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殘王溺寵,驚世醫妃V098:我不能插手(4000+二更)   
  
V098:我不能插手(4000+二更)

夜里,錦言再去給秦非離換藥的時候,秦非離忽然捏住她的手腕看著她道:"怎麼臉色這麼蒼白?哪里不舒服?"

錦言抬手拂開他的手指,隨即在床榻旁邊坐了下來,按著太陽穴,搖了搖腦袋道:"不知道,就是頭有些痛."

"頭痛?"秦非離擰緊了眉,看著她,"是舊疾犯了?"

"什麼舊疾?"錦言問出口後,當即一怔,遲疑地看著秦非離道,"你說……舊疾?"

秦非離深諳的眸色看著她:"你不是從前就有頭痛的毛病?宮宴那次,你突然昏倒……錦言?"

他突然頓住沒往下說,因為,錦言的臉色,在他那句話之後,突然變得雪白,像是遇到了什麼極度駭人的事情一樣,連瞳孔在那一瞬間也渙散開.秦非離忽然覺得自己的心跳在那一瞬間也跟著停止了一般,忍不住伸出手來,捏住錦言的雙臂,擔憂的再次喚了一聲:"錦言?"

錦言卻突然推開他,失魂落魄的站起身來道:"抱歉,我讓綿綿來給你換藥."

話音剛落,她便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一路沖回自己的房間,連讓綿綿去換藥也忘了.

秦非離沉默良久,終究是喚來秦軒.

錦言昔日許多事情,他鮮少去查,甚至根本就不曾查過,可是,今日錦言的反應,卻讓秦非離猛然升起不安的預感.他當即命令秦軒火速吩咐下去,將錦言所有過往,一一調查清楚.他不知道錦言到底在恐懼什麼,昔日也從未看過錦言恐懼,她的臉上,向來都是自信滿滿的笑意,即便憂愁煩苦,也仍然沉靜自持,從來沒有今日這般驚慌失措過.

身體雖然依舊有所不適,可他仍舊自己換好衣服起來.

勉力走到花園,小橋彼岸,已經看到錦言的房門口外,四個丫頭全都在守著,秦非離遠遠看了一眼,知道,錦言連四個丫頭都不見,別說見自己了.

他略略沉眸,隨即轉過身,離開了花園.

雖然秦王府消息靈通,但是,若想要查一個人的前前後後,事無巨細,那也得費時良久,所以,到第二天白天,錦言依舊沒有從房間里出來之後,秦非離最終決定,一定要去看一看.

四女還守在外頭,卻並沒有阻攔他,因為對他雖然心有芥蒂,但是這芥蒂比起錦言的安危起來,她們自然更看重後者,只要能有人確定錦言平安無事,她們也放心,故而,這才沒有阻攔,甚至將食物遞給了他,由他端進去.

門並沒有上鎖.

秦非離推門進去,房間里一片漆黑,靜悄悄的.

窗戶被關得死緊,秦非離環顧四周,憑著過人的視力,最終在角落看到錦言的身影,她一個人坐在那里,長發遮住面容,垂著頭,抱膝坐著,不知道在做什麼.

他放下食物,緩步在她身側站定,然後蹲下身來,輕輕喚她:"錦言?"

錦言猛然間抬起頭來,瞳孔之內,依舊渙散,仿佛是毫無焦距一般,看不清來人.她有些茫然的看著他,半響沒有回應,秦非離隨即伸出手來,放到她臉上,輕緩道:"錦言,我是非離,有我在,什麼都不要怕."

錦言眸中的光芒,這才緩慢聚攏,看著他,半響沒有說話.

秦非離知道,她已經意識回籠,隨即抱住了她,緩緩拍著她的後背道:"不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在這里,不要怕."

錦言很溫順,不吵也不鬧,在他擁她入懷之時,卻分明緩緩閉了閉眼睛,往他懷中靠了靠,秦非離隨即抱緊了她,一遍一遍道:"不怕,我在這里,什麼都不怕……"

兩個人在黑暗中,仿佛坐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忽而,秦非離聽到身下傳來一道暗啞之極的聲音道:"你聽說過離魂症嗎?"

秦非離一怔,隨即緩慢點了點頭,察覺到黑暗中,她看不清,隨即道:"嗯,聽說過,據說是魂魄受了一些外在或內在原因離體,所以,身體主人便會出現一些神氣不甯的幻覺現象,嚴重的,一個人的身體,還會出現不一樣的兩個人來.但其實,這只是幻覺罷了."

"這不是幻覺,這是真的."

"你說什麼?"秦非離一怔,低下頭來,錦言從他的懷中退離,抬頭看著他,眸色極其平靜道:"我說,這是真的.我的身體里,就住著另一個人."

秦非離的眉頭頓時擰了起來,看著她,眸色一時變幻不定,半響,他安撫道:"錦言,不要多想,你放心,我一定會醫好你的病的,你不必害怕!"

錦言搖了搖頭道:"沒有用的,連我自己都束手無策,不會有辦法的,而且,她的意識力太強,我怕,我要壓制不住了……"

"別亂說."秦非離忽然有些心慌,在他看來,這完全是錦言的胡言亂語,但饒是如此,他還是有些慌亂,沉著眸色看著她,緩緩道:"錦言,別怕,我會想辦法的,天下之大,能人異士不少,只是我們沒有找到罷了,不管是什麼原因,我一定會把你留下來,你就是你,獨一無二的你,不論變成什麼樣子,都是我的錦言."

他再次擁緊她,一遍一遍地安撫,錦言唇角動了動,卻只覺解釋蒼白多余,她遂閉上眼睛,安靜的靠在他胸口道:"好,我信你."

兩個人又坐了許久,秦非離覺得她情緒已經徹底安穩了下來,遂低頭輕聲細語道:"你累了,我去讓人弄點熱水進來,你好好洗個澡,然後吃點飯,再好好睡一覺,好嗎?"

錦言頓了頓,隨即點了點頭.

秦非離將她抱起來放到床上,這才走到門口去.四女聽說錦言安然無恙,並且情緒已經平複下來,當即高興得不行,一個個急忙分散開,該准備衣服的准備衣服去,准備熱水的准備熱水,片刻功夫之後,一切已經准備妥當.

錦言自己一個人泡完了澡,秦非離這才重新端了飯菜進來,放到桌上,陪著她吃飯.

錦言吃得不多,只吃了半碗米飯,但好在,被秦非離逼著喝了一碗湯,這才安然睡去.

秦非離在她睡著之後,才離開,這一天一夜的忙碌下來,他也倦極,是以,看錦言安然無恙了,這才敢安然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他早早醒來,原本打算起來,再去看一看錦言,卻忽而聽到門外傳來動靜,略一抬頭,已經看到錦言推開門進來.

她神色已經恢複平靜,手里提的是藥箱,另一只手拿著藥碗,顯然是要來給他上藥了.

秦非離看她恢複如常,如釋重負的笑了笑道:"身體好了?"

錦言看了他一眼,"嗯"了一聲,將藥碗放到桌上,來扶他起身,秦非離任由她攙扶靠坐起來,眉目之間,一片流光之色:"我已經吩咐人去搜羅奇人異事了,相信不久,定會有消息."

錦言聞言抬頭看了他一眼,目光微微停頓,隨即點了點頭.

時間過得飛快,長公主即將下嫁王府的消息不脛而走,這在天下人看來,實在是極為大逆不道,因為這燕王是當今皇上親叔叔,他的孩子,自然是同長公主為堂兄妹,可是,這燕王居然仗著自己朝權在手,肆意妄為將長公主嫁給自己兒子,這等有違倫理的事情,居然就這麼被他肆意妄為做了出來.

而更加讓世人震驚不已的事情還在後頭,新婚當晚,洞房花燭之夜,這長公主竟然手刃世子,無奈刺殺不成,她隨即被燕王的人拿下,關進大牢之中.

這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以至于,錦言在聽到消息之時,驚的半天沒回過神來.

"你是說,這碧落公主,現在被關進大牢了?"

"對."平凡回答道,"皇帝親自前去干涉,可是,這燕王卻以碧落公主嫁進王府,這就是家事為由,阻攔了皇上,皇上因此一病不起,聽說這次的病更加來勢洶洶,外人都在傳,皇上這次只怕……過不去了."

錦言手頭上的動作一頓,抬起頭來看她:"過不去是什麼意思?"

平凡隨即道:"皇帝這次病得床都起不來,比往常任何一次的病情都要嚴重,所以,外人猜測,皇上很可能就要因此,英年早逝了……"

錦言沒有再說話,垂下眸光,怔怔看著手下理了一半的藥材.

"你們在說什麼英年早逝?"門外有聲音傳來,秦非離一身黑衣,腰纏紫玉帶,神清氣爽的跨入.錦言抬頭看了他一眼,對他而今那山莊當自家,隨即進出的毛病,略為不滿的努努嘴,這才道:"你現在就沒事可做了嗎?你又不懂醫理,我這里,也沒什麼需要你幫忙的地方."

秦非離似笑非笑的勾起唇邊一笑道:"作為合作伙伴,了解客戶所需,是我分內之事,當然要多來了解一下."

錦言瞪了他一眼,道:"借口!"

秦非離笑著挑了挑眉,當是默認.

他看錦言將弄好的藥裝進藥罐里,隨即上來道:"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錦言一頓,回頭看了秦非離一眼,隨即道:"我有些事情想問你."

"樂意之至."秦非離微微一笑.

錦言隨即對著平凡道:"平凡,你去忙別的吧,這里不需要守著了."

平凡點了點頭,知道她們有要事要談,隨即便轉身走了出去.

錦言隨即看著秦非離道:"對燕王,你知道多少?"

秦非離眉頭一擰,看著她,道:"你想做什麼?"

錦言看了他好一會兒,深有懷疑道:"碧落公主和你應該是相熟才對,怎麼她而今出了這樣的事情,你卻袖手旁觀,置之不理?憑你的本事,我就不信,你幫不了她."

秦非離的眉頭擰得很深了些:"你要趟這趟渾水?"

錦言看了他一眼道:"不是我,是我們."

"錦言,不要胡鬧."秦非離的聲音驀的沉了下去道,"這燕王並不如表明這麼簡單,他背後的勢力,你根本就想象不到,你以為,他憑什麼權傾朝野那麼多年?就沒有別的原因麼?這樣一個老殲巨猾的狐狸,你和他斗,根本就是以卵擊石!"

"所以,我才說不是我,而是我們."

秦非離嘴角那絲若有若無的笑也沒有了,看著她道:"你知不知道這麼做意味著什麼?"

錦言隨即轉頭看向窗外道:"我知道.我也知道,我不應該插手這件事情,應該一如當初的選擇,可是,這些日子以來,我受不住心口的噬痛,就恍如心口住了一個惡魔,一旦觸到皇上和公主的事情,它就會狠狠的啃噬我的心口,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可是,它存在得太明顯,已經明顯到,我不能忽視了."

她回過頭來看著秦非離:"我知道,憑我一人,根本就是以卵擊石,可是,只要你幫我,就不一樣了.你的身後有龐大的鬼王府,我有暗影門,只要我們聯手,一定可以的."

"錦言,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秦非離深擰的眉頭依舊沒有落下,"你知道如果一旦失敗,意味著什麼嗎?如果我真的參與進去,連累的,是整個北宇,如果兩國兵戎相見,只會是成天上萬的百姓,你有沒有想過?"

"我不是不同情碧落公主的遭遇,可是我不能插手,這是楚國自己的事情,是他們的鷸蚌相爭,我不坐收漁翁之利,便是念在昔日情面上,所以,不僅僅是我,連你,也不能插手,你別忘了,你身後,不僅僅只有你,還有北宇的溫大將軍府!"

------------

二更到,小年快樂~~~不過在我這里,明天才是小年.

...

...

上篇:V097:我巴不得他死(一更4000+)    下篇:V099:燕王的邀請函(三更到400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