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殘王溺寵,驚世醫妃V100:點鴛鴦譜(3000+四更,一萬五完畢)   
  
V100:點鴛鴦譜(3000+四更,一萬五完畢)

錦言下樓之後,問了驛站的管事,管事告訴她,秦非離已經有三四天沒有回來過了.

秦非離失蹤了?

錦言詫異不已,同時,一顆心狂跳起來.

不可能啊,他怎麼會失蹤,應該是有事情耽擱了才對.

但是,一來一回之間,已經耽擱了好些時間,已經容不得她想太多.錦言隨即不敢耽擱了,帶著平凡,趕往燕王府.

卻沒想到,在燕王府里,秦非離早就到了.

錦言看到他半天沒回過神來,平凡在一旁提醒道:"小姐這下可以放心了吧?我便說過,秦王不會這麼平白無故地就失蹤的."

錦言點了點頭,深吸了口氣道:"我知道了."

管家在門口迎接,她們奉上自己的禮物進去,燕王迎面而來,看起來神清氣爽,精神飽滿,顯然,今日的壽禮,心情不錯.

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錦言來時便備了一塊兒面紗,而且當今天下,女子出席這樣的場合,本就引人注目,她怕自己這張傾世容顏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故而,這才用面紗遮面.

而燕王今日邀請的所有人中,獨有她一名女子,盡管她用了薄紗,可是,一出場,還是驚豔四座,吸引了不少目光過來.

"天順醫館的館主能來,真是令本王榮幸之至!"

錦言對他行了一禮,這才起身,看著他道:"能赴王爺的生辰大宴,是我的福氣."

燕王微微一笑,隨即道:"館主無須多禮,今日是家宴,大家隨意便可."

錦言點了點頭,燕王隨即看向身後的秦非離道:"秦王與館主是舊識,應該不會寂寞,本王還有其他客人要招待,暫且失陪."

錦言點了點頭,低頭又施了一禮,道:"王爺請便."

燕王點了點頭,隨即便去招待別的客人去了.

錦言看到他離開,隨即回過頭來,看向秦非離的方向,走近他,壓低了聲音道:"你這幾天去哪兒了?"

秦非離的目光也從燕王身上收回,隨即落在她的面上,勾唇一笑道:"怎麼?擔心我?"

錦言白他一眼:"我說正事兒呢."

兩人隨著移步到了一處角落,錦言看四下無人注意,便小聲道:"你去查了?"

秦非離點了點頭,看著她道:"查到了一些,等宴會散了,我再與你細說."

錦言點了點頭,隨即又看了看四周,小聲道:"燕王請我參加他的生辰大宴,你說,是不是另有所圖?"

秦非離眸色沉了下來,輕握了她的手一下,這才道:"不必擔心,一切有我."

錦言看了他一眼,秦非離眸光深幽,黑沉如海,卻又璀璨如流星,恍若能將人整個吸進去.錦言看著他,沒答話,秦非離知道她心里尚有芥蒂,隨即微微一笑,對著她道:"今日來了好多朝堂上的大臣,依禮,我應該去拜見,你不要亂走,就待在宴會上,大庭廣眾之下,就不會有危險."

錦言點了點頭,秦非離這才深看了她一眼,移步見客去了.

秦非離一離開,卻又不少人前來搭訕,眾人見她身姿美妙,露出來的眼睛同樣是國色天香,紛紛猜測面紗下究竟是一張怎樣的容顏,不過面對所有的搭訕,錦言都一一淺笑回答,問題也都是言簡意賅的回答完,便走開,到了別處.

眾人見她似乎不怎麼理人,紛紛自討沒趣,便都去找別人了,不過,大家的目光總會時不時的落至她身上.

錦言和平凡一起,盡量站在角落的位置,這時,卻忽的聽得一道極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了過來:"喲,這位不是天順醫館的館主麼?真是難得啊."

錦言側身看去,只見來人是一位二十來歲的年輕公子哥,看上去倒也是風流倜儻,一表人才,只不過,眼神太過輕浮了些,看得人渾身不舒服.

平凡這是忽而就上前一步,擋在錦言面前,錦言正對她的行徑略微不解時,便聽得平凡壓低聲音道:"小姐,這個人就是之前想要輕薄你的年相之子,年璿璣,被我打出山莊之人."

原來是他.

錦言的視線,落在那年璿璣身上,拉了拉平凡道:"無妨,今日乃是燕王壽宴,沒有人趕在這里砸場子,這位年璿璣,更是不敢."

平凡聞言,略略遲疑,這才退開身子.

她等著那年璿璣靠近,這才略略行禮道:"原來是年相之子,失禮了."

"好說好說."那年璿璣走近看到她面紗外的樣貌,頓時眼前一亮,他圍著錦言走了一圈兒,口中嘖嘖歎道:"果然是妙人兒,難怪藏得那麼深."

他此般行徑已經是十分輕浮,錦言眯了眯眼,剛要回話,忽然聽得一道威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璿璣,不得無禮!"

迎面走來一位和燕王不相上下年紀的中年男子,他留著一臉胡須,鬢角有幾率頭發已經斑白,那年璿璣聞言,頓時止了自己輕浮的行徑,唯唯諾諾的轉過身去,地喚了一聲道:"爹."

原來這人正是年相,燕王的左膀右臂之一.

這邊的動靜吸引了不少人,秦非離隨即放下正在交談的人,緩步走了過來.

他微微一笑,走至錦言身側站定道:"館主,這位就是當朝年相,這位是他的公子,年璿璣年公子."

年相已經年至中年,正是精神爍然之時,聞言,微笑著撫摸胡須,錦言隨即略略施禮道:"見過相爺,年公子."

年相略略虛扶一把,隨即道:"館主不必多禮,說起來,還是小兒上次唐突,冒犯了館主.上一回,小兒也得了應有的懲罰,今日,借了王爺的寶地,就當化干戈為玉帛,大家交個朋友如何?"

錦言抬頭看了那年氏父子一眼,隨即勾唇一笑道:"自然是好的,能認識年相這樣的大人物,是錦言之幸."

"好!好!好!"一連三個巴掌,燕王走近來到他們身側道,"化干戈為玉帛,才是本王最樂意看到的事,上一回的事情,本王也略有耳聞,館主大人大量,不計較,璿璣那孩子,也得了一頓教訓,這事就當這麼過去了,今日本王壽宴,大家交朋友,皆可隨意."

他隨即看向管家所在的方向道:"管家,開宴!"

管家應了一聲,正要離開,這時門外忽而進來一群人,當先一名宮人手拿聖旨,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的燕王.

燕王隨即急忙迎了上去,那太監喜笑顏開道:"恭賀燕王五十壽禮,皇上特命奴婢來給燕王送禮來了."

他隨即展開手里頭的聖旨,說了一聲燕王接旨之後,便連續的念了很多賞賜的東西名字,而他的身後,宮人一字排開,手里捧的皆是極貴重物品,大多都是貢品,燕王見了,便愈發笑得合不攏嘴了:"有勞皇上記掛了."

"哪里?"那宮人道,"燕王為國操勞這麼多年,生辰大壽,皇上送點賀禮,理所應當."

燕王微微一笑,一旁的官員這時也紛紛接話,恭維道:"是啊,燕王為國操勞,鞠躬盡瘁,這點賀禮根本就不算什麼."

那些恭維之詞,實在聽得人肉麻,燕王倒是沉得住氣,依舊是那副樂呵呵的樣子,等送走了宮人,宴會這才算是正式開始了.

錦言居然被安排到燕王那一桌,秦非離也在,不僅如此,還有那年相和年璿璣,然後,就是一些錦言不認識的官員.

開席之後,便有歌舞上來,台上舞姬在跳著賀壽舞,台下眾人看得津津有味.

錦言注意到,那年璿璣的目光老是停在自己身上,滿目yin光,看得人怪惡心的.

至始至終,倒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仿佛燕王真只是請她來參加一場宴會,吃一頓飯,可是錦言心里分明不安實,總覺得這燕王就是個笑面狐狸,親切溫和只是他的表面,否則,如何霸權奪位?

果然,宴會進行到一半之時,燕王忽然將目光從宴會之上拉回,仿佛臨時起意一般看向錦言道:"素來聽聞館主醫術超群,今日得見,卻見館主還只是妙齡,卻不知,館主可否婚配?"

---------------------------------------------------

四更到,一萬五千字更完,明天見.

...

...

上篇:V099:燕王的邀請函(三更到4000+)    下篇:V101:回憶篇之秦非離(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