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二百四十四章 多出來的活口,東籬探子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多出來的活口,東籬探子

皇後抬著頭眼中有著驚異的神色,她一是驚異上官雪竟然知道她的夢境,二是她沒想到自己居然中毒了她怎麼會沒感覺.但是她不懷疑上官雪妍的話,對于上官雪妍的醫術她是早就見識過得也信得過.但是她是什麼時候中的毒,又是中的怎麼毒?她會不會中毒身亡?

"你所中之毒不會致命,只會讓你噩夢連連,也許對方沒想要你的命.我剛上馬車就發現了,但是有人在我不好明言.不過你放心我在馬車上給你的那杯水里已經放了解藥,你現在沒事了.你中毒想必是你的安神香讓人動了手腳,想必就是為了逼你來此上香,他們好在這里劫殺."上官雪妍看出白婉如的疑惑然後開口解釋.要是皇後死在宮里,那就不會有今天的祈福大會了,也不會有這次刺殺,更加不會和華夏宗有什麼關系了,這不是對方想達到的目的.上官雪妍最後那句話也是在點明她為什麼看出來了,但是沒告訴她的原因.

"多謝皇嫂,我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我們這就回去,我會嚴查的."白婉如在宮里沉浮多年.即使後宮不得干政,可是很多事她多少還是能知道一些的.西越現在正處于特殊時期,那華夏宗一聽就是江湖上的勢力,要是處理不當就會給西越造成不小的麻煩.她要盡快趕回去至少要讓陛下知道她們沒事才行.

"二,你安排車架.了空大師請你帶路,我們既然來了就要上柱香再走,不能白跑了,明天的祈福大會就拜托你了."上官雪妍知道皇後願意回去,所以就讓人准備好車架.但是她們要是來了這里什麼都不做,回到上京也不少交代.要是有人說皇後由于遇刺兒放棄給西越大軍祈福,就會被認為皇後只顧念自己,這不是一國之母該做的事.但是要是皇後在受到驚嚇之後還要給西越大軍上香祈福,那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說法了.

"還是皇嫂想的周到,勞煩了空大師了."白婉如等她從震驚了緩過來,很多事情她也能想的明了,她知道她來做什麼的,那就一定要做完再回去.

"皇嫂你和我去就行了,鏡兒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們等會回宮."白婉如看著那被雯繡攙扶著的太子妃安排到,她也怕淳于鏡流出的血沖撞了菩薩.

"是,母後,兒媳在外面等著."淳于鏡臉上有點蒼白的依靠在雯繡的身邊,她雖然出身在將門,但是她也是被嬌寵著長大的,這受傷還是第一次.雖然傷口包紮了,但是她還是覺得傷口很疼還有點暈暈的.

"把這個吃下去,你就會感覺好些.這個是給你祛疤的,等傷結痂了塗在上面就不會留下疤痕."上官雪妍拿了一顆藥丸盒瓷瓶給淳于鏡,她知道她的傷勢應該是雯繡處理的沒有大礙的.但是她還是給她一點藥,至少不要留下疤痕.

"謝皇伯母."淳于鏡感激的對上官雪妍的說,聽說不留疤痕她很開心.沒有那個女子願意在自己身上留下那難看的疤痕.

上官雪妍給完那太子妃藥,她就和皇後離開了,她知道她的行李雯繡會收拾的.

上官雪妍和皇後跟這了空去了大雄寶殿,在中間的蒲團前接過了空遞過的香跪了下去,閉眼祈禱讓然後拜了三百,起身把香插回香爐.

"皇後娘娘和聖王妃的心意,佛祖一定可以感受到了,想來會保佑西越平安無事."了空等她們把香插好然後走到她們面前說.

"多謝了空大師,香油錢我會讓人會記得捐的."白婉如起身對著了空彎腰說.她怎麼覺得了空大師怎麼好像比她上次見要年輕了一些.

"阿彌陀佛,謝皇後娘娘的善意."了空也隨之答到.

"那大師我們我先走了."皇後和了空告別,然後轉身離開.

上官雪妍跟著白皇後一起離開,她什麼都沒說.

等她們走到寺院門口的時候,那些夫人已經等在外面了,但是她們要比來時看著狼狽多了,她們雖然沒受傷,但是也許是在躲避時慌不擇路.衣服上有泥土,頭上有草屑,發型歪著,發飾也是歪斜的.

白婉如看著那些人,她是什麼也沒說,好在她們除了受些驚嚇之外都沒受傷.

白婉如在宮女的攙扶下,她們走了另一條平坦的路,那里不用走百步梯.等上官雪妍她們走到馬車邊的時候,剛好有一對人騎馬而來,上官雪妍定睛一看那是太子軒轅鋅銘和軒轅鋅祺兄弟.那軒轅鋅祺也快成年了這次的戰場他也要去,最後被軒轅云墨騙著留在了上京.

"銘兒,謙兒你們怎麼來了?"白婉如看著翻身下馬的人,于是好奇的問,他們兄弟不是在上京嗎?

"母後,皇伯母,鏡兒你們都沒事把.母後您們剛走沒多久,突然有人給父皇送信說是有人會刺殺母後你們,父皇擔心就讓我來看看.沒想到真的在路上遇到一個負傷的人,遇到我們他說他們是華夏宗的,有人顧他們殺母後."軒轅鋅銘他們走到皇後和上官雪妍她們面前然後著急的問.那太子妃由于是換了一件外衣所以軒轅鋅銘沒看到她的傷口,在說軒轅鋅銘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母親.

"皇兒,我沒事.你皇伯母安排了不少人保護我,就是鏡兒替我挨了一刀."白婉如沒想到兒子回來,她現在更相信這就是一場陰謀了,要不然也不會他們剛走就有人給陛下送信.

"鏡兒,傷在哪了,疼嗎?"軒轅鋅銘看到自己的母親沒事他也放心了,聽到自己的妻子受傷于是著急的問.

"不礙事的,皇伯母已經給我藥了."淳于鏡聽到丈夫的關心,扶著那只受傷的胳膊微微一笑,她現在覺得那傷口似乎也不疼了.

"銘兒謝皇伯母,有您和母後一起銘兒也放心多了."軒轅鋅銘對著上官雪妍行禮,對于上官雪妍的武功他雖然不完全知道,當是也猜測應該很高才是.他們幾人差不多都受過皇伯母的指點,只是指點他們都能練一身功夫,那被還伯母自小教導的墨弟弟,他們幾人聯手才能和他面前打個平手,可想墨弟弟的功夫高到什麼地步.但是墨弟弟說她可是在皇伯母手里走不過多少招,由此可見皇伯母的武功怕是無人能急了.他在來的時候也想到了有皇伯母在母後一定不會有事的.

軒轅鋅銘一想到這次的刺殺就氣從心來,這華夏宗的人也太膽大了竟敢刺殺母後.這是不把他們西越皇室放在眼里了,這事一定不能就這麼算了.

"應該的,既然銘兒你也來了,那我們先回去吧."上官雪妍只是點著頭說了這麼一句,她現在疑問的是,來的人明顯都被自己的人給殺了,竟然還有漏網之魚剛好被軒轅鋅銘半路遇上了.還不用審他就什麼都說了,看來幕後那人是想徹底坐實了華夏宗的罪名.他的算盤打得不錯,但是唯一算漏了她上官雪妍的存在.

"好,母後你們上車."軒轅鋅銘扶著皇後和太子妃上馬車.

上官雪妍因為有事和就沒和她們同乘一車,她來時候也是因為有事才會和皇後同乘一車.

"我離開的時候,院子里可有什麼人來過?"上官雪妍剛上馬車就問雯繡.上官雪妍雖然不在院子里,她也知道先遭受襲擊的就是皇後和太子妃.

她和皇後是臨時換的屋子,按理都知道皇後到了之後,自己應該是把主屋讓給她的,所以來人第一個要去的應該是自己的臥室才是,而不是位于廂房的皇後的住所.自己也可以肯定她們安排房間的時候周圍沒人在,那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事先去了院子里打探了.

"枚妃娘娘來過,她說看看是不是也可以住在我們的院子里,但是被皇後用她做不了住給拒絕了,然後沒多久枚妃就離開了."雯繡想一想回答,她當時在整理王妃的用品沒聽到,這是紅萼和她說的.

"又是袁枚."上官雪妍低呢著,看來這枚妃也許是知道點什麼.

上官雪妍閉著眼敲擊著小方桌,想著她下面要應對的事,還有自己要做的事.

由于碧落寺發生的事,所以她們的歸程要速度快了很多.等到了上京,皇後回宮其她人各回各府.上官雪妍回答府中,剛坐下就有人出現她的面前.

"你怎麼來了?你到來的正是時候."上官雪妍看見來人好奇的問.

"我沒事就過來看看,宗主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這個給你,你要的有關袁家的信息."青龍依舊是一身紅衣,不過現在是暗紅色的.他看見上官雪妍的臉色不是很好于是問.

"我堂堂華夏宗的宗主被華夏宗的人刺殺,青龍大護法你說本宗應該是心情?"上官雪妍丟給青龍一個水果,然後臉上帶著笑意問.不過她不是問罪,只是有點自嘲而已.

"有這事,看來是有人想死了.宗主你有什麼主意."青龍聽到上官雪妍的話,他就知道是有人冒充他們華夏宗的人,要是自己人宗主不會是這個表情.

"華夏宗可不是誰都可以利用的,那是要付出代價的.你明天就跟著我,我們去看看是誰冒充華夏宗的人.還有白虎他們是不是在總部?"上官雪妍先是嘴角帶著一絲邪笑,然後又問青龍那幾人在不在.華夏宗的總部其實就在上京郊外的一座山里,距離上京很近的.

"他們都在,宗主打算怎麼做?"青龍看到上官雪妍那一絲笑意就知道又有人該倒黴了.

"讓他們各帶一批人埋伏在上京通外外面的道路上,等我號令,明天午時之前凡是騎快馬出城的人,或者是架馬車的人見著必傷不要其命."上官雪妍在和青龍說話的時候也在看著他給自己的消息.上官雪妍握著那紙張下這命令.

上官雪妍不得不佩服紫風的手段,這消息來的太及時了,也很詳細.這袁家竟然是東籬安插在西越的探子,已經有好多年了,從袁枚的爺爺那代就是了.他們袁家竟然是東籬皇後娘家邊家的旁支.東籬皇後的娘家他們為東籬皇帝在其他三國打探消息,東籬皇許他們邊家後位.他們兩家倒是合作的很好,這邊家也一心為東籬皇盡忠.

袁枚的爺爺的官位不大,但是卻是在兵部那是很重要的地方.這袁枚的父親已經官居二品也算是有不小的成就了,袁枚的兄長是戶部的竟然也在這次的大軍之中,負責糧草的.

上官雪妍看著這些想,她看來要盡快處理好這里的事情,然後送信給玄霄,這軍中藏著敵方的人可是很危險的事情.

上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碧落寺後山,華夏宗殺手?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陰謀迭起,朝堂爭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