著他微微一下,低頭看著他手中的紙張,上官雪妍越看臉色越難看.

"妍兒怎麼了,這方子怎麼了?有什麼問題?"軒轅玄霄看著臉色不好的上官雪妍,知道一定是這方子有問題,剛才那王道也說他爺爺就是不交出這方子害人,才會落得個看著自己兒子死在眼前最後和他們同歸于盡的慘劇.

"方子問題不大.就是不該添這一味藥草.加了這藥材釀出的酒是上品酒但是不能長時間喝……,其實也不要太長只要連續喝上三個月,就會造成身子不適,嚴重的就會無病無痛的就死了,就連大夫查不出病因."上官雪妍看似平靜的說,其實她心中一點也不平靜,這要是釀成了簡直就是毒酒.

"害人的酒?"

"這方子是你們研究的?"上官雪妍問話的聲音沒什麼起伏,但是由于生氣,語氣有點陰冷.

"酒方子是我爺爺和爹研究的,但是那後來添加的藥材是衛老爺給的,我爺爺起初也不知道.在方子里加入那藥釀的酒爺爺很滿意,他是無意中才發現有問題的.我家養了一只大黃狗,也是爺爺很喜歡的,酒釀成之後爺爺偷著藏了一壇,說是等我生辰的時候,爹回來了一家人一起喝.可是突然有一天爺爺發現酒少了,他又想起大黃身上天天酒氣很濃,知道是讓它偷喝了.爺爺就到處找大黃,後來在狗窩找到它,但是大黃已經死了.爺爺以為是大黃老了,該死了,就准備埋了它.一個路過的藥農說大黃是被毒死的,他聞到了一種藥材的味道.可是爺爺不信,我們家沒什麼藥材大黃怎麼會中毒.爺爺回去想了幾天突然想到大黃吃的一般都是和我們的一樣,唯一的不同就是他偷喝了我們都不曾喝過的酒.爺爺在想是不是那酒有問題,但是他知道方子不會有錯,恐怕錯出在藥材上.于是就想去問衛老爺,可是爺爺出去之後到很晚才回來,爺爺回來說衛老爺病倒了,不讓見人.但是爺爺回來後好幾天都不怎麼說話,後來就告訴我千萬不要喝那酒,會死人的.沒過幾天就有人帶著爹爹找爺爺要方子,說是衛大爺要的."那王道被上官雪妍的樣子嚇到了,沒等上官雪妍問,他就什麼都說了.

"這衛老爺和衛大爺是誰?"軒轅云墨突然問.

"昨天在小店和小少爺發生爭執的就是衛大爺的兒子,衛老爺是他的爺爺.其實衛老爺人不錯在本地德高望重的,小兒子也不錯和衛老爺一樣都是一心釀酒,但是那衛大爺就有點差強人意了."這說話的是李老板.他自小生長在西流府,這些事他當然要比那道兒清楚的多.

"你和王道是什麼關系,還有這酒有問題的事,你是不是知道?"這問話的是軒轅玄霄,王道說那酒喝死那只狗的時候,他好像不吃驚.

"王道的爺爺算是我的姑丈吧,不過我們平時不怎麼來往,只有在年節的時候,我才會去一趟.主要是不想我們的關系引起衛家的注意,那樣也許會給我們都帶來麻煩.其實王家是衛家的家奴,只不過他們掌握釀酒的技術,所以能到的一定的自由.這已經是好幾代的事情了,還有衛家釀的酒甚至是貢酒都出自王道家.王家人在釀酒上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他們無論是鼻子或者是舌頭都比尋常讓要靈敏很多,但是因為是世代為奴,所以他們一直不會有出頭之日.那天姑丈突然找到我,就是剛剛道兒說的那天.他說沒找到衛老爺可是卻無意中聽到衛大爺和別人的談話,知道那藥真的有問題,這些衛老爺也是被瞞著的.姑丈當時好像意料到什麼一樣,他說如果有一天他和在中出事了,讓我照顧王道兄弟兩個."李老板聽到軒轅玄霄的問話,也沒什麼隱瞞的就都說了.他知道他們好像和中華樓有關,中華樓據說勢力也不小,也許可以和衛家抗衡就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做這個事.

"照你怎麼說,這一切那衛老爺不知情,都是衛大爺搞出來的,現在就連那衛老爺是不是真的病的也無人知曉."這話是上官雪妍問的.

"姑丈是這麼推測的,到底如何我們就未可知了."那李老板搖搖頭說,他怎麼會知道這些事.

"不管那衛老爺知不知道這事,衛家這次是誰也保不住了.對了,王道你爺爺上次釀了多少加了那藥材的酒."軒轅玄霄想知道那酒有多少,有沒有賣出去.

"沒多少,也就上百斤吧,爺爺偷藏了十斤,剩下的衛家都拉走了."王道先是楞了一下,然後回答.

"爹,昨天聽他們說,明天的品酒大會以後就送貢酒進宮,那些會不會就在里面,要是那樣叔叔不就……?"軒轅云墨突然想起自己昨天聽到的話,所以大聲的說.

"明天看看他比賽用什麼酒,要是用那有問題的酒,那可能進貢的就是那酒了,我們是一定要攔下的.你先給二弟去封書信,萬一他們要是提前送去了這也說不定."上官雪妍知道軒轅玄霄現在一定很生氣,也一定擔心宮里的軒轅玄耀,那衛家也是該死.就是有人被他們的酒喝出了事,也沒人會想到是他們的酒有問題.那酒不是一杯就要命的,在那之間也吃喝了其他東西,再說那酒致病的原因一般大夫根本查不出來.

"你說的對,我現在就去,這里的事也要和耀兒好好說一下.要是衛家的酒真有問題,還要他來處理後面的事."軒轅玄霄知道他能查,也能處理,但是他不會擅自處理衛家,畢竟他是個臣子,即使有權利也不能隨心所欲的用.

他雖然不是普通的臣子,但是當他被封為王爺的那天,就注定了他遇事先是臣子然後才是兄長.他不能讓耀兒心中不舒服有隔閡,更不能讓人有機會在他們兄弟之間挑唆事端.

上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找不到病因,孩子醒來    下篇:第二百一十七章 云墨的禮,意想不到的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