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殘王溺寵,驚世醫妃V001:溫柔的牽引(求首訂)   
  
V001:溫柔的牽引(求首訂)

秦非離見她目光閃爍,忽而就再次低下頭來,他似存了幾分引誘之心,牽引著她動作,唯一的一根紅燭也被他伸手拂滅,室內一下子陷入黑暗之中,感官便越發敏銳起來.

錦言僵直著身體抗拒,可他卻刻意存了幾分心思,耐心而溫柔的牽引,直至她終于軟成一灘泥,他才心滿意足的撥開她的里衣.

直到他溫熱的指觸到她的心口,恍如一顆石子跌入一灘深深的湖水中,原本平靜無波的水面蕩起圈圈漣漪,她情不自禁地嚶/吟一聲,茫然睜開眼,隨即,恍若是是此刻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徹底的清醒過來.她的身體再一次僵直,而近在咫尺,是他的呼吸,溫熱的灑在她的頸脖上,而他的動作,更是一下一下,將她的心髒都刺得發顫,錦言猛然便推了他一把,可是此刻,兩人密切地契合著,她的反抗看起來更是欲/拒還迎,也就在她尚未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時,身體已經本能的做出反應,居然就一腳踢了過去.

黑暗中一聲悶哼襲來,那覆于身上之人,忽而便離了去,錦言也不知發生了什麼,她那一腳明明不算太重,可是,剛剛一推之下尚且紋絲不動的人,居然就被她這不輕不重的一腳,踢得滾下了chuang?錦言慌的抱緊自己的嫁衣,縮在角落,黑暗之中,地上人的呼吸越發重了些,一下一下,密集又急促.

錦言忽然就覺出幾分不對來.她快速的摸到chuang頭桌子上的火折子,點燃燭火,待看清室內情形,錦言渾身一震,倏爾便驚出了一身冷汗,她疾呼一身:"王爺!"快速的爬下chuang.

地面之上,原本喜服如火的男子,此刻滿面蒼白的斜靠在榻上,他額上大顆的冷汗溢出,手掌木然的覆在腿上,閉著眼睛,分明是強忍痛苦之色,錦言一驚,意識到那是之前被自己所踢之處,面上掠過一抹慌亂,忙的上前一步,撩起他的褲管,卻發覺,本該白希光滑的腿,此刻青筋暴突,猶如雙腿之上聳立起的縱橫交錯的藤蔓,片刻功夫,便覆滿了整雙腿,錦言從未見過這等景象,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恍然無措.

秦非離滿頭大汗的朝她伸出手來,艱難道:"錦……言,你上來……"

錦言忙的爬到他身側,他又喘息了幾聲,這才伸手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塞到錦言手中,忍著劇痛,顫道:"去……去把那割破……放血……"

只不過幾個字,他似是用了全身力氣,錦言不敢怠慢,雖然他表述不清,可是,她卻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秦非離的雙腿驀然青紫翻騰,這樣的景象,根本就不是有腿疾,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他這雙腿,應該是中毒了!

她手起刀落,割斷了靜脈,烏黑的血順著傷口泊泊而出,很快便濕了整個里衣.

錦言又在他另外一只腳上用了同樣之法,秦非離漸漸因為支撐不住昏迷了過去,那雙腿也因為放了血,一點一點的開始恢複了本來顏色.

她跟管家要了藥,將他的雙腿上好藥,包紮了起來,而面對一地毒血,管家雖歎著氣,卻多少有幾分釋然道:"王爺已經接近三個月未曾發作過,拖到現在,總是好的征兆."

他疼惜的看著沉睡著膚色如紙的秦王,想到他從小到大所受的災難,一時又十分心疼地對著錦言道:"雖然每次發作之時放血,能緩解病情,可是,一個人身上,怎麼可能有那麼多血,眼看著王爺的身子一天天變差,我們卻無能為力,若是王爺當真垮了,老奴……老奴就太辜負娘娘當年所托了!"

錦言看著chuang榻之上,先前溫潤如風,芝蘭玉樹的人,此刻竟虛弱得沒有一絲生氣,要不是還能探到他的脈搏,她幾乎真以為他已經死了.

她看了一眼暗自垂淚的管家,想了想,終究是問了出來:"石伯,王爺的腿是怎麼中毒的?"

對于她知道秦非離的腿不是受傷而是中毒一事,石伯並沒覺得奇怪,一想到她是王妃,是王爺這麼多年來,唯一肯娶的女人,便如實道:"其實,這些事,說起來算是宮廷辛秘.現如今,鮮少有人知道里面的內情,也只有老夫這個老人知道一些."

"王爺的生母是當時非常受chong的蕭妃,後來誕下王爺後,皇上對她,可謂是三千寵愛在一身,可是,也正是娘娘的榮chong無雙,這才招致禍端.先皇有二十四個兒子,十個女兒,可是卻夭折了近一半,後來剩下的皇子便只有當今皇上以及現在的十二位王爺,先帝有了王爺後,便想改立太子之位,立王爺為未來的儲君,這事自然被當時的皇後,也就是現在的甯太後知曉,為了保住當今皇上的太子之位,在先皇薨逝之時,也就是王爺還只有三歲的時候,設計了一場宮變,王爺就是在那時候,被一個宮人殘害,給下了毒,後來僥幸救回了性命,卻只因毒素全都堆積在雙腿之中,而致使雙腿再也不能走路."

石伯又拭了拭眼角,語帶哽咽道:"這麼多年了,王爺與世無爭的呆在秦王府,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天知道,每次的毒素發作有多難熬!後來,僥幸遇見了青姑娘,青姑娘一手醫術,爐火純青,這才讓王爺的毒素有所控制,不然,別說是娶親,王爺連府門都出不了!"

石伯這麼一說,錦言大抵已經知道了事情的一些經過緣由,都說皇室勾心斗角,爾虞我詐,現在看來,一點都沒有吹噓,秦王才三歲都不被放過,可想而知,宮廷之內,那些人是有多狠心了!一想到自己挨過的板子……錦言心中默默,那些個人,千方百計地設計他們,為的無非都是自己的利益,既然,他們那麼有恃無恐,終有一天,她會將在她們身上所受的委屈,盡數討回來!

"石伯,別難過了,王爺總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假以時日,病情一定會有所好轉的."

石伯終究點了點頭,拭了拭眼角,勉強笑道:"倒是王妃想得開,也罷,老奴去准備王爺的藥浴,青姑娘吩咐過,每次病情發作之後,為防反複,得蒸一次藥浴,往日里,都是我這個老頭子親力親為,現在王妃既然來了,這件事就交給王妃了."

"藥……藥浴?"她來?

石伯卻只當她是害羞,微微笑起來道:"王妃是王爺明媒正娶進來的,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往後這藥浴可就都麻煩王妃費心了.老奴這就去准備藥材."

"我來?"錦言一下子臉色爆紅,他們才成親一天啊!連洞房都來不及,現在居然讓她來給他洗澡?

未待錦言說話,石伯已經准備去了.錦言一個"不"字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待回頭,又見秦非離面色蒼白的昏迷著,剛剛還赫然的心頃刻間便沉了下去:害羞什麼,當他是個病人就好了.

這麼想著,她心里才略略好受了些.從衣櫃里翻出秦王乾淨的衣服出來,很快,便有家丁搬來了浴桶,石伯將藥材倒入,緊接著一桶桶的熱水倒進了浴桶里,很快,整個室內便彌漫了一股濃郁的中藥味.

所謂蒸藥浴,則是底下放著藥材,秦王坐在隔層上面,待藥氣一點點滲入體內,與體內毒物融合,緩解毒性,這才方能達到緩解毒發的目的.幾個家丁合力將秦王抬到浴桶內便退了下去,並且由石伯體貼的關上了門.錦言的臉再次不爭氣的紅了下,深吸幾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不斷告誡自己,只是病人而已,她這才臉色如常的來到秦非離面前,淡定的開始脫他的衣服.

很快,秦非離便完全的暴/露在她面前,錦言再深吸幾口氣,這才按照管家所說,用了兩條浸泡在藥水里的毛巾,敷在他的雙腿之上,藥浴的效果,的確是難以想象的好,他雙腿原本再一次有了一些毒發反應,這會兒,隨著藥浴的進行,已經盡數恢複常色,而秦非離的身上很快便出了一層密汗,而他整個人也悠悠轉醒過來.

彼時,錦言正在用藥水給他擦拭全身,他忽而就睜眼,四目相對,兩個人同時都愣了下來.秦非離先是有些茫然的瞧著她,後來,仿佛又知道自己此刻所處的位置,飛快的眨了眨眼睛,唇角的那絲似笑非笑,忽然就又怕了出來.錦言卻慌的別過眼,站起身道:"那個,我看水有些涼了,我讓人添水……"

她幾乎是"溜"一樣的飛奔了出去,秦非離唇角的那絲似笑非笑,忽而就多了一絲玩味之色,然後,緩慢的將自己整個身體靠在浴桶之上,蒼白而俊美的面上緩緩掠過一絲疲憊.

說是去添水,錦言卻去了好久都沒回來,秦非離失笑,算著時辰到了,正當准備自己起身的,房門卻忽的又被她推了開.她繞過屏風來到他跟前,這次倒鎮定自若了,捧了一件棉袍,將他整個身子裹住,這才道:"別感冒了."

她扶著秦非離起身,因為剛剛跑過藥浴,又經曆過毒性發作,秦非離極其自然的將整個身子的重量壓在她身上,而她攙扶著他,怎麼看,都像是她整個的被他攬進懷中,臉貼在他的胸口,聽著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還有他身上藥浴過後的那股藥香,錦言身體不自覺的僵了僵,待將她艱難的扶到輪椅上之後,這才松了口氣.

推著輪椅來到chuang邊,緊接著,就該是好好休息了.很快有下人來將浴桶撤了下去,錦言替秦非離蓋好被子,正想著自己今天晚上該怎麼睡時,手上忽的一暖,她僵硬著身體抬頭,便聽到秦非離溫柔如水的聲音道:"錦言,今日累了一天了,一起上來歇息吧."

一聽這話,錦言身體就越發僵直了些,秦非離忽而又加了一句:"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什麼."話畢,他唇角又浮起一絲笑來,只是這回卻是明顯的饒有興味,"即便是我想做,現在的身體也做不了,你只管放心便是."

錦言心中又是一赫,眼瞧著他空出大半里側的位置,終究是心一橫,跨了上去.反正他說得話在理,只要是安全的,同chuang共枕也沒什麼.

不過,她到底是不敢脫衣服,合衣而眠.她在里側躺下,又拉過被子,卻未想到,一同拉過來的,竟還有一只溫熱的手,她身形一僵,條件反射般的退了好遠,警惕的看著秦王道:"你做什麼?"

秦王臉上的表情忽而就變得怪異又無辜,半響,他長歎一聲道:"錦言,我只是抱抱你而已."

他的手覆在她腰上後,果然沒有別的動作,錦言遂又放了心,悶悶的道:"說好了,只能抱,不能摸……"

那一聲低笑忽而就從頭頂上方傳來,振動的胸膛,連著錦言緊貼的後背也一起發麻起來.他莫可奈何的回道:"恩,只抱,不摸."

錦言這才徹底放了心了,再加上這一整天的折騰,雖然挺了一個多時辰沒有睡著,但聽著身後均勻的呼吸聲,她最終還是緩慢的沉入夢鄉,並且這一覺竟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日早上醒來,錦言睜開眼睛足足愣了三秒鍾,感覺到手上摸著的屬于男性特有的精湛的勁腰時,她頓時就只差淚奔了!

悻悻然的去看近在咫尺的秦非離,他似乎睡得沉,還沒醒,她這才又送了口氣,悄悄的打算縮回手.可是,手指才忽而動了動,手背上忽而就一緊,緊接著雙手被一雙溫熱的掌覆住,隨即男人磁性帶著晨起時慵懶性/感的聲音在頭頂響起:"不許為夫摸,可是為夫的身子,一整夜都快被娘子摸遍了,這又怎麼算?"

錦言的雙手還被他按著,只覺掌心火辣灼燒,連帶著全身都燒了起來:"那個……我睡著了……不清楚……"

說完,她便用力的掙脫了手指,爬起身來,一下子就越過秦非離來到了chuang下,憨憨的笑:"對不住啊,昨晚睡得沉了,什麼都記不清,你別見怪!"

秦非離無奈的歎了口氣,隨即回過頭來,當看清錦言面容的一刻,他視線微微停頓,忽而便不說話了.連嘴角的那絲似笑非笑也收了回去.

錦言順著他的目光,伸手在臉上摸了下,本來沒覺得有什麼不對,不過,待觸到掌心奧凸不平的一片時,忽而便拿不開手了,整個身體都僵住.這一抬頭之下,才看到,她的面具就躺在chuang榻里側,她記憶有些模糊,不過卻感覺到,應該是自己昨晚睡著後,被面具咯得不舒服,無意識中摘下的.從前,她不和別人一起睡,睡覺是從來不戴面具的,故而,初次帶著面具睡,到底是不習慣.

秦王從里側拿過她的面具,忽而就朝她招了招手道:"過來."

錦言看了看他,有些猶豫,不過,觸到他眸中別樣的認真之後,到底是挪步走了過去.

秦王隨之,將她按坐在chuang側,又拉下她的手指.錦言呆呆的看著他,近距離之下,這也是她第一次將自己的缺陷完完全全的曝露在別人面前.

他修長的指流連在她的臉上,意味不明的開口道:"痛嗎?"

錦言下意識搖了搖頭,半響之後,又咧嘴笑了笑,不過那笑卻比哭都難看:"開始有點痛,現在沒知覺了."

秦非離忽而就捧起她的臉,在她唇上親了下,說了句:"對不起."

錦言下意識退離,卻被他阻了,這才覺出他話里的莫名其妙,正要再問,他忽而又補充道:"怪我沒有保護好你."

錦言又笑了,這次的笑卻有些自嘲.她撥開秦非離的手,從他掌心接過面具戴上,勾起唇角道:"這是與王爺無關的事,何必自責?況且,錦言而今早接受了這張臉,即便是一輩子頂著這麼一張丑陋難堪的臉過活,也沒什麼不好."至少,幸好,她沒有入宮!

秦非離沒有再接話,唯一雙眸子越發深邃了些,看得錦言不明所以.

因為是新婚後的頭天,按照慣例得去宮里向太後皇上請安.

所以,兩人起chuang之後,管家便送來了入宮的正統宮裝,錦言在宮女的攙扶下換好之後,在另一面傷疤並不明顯的側臉之下,粉色稱得她可謂明豔動人.而秦非離則照舊是一身白衫,翩然若仙的落座于輪椅之中.

兩人很快便坐進了馬車,起身入宮.

第一個拜見的,自然是太後.身為秦非離名義上的母妃,卻也是導致他雙腿殘疾的罪魁禍首,秦非離對她,只怕也是存了恨意的.因為一場奪嫡之爭,連三歲的小孩都不放過,這個女人的心腸,可見一斑了.

不過去的時候,太後正跟一群宮妃喝茶聊天,皇帝皇後也在,錦言心想著,總是要見的,這樣一來,倒是省去了她與秦王跑來跑去的麻煩.

因為秦王腿腳不便,便只有她一人跪下行禮.這一回,錦言做得跟標准,因為初次見,自然是大禮.

太後輕抿了口茶,懶懶"嗯"了聲,命人賜座後,看了看秦非離,又看了看始終低眉順眼的錦言,才道:"瞧著倒是規矩不少,想來,嫁人之後,倒是老實多了.早知如此,就該讓你早些嫁人."

這話說的自然是錦言,且意有所指.有了上回的經驗在,這一回,錦言算是拿捏好了分寸,斟酌了下,放道:"太後娘娘說笑了,長幼有序,皇後姐姐不出嫁,哪里有錦言出嫁的道理?"要不是她們來一個選後,她哪里會是現在這般模樣.

太後略略頷首,顯然對她的回答算滿意,轉而又看向秦非離道:"秦王身子如何了?昨晚可好?"

她一問昨晚,錦言不由得想起早上醒來時的事,面上掠過一抹不自然,秦非離看了她一眼,不動聲色的將她飄忽的眸光收入眼中,笑道:"極好,出了一身汗,身子爽利多了."

太後這一句問話,無非是試探昨夜圓房一事,而秦非離的回答,卻是藥浴一事,兩件事本不相同,這樣一回答,卻又奇跡的吻合.

秦非墨和溫歌吟坐在上首,分別位于太後兩側,聞言,兩人的目光分明都掠過幾分不明情緒,秦非墨是眸光沉沉的自兩人身上掃過,諱莫如深,而溫歌吟的眸子,竟也一反常態,同樣諱莫如深.

錦言心里掠過一絲訝然,卻想不出其中的緣由,這時太後略點了點頭,又擰眉看向錦言道:"聽聞你婚禮前出了些事,可曾嚇到過?"

她說的,自然是自己被擄一事,錦言深吸了口氣,這個女人,果然哪壺不開提哪壺.

"回太後娘娘的話,不過一些暴徒作亂,錦言受過一些驚嚇,不過現下已無大礙,多謝太後娘娘關心."錦言正欲答話,秦非離卻忽而看了她一眼,給了她一個安定的眼神,接過了她的話去.

錦言心里感動了一把,她出事的事,京城鬧得沸沸揚揚,太後自然也知曉其中經過,之所以這麼來問,無非就是為了揭開她的傷疤,將她受辱一事暴露于眾,不論別人對她有沒有做過什麼,當日撕裂衣衫,被丟與大街之上,供人圍觀一事便足以令她再次難堪,不過,這話題被秦王接過,意義卻又大不相同了.

從一個男人的角度出發,他接過話題,顯然是在告訴眾人,當日之事,他並不想再談,而且,他娶她,此刻護她便足以證明,他對這件事絲毫不介意,也從另外一面,幫助錦言證明了一下清白.畢竟,有那個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婚前不潔,但是,從他此刻護著她的態度,便可以看出,她很可能只是被人陷害了一把,並沒有遭遇太羞辱的事.

太後露出一個極淡的笑容,點了點頭:"沒事就好."

她將茶安置在一旁,對著一旁的宮人看了一眼,宮人心領神會,急忙上前幾步,揚聲道:"新人奉茶--"

很快便有宮人端了茶進來,秦非離這時忽而便伸出手來,似做給眾人看,又似真情流露般,握住錦言的手指,對她微微一笑,錦言呆了一呆,隨即也回了他一笑.本只是一個極淡的動作,但兩人而今曝露于眾目睽睽之下,自然被各色的人收入了眼中.

宮妃們瞧著兩人恩愛,皆露出豔羨的神情,太後眸光不明所以,秦非墨和溫歌吟不動聲色.錦言快速站起身,兩人一人接過茶杯,再由錦言拜了幾拜,這才兩人一起恭敬的上前奉茶.

茶杯是滾燙的.錦言拿在手上差點就有丟了的沖動,下意識看了秦非離一眼,卻見他神色如常,也不知,到底是兩杯都是熱茶,還是只有她一杯是滾燙的熱茶.好不容易捧到甯太後面前,她卻故意慢動作般的,用帕子覆在自己手上,接過錦言手中的茶杯抿了一口,然後才來接秦非離手中的.

秦非離至始至終神色如常,可是收手的時候,錦言分明看到他端茶的十指尖端紅彤彤一片,分明,他那一杯,也是熱茶!

錦言忽的就氣不打一處來,眼看著,秦非離奉上的那杯茶要送入太後口中,忽的就腦中一個靈光,身子猛然朝前傾了下,太後不料她有次意外動作,以為她要朝自己身上倒來,握茶的手指一抖,那茶杯頃刻之間就跌落在她的大腿上,滾動了幾下,跌入地面,摔得粉碎,而滾燙的茶水就這麼盡數灑在她的大腿之上,燙得她一下子尖叫起來.

殿內眾人一下子就慌了,收拾杯子的收拾杯子,攙扶太後的扶太後,連皇帝和皇後也一下子沖上前來,溫歌吟已經擔心得臉上沒有血色了:"母後,燙著了嗎?天啊!快傳太醫!"

片刻功夫,太後的手指之上已經紅腫一片,禦醫很快被傳來,太後也被扶進了內殿,皇帝卻在前殿端起另一杯錦言捧過的熱茶,然後猛然便摔在地上,怒道:"哪個不長眼的泡那麼燙的茶?"

錦言腦海中尚且在想著該找個什麼說辭來,可是皇帝這麼一問,明眼人都知道,皇帝在護她.她心中惴惴,下頭已經有奉茶宮女跪了出來,抖著身子哆哆嗦嗦道:"回皇上……是……是……"

她說了幾個是,卻說不出個所以然,內殿里,太後卻忽然高喚了一聲"皇帝",秦非墨這才隱忍了怒火,意味不明的看了錦言一眼,轉身入了內殿.

手上忽而一暖,錦言回頭,卻是秦非離握住了她的手指道:"我們也去看看."

她點了點頭,推著秦非離一起入內,內殿榻上,禦醫已經為太後上好藥,太後正對皇帝說著話:"罷了,不用怪宮人了,是哀家一時沒有拿穩,皇帝不必怪罪宮人."

秦非墨先前已經責怪茶水過燙,宮女若是招認出是太後指使,反倒讓太後失了顏面:畢竟,堂堂太後居然這般小肚雞腸的為難一對新人,說出去,必定不光彩.而皇帝已經做到茶水過燙的事,追究下去,雖然會追究出錦言的故意為之,可是一同也會將她做的事牽引出來,就算宮女不敢招人,明眼人也能知道是她的吩咐.所以,太後也只好暗自吞下這個苦果,可是在抬頭看向入門而來的錦言時,眼神銳利得幾乎就能將她活剝.

錦言縮了縮脖子,心里卻並沒有害怕的心思,垂頭,唇角卻分明是一掠而過的笑意,秦非離忽而就抬頭看向她,錦言那一絲笑不由得僵在臉上,一時,笑也不對,哭也不對,別提多尷尬.可秦非離卻並沒有說什麼,握住她的手卻緊了幾分.

上頭,禦醫上完藥退離後,皇帝便開始清場,吩咐眾人退下,揚言太後需要好好休息.

眾人開始陸續告退,皇帝回過頭來,眸光看到錦言與秦非離交握在一起的手時,頓了頓,隨即移開,道:"七弟好些日子未入宮,今日不知可有空閑,與朕對弈一局如何?"

秦非離緩緩笑了笑:"自然是極好,只是臣弟有些日子沒練棋藝了,皇上可要讓著臣弟才好."

秦非墨微微一笑:"這是自然."

宮人推了秦非離跟上秦非墨,錦言頓覺自己落了單,卻就在這時,溫歌吟走了上來道:"今兒天氣極好,妹妹不如陪我去禦花園走走?"

錦言也確實是無處可去,遂答應下來:"好啊."

她強忍惡心,熱絡的上前攙扶住溫歌吟,想起上一回入宮,自己傻愣愣的,自己這回可學乖巧多了.溫歌吟眸光一閃,微微一笑,任由她攙扶著,姐妹倆便一同往禦花園走去.

已是深秋,涼風拂過,陣陣冷意.禦花園的桔花開得格外燦爛,姹紫嫣紅,幾乎一片桔花的天下.

溫歌吟笑帶著她來到一處涼亭,看著宮人煮茶,隨手就將腕上的一枚羊脂白玉鐲子摘下來,戴到錦言手上,笑道:"妹妹大婚,做姐姐的卻沒有送嫁,妹妹心里可別委屈."

錦言看了一眼手上的鐲子,色澤溫潤,色澤動人,確是上好的玉,她笑著抬起頭道:"怎麼會?姐姐現在是皇後,有偌大的中宮需要統領,哪里是能說離開便離開的?而且,姐姐送了好些東西來府上,妹妹心里歡喜,反倒覺得幾分對不住姐姐,上回的事都是妹妹不懂事,還望姐姐莫往心里去."

溫歌吟看了她好半響,忽而便微微一笑,捏了她的手心:"妹妹確實懂事多了."

兩人相視而笑起來,卻各懷心思,錦言也端起茶抿了一口,主動便提及那日被綁架的事情,一同也說了自己自醒來之後的連續被害,憂慮道:"爹爹查了許久,也查不出個所以然,姐姐身為皇後,不知可否幫妹妹這個忙?妹妹先前的事情記不得,也就不知我與誰人結了仇,竟幾次三番要毀我清譽,陷害于我,這樣惡毒的心腸,姐姐定要幫我查出此人,否則,我真是寢食難安."

她說起這些來,心有余悸一般,臉色都蒼白起來,溫歌吟眉眼一跳:"妹妹確定,是同一人所為麼?"

錦言點了點頭,咬牙切齒道:"我幾乎可以肯定,這人幾次三番要毀我清譽,卻從不現身,妹妹想著,此人很可能是個女子,這樣歹毒的心思,惡毒的心腸,姐姐可千萬要幫我,若是姐姐查出此人,一定要交由我處理,這樣的殲詐小人,我非讓她自食惡果不可,已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治死她,我就不叫溫錦言!"

錦言說這話的時候,一直盯著溫歌吟.如果這些事當真是她干的,那她雖然尚且拿不到證據,但是過一過嘴癮,讓她吃個啞巴虧,她也好一泄心中不快.

果然.溫錦言握著茶杯的手忽而就頓住,茶水在杯中打轉,錦言瞧她神情忽而凝滯,心里的懷疑便更深了一分,奇道:"姐姐?"

溫錦言回過神來,略略揚唇一笑,卻已看不出半點破綻:"妹妹說得極是,你放心,姐姐會派人好好查一查的."

"如此就多謝姐姐了!"錦言揚唇一笑,歡喜的行了一個跪拜大禮,溫歌吟忙的將她扶了起來,半響忽而便問道:"你說,那日宮宴,你是被人推入湖中的?"

錦言不料她突然提起那日的事,忙的點了點頭:"是啊,當時我感覺到背後有個影子,可是還沒來得及細看,那人便將我推入水中,後來,還是秦王路過,這才救了我."

"秦王路過啊……"溫歌吟喝了一口茶,似乎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錦言瞧著只覺奇怪,難道那日落水不是她所為?可是,她初次來宮中,就連溫氏夫婦也說,她是第一次入宮,既然是第一次入宮,她哪里會有其他的敵人?若是因為選後,她一個毀了容的,相對來說,該是陷害溫歌吟的意圖更大一些吧?

她只覺百思不得其解,不過溫歌吟也只是沉吟片刻之後,便又與她說笑起來.兩人聊了些家常不知不覺便到了午飯時間,溫歌吟留她在宮中用膳,錦言卻婉拒了她的好意,只說自己想去看看秦王有沒有出來.溫歌吟遂不再攔她,讓宮人送她去秦王那邊.

皇帝與秦非墨竟然也是在禦花園之中,只不過,這會兒即便到了飯點,兩人下起棋來,反而全然不知外面時日.

錦言遠遠的看到,便沒有上前,往右邊移了一些,走到不遠處,看起來卻有些隱秘的涼亭坐下後,對著帶路的公公道:"公公下去吧,我在這里等著,王爺出來了,我自能看得真切,這會兒冒然前去,只怕打擾了皇上與王爺的雅興,倒不如,我在這里等著."

那公公自然不願同她一起等在這里耗著,而且這天怪冷的,在外面站太久,他腿腳都會麻掉,故而便施了一禮道:"既如此,奴婢先行告退."

他轉身離開,錦言便坐在涼亭之內,果真就賞起花來.

涼亭的四周,圍著的都是開放得正十分豔麗的花,很多錦言都叫不出名字,一時看花入迷,便忘記了去盯著那一頭涼亭的入口,知道她玩得累了,這才想起自己候在那里的目的,忙的朝那頭的路口瞧去,卻只見一腳衣帶掠過,像是女子的服飾,卻並不知道是誰.

錦言頓了下,想著,既然有別人經過,那皇帝和秦非離的棋該下完了.

她遂起身,往目的地行去.

遠遠的瞧見一人落于涼亭之內,正是秦非離,錦言展演一笑,快步上前,他正在收拾殘棋,看到她進來,微微一笑,道:"適才去哪里了?宮人說你來了這邊,我可是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你來."

錦言也跟著將棋子分類裝入棋罐之內,隨即推了他的輪椅往外走道:"剛剛看了會兒花園的花,一時忘了時辰,別說,這宮里的花兒還真多,很多我都不知道名字,不過一個個卻豔麗得很,好生漂亮."

秦非離看她描繪得有聲有色,也跟著笑起來道:"那是自然,皇宮里的花,大多都是從各地移過來的,很多甚至都是稀有品種,尋常的人,自然是沒有見過."

錦言點了點頭,忽而便聞到他身上掠過一絲熟悉的味道,卻又想不起在哪里聞過,奇怪道:"咦,你身上哪里來的香氣?"

上篇:079:洞房花燭夜+上架感言    下篇:V002:枕頭為證[求首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