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殘王溺寵,驚世醫妃V041:殺人   
  
V041:殺人

思慮再三,錦言最終點了點頭道:"既然是一定要做,錦言自然不敢拒絕,只是師父可否幫錦言一個忙?"

"什麼忙?"孟楚絕見她答應,眉目自然有所舒展,隨即道:"只要我能做到的,定為你辦到."

"這幾天,我還有些事情要做,一旦師父為我施針,頭痛的毛病只怕會加重,這樣一來,我要做的事便不能完成了.所以,懇請師父通融些時日,給我七天時間,七天後,師父再為我施針."

孟楚絕思索了下,這樣的話其實也不算忤逆皇上的交代,畢竟皇上說的是要由他為錦言施針,促進她早日痊愈,並沒有規定說即刻就要施針.且用針後,也並非一兩日就能好起來,這得看錦言本身對記憶有多大的抗拒,所以不能操之過急.他隨即點了點頭道:"好,這幾日,你盡力去做你的事情,若有任何需要,可以差人通知我,七日後,我取銀針前來."

錦言點了點頭,這才讓人送孟楚絕回去.

因為醫治的時間只有七日,也唯有這七日,她能盡心盡力,所以,錦言按照環貴嬪的身體,已經將來病情的階段制定出了三個方案,分別是根據醫治過程中的不同反應而來.且每一種情況,她將所配的藥物分毫不差的配好,並且用字條記錄下每一種藥該在何時服用,什麼樣的病情下服用,需服用多少,如何煎熬,清楚明細的寫在紙上,包在每一個療程的藥後,然後,又將每一種藥服用後可能出現的反應以及應對政策也寫下,這樣細細書寫,配藥,便耗費了她整整一天的時間,待整理完畢,已是入夜.

她答應過今天還去一趟.所以入夜之後,她還是用了昨日的法子,提了藥箱去給環貴嬪施針.因為情況有變,一個月的施針時間不得不縮短至七日,剩下的只有等她病情不再反複之時再來.不然她怕她病情發作的時候會打草驚蛇.

其實,她並沒有把握,她會恢複溫錦言的記憶,畢竟她並不是溫錦言,屬于她的記憶出現在她的身上,這本來就是一件很矛盾的事,但她確確實實是經常夢到屬于溫錦言的過去,所以說,施針之後的反應,是她和孟楚絕都預料不到的,因為她不是正常人,所以自然也預料不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所以,錦言唯有在最壞打算的情況下,提前安排好一切.

一連七天,錦言每日都去,施針,喂藥,衛生的清潔工作,餐具茶具的及時消毒,室內的通風,而七天之後,環貴嬪的情況果然有了變化,她胖了一點點,至少臉上不再是一層皮包骨,說話的時候,至少能毫不喘氣的堅持半分鍾,這對之前喝口水都要喘息幾口的她來說,已經是有了大大的療效了.

七天之後,錦言將配好的藥拿來,交代思雨使用方法,並且如果條件允許,可以讓宮人抬了環貴嬪去院子里曬曬太陽,不然一直憋在屋子里,久不見天日,就是悶也得悶出病來.也就是在七日之後的早上,她再次收到秦非離的來信,說是不出意外的話,半月之後,他就能回來.

錦言欣喜不已,想到自己就要出宮回王府了,心里是說不出的喜悅.而這日孟楚絕來的時候,他顯然也已得到消息,看錦言高興,忍不住道:"王妃再挺些時日,秦王要回京了,皇上自然不好再讓你留在宮中,也許,過不了多久,他就會放你出宮了."

錦言聽到孟楚絕說這個,更加歡喜道:"承蒙師父吉言,那邊快開始吧."

孟楚絕的施針在她的頭部,因為極痛,他會提前刺中錦言的昏穴,讓她先睡一覺.所以,錦言便依言趟在榻上,他刺中昏穴之後,便開始施針.

因為懷疑是錦言受過刺激的緣故,所以用針灸的法子,刺激脈絡,促進血液流通,使原本失去的記憶恢複.

錦言成功昏迷過去,孟楚絕便開始有條不紊的施針.

他施針之前,錦言已經將所有下人都屏退下去,為了防止人打擾,刻意讓春夏冬青在外頭守著.因為是腦部施針,雖然是簡單的施針,卻還是有一定風險,還是十分考驗施針人的醫術的.因為一旦刺偏了穴位,或者力道不對,造成血脈逆行,凶險的情況下,輕則使人癡傻瘋癲,重則奪人性命,都是有可能的,故而,孟楚絕需要絕對的安靜.

十根銀針下去,孟楚絕已經出了一頭的汗,二十根下去,後背已經濕透,直到最後一根完成,他猶如進行了一場激戰,汗流浹背,癱軟的坐在地上,等待時辰的過去.

錦言會在一個時辰之後醒來,而在一個時辰之內,他必須取出銀針,不然激烈的刺激穴位也是可以使得血脈逆行的,所以,這一個時辰內,他可以稍稍休息,等待時間的流逝.

他大約坐了一刻鍾之後,身體便已經不再出汗了,他隨即站起身來,想去喝點水.可是剛一起身,忽然就一陣天旋地轉,孟楚絕甩了甩頭,好不容易站穩了,他又開始感覺眼前一片模糊,他踉蹌著去扶一旁的座椅,卻一下子跌在地上,這才意識到不對來,可是還未等他做出反應,後頸突然一重,他只覺眼前一黑,便徹底昏迷了過去.

大殿之內,隨著那一道倒地之聲後,便靜得出奇,隨即,有人上前,細細看了看那臥在榻上沉睡的人,確定她是昏迷之時,忙的一路小跑離開,片刻功夫之後,殿門被打開,一紫色薔薇花裙的女子緩步進來.殿門再次被關上之時,起先在殿中的人,低聲道:"姑娘,兩人均已昏迷,現下我們該怎麼做?"

那女子嘴角溢出一絲冷笑,輕掩唇角道:"再去取根銀針,插在她的死穴上,記得,要整根沒入!"

那黑色宮裝的太監容顏一正,有些猶豫的抬起頭來,道:"姑娘,娘娘不是吩咐留下活口……"

他話未說完,便看到女子的臉色都變了,頓時只得低下頭,卻還是忍不住道:"請恕奴婢斗膽,這位秦王妃是皇上在意的人,若是我們貿然取了她的性命,皇上怪罪下來,只怕會壞了事."

"那又如何?"那女子聞言,壓低聲音冷斥道,"別忘了你的命是誰救的?就算是死罪,我們也要去做,因為,這是我們唯一能報答娘娘的!"

"可是……"

"還有什麼可是!"女子不悅開口道,"這女子此番若是醒來,必然會壞娘娘的大事,我們做奴婢的就該為主子清掃前路,所以,就算娘娘沒說,只要這是對娘娘有益的,我們就應該去做,明白嗎?"

"是!是!是!"被如此呵斥,那太監再不敢有所猶豫,快速上前.他從銀針套中一番尋找,找了一根又細又長的銀針出來,然後走向榻上昏睡的女子.

行走間,他腦門子上已經出了一層密汗,這還是他第一次殺人,但是主子有令,做奴才的不敢不從,更何況,主子還救過他的命.

他有些顫抖的走向那安然沉睡的女子,她容顏極美,恍若畫中的睡美人一般,睫毛是恰到好處的卷翹,螺黛眉,膚色如雪,粉頸皓白如玉.似三月桃花的唇瓣不點自紅,極為誘人.那太監猶豫半響,這才去摸她後腦的死穴,然後打算將她扶起,用銀針送她歸去.

這麼好的一個美人,真是可惜了!

他在心里感歎一聲,終于摸中,卻絲毫沒有注意到,女子腦門子上分明也出了一腦門子的汗,並且發絲濕漉漉的,就在她托起女子身體,准備將銀針刺入的那一刻,忽然身形一僵,他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思緒已經頓住,然後只覺天地好像都在那一刻停止了般,眼前一黑,徹底沒了知覺.

而他自己的後腦,就是他自己剛剛摸中的那一處,此刻在自己後腦相同的地方,赫然插著一枚銀光閃閃的銀針.

殿內忽然就一聲尖叫,那原本還在殿內想等那太監殺完人回去複命的女子,忽然就開始倉惶逃走,可是,她還未來得及出這道殿門,便只覺背後風聲疾駛而過,然後後腦一麻,她身形一僵,隨即一動不動的倒在了地上.

而那原本就該昏迷的女子,此刻冷眼看了地上已經死去的那名婢女一眼,冷笑了一聲:"不自量力!"隨即拍了拍手,將插滿頭的銀針,一根一根的拔了下來.她將所有的銀針都捏在手心,看了一眼之後,眸光一冷,毫不猶豫的丟棄,然後轉身,往榻上而去.

那原本死去的太監還躺在她的榻上,她毫不猶豫的一腳踹去,將那人推下榻,隨即坐在榻上,環視了一眼殿內.她眸光之中,浮現出一絲怪異的神色,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這是在哪里,可是當看到不遠處的桌子旁邊分明還昏迷了一個男子時,她走了過去,在男子面前站定,好奇的打量了他半響,眸中的詫異之色一閃而逝.

她從旁邊的銀針套里,拔出一根銀針,將孟楚絕翻過身來,毫不猶豫的刺在他的人中上,然後便只聽"啊"的一聲,孟楚絕隨即清醒了過來.

"你醒了?"

孟楚絕還覺得人中那里刺痛,可是那刺痛瞬間消失之後,他又覺得後頸疼痛不已,他見是錦言手里拿著銀針,還覺得奇怪,正要說什麼,目光卻忽然觸到榻旁倒的一名太監,他看了看錦言,又看了看那名太監,再想起自己之前被人打暈昏迷,臉色猛然便變了,他迅速道:"剛剛怎麼了?"

錦言無謂的聳了聳肩:"不知道,反正他們想殺我,所以現在,全死了."

"他們?"孟楚絕敏銳的捕捉到了她的字眼,一轉頭,待看到另一個女子一動不動的倒在殿門口處,頓時全身的血液都往上湧:"你殺了他們?"

錦言點了點頭:"是啊."

"你怎麼做到的?"那可是兩個人!

錦言隨即便將銀針遞給他看:"這個,剛剛頭上插著的."

孟楚絕看到她手上拿著的赫然便是一根又細又長的銀針,想起剛剛他給她施的針,眉頭微微擰起,訝然道:"你怎麼醒了?我刺中了你的昏穴,沒有一個時辰,你絕對醒不過來的."他看了看大殿角落的刻漏,"現在分明,半個時辰不到!"

錦言臉上也露出一抹茫然,隨即突然便不知怎麼的,扶住了頭,然後,在孟楚絕詫異的目光之中,她"啊呀"一聲,連銀針也棄了,抱著頭,開始在地上打滾.

她的樣子痛苦極了,渾身都抱在一起,然後,孟楚絕看到,她原本素白的衣襟前,快速的染了一大片紅,再細細瞧去,那赫然便是錦言的鼻子里流出來的,他大吃一驚,急忙快速上前,將錦言抱起,快走幾步放到榻上,然後從自己的藥箱里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顆藥來,走到錦言的身側,快速道:"錦言,快,快吃下!"

可是榻上的人已經痛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孟楚絕別無辦法,只能再次刺中她的昏睡穴,然後強行將那顆藥灌了下去,他這才松了口氣.

那藥果然是有效,片刻功夫之後,錦言的鼻子便不再流血了,孟楚絕隨即癱軟在地上,他看了看已經死掉的宮女太監,又看了看錦言,只覺有股怪異在心口蔓延,說不上為什麼奇怪,可是,他好像就是漏掉了什麼.

朝外喚了一聲"來人",可是卻無一人應答,孟楚絕走到門口,打開殿門,這才發覺殿外空無一人.

他隨即又返身進屋,沒辦法,只能待在屋里等,他再次細瞧了瞧那宮女太監,只覺似乎從來沒見過,極為面生,又聯想到自己被打暈,錦言被刺殺的事,再想到殿外一個人都沒有,便意識到,這應該是一場蓄意謀殺.

可是,錦言是秦王妃,不是這後宮的任何一個妃嬪,又有誰,那麼想要她死呢?

她死了,到底對誰有益?

他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最終只有暫時放下,好在沒過多久,春夏冬青便回來了,一看到殿中居然無端死了人,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很快,皇上得了消息,也趕了過來,孟楚絕略去了錦言殺人的事,只說是在被刺殺之時,雙方打斗,他不得已下的手.

皇帝沒有怪罪他,將那兩個宮人拖走,又命人將春喜宮的宮人拉出去杖責,這才作罷.而等錦言醒來之時,竟然已經是傍晚.

期間,因為皇帝的吩咐,孟楚絕一直沒有離開,他也沒有料到,錦言這一覺居然睡了那麼久!

錦言醒過來之時,先是看到床榻旁坐著的秦非墨,愣了下,隨即又看到孟楚絕,滿眼疑惑.

孟楚絕見她醒了,急忙上前來追問道:"醒了?可還覺得哪里不舒服?"

錦言撫了撫腦袋,擰起眉頭,只覺腦袋陣陣鈍痛,孟楚絕見此,急忙道:"頭痛是很正常的,因為剛剛才施的針."

錦言又摸了腦袋好一會兒,這才看向孟楚絕道:"師父,我好想做了個夢,夢到有人來殺我."

孟楚絕臉色一變,下意識看了一眼一旁的秦非墨,只見秦非墨臉色陰沉,隨即不等他回答,便開口道:"你不是做夢,的確是有人來殺你,不過,孟院士救了你."

錦言聞言,面色大驚,她急忙看向孟楚絕,孟楚絕隨即輕輕點了點頭.她訝然半響,臉上神情一時變幻不定,正要問出疑問之時,忽而便看到孟楚絕在秦非墨身後搖了搖頭,她只有欲言又止,看向一旁的秦非墨道:"皇上是來看臣妾的吧?而今臣妾已經醒了,皇上也累了,就請回宮歇息吧."

孟楚絕也隨即道:"是啊, 皇上,皇上龍體為重,秦王妃既然已經醒過來便沒有大礙,皇上今日也守了一天了,就回去歇息吧."

孟楚絕看了錦言一眼,眸色有些暗沉,但他到底還是站起身來,看向一旁的孟楚絕道:"那這里,朕便交給你了,記得,看完診後,來一趟朕的禦書房."

孟楚絕躬身應下,秦非墨又看了錦言一眼,隨即道:"既然你身子不適,就多多休息,花雨軒,朕會多派些人手來保護你的安全,另外,朕會撥給你一批信得過的宮人."

上篇:V040:治病救人[求推薦票!]    下篇:V042:離魂症(一更500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