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殘王溺寵,驚世醫妃V040:鬼後不見了(精彩必看求月票)   
  
V040:鬼後不見了(精彩必看求月票)

密林之中,一汪湖水,粼粼波光蕩漾,秦非離一身黑衣,負立于河畔,黑色的鬼面看不清面容,鬼面上的獠牙卻十分森然可怖.他只是靜立于那里,卻周身都散發著冷意.片刻功夫,悄無聲息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群黑衣人,他們的腳步無聲無息,輕盈得如同微風拂過,一片落葉起,他們人已落下跪與地上,為首的兩人中的其中一個躬身道:"啟稟鬼帝,一切准備妥當,剿匪岩洞之內一片平靜,想來並不知曉我們今夜會偷襲."

他說的沒錯,一萬大軍之中,其實早就被秦非離抽去一半的人,明則留下部分守夜,暗則剩余的人今夜偷襲.

攻其不備出其不意,行軍要領.他們今日才到達山腳下,殺手門的人定然會覺得,他們今日絕對會先行歇息一日,明日動身,而秦非離也是這麼命令下去的,可是兵不厭咋,殊不知,他早已做好的萬全的准備.

秦非離冷然一笑:"做得很好.山上的石廟里,本帝已命人准備好衣物,你命人全部換上,先一步殺他們個措手不及,朝廷的人即刻便到."

"是,鬼帝!"魍魎兩王領命退下,秦非離看向山頂之上,那一片黑暗的方向,眸中深沉一片.

夜半丑時,行軍已經潛入山林之中,秦非離親自領了一隊人潛入,攻其不備.

情況出乎意料的大好,朝廷大勝,天快亮時,所有殺手門的余孽盡數捆綁于石洞之內,秦非離領了人親自欽點人數.

隨軍督將,張嗣成和左衛,一見這番絞殺居然這等順利,欣喜若狂.張嗣成甚至恭賀道:"王爺神機妙算,料定他們猜測不到我們今夜會偷襲,殊不知,大將軍給的三千精兵平日打仗作戰,三天三夜不吃不睡都是家常便飯,這才一日的路程,又怎麼可能難得倒他們!快很准,王爺如此精妙的作戰技術實在令我等佩服!"

那左衛聞言也不住點頭附和:"是啊,本來以為,這群山賊最少也得讓我們守上個三五日,卻沒想到,只一日便大獲全勝,真是令人歎服!"

秦非離微微一笑,看向二人,謙虛有禮道:"二位大人說的什麼話,若不是二位大人的勇猛,本王又怎麼可能這麼快便擒獲這些亡命之徒,是以,本王一介文人,又怎麼敢居功!"

那二人連連說著"不敢,不敢"臉上卻多了幾絲得意之色.

秦非離隨即吩咐人將所有俘虜清點完畢帶下山,交給朝廷處罰,那兩名督軍將領隨行,而自己在山上處理一些善後事宜.

那兩名將領聞言,大喜同意.如若他們將人帶回京城,功勞便是他們居首,到時皇上一定會大肆犒賞他們,這樣一來,還不怕加官進爵?

張嗣成和左衛,隨即帶上所有人下山,只留下十余位兵士聽從秦非離差遣.秦非離讓所有的人在洞口清理,自己卻只身步入洞中.

殺手門乃天下第一殺手組織,當初朝廷傾盡兵力圍剿,時至今日,已經過去接近半年時間,也就是說,圍剿的時間足有半年,卻仍有余孽,可想而知,它的實力了.

而這里,是退居的最後余孽,能僥幸活到最後的人,要麼有幾分小聰明,要麼極有實力,而當小聰明與實力結合在一起,那應該就是更難對付才對,怎麼會這麼輕而易舉的就叫他們拿下?尤其是,當所有的人都被捆綁在這里的時候,里面沒有一個他認識的人,包括他知道的那些沒有死的殺手門的重要人物,以及他的母親,李念娘.

雖然有個人像極了殺手門的門主李天一,也被當成了李天一,可是,他一眼就分辨了出來,那個人根本就不是李天一,只不過是戴了一張人皮面具.

沒有任何人知道,名滿江湖的易容術高手石一凡,其實,不過是他的化名罷了,而鬼王府的那位一凡,不過是他興之所至,傳授過易容術罷了.而錦言臉上的那塊人皮,自然是他自己的傑作.

所以,他絕對有理由懷疑,要麼,這里有另外一個出口,被他們逃了,要麼,所有的人依舊在這座山上,只是,他們沒有找到.

這個山洞比想象中大得多,越往里走,路況越黑,卻越通透,路況越平整,越大.甚至,有看不到底的感覺.

直指盞茶功夫之後,他才走到了底,中間經過無數房間,他一一查驗,都是空無一人,直至身前這里.

石洞是空的.這也是那些士兵所謂清剿乾淨了的依據,並且,有的人看起來似乎是從被窩里提起來的,便更讓人覺得這群山賊是不知道他們的突襲的,也就是說應該也不會有人會伺機逃出去.

而他在上山的第一步便是圍山,且他鬼王府的人也事先查出,所有的人都在山上,所以絕對沒有可能有人逃了出去,也就是說,所有的人還在山上,只是,躲了起來.

他唇角勾起一絲冷笑,朝空中拍了拍手,立刻便有十來個黑衣人落下,當先兩人赫然便是魍魎兩大鬼王.

"鬼帝!"眾人齊聲下跪,秦非離環視石洞,回過頭來,他此刻並未帶面具,面容邪肆俊美,在昏暗的火光之下,眸色深沉不清,周身那股冰寒之氣,始終未曾退去.

"找找密道."

他相信,這里一定是有密道的,並且,所有突然不見了的人,都藏在密道里.

"是!"魍魎兩大鬼王領命伸手在空中一揮,身後的人立刻消失不見,而他們自己也隨即起身,迅速消失在秦非離身後.

秦非離在石洞之內,再次細細轉了轉,並未發現什麼異樣,直至他行至一件石室內,看到牆上凹進的一小塊地方里,放了一個鏤空的花瓶.那花瓶擺放在這里十分突兀,他直覺有怪異,摸了摸,然後,那花瓶便轉動了起來,不過卻並沒有想象中的哪個機關開啟,而是室門突然關閉,無數箭羽飛來,他下意識飛身而起,躲過無數箭雨,卻忽然看到試試頂上有了動靜,抬頭一看,竟是一排足以鋪滿整個石室的剪板,從上往下壓來,一點縫隙都不留.

秦非離進來的時候並沒有帶武器,這些東西一壓下來,根本就沒有東西去擋,也就在這時,石室的門忽然炸開,四大護法破門而入,直接將他帶了出去,也就在他立刻的一瞬間,箭板轟然落下,密不透風的鋪滿了整個石室,如果剛才,他沒有出來,只怕此刻,已然成了死人.

好險!

他心里的警惕多加了三分,卻又重新步入石室.

"帝尊!"身後四人一齊出聲制止,秦非離伸出手來,看了他們一眼道:"不必驚慌,這里應該別有乾坤."

他再次走到那個花瓶旁邊,伸出手來,這一次,是伸入花瓶里面.

很快,他摸到了花盆底上的一個凸起.剛剛在轉動花瓶的時候,他便發覺,這個花瓶是移不動的,好端端的一個花瓶擺在牆上的凹處,怎麼可能拿不起來,那便只有一種原因,它根本就不是一個花瓶,而是掩人耳目的.

雖然說,這些暗器下來,也算得是它的用處,可是,他卻本能的覺得絕非那麼簡單.

因為尋常的暗器,尤其還是殺人的暗器,一定不會用這麼華美的東西去包裹,掩人耳目,它反倒會顯而易見的曝露在大眾面前才對,一個那麼漂亮的花瓶,卻暗藏乾坤,那麼里面一定有別的秘密.

他輕輕的將凸起壓下,腳下的箭板又開始上升,他飛快的縱身躍下,然後,箭板歸位,而原本空實的地底下卻出現了一個長寬各約兩尺的空口子,下面緊連著台階.

秦非離抬起手來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身後四大護法會意,重新消失不見,而緊隨著,原本消失的魍魎兩大鬼王和一些手下同時出現在了密室口.

秦非離先下去,其余的人,拿下牆上的火把緊隨其後.

密室比想象中的大得多,延綿看不到盡頭,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走了半個時辰,除了黑漆漆之外,就恍如這里根本就沒有人一樣,死一般的寂靜.

根據密道的走勢,這群人絕對不是通往山腳下,相反,卻是往山頂而去.也就是說,這里的人,根本就沒逃,就是在這密洞里!

秦非離示意身後的人小心,他走在前頭,一行人緊隨其後.安然無恙的又走了半刻鍾,當秦非離一腳塞到一個會動的石頭上,只覺自己踩中了什麼機關,他立刻讓所有人停下,接過身後人的火把,往腳下照了照.

原本黑漆漆的路面,此刻竟然出現了五顏六色,而他腳下踩著的地方,卻是和原本的地面一樣的顏色.

秦非離不知道這里有什麼機關,囑咐大家小心之後,他松開腳,同樣是箭,飛快的從前方沖來,他一躍身,然後四面八方都是箭.

一行人,可謂都是鬼王府出類拔萃的人,所以很容易便躲過了箭林,可也就在這時,原本走過的石洞後方,卻聽到了打斗聲,赫然便是灰擋箭雨的聲音.一行人俱都停下,看向秦非離.秦非離看了魎王一眼,後者會意,急忙帶了兩個人,飛快的往後路而去.他們的行動非常快,片刻功夫便回來了,不過,卻不是三個人,而是四個.

秦非離看到秦軒和那三人一起行來時,眉心突兀地跳動了一下,他看著秦軒,秦軒卻不敢看他,直接走到他的面前跪下,用力的磕了一個響頭後道:"屬下辦事不力,鬼後……不見了!"

果然!

秦非離神情並沒有變化,冰寒的眸子里卻黑沉似海:"什麼時候不見的?"

"張大人和左大人歸來時,我以為……"他頓住沒往下說,然後接著道:"我出去一看,發覺爺並沒有回來,便又返回,誰知,住處卻根本就沒有鬼後的身影.前前後後不到一刻鍾的時間,甚至半刻鍾都不到."

秦非離冷笑一聲,森冷道:"半刻鍾不到?除了殺手門門主李天一,誰能在你秦軒手下抓人這般無聲無息?"

敢拿他的女人當要挾,這幫人,當真是活膩了!

他隨即重新將火把放到腳下,待看清了那些五顏六色的方塊次序,不過停頓了片刻,便對著身後的人道:"這里到處都是機關,跟著本帝的腳印走."

"是."身後的人應下,急忙跟上.

地上的五顏六色的方塊是根據奇門遁甲排序,恰巧這些秦非離都知道,所以,原本的難題自然游刃而解.

待一行人走出這段路,已經是一刻鍾之後,然後,前面忽然就豁然開朗起來,因為,有光線射入.

且這光線不是別的,正是陽光.

他們從剿匪到此刻已經用去了兩三個時辰的時間,外頭早已大亮.

明媚的光亮從洞口射入,秦非離卻吩咐大家提高警惕,更加小心.

他嘗試著將手中火把,往門口擲去,果然無數飛箭襲來,這次的飛箭比石洞中的任何一次都嚇人,因為石洞之中所有飛出的箭林,皆是機關所謂,發箭力度有限,對付普通人還可以,但對他們這些高手來說,自然輕而易舉躲過.

可是現下的箭林卻不同.

每一箭都是內力極雄厚之人所射,且箭林極密,連四大護法都不得不重新現身幫忙,一番箭林之後,修為低的已經出了一身汗,修為高的,雖不至于如此,可若再戰,時間一長,勢必也是這樣的下場.

眼看著洞口在即,殺手門的人也在即,卻難以出去,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秦非離若有所思的看向地上的劍,隨即吩咐四大護法道:"請四位長老助本帝一臂之力,本帝破了這洞口."

"是."四位長老聞言,幾步上前,站于秦非離身後,他們運氣內功,將全身功力都交付于秦非離.而秦非離這時緩緩的運功,將洞口散落的所有箭支用內力吸氣,然後深吸一口氣,用了十足的功力,將這箭支全部送往洞口,飛射而出.

四大長老皆是年過半百之人,武功卓越,在江湖上都是數一數二的功力,此刻四人功力集于一身,化作箭力射出,外頭的人,就算武功再高,也未必抵擋得住.

果然,箭林飛出,外頭幾乎是同一時間想起了利器相碰的聲音,甚至有慘叫聲傳來,秦非離隨即手勢一停飛身而出,身後的人,自然也一一緊隨其後,紛紛飛出洞口.

石洞之外,果然是別有洞天.

一塊極其寬敞的較場,還有棲身的石室,就連石桌石凳也應有盡有,甚至還有一條花藤做的秋千,而此刻,秋千上正坐了一個美人,二十來歲,不論膚色,樣貌都是二十來歲的模樣,分明就是李念娘.

而她腳下不遠處,則有一塊竹椅,竹椅上坐了一人,昏迷著,竹椅腳上纏著兩根繩子,赫然便系在秋千上面,而竹椅後腳下頭則是斷崖,萬丈深淵.也就是說整個竹椅都是靠腳上的繩子力道才得以懸空在懸崖之上,只要李念娘從秋千上起身,她用身體的重量壓下的繩子就會彈起,而原本繃緊了的繩子就會松開,那纏著竹椅腳的力道便也跟著放松,壓制不住椅子,椅子自然隨了上頭靠坐著的錦言的身體重量往斷崖倒去,而錦言身上沒有任何安全措施,椅子一倒,她自然會墜入萬丈懸崖,粉身碎骨.

校場上,除卻坐在秋千上的李念娘,所有殺手門的高手都在這里,一共二十人,加上李念娘和李天一,一共二十二人.而秦非離這邊,手下原本有十二人,加上他自己和四大護法,有十七人,再加上秦軒,總共十八人,十八個對二十二個,數量上自然有吃虧,不過,他這邊的人卻也並不輸于李天一那邊,因為,他的人,也各個都是精英,尤其四大護法,武功極高.

斗本事,他們未必會處于下風,可是,他們的手上,有他的錦言.

多了一個人質,自然多了一個籌碼,這一仗,其實還未打,他們便已經輸了.

但是,即便萬千凶險,他也不會讓錦言一個人去闖.

"到底是鬼帝幽離,自有本事闖過重重關卡,本座本以為你得多花上幾個時辰才會出來,卻沒想到,你這麼快."

李天一就坐在李念娘不遠的地方,右手邊就是錦言.恍如,他只要伸手一推,錦言便會跌入萬丈懸崖下面.

他的聲音尖細,面相一如聲音,唇紅齒白,面貌白淨,即便七十多歲了,頭發已經花白,臉上卻不見半點皺紋,反而如同三十來歲的小伙子.同李念娘站在一起,倒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妖精.

"娘."秦非離卻沒理會他的話,反而轉眸看向一旁坐在秋千上的女人,開口道,"你這是要與兒子反目?"

李念娘抬起頭來看他,紅唇輕啟,嫣然一笑:"為娘自然只會幫著自己的兒子,只要你同意為娘殺了這個擋我兒子前路的女人,為娘即刻回到你身邊,幫你殺了這個男人."

她纖纖玉指一指,指的赫然便是李天一,可李天一分明半點生氣的樣子都無,反倒對她勾了勾唇角.

李念娘回他一笑,複又看向秦非離:"如何?"

這般姿態,與其說是生死抉擇,不如說是打情罵俏,更為貼切.

秦非離不說話,一旁的李天一忽而"哈哈"大笑起來,並且是笑得花枝亂顫,隨即,他停下手,看著秦非離嘖嘖道:"這般不舍得啊?莫說是動了情?"他隨即移動步子,走到錦言身側,細細看了她沉睡的臉,忽而淫/笑道,"確實長得不錯,莫說是旁人,就是我見了,也動心."

他說著就要伸出手來,去摸錦言的臉,卻忽覺一道勁風飛過,他下意識一閃,只聽得身側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傳來:"老怪物,一大把年紀了,還狗改不了吃屎!"

李天一"嘿嘿"笑了起來,隨即走到李念娘身側,旁若無人的摸了一下她的臉,討好道:"寶貝別生氣,我也就說說.不過,這女娃的確不錯,殺了怪可惜的,要不,分給弟兄也不錯啊."

李念娘瞪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道:"是啊,只要留下性命,你就有機會了!老色鬼,我呸!"

"嘿嘿,我這不也是說說,你既然不願意,那殺了便是."

他隨即便看向秦非離:"幽離啊,別說我沒幫你,我可是幫你勸過了,你娘不答應,我可就沒辦法咯."

"閉嘴."秦非離冷眼看向他,冷笑道,"本帝真是奇怪,你一個如此好色的太監,當初到底是窮到何種地步,才會求人閹."

-----------------------------------

求月票,求月票!明天萬更早更求月票!!

上篇:V039:柔情蜜意(新年快樂,一萬二更新完畢求月票)    下篇:V041:得之即得天下(一更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