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穿越之沖喜繼妃第二百六十三章 蝕骨散,往事之仇   
  
第二百六十三章 蝕骨散,往事之仇

淳于赤渡捋著自己的胡須,看著戰場中的幾人笑嘻嘻的他很贊同林將軍的話,他們確實老了,這不得不服.他們站在這里把下面看的清清楚楚的,真是沒想到那世代書香的文家到這一代竟然出了一位習武的少爺.好像也不能說是習武的,那文少爺剛才可沒用拳腳功夫,好像是一直在躲避,但是對方卻突然倒地不起了,不知道他是這麼做到的.

"我說陛下怎麼會願意這群少爺兵來這里,看來他們各個都是有本事的,既然這樣我們這些人也都不用擔心什麼了,在後面給他們壓陣就行了."淳于爾舍也看著下面說,他的兒子也在下面.

城牆上的他們一直注視著戰場上,軒轅云墨他們也緊張的看著那正打的分不清誰是誰的兩個人,心中略有了擔心.處在戰斗中的白流冰到這時才發現他低估了對方的凶狠,而且對方的手段也不怎麼光明,那是真得在和自己拼命.

"小心."

"流冰?"

"對方真卑鄙,竟然用毒."

就在他們幾人擔心的時候,白流冰竟然本對方個一腳踹了出來,躺在地上眼角有血流出.可見傷的很厲害,軒轅云墨他們快速下馬,扶他起來,軒轅云墨立刻給他診治.

"竟然是蝕骨散!"軒轅云墨驚呼出聲,竟然是天下五至毒之一,自己曾在醫書上看過,此毒不是五毒中最厲害的,但是卻是最凶殘的.要是不解毒,白哥哥也就廢了,對方好毒的心思.

"二弟你能解嗎?要不要送回上京去."軒轅少泉聽到是蝕骨散也被驚著了,他會醫術怎麼可能不知道這蝕骨散的毒性.蝕骨散,一旦中之,毒性就會侵入全身的骨頭里的每一個縫隙,慢慢的軟化,消融骨骼,直到全身骨頭化為烏有,人就剩下一副皮囊,但是又死不了.他知道自己解不了此毒,就是不知道二弟行不行,要是不行還是送回上京,母親應該可以救治.

軒轅少泉不敢想如果白流冰是那個樣子,他們這些朋友要怎麼回上京面見整個白家人.

"很厲害的毒嗎?"軒轅子午也著急的問,能讓墨弟弟變臉的毒一定是很厲害的毒.

"天下五毒之一,傳言可以把全身的骨骼一寸一寸的化為血水,直到空留下一副皮囊."文鵬舉語帶悲傷的說,他這些也是在一些雜書上看到的.沒想到還真有這種毒.

"有毒就應該有解藥吧,我去找他們要解藥."沐念甯起身怒氣沖沖的就要離開.

"毒已經解了.你們看好白哥哥,我去會會他們的第三個人."軒轅云墨診斷出毒性之後,就先給白流冰為了解毒丸,其實解毒他一時真的沒有頭緒,是宸提醒他,娘親給臨行前給藥水和解毒丹就可以解天下奇毒,解這個蝕骨散也沒問題.

軒轅云墨得到宸的提醒,拉出脖子里的娘親小時候就送給自己的一個葫蘆,很小的葫蘆只有自己的拇指大小,里面裝的就是娘親給藥水.自己也知道這藥水很神奇,娘親說可以治百病,可以提升功力,自己從小就隨身帶著這小葫蘆,每次只要用一滴就行了.

軒轅云墨把小葫蘆嘴放在白流冰的嘴角喂了一滴給他,然後又在他的雙眼上各滴了一滴.白哥哥眼睛上是另一種毒,好在娘親給准備的完全,自己還來得及救白哥哥,要不然這次自己就要負疚一生了.畢竟是自己讓白哥哥和人比拼的,他的傷自己也是有一定責任的.

軒轅云墨一直在給白流冰解毒,所以軒轅少泉的問話他沒聽到,所以也就沒回答.可是卻被他們幾人當做是解不了,所以才有一向看著最穩妥的沐念甯也暴怒了.

"墨弟弟你真的解得,鵬舉說這毒很厲害,真的解了?"軒轅子午著急的問,也是其他幾人想知道的問題.

"解了,毒還沒有娘親不能解得,來的時候娘親就怕我們遇到不測,所以給了我很多解毒藥丸,其中就有一種可以解百毒的解藥.白哥哥醒來休息一天就又能生龍活虎了,但是白哥哥的苦可不能白受,你們看著白哥哥,我去給白哥哥討回公道."軒轅云墨把白流冰交給自己大哥他們,自己站起身,走到中間的空地上.

軒轅云墨原本打算這一場上的是自己的大哥,但是白哥哥出了事情,他不知道對方還有什麼卑鄙的手用在他們身上,所以他打算自己上場.

"邊元帥這一場是我們技不如人,沒有怨言.前面兩場我們打成了平手,下面還有一場,就讓本世子來討教東籬將軍的高招."軒轅云墨的語氣平淡,好像剛才的那件事沒發生一樣,他也沒放在心上,也沒生氣.

相較于軒轅云墨的平靜,對面的邊策卻覺得渾身的發涼,覺得軒轅云墨平靜的面容之下醞釀著巨大的風暴,而且還不是他們可以承受的.

邊策覺得自己看錯了,對面那少年怎麼給自己這樣的感覺,一定是自己的感覺出錯了.

"軒轅世子你應該盡快救治你的朋友才是,我看我們今天就算了吧,我們東籬今天可以先撤兵?"邊策越來越覺的這軒轅云墨邪門的很,他明明在笑自己竟然覺得寒意逼人,不想面對他.

"謝邊元帥掛念,白哥哥的毒已經解了."軒轅云墨眼里閃過寒光,他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敢提這事.

"不可能,那毒可是天下至毒."剛才打傷白流冰的人,突然厲聲反駁.就連他們師門也只有毒藥沒解藥,這毒就是無解之毒,現在竟然聽說有人可以解此毒,他如何不吃驚.

"區區蝕骨散,何足掛齒.難道東籬的人不知道西越的聖王妃醫術無雙嗎,那可是本世子的母妃,你們覺得本世子會不會繼承了母妃的衣缽?更何況來此之前母妃可是給我們准備的很齊全.這第三場你們誰出場,要不然就是你們一起上算了."軒轅云墨輕蔑的看了那人一樣,天下還有娘親看不好的病,解不了的毒嗎?軒轅云墨的最後的一句問話,是在無理的很,而且明顯的就是看不起他們.

軒轅云墨只知道上官雪妍的醫術很厲害,厲害到無所不能的地步,他現在怎麼也想不到等有一天上官雪妍遇到棘手的病症的的時候,會是他們母子的永訣之時.

"不知天高地厚的黃口小兒,元帥讓老夫來."軒轅云墨的話傳入東籬將領的每個人的耳中,他們都很氣憤,但是想出戰,都被邊策攔著了.說話的老人是從他們身後出來的但是好像不屬于東籬軍中的將領.

"杜老,有勞了您了.要是能贏我不會忘記你的功勞的,太子殿下也不會忘記的."邊策看見走出來的人,嘴角帶著笑意,說的話也很有深意.

"謝邊元帥,您就等好吧,老夫要是對付不了一個孩子,也是白活了怎麼多年了."杜老看著軒轅云墨的眼中無一物,很是輕視他.

軒轅云墨打探著這場出來的人,至少年過半百,臉型瘦長,胡須皆白,本該慈眉善目之人,可是他卻給人一種陰毒之感.自己被他看著,就像被毒蛇盯著一樣很不舒服.他的腰間懸掛著短笛,就是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

軒轅云墨什麼也沒事說就站在中間等著對方出手,他突然發現對方看自己的眼中竟然帶有濃烈的仇恨,他不明白這恨意何來.

"軒轅云墨,醫谷現任谷主上官雪妍西越聖王爺之子,我還沒找你們呢,你倒是自己跑來了.我這次本來是為軒轅玄霄而來,沒想到會想遇到你,那這樣也好今天要是你不慎死在我手上也算是讓我出口惡氣.等軒轅玄霄來之後我就送他和你團聚,當然上官雪妍也跑不了.等著吧,你一個一個的來.我大哥一家的仇,你們就是死一百次也抵消不了."杜老雙眼如淬了毒一般看著軒轅云墨,恨不得軒轅云墨現在就死去.

"你是何人,我們之間的仇恨為何來.我的父王和母妃從不濫殺無辜,想來你那大哥一家都不是什麼好人.你大哥他們是何人,我可認識?"軒轅云墨對著他的眼中那刻骨的仇恨,一點也不害怕,只是奇怪他們之間哪里來的仇恨.

"九年前的醫谷,被你們下毒的一家,趕出醫谷的那一家.大哥只是想去醫谷學醫,在給你們當牛做馬那麼多年之後,真是沒想到她上官雪妍竟然為了自己的醫谷之位,百般折磨還不夠竟然還毒害了我大哥一家.大哥被你們趕出醫谷還不算,最後你們竟然還派人追殺他們並且讓他忘記了他最愛的醫術,你們的良心何安?醫谷不是自認仁心仁術嗎,為什麼對我大哥一家如此殘忍"那杜老面容扭曲的看著軒轅云墨問責,字字珠璣.要是文字是刀劍,軒轅云墨早就遍體鱗傷了.

杜老想起他那天見到自己大哥的時候,這麼也沒想到大哥會是那樣子出現在自己眼前.大哥自幼喜愛醫術,對于學醫他很努力也很用心.他聽說醫谷的醫術是做好的,于是他打算去醫谷拜師,但是他一走就是十幾年,在哪之間他們也只是通過信件聯系,知道彼此都很好.自己也相信大哥過得很好.但是當自己再見到他的時候,大哥竟然是個面目全非的人,肢體殘了,還失去了記憶.要不是有人告訴自己,自己也不知道大哥一家在醫谷受了那樣的待遇.大哥一家全殘了,大哥和大嫂雖然被自己保住了性命,但是卻永遠下不了的床了.侄女也失去了郡王府中的地位,有一家主母淪為住在破落院子里無人問津的下堂婦.這一家都是拜上官雪妍他們一家所賜,自己怎麼能不報.

"九年的在醫谷發生的事情我記得,當時沒有你說的那一件.唯一的是一個叫宿正他們一家人,但是他那是該死.二十多年前那人覬覦醫谷的醫術,利用的自己女兒把身為醫谷大小姐的我母妃打下了懸崖,導致我母妃失憶和家人分散.他還在我小舅舅的滿月酒的時候,劫走了我小舅舅.我外公的三弟發現之後,他殺人滅口也把我三外公打下了懸崖.母親和小舅舅的出事導致我外婆瘋癲,外公為了給外婆治病以身試藥也身中劇毒.你說的是此人嗎,這樣的人你會如何處置?母妃饒他性命已是仁慈."軒轅云墨想了想說,他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還有人提起此事,但是他不認為娘親當年的處置有什麼錯.那人也不是為了這麼醫術,而是窺探醫谷的寶物.他當時應該失去記憶了,那是誰告訴眼前這人的"真相"? 穿越之沖喜繼妃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蝕骨散,往事之仇

上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以柔克剛,白流冰的愛好    下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杜老的掙紮,以音止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