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殘王溺寵,驚世醫妃V203 結局篇 歸隱(5000+)   
  
V203 結局篇 歸隱(5000+)

錦言臉色一紅,一陣郝然,李念娘此刻伸出手去,拉住錦言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臂道:"你是離兒的妻子,是我的兒媳婦,自然是理應喚我一聲娘,除非,你嫌棄我這半身殘疾的老婆子."

"不會不會……"錦言急著解釋,觸到李念娘含笑的雙眸,臉上又是一紅,她羞澀地看了秦非離一眼,在他肯定的目光中,這才轉向李念娘,輕輕的喊了一聲"娘."

李念娘立刻應了下來,拍了拍她的手後,卻轉頭看向秦非離道:"離兒,先別急著回去,有個地方,你先帶娘去一趟."

李念娘口中所說的地方,居然會是護國寺.

護國寺的住持已經換過人,並不認識她,但聽到她要取的東西時,頃刻間便畢恭畢敬起來.

他們被請進一間廂房,很快,住持親自端來了一個紅色的方匣子,李念娘纏著手將匣子打開,明黃的絹布包裹著一枚十分剔透的黃玉扳指.秦非離見了,眸色微變.

"這就是念玉一直尋找的那件信物,當年,你父皇與我一同放進這寺廟之中,交由住持保管,連著那封密旨,你可以……"

"娘."秦非離忽而打斷李念娘的話,用布帛重新將那塊扳指包起,放進了匣子中,道,"時至今日,我只想我們一家人一起,平平安安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

李念娘怔了一怔,半響,竟眸中泛淚地笑了起來,她一連應了三個"好"字,拉著秦非離的手道:"既然你主動放下這一切,為娘當替你高興."

她隨即看向住持道:"煩勞師傅,就當這個永遠的在貴寺保存下去吧."

那住持看了李念娘一眼,雙手合十,說了一句"阿彌陀佛"接過那塊方匣子,這才道:"芸芸眾生,我佛慈悲."

錦言看著他的身影走遠,腦中回旋那住持的話,她想著,大抵,那住持施是知道那扳指的意義的,如若真的皇位易主,勢必天下臣民必有一場浩劫,而秦非離選擇將這個封存,所以,他才會說了一句這樣的話來.

再回至鬼王府,另秦非離意料之外的是,鬼王府竟並未被李念娘所控制,相反,她已被關押至自己的石室之內,其余的人,則都在尋找著秦非離的蹤影,得知他安然無恙歸來,分外歡喜.

一眾人在鬼王府外迎接秦非離歸來,那場面,著實壯觀.

秦軒快步上前,看向秦非離懷中面容盡毀的李念娘,略微有些驚異,卻並沒有開口多問,只是專心致志向秦非離稟告這幾日鬼王府的情況:"是屬下沒有看牢夫人,她偷偷去了太後房間,將手無縛雞之力的太後悶死了,屬下們苦尋一天*,找不到爺的身影,夫人又不肯說,所以我們只好暫時將她囚禁在房間里,不許她出來."

秦非離臉色微變,半響,終究是一言不發,抱著李念娘,一路進入鬼王府."

四女得知錦言平安無事歸來,一個個喜極而泣,還得錦言好一番安慰,這才一個個破涕為笑.

秦非離將李念娘交由下人收拾一番,又專門將自己從前坐過的那副輪椅給推了來,交給了李念娘,如此一來,李念娘就算雙腿殘疾,好歹,也能自行行動.而另一面,秦非離則親自去見那個李念心去了.

她殺了太後,勢必惹來一場麻煩,錦言憂心忡忡的同時,那一頭,李念娘已經被推送了回來.

媳婦初見著婆婆,總是有幾分拘謹,錦言自然也不例外.

好在李念娘平易近人,和和藹,這才減去了她的緊張.

洗過澡,疏離過頭發,李念娘推來之時,猶如被換了一個人,若不是那張臉依舊縱橫交錯,錦言幾乎都要以為,這個人根本就不是李念娘了!

吩咐蘇綿綿去調制的藥,這會兒正好送來,錦言將李念娘推到一旁的圓桌旁邊,結果蘇綿綿手里的那碗黑呼呼的藥,對著李念娘道:"娘,你還記得我從前也是被毀容過吧?這碗藥,可以專治毀掉的容貌,你臉上的上雖然積了年份,可能沒有那麼輕易恢複,但是只要假以時日,一定沒有問題."

李念娘的眸子頃刻便亮了亮,看向錦言道:"你會醫?"

一旁的蘇綿綿立刻便笑了起來,答道,"老夫人,我家小姐不僅會醫,還是醫中翹楚,綿綿長這麼大,可從來未見過,有比小姐更厲害的醫者!"

李念娘贊賞地目光看向錦言,伸出手來,錦言忙的將手遞了過去,她拉住錦言的手,寬慰地道:"離兒果然沒有看錯人,給我娶了這樣一位能干的兒媳!"

錦言臉上不由得又熱了熱,這才道:"娘,能治好你的臉,對你有所幫助,那才是我的榮幸."

李念娘笑著拍了拍她的手,點了點頭.

將藥都糊了上去,又用了一層紗布纏好,錦言取來了一塊面紗給李念娘遮上,這才道:"每日換一次藥,我檢查過娘的臉,因為時間太久,所以恢複會比那些新傷口要慢很多,不過,每日敷藥,不出兩年,一定能好!"

李念娘拍了拍錦言的手,點了點頭.

收拾妥當,李念娘提出去看看李念心,錦言自然沒有拒絕,推著她,緩緩去了李念心所在的那間石室.

門外,有人進去通傳,很快,秦非離便親自迎來,李念娘微笑著看他:"我想進去看看."

秦非離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

他看了錦言一眼,這才推著李念娘走了進去.

石門外,錦言並沒有跟進,只是在外面站了片刻,輕輕歎了口氣,這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石室內,李念娘原本在那里發癲的狂罵,這會兒門口出現的人,讓她神色一震,隨即不可思議地看過去,甚至連連往前走了好幾步,雙眸瞪大了看著李念娘:"你還沒死?"

她看了一眼秦非離,驟然狂笑道:"原來是這樣,我就說,當年的事情,出了那個死鬼李天一,當今世上,沒人知道,卻原來,是你告訴他的!"

李念娘神色平靜,只是看著她道:"二十多年了,沒想到,妹妹你,竟丁點兒未變."

"什麼狗屁妹妹,你當過我是你妹妹嗎?"李念心瞪著李念娘,雙眸眦裂道,"你我姐妹一同入宮,共受榮*,同時懷孕,可是,你的兒子安然無恙的生了下來,我的孩子呢?我求你幫我將那個女人揪出來,我的好姐姐,你當時是怎麼回答我的?"

"念心,孩子還會再有,那個女人,我們斗不過."

"我永遠記得這句話,到底是斗不過,還是你不肯斗?你一心一意為著你的兒子安全,不敢去碰甯寰兒,可是我的孩子呢?何其無辜啊,姐姐!他還未成形,還未來得及看這個世界一眼,就去了……還有皇上……"

她說到一切是勸過,那也只是做給別人看的,若你真的讓皇上來,皇上那麼疼你,會拒絕你嗎?"

李念娘動了動唇,怔在那里,滿目悲戚.

秦非離這時驟而冷笑一聲道:"看來你半點都不懂男人,男人若是想要*一個女人,只會把世上最好的一切都給她,又怎會看得上其他人?更何況,你與我娘長著相同的容貌,你一出現在他的視線內,他的心里眼里,就全是我娘,又如何真的去*你?我娘應你是真心想幫你,至于父皇,他也是真心不想*你."

"你……你閉嘴!"李念心瘋了一般的在那里走來走去,"你懂什麼!你什麼都不懂!"

"她根本就不想幫我,是她不幫我!"她的聲音已經近乎撕心裂肺了.

李念娘終究是歎了一口氣道:"念心,我從來沒有想過不幫你,你我姐妹二人自入宮,便從來都是相互扶持,當ri你無故失掉孩子,那時候,我們半點證據都沒有,單憑你的猜測去斷定一個人的生死,你覺得皇上可能依了你嗎?"

"我勸你,只是想讓你放下仇恨,心會好過一些,我們身居皇宮的女人,若心性不能夠放寬一些,遲早會自己毀了自己,可是,你從來不依……"她歎著氣道,"我也是女人,渴望丈夫更多的愛,自然,我也有私心,我私心的想著能與他長長久久,想著他的眼里只有我一人,忍著痛將他推出去,我真的是做不到……"

李念娘說到這里,似乎是想起了往昔,眸中泛紅.

李念心聞言,就更加激動了,她指著李念娘道:"就是你私心!就是你不肯,是你害得我今日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是你害得我要吸食人血保住青春,都是你,是你毀了我,讓我跟了一個太監!這都是你給我的恥辱!我……我要殺了你!"

她瘋了一般的朝李念娘撲了過來,秦非離當先攔了上去,一掌便將她擊退,李念心卻不依不撓,瘋子一般的沖了上來.

秦非離眉頭一皺,還未動手,另一側,秦軒已經火速上前,直接擒了李念心的手臂,反剪到身後,秦非離這時出聲道,"如果不是你,我們母子不會分離二十多年,如果不是你,我的母親不會被關在那樣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受盡折磨二十多年,若說殺人,第一個該殺的就該是你!"

"殺我?哈哈……"李念心瘋癲地笑了起來,笑聲在石室內震蕩,當真是詭異之極,"那你來啊!我早就不想活了,只恨我當年手軟,沒有親手殺了她,居然就這麼將她推進石洞不管了!棋差一招,死有何懼?來吧!殺了我啊,讓我去跟我那可憐的孩兒相會,你們放心,我們一定會等你們的!不看你們死去,我如何舍得去投胎?哈哈哈!"

她瘋癲起來的樣子,當真是恐懼極了.

一旁的李念娘默默地看著,輕歎口氣,對著秦非離道:"離兒,放過她一命吧,讓她自生自滅好了."

秦非離看了李念心一眼,點了點頭.

他隨即推著李念娘轉身,准備先帶她離開這里,可是,也不過是准身一瞬,身後忽而一陣風襲來,隨即那道癲狂如鬼的聲音傳來道:"我就是死,也不會落入你們的手里,任人窄割!"

秦非離下意識揮掌而去,卻並沒有打到任何人,只是驀然一回頭的時候,他整個人怔在了那里,僵直了身體,一動未動.

李念娘回過頭來,渾身一顫,隨即緊緊抿著唇,眼淚撲簌而下.

"念心,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是這麼固執?"

一旁的石桌旁邊,李念心瞪大著眼睛,額角全是血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她居然選擇了自盡!

***

天漸漸冷了起來,鬼王府的人,已經陸陸續續散到各莊生意上去了,剩余幾個,也不過是秦非離一些貼身之人.

沒有讓秦軒平凡跟隨.

他們已經結為夫妻,該有自己的生活,故而,錦言和秦非離商議之後的決定是讓他們二人自己選一處想去的地方,隱居也好,生意買賣也罷,過兩夫妻自己要的生活.

至于蘇綿綿花蕊和冷月,錦言原本要將三人都撇下,不過三人死活不肯,錦言後來想著,她是隱居避世,讓蘇綿綿跟著自己,她一身醫術,勢必無法施展,故而,她選擇將自己醫館下的所有基業都交給她打理,讓她做真正的幕後主人,而冷月和花蕊,既然她們始終不同意,錦言便只好先帶上他們,而另一面,孟楚絕選擇留下來幫助蘇綿綿,錦言也樂于看到這樣的結果,自然欣然同意.

鬼王府的四大護法尚未散去,他們負責秦非離的安全,只怕這輩子,都會守著他了,另外兩大聖手六大音史四大鬼王,他們原本秦非離也是讓全部留下,不過這些人一直都是在鬼王府,為了鬼王府那麼多年,一時並未有去處,不過秦非離也不願帶上他們,便只好先安排他們處理鬼王府剩余人的善後事情,等事情結束,再去找他,這些人也一個個答應下來.

一切事情處理完畢,便到了真正離開的時候了.

那日雖然已經入秋,可是天高氣爽,卻是個極好的日子.

四女跟在馬車後頭都哭成了淚人,錦言也是淚流滿面,只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終究,還是在淚眼模糊中,馬車在叢林里滾滾行了起來,身後那些人便也漸漸只成了一個點,直至消失不見.

秦非離擁著情緒低落的錦言,輕撫著她的發安慰,冷月花蕊二人則靠在一處相互安慰,李念娘坐在最里層,看著這樣一場分別的場面,終究只是輕輕歎了口氣.

佟兒在楚國,他們當先去的地方自然是那里,待將佟兒接回,然後尋一處佳所,便可以徹底隱居下來.

北宇去往楚國,路途遙遠,兩大護法在前頭交替著趕車,五人在馬車內歇息,一連行了十來天,這才快到了楚國的邊境.

眼見著楚國近在咫尺,秦非離便提出這日一行人先行在客棧安歇,去一去這些時日的舟車勞頓.

李念娘身體原本就不是特別好,這一路也是累得夠嗆,一行人也好不了多少去,此刻聽到這樣的提議,自然是紛紛答應下來.

此去是過隱居的生活,所以一行人都是輕車簡裝出發,打扮也是極為普通的百姓模樣,選的客棧住宿,自然也是挑普通的選.

好在,一行人路途勞累,此刻能有安頓之所,已經是極為難得,故而也並無挑剔,反倒一個個都十分滿足.

錦言一路上也是累極,這會兒好不容易洗了澡,她早早便歇下,秦非離知她疲憊,故而也沒有太打擾她,自己一番洗浴之後,便擁著她沉沉睡去.

十來天的旅途,這該是最安穩的一天,可是,當子夜來臨,整個客棧都陷在一片安甯之中的時候,忽而幾聲狗吠,打破了夜的寂靜.

秦非離向來淺眠,他當先醒了過來,心里不知怎麼的,便湧起了不好的預感.

他披上外袍起身,站到窗口,挑開簾子往外一看,街上倒是並沒有什麼動靜,只是那狗吠聲卻越來越明顯.

他忽而便察覺到什麼,倏爾一轉頭,空氣之中,竟有一直羽箭破空而來,直至他的腦門.

---------

月末了,請大家把月票投給木木的好友菲菲沫的《庶女傾城,邪王的*妾》,不投就過期了啊,記得客戶端投票哦!一變三!!!

...

...

上篇:V202:結局篇 您的兒媳(5000+)    下篇:V20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