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殘王溺寵,驚世醫妃V059:驚天秘密(八千畢)   
  
V059:驚天秘密(八千畢)

錦言是實在氣得不行,她也知曉和離並沒有那麼容易,畢竟這是古代,是男尊女卑的時代,不是現代,拋開利益來講,除了與她親近的人外,所有的人都不會支持她的,尤其是太後.錦言只覺當初賜婚,她便用了心思的,現在,要她同意他們和離,只怕沒什麼可能.

她煩悶的一個人站在湖邊吹著冷風,此刻卻想不出別的什麼好的計策,一時免不了焦急.

聽到身後有熟悉的腳步聲,她下意識身形一僵,快速回過頭來,看到果然是秦非離,下意識便想跑,可秦非離速度極快,她不過才轉了個身,他已經移至她的跟前,同時擒住她的手臂,將她往一側的樹上按去:"就這麼想逃離本王身邊?"

他的聲音暗啞低沉,同時也藏著讓人克制不住的冰寒,錦言深吸口氣,坦然迎向他的視線:"是,我就是想離開你,一刻也不想多呆!可惜,我到底還是再一次看走了眼,沒想到你秦非離不但卑鄙無/恥,如今還當起了言而無信的小人,是我瞎了眼,才會錯信了你!"

"是你算計在先,本王為何不能違背諾言?本王說過,絕對不會放你走,難道你忘記了?如果你執意要走,本王不介意親手殺了你!"他的聲音聽上去沒有任何感情,幾乎接近于咬牙切齒,錦言聽後卻並不覺得怕,反倒冷眼看他道,"好啊,那你便殺了我好了,我已將你全部秘密封存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只要你殺了我,你所有的秘密將會頃刻大白于天下,你那見不得光的身份,還有你那千年老妖的母親,都會一一公諸于世,曝露在黎民百姓面前,你所有的努力,你精心的偽裝,甚至不惜用癱瘓來避人耳目,實則一直在潛心練習武功學習治國之道,都會公諸于世,到時候,皇上一定傾盡所有兵力,即便你鬼王府如何只手遮天,也要將你所有辛苦創下的一切連根拔起,讓你永無翻身之日!"

"你威脅我!"手指頃刻落于錦言頸脖之上,力道之大,直掐得她喘不過來氣,錦言漲紅著臉卻半點求饒都沒有,只是艱難的道,"就是要……威脅你!我若連這點自保能力都沒有,便絕對不會這麼莽撞的提出和離!如果這一次,你不放我離開,我一定會想盡辦法,直到離開為止!"

秦非離冷眼瞪著她,錦言隨即再次道:"我已經不是曾經那個任人窄割的溫錦言了,奉勸秦王,最好想清楚這件事,否則,我會與你斗爭到底,縱然你有鬼王府的勢力又如何?我還有千軍萬馬的爹爹,坐擁天下的皇帝姐夫,我不怕與你一較高下!你也別想著在囚禁我,我不會給你囚禁我的機會了!早在入宮之前,我便已留下書信,讓人送至大將軍府,很快,我爹便會派來他的親信,親自來保護我的安全,直至,我離開秦王府為止!"

"算無遺漏?"秦非離盯著她,森冷道:"溫錦言,你果真厲害,直至今日,本王竟還未看出你的真面目與實力,不得不說,本王太低估了你!"

錦言嘴角勾起一個淺淡的弧度:"承蒙王爺昔日錯愛,讓錦言知道你的所有,否則,錦言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翻不出你的五指山不是?"

秦非離細細的看進她的眸底,仿佛是想要看盡她心中所想,他似乎是不明白,擁有著這樣一雙如水眸光的女子,何以有那般縝密的思維,隱藏竟如此之深,看來,並不僅僅是自己低估了她,所有的人都低估了她.

他深睨著錦言,隨即緩緩出聲道:"為什麼?你不是皇上的細作麼?何以急著離開本王?"

錦言看了他一眼,冷笑一聲道:"時至今日,你還懷疑我是細作?我若真是細作,你不會安然無恙到現在."

秦非離最終沒有回話,默然看了她半響之後,擒住她喉頭的手緩緩松開:"那是因為什麼?就因為那二十多個美妾?"

錦言眯了眯眸子,深凝著他,隨即深吸了口氣道:"看來,你果然從未懂過什麼是愛情."

她說完之後,視線越過他的肩頭,看向遠處粼粼湖水:"我們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思想不同,價值觀人生觀都不同,若是真能相愛,那可就真的是奇了怪了."

她隨即看向秦非離:"秦王,夫妻一場,我會念在往日情誼,以性命起誓,終身不提你的秘密,作為交換條件,你就放我走可好?"

秦非離不說話,在錦言都以為他有所動搖的時候,他卻忽然蹦出兩個冰寒的字來.

"休想."他說.

"如果真的想離開,本王不介意一試,看究竟是你的七竅玲瓏心厲害,還是本王更有難耐!"

他隨即退後一步,深看了錦言一眼之後,轉身便走了.

宴會進行到此刻,已入夜,月光下,風撩起他的衣角,白衣翩遷如仙,身姿卓然不凡,挺拔俊秀,每一步路都沉穩有力,不得不說,即便只是這樣一個背影,即便經曆那麼多昔日過往,再看到這樣一幅如畫背影時,她依然會迷戀,只是心境不同,再不會癡迷.

就如同看到一幅美景,離去之時,縱有戀戀不舍,卻不會就因為心里的這份不舍而從此選擇在那樣一個地方定居下來,現在的她,就是這樣的心態.

呂承歡急急忙忙敢來之時,只來得及看到秦非離離去的背影,她隨即急急忙忙地來到錦言面前,一把握住她的手道:"秦王沒有為難你吧?"

錦言這才回過神來,看了她一眼,給了她一個安定的笑容道:"沒有."

呂承歡這才松了口氣道:"剛剛我前腳出來,後腳皇上也出來了,不得不耽誤了些時候,我生怕你出事,告別了皇上之後便匆匆忙忙尋來了,還好你平安無事.不過,這一次,你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我擔心你回到秦王府,秦王又要為難你."

錦言搖了搖頭道:"多謝姐姐這般為我著想,這一次,不會了,待會兒我回府,只怕所有的待遇會重新恢複到從前."

呂承歡聞言,有些疑惑:"他會這麼好?"

錦言笑了一笑,驀然舒了口氣道:"因為我有充分的安排."

不僅僅待遇會恢複到從前,很可能,她會重新住進主房.這些,她自然是沒和呂承歡說,不過,不管如何,她總算是開始主宰自己的人生了,她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她一定會活出屬于自己的精彩.

溫歌吟差人來傳話,說是讓她一會兒去長樂宮,有話要與她說.

此刻的錦言,已經不想再與她虛與委蛇,對傳話的侍女說了一句,她累了,想早點回去休息,以這個理由回絕了溫歌吟的邀請.

錦言是溫歌吟的妹妹,誰都知道,而且素來似乎是聽說二人關系極好,所以,那宮人聞言,也不敢說什麼,直接便回去稟告了.

呂承歡本想再陪陪錦言,可是思雨卻說下人傳來消息,皇上今夜留宿春喜宮,並且此刻已經在春喜宮中,呂承歡不敢耽擱,匆匆向錦言告別之後,便回了春喜宮,剩下錦言一人,在長壽宮的湖邊,再次吹了片刻的冷風,這才打算離去.

雖然說宮里還是有很多地方錦言不熟,但是入宮這麼多次,離宮的路,她自然是不會在走錯了.

也就在離宮的路上,途徑禦花園的鏡湖畔時,她忽然看到一閃而過的一個宮女,她忍不住腳步一頓,那宮女,她熟息得很,正是長樂宮的掌事宮女善童,也是溫錦言的陪嫁丫鬟.

她為何靜立在此?

錦言因為想要清靜,挑選的自然是清靜的路段,她心下生出幾分奇怪,忍不住偷偷的朝她靠近.

離得近了,她才發覺,善童並不是只是站在那里,她不時的看向周圍,似乎是在找什麼人,可是錦言細看她的姿態又覺不像,倒更像是……防什麼人.

想到這里,她心下一驚,善童是溫歌吟的貼身丫鬟,莫非,溫歌吟在此?而且,是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一想到這里,她就更加小心翼翼了,也在同時摸了一下懷里的匕首,這匕首是自她在將秦非離的匕首還給他自己,自己有重新買了一把留著防身用的,上一次就派上用場,用它對付了邢如煙.確定匕首安然臥于懷中,她自然更多了幾分底氣,小心上前.

她隱于暗處,善童在明處,此刻又是夜色正濃,她自然沒有發現她,而錦言離得更近,這才隔著花叢看清,不遠處的槐花樹下,此刻正立了兩人,兩人的談話聽不清楚,只能隱約瞧清是兩道身影,並且是一男一女.也不知他們在做什麼,反正定然是在密會,錦言嘗試了片刻,又怕被人發現,最終還是沒有細瞧,小心翼翼地退了出來,另覓了一條道離了宮.

直到身處馬車之內,她還在想,剛剛叢林中的那個女人,顯而易見,應該就是溫歌吟,卻不知,大晚上的,她不好好歇在自己宮里,竟跑出來與別的男人私會,要不是她毫無准備,怕被發現,她一定要瞧清,那個男人究竟是何人.

她本以為,秦非離已經先她一步,回了馬車,可是出了宮門,看到秦軒才知道,秦非離根本就沒有出來,還在宮里呢,于是,她也只有耐心等.

耐不住無聊的時間,她坐在車上,反而昏昏欲睡起來,就在她睡得迷迷糊糊之間,忽而便聽到動靜,掀開眼簾,正看到秦非離挑開車簾進來,看到她一臉睡眼朦朧,他什麼話都沒多說,直接便進了馬車,坐在了另一側.

看得出來,他仍舊是不高興的,臉色臭臭的,一上馬車之後,便開始閉目養神,半點開口的意思都沒有.

錦言看他這般,自然不會自討沒趣,繼續靠著車壁昏昏欲睡.

秦王府的路並不算太遠,很快,便重新回到秦王府.

錦言料想得一點錯都沒有,溫睊鴩お觸v極快,她不過早上一份書信,到了晚上,已經派了人來,只見門口站著一位碧衣女子,二十來歲,長相清秀,錦言一眼便認出,她是宋傾城身邊的貼身婢女平凡,她是溫琱@次無意從戰場救回的孤女,因為念她可憐,從此便讓她留在府中,溫硠人教她習武,平凡也極為用功,從小到大,她的武功修為已經算是溫琱滮U晚一輩中最出類拔萃的,故而便成了宋傾城的貼身,不過,她的身份雖為婢女,可溫琠M宋傾城待她極好,她換溫,師父,宋傾城自然是師母.

她雖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可到底是將軍府安排來的,說好聽點,是來保護錦言,說不好聽點,其實,是來查探錦言在將軍府的生活,如果她當真生活不好,想必,溫琱]不會允許自己的女兒這般受欺凌.

此刻,平凡的身邊站著冷月蘇綿綿還有花蕊,而管家這站在另一邊,秦非離從馬車中下來,一眼便看到多出來的人呢,再聯想到錦言之前的話,他頃刻便明白過來這是大將軍府派來的人.

剛剛面上的一絲冷然,頃刻間便如沐春風.錦言緊隨其後下來,本來要從馬車上直接跳下,下面的人卻突然伸出手來扶她,錦言看了一眼秦非離伸出來的手,再看他臉上消失已久的似笑非笑之意,猛然便伸出手來,在他掌心拍了一下,隨即提起裙擺,利落的跳了下來,從他身邊躍過.

因為那一瞬間,兩人離得極近,錦言頃刻便在他身上聞到了一股若有似無的香氣,她猛然便頓下腳步來,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可是又不好湊近去聞,便僵立在那里.

"怎麼了?"秦非離看她臉色不好,關切的問了一句,見錦言不答,他便伸出手來,探向她的額頭,也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錦言已經再次聞出那若有似無熟悉的香氣,隨即呆立在原地,震驚的看向她.

她沒有忘記,那一次,同秦非離進宮,她靠在他懷中,聞到的就是這個味道,當時她還調侃說他外面有女人,他不著痕跡轉移話題,那時的自己,並沒有懷疑之心,可一旦這樣的香氣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在同一個男人身上,她便不得不懷疑了,尤其是,她今日在宮中,還見到了那樣一幕.

她的腦中已經清明無比了,所有的一切,她都想了起來,並且結合起來,毫不費力的便推斷出,那個她一直認為十分熟悉,卻沒有想起究竟是在哪里聞過的香味,是溫歌吟身上的,而今夜,剛剛在密林之中,與溫歌吟私下相會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秦非離.

錦言頃刻間只覺一顆心跌入了冰窖之中,難怪,難怪溫歌吟幾次三番傷害與她,他都能及時收獲消息,將她救下,是二人的設計愚弄麼?而倘若秦非離真的對她有心,她幾次三番遭遇不測,憑借秦非離的聰明才智,和鬼王府的勢力,絕對不可能找不出背後害她之人,而他也的確並不是找不出,而是從來就與那害她之人一丘之貉,狼狽為殲!

她終于明白,當初為何奇怪于,溫歌吟在聽到她與秦非離一起的事情時,眸中那些似有若無的異樣神色,她當時只以為,溫歌吟就是要不得她好,卻原來,並不完全是這樣,他們兩個人,早就是熟識,又或者,有不可告人的驚天秘密在,而她,從來只是局外人,從來都不知道罷了!

究竟,到底是他們身在局中,還是她一直身在局中?

那當日,她的落水,也是二人合力為之嗎?如果真的是這樣……錦言煞是臉色雪白,只覺原本只以為自己猜到了所有,卻原來,背後還有這樣驚天大秘密藏著,那從前的溫歌吟和秦非離究竟是什麼關系?

情侶嗎?還是,只是締結的盟友?

瞧見錦言一直站立不動,臉色雪白的落在秦非離身上,秦非離終究是擰起了眉頭,而遠處的冷月一行人也急忙迎上前來.

"王妃,怎麼了?"平凡溫聲細語的喚她,同時伸手探向錦言額頭,錦言卻頃刻間後退一步,垂下眸來,眸色不定的擺了擺手:"我沒事……"

------------

還差月票過150的兩千字加更,明天補上哈.

上篇:V058:秦王確定要與秦王妃和離嗎[一更,月票過150加更]    下篇:V060:時刻防著,日夜剜心[一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