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二百四十章 再見鳳羽,城門送別   
  
第二百四十章 再見鳳羽,城門送別

上官雪妍聽到他的話抿嘴一笑,然後走進屋去.軒轅玄霄的想法她不是不動心,雖然她也想過一點恬淡的生活,但是她知道他們兩人現在是都沒有那樣機會的.她也有太多的人要去顧忌太多的事情要做,而他軒轅玄霄也不可能置西越不顧.自己雖然欣賞他的不貪戀權位,但是也不想他為了自己的私事不去肩負他應該承擔的責任,那樣一個沒有大義的人,不是她上官雪妍心儀的人.宸說她得到紫蓮戒的時候就代表了她可以得到強大的能力,但是同時也背負了一般人不能背負的責任.那樣他的伴侶也必須要和她一樣,可以舍己為人才行.

西越眼看就要和東籬開戰了,這一仗的結果只有兩個要麼勝利要麼失敗.一旦西越大獲全勝東籬必須臣服,西越就要好好地安撫東籬甚至其他兩國的人.還要養回西越在戰前的轉態,這時候作為西越的第一王爺他不可能在西越最需要人的時候離開西越.但是要是西越落敗那他軒轅玄霄更不能離開,有什麼後果他會選擇和陛下一起承擔.

在上官雪妍看來"要麼失敗"這種情況好似不可能存在,但是她要說的主要是軒轅玄霄是個有擔當的人.

"好,等西越不需要我們了,我們就去過我們的田園生活.我行醫,你打獵."上官雪妍回到屋里坐回桌子邊拿起針線簍子的另一件軟甲繼續她自己的事情,但是卻輕聲回答軒轅玄霄的話.

軒轅玄霄好像早知道她會怎麼說一樣,他走上前挑亮燭火並端著靠近她,看著她做事.

軒轅云墨他們回來過來請安的時候,他們看到的就是一副恬靜的畫作,軒轅云墨攔著著要進去的大舅舅,他們又悄悄地的離開了悠然院,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其實他們進來的時候軒轅玄霄知道,但是看在他們很識趣沒打擾他們的份上他也就不說什麼了.不過天晚了,他們也該休息了.

"妍兒,我們休息吧,晚了."

"恩,我這也做完了."上官雪妍掂著手里的軟甲看看,其他幾人的軟甲他還沒有做完,時間還夠用的.

軒轅玄霄一把奪過那件軟甲,然後抱起上官雪妍走向了臥室.

第二天吃過早飯軒轅玄霄又了宮里,而軒轅云墨他們也是又去了西大營.聖王府中又剩下上官雪妍一個人,反正她有事情要做也不覺得孤單.

"宗主,剛剛傳回消息.董小姐去碧落寺見了空大師,讓他給她算姻緣,而且那測算的結果還是她給了空大師.但是了空大師以出家人不打妄語為由給大師拒絕了."一人突然出現在上官雪妍的身邊說.

"寫什麼?"上官雪妍頭也沒抬的問.

"此女命格詭異,婚前克親,婚後克夫."那人一字一句的說.

"讓了空答應她."上官雪妍好奇那董小姐現在要做什麼,竟然毀壞自己的名聲.

"是."那人恭敬的回答,然後消失.

那些人和事都和上官雪妍沒多大的關系,她依舊忙著自己的事情.

上京的街上依舊繁華,一點也看不出即將有一場大戰的樣子.雙口街的其中一個院子里,兩個人不知道他們正在低聲交談著什麼.

"我們現在先不管外面的傳言了,我這幾天無意中聽到說戶部在購買糧草,不知道是不是要打仗了,但是我們要的東西還沒找到.那個人真沒用竟然這麼多年都沒找到那件東西,不過現在她人已經到上京了那就是在我們的掌握中.加上今天外面的傳言看來我們也要改變計劃了,一定要在開戰之前找到那樣東西,要不然我們誰也沒命回去.你先去想辦法找那件東西,我在打聽一下是不是要打仗了."一個黑衣人對著一個中年男子說.

"是,屬下明白這就去."

那中年男子恭敬的看著那個中年男子離開,然後自己也離開,他要去辦自己的事情了.

出征的時間在慢慢的臨近,一切都在緊鑼密鼓的准備著.今天的朝堂氛圍似乎和往日不一樣,很多平時不上朝的人也都出現了,很多人都在猜測今天是不是有什麼大事情要說.那些已經知道的人,也是眼觀鼻鼻觀心的什麼也不說.距離出征的時候沒幾天了陛下也不隱瞞著,在早朝頒了旨意以聖王爺為統帥,帶領西越大軍于五日後開拔邊境,責令各個部做好准備以免貽誤戰機.朝堂上軒轅玄霄當著文武大臣的面接過帥印和西越的旗幟,他認了這份責任,雖然他知道這份責任很重,但是他責無旁貸.

下面的臣子無論願不願意,現在都已經成了定局,他們已經什麼都不能說了.

但是有些心思不良的人,在這幾天會做些什麼事就沒人知道了.

五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上官雪妍一早起來和往常一樣做早飯,然後和他們一起吃.也許是因為離別,早飯的時候軒轅云墨兄弟和上官雪洛要比以前活躍的多.上官雪妍也陪著他們說笑,上官雪妍看著兒子們,自己和他們一樣大的時候,已經開始在執行任務了,就當他們去執行任務去了,很快就能回來.

吃完早飯,上官雪妍把他們叫回自己的院子中,她做的軟甲他們還不知道呢,是該給他們了.

"隨墨,小峰去取少爺們的盔甲來."上官雪妍走進院子,然後對著站在院子中的兩人說.

"是,王妃."

上官雪妍回到屋里拿著自己已經做好的軟甲給他們:"洛兒,墨兒,少泉這是我給你們做的金蠶絲軟甲你們穿在盔甲里面,它很薄的但是防禦力很好.最關鍵的是它這上面的綁帶里都是藥粉,危險的時候它就是你們的保命藥劑,你們可要保管好.少泉母親另外給你一把,此劍名為響泉劍,祝吾兒戰場上建功立業;洛兒這柄鏈子刀是大姐給你的,你一點要安全回來,要不然大姐可沒臉回去見爹娘了.墨兒你的武器娘親就不給你另備了,玉簫雪柳劍已經和你心意相通了,它會在關鍵的時候護主,娘親祝吾兒此戰一展所長.小麒這是你的盔甲,你宸叔叔說這是你父親留下的."上官雪妍給他們軟甲之後,又給軒轅少泉一把響泉劍,每次劍出鞘的時候都會有清冽的泉水聲,它不是一把靈器但是也是一把寶劍.至于給弟弟的那柄鏈子刀,也是經過宸改裝的,上面有好幾個機關,可以讓敵人防不勝防.最後給小麒的盔甲,那是因為墨兒他們都有,要是就它沒有要是一定不樂意的,小麒現在還是小孩子心性.自己問辰要給它准備什麼的時候,宸就拿出這套火紅的戰袍,說這是司麒最初跟著上神南征北戰時候的戰袍,現在可以給小麒用.

那件看著很大的戰袍,在宸的手中很快就變為很小的戰袍,剛好適合小麒的那小身板.

軒轅玄霄看著妍兒送了武器給兒子和小舅子,連那只小麒麟都有.怎麼就他沒有,自己在她心中果然不如他們重要,軒轅玄霄又在一邊怨念了.

"娘親,兒子一定不辜負您多年的教導."軒轅云墨知道他上戰場娘親擔心他,可是娘親卻什麼都沒說.娘親教導了自己怎麼多年,也是自己應該給娘親展示她的教導成果的時候了.

"兒子謝母親,兒子一定用著母親給的這把劍奮勇殺敵."軒轅少泉他就知道其實母親一直知道他什麼想的,即使母親沒勸過自己,但是也是讓自己在用自己的方式證明自己的能力.

"大姐放心吧,我一定安全回來.我還想大姐繼續教導我呢,很多事情小弟還不懂."上官雪洛微笑著說,眼前之人是他大姐,但是更多的時候又像是他的母親,他怎麼舍得她傷心自責.

"好,我等你們回來.來,我給你們穿上盔甲."上官雪妍看著眼前的三人,她雖然不忍他們上戰場尤其是還沒成年的洛兒,但是她也不會去阻止他們去完成自己的夢想.

上官雪妍先給他們穿上軟甲,然後又給他們穿上盔甲.這盔甲不是上官雪妍做的,但是材料也是用的最好的,樣式也是最好的.

"很威武."上官雪妍看著自己眼前的兒子和弟弟贊許的說.

上官雪妍給他們三人收拾妥當,然後拿起立在屋內的軒轅玄霄的盔甲,也給他穿上.

"玄霄這是我的佩劍,你見過的.我雖然不能陪著你,但是我可以讓鳳羽代替我陪在你身邊,但是這劍你要慎用,不到危機關頭不要出鞘.鳳羽替我保護好他們,不許鬧脾氣."上官雪妍給軒轅玄霄穿好盔甲之後,拿出自己的鳳羽神劍交給軒轅玄霄.她給他劍只是想讓他在危險的時候保命用,但是鳳羽畢竟是神劍哪怕被封印了,也有不小的殺傷力.

鳳羽有自己的思想,也許不一定會受軒轅玄霄的把握,但是有宸就沒多大的問題.

"妍兒,我把它拿走了你用什麼防身?"軒轅玄霄接過那把黑黢黢的劍,她知道這是妍兒的佩劍,他也只見妍兒用一次.這劍看著不怎麼樣,但是能讓妍兒如此看重的劍又怎麼會是凡物.

軒轅玄霄知道他走後這上京的安危他交給她了,但是自己要是拿走了她的佩劍,那她怎麼辦?

"我有平時用的武器就是那條紗綾,這劍我也用不著.走吧,你這大帥也該出現了,太子說不定正在城門口等著給你送行呢,我送你們到城門口"上官雪妍彎腰給他把劍掛在腰間,解釋著她不需要鳳羽神劍.軒轅鋅銘這次的戰場沒讓他去,他是西越未來的皇帝,太重要了.

"嗯."軒轅玄霄知道她決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他也只能隨她,他也不能讓太子等的過久了.

他們一行人六人從聖王府出發,走去城門口.

今天的上京萬人空巷,他們都擠在了城門口,不論那士兵之中有沒有他們的親人,他們都會送別那些人.他們看見聖王府的馬車自動讓出一條道路給他們,軒轅玄霄和上官雪妍坐在馬車里,外面三個穿著盔甲的人和一個而立男子護在左右.走過人群馬車停下,軒轅玄霄自己走出馬車隨後扶下上官雪妍,騎在馬上的人也翻身下馬.

"皇伯父,皇伯母."軒轅鋅銘走到軒轅玄霄夫妻面前行禮.

"有勞太子久候了."軒轅玄霄對著軒轅鋅銘行禮.

軒轅鋅銘雙手托著軒轅玄霄的胳膊:"小侄也剛到,皇伯父的話嚴重了.皇伯父此次出征是為了西越,理應是小侄迎接才是.父皇說他不能來送您,望您見諒才是.等您旗開得勝的那天父王親自引您入城."軒轅鋅銘在軒轅玄霄他們一家人面前從不擺自己的身份,他也算是從小在聖王府長大的.在他們面前他就和他們的孩子一樣,可以得到一樣的教導和疼愛.

"王爺時間差不多了,我們是時候該出發了."說話的是淳于行波的二叔淳于將軍的二兒子,淳于老將軍和長子這些年都一直在邊關抵禦東籬的騷擾.

"上酒,皇伯父鋅銘敬您,淳于將軍和各位將士.祝你們得勝歸來,等你們回來的那天我們在一起喝慶功酒."軒轅鋅銘拿過身邊人托盤上的酒碗舉高,高聲說.

"謝陛下,謝太子殿下."十萬的人聲音傳到很遠處,就連站在宮里的軒轅玄耀都聽到了.

"業公公,你說西越能勝利嗎?皇兄又一次替了我,我現在有的這些都應該是皇兄的.你說朕是不是太自私了,也不知道皇兄會不會怪我?"軒轅玄耀站在德政殿的門口面朝城門的地方,也不知道他是在問身後的爺公公還是問他自己.

"陛下,聖王爺不會怪你的,要不然他也不會讓聖世子一起去了.聖王爺也不想您太勞累了,他這是自願為您分單呢.陛下您忘記聖王爺昨天和您說的事了,他說這西越不單是您的責任也是他的,這些征伐之事讓他去做,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陛下您切勿辜負了聖王爺的心意才是."業公公走上前一步和軒轅玄耀說.

"是呀,我不能辜負了皇兄心意,他們在邊疆征戰,這後方的都城我要守好才行.回去,看折子去."軒轅玄耀說完邁著堅定的步伐走進了德政殿.

"墨弟弟,少泉,表哥,子午,行波,鵬舉,念甯,洛舅舅,我們從小一起長大說好的凡事一起去做,很遺憾此次不能和你們並肩作戰了.這碗酒是我敬你們的也是我罰自己的,你們一定要平安回來,我等你們."軒轅鋅銘敬完軒轅玄霄然後又端起一碗酒走到軒轅云墨他們面前.

他們的關系是最好的也是最親密的,但是大了之後自己的事情也多了起來,再也不能和他們一起玩樂了.現在他們可以一起奔赴戰場唯獨他不能去,他覺得是他沒有兌現小時候的若言.戰場凶險,他現在能做的也只是祝賀他們得勝歸來,如此簡單而又沒有助力的幾個字.

"銘哥哥我會多幫你殺幾個敵人,你自己在上京也要小心,我們走後上京想來也不會平靜了,你要是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就去找娘親,她一定會幫你的."軒轅云墨一口喝下碗中的酒,然後叮囑軒轅鋅銘.

"我知道,墨弟弟."軒轅鋅銘拍著他的肩膀和他說,都到這個時候墨弟弟還在關心著他.

"表弟,我不在的時候.你有時間去府中看看,大哥外任沒回來我又走了,想必祖父和祖母他們都會孤獨的,你有時間就去看看他們."白流冰終于收起他那玩世不恭的性子,說了一句比較實在的話.

"表哥,這個你放心吧,我會經常去的."軒轅鋅銘答應的很爽快,表哥顧念的也是自己的親人.

"好了,你們要敘舊還是等我們回來吧,現在我們要出發了."軒轅玄霄走過來阻止他們繼續攀談,他們的時間是真的到了.

"是,大帥."他們幾人抱拳回答他.

"宸,你也跟著去吧,幫我保護好他們,有你在我和他們之間互通消息也方便一些."上官雪妍把宸放在軒轅云墨的懷中,哪里還有小麒.她和宸的交流即使遠隔千里萬里都可以無障礙,可比那些會被人劫走,射殺的信鴿強多了.再說有宸在,她是真的不用擔心他們的安危了.

"那女人你也要小心一點,遇到麻煩事立刻聯系我."宸沒反駁只是對著說了一句.

"知道了.玄霄你們出發吧,我彈一首曲子為你們送行."上官雪妍伸手接過雯繡一直抱著的琴盒,從里面拿出那把文鵬舉曾經使用過的古琴.

"好,上馬,出發."軒轅玄霄聽到上官雪妍的話翻身上馬.

上官雪妍一只手托琴,一只手彈奏.那是一曲經過改編的精忠報國很適合現在的場景,軒轅玄霄他們在上官雪妍的琴聲中,卷起塵土遠離上京奔赴戰場.

上官雪妍的琴聲也慢慢的加注內力,所以軒轅玄霄他們走了很遠還能聽到她的琴聲.

上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雪妍賣糧,軟甲    下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主街茶樓,雪妍預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