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凡女仙葫第四百九十四章 前往落霞門   
  
第四百九十四章 前往落霞門

莫清塵走過去,像往常那樣隨意的坐在顧離身邊,微仰著頭,盈盈笑道:"師父要說什麼?"

顧離垂下眼簾,把一切情緒遮掩,這才重新看著莫清塵,眼神溫和清明:"你和落陽的婚期,定在三月後的八月十五,清塵應該知道了吧?"

"嗯,清塵聽說了."莫清塵垂眸淡淡道.

雖說往事已矣,可聽他云淡風輕的說起自己的婚期,還是有種難言的悵然.

自己曾經的種種,在他眼中,真的像不懂事的孩子在胡鬧吧?

"落陽元嬰初成,想必雙修典禮後就會閉關,為師要和你說的是另一件事,清塵,你恐怕要在典禮之後就要著手准備了."顧離緩緩道.

"什麼事?"莫清塵訝然.

顧離笑笑:"清塵,還記得當年的道魔之戰吧?"

"嗯."莫清塵點點頭.

"當年的道魔之爭,完全為了爭奪開啟密羅都天境的密匙,十數年前密羅都天境已經開啟,道,魔,妖三方的元嬰修士已經進去過了.密羅都天境里靈氣充沛,奇花異草繁多,更有上古修士留下的古跡,如果說如今的神州修煉環境極差,修士們止步元嬰期,那麼在密羅都天境里,就給元嬰修士進階出竅期創造了條件!"顧離把一個驚人的秘密娓娓道來,不急不緩.

莫清塵張了張嘴:"出竅期?"

顧離點點頭:"嗯,密羅都天境極大,這只是我們初步探查的結果.如今的人間界,已知的唯一出竅期高手何蕭陽許久沒有在世人面前露面,驚鴻一現的妖帝如今亦不知去向.有消息說修士一旦由出竅期進階分神期,就會進入一個更高層次的地方--靈界.這也就解釋了為何上萬年來再也不曾聽聞有人渡劫飛升的消息,出竅期以上的高手更是絕跡人間.有真君猜測,說不准這密羅都天境,就是連接凡間界和靈界的過渡區域."

修士進入分神期後會進入靈界.莫清塵早從勾魂魚妖那里就知道了此事,可是密羅都天境有可能是凡間界和靈界過渡區域一事,卻令她大吃一驚.

"師父,那你的意思是--"莫清塵隱隱有個猜測,卻覺得太過離奇,不敢宣之于口.

顧離似乎明白了莫清塵的意思,繼續道:"幾位真君猜測,如今的人間界再也不見出竅期修士.許多天資縱橫之輩止步元嬰期,恐怕是與修煉環境惡劣有關,非人力可為.而密羅都天境以及其他幾地出現的秘境,或許便給人間界的修士提供了機會.借助密羅都天境.說不准不用修到分神期,便能提前進入靈界!"

"提前進入靈界?"莫清塵聽的心馳神往,那個世界和人間界是截然不同的吧?

或許那里沒有凡人的存在,全是修士,還能看到出竅,分神,甚至合體,渡劫期的大能修士.

也許像上古修士一樣,沒有門派之別,大能修士會定期開山講道,萬千修士彙集一處.聽道論法.

"師父,您讓清塵准備什麼?"莫清塵按捺下激蕩心情,問道.

顧離看著小徒弟目光灼灼的樣子,莞爾一笑:"不久前幾位真君探查到一處區域,那里危險略少,一些實力出眾的結丹修士或可勉強一試."

莫清塵聞言一喜:"師父,您是說清塵可以去密羅都天境麼?"

顧離笑道:"是讓你准備一下.參加半年後專門為結丹修士舉辦的風云大賽.凡是進入風云榜前十位的結丹修士,就可入密羅都天境一探."

"風云榜前十位?"莫清塵聽了眼睛一亮,展顏笑道,"師父,清塵曉得了,定會好好努力,不給您丟臉的."

顧離輕笑道:"丟臉不怕,只是不要逞強."

"嗯."莫清塵乖乖點頭.

"那孩子.是你收的徒弟麼?"顧離忽然問道.

莫清塵微怔,隨後反應過來,笑道:"您是說杜若麼,他是弟子游曆到一個叫半月島的地方時機緣巧合收下的.那孩子是變異風靈根,心性堅毅又不失純善,倒是個好苗子."

顧離卻皺了皺眉.沒有接話.

見顧離皺眉思索,莫清塵問道:"怎麼,師父是不是覺得清塵在外隨意收徒,有些草率了?"

"那倒不是."顧離搖搖頭,隨意的替不知何時湊過來的大花順著毛發,"就是覺得那孩子有些不凡."

莫清塵呵呵笑起來:"師父,您該不會是嫉妒清塵收的徒弟要比您收的徒弟好吧?"

顧離無奈又寵溺的看了莫清塵一眼.

莫清塵微微一愣,下意識的有些慌神.

那樣的目光,她曾在葉天源眼中看過千萬次,師父他--

穩住心神,莫清塵再次向顧離看去,只見他神光清明,眸中含笑,一如往常模樣.

莫清塵失笑,果然是和師父分別太久了啊.

"師父,清塵也有件事要和您說."

"什麼事?"顧離聲音更淡,攏在寬大衣袖中緊緊握住的手緩緩放松.

"清塵打算在雙修典禮前去一趟落霞門."莫清塵道.

"是要去見你那位在落霞門的族姐麼?"顧離問道.

莫清塵挑眉:"師父您知道?"

顧離笑了:"你的族姐亦不是凡俗之輩,師父知道不足為奇,你們雙修典禮,門中應會請她前來的."

"這個清塵也知道,只是除了去見族姐,還有一些私事要辦."莫清塵解釋道.

"既如此,那你多加小心,記得和落陽師弟商量一下,不要耽擱了婚期."顧離道.

"是,弟子記下了.師父,等我走後,不如讓杜若來您這里呆段時日吧,這段時間他一直隨弟子四處奔波,弟子都沒好好教導他,師父您就受累,幫弟子管教一下可好?"莫清塵一臉討好的望著顧離.

她是個不受拘束的性子.但也是個責任心很強的人,既然收下了杜若,就不能敷衍了事耽誤了他.她如今要解決的事情不少,以杜若的修為又不可能把他帶在身邊,只是留在落桃峰的話,身邊就是十四姐和良辰美景,對他修煉沒有半分幫助.

本來讓葉天源教導一下也行,可是他們還未成親.有些名不正言不順,而且她總覺得這二人一個冷漠寡言,一個沉靜內斂,湊在一起恐怕只剩大眼瞪小眼的份了.

把那小子丟給師父教導.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其實還有一點她沒有說,剛才踏入小竹峰,看著師父彎腰采摘靈藥的背影,總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孤單,竟是以前不曾發現過的.

莫清塵正等著顧離回答,就聽到大花冷哼一聲,狠狠瞪了她一眼.

莫清塵悄悄勾了勾嘴角,這肥老虎還像以前一樣,只要一聽別人靠近師父.就一臉別扭傲嬌.

顧離亦拍了拍大花的頭,笑道:"可以."

"多謝師父."莫清塵松了口氣.

玄火真君的洞府.

葉天源聽了玄火真君的話有些發呆.

玄火真君揮著蒲扇拍了拍葉天源的肩膀:"傻小子,你發什麼呆啊,趕緊收拾收拾,准備搬家!"

葉天源深深吸了一口氣,一字一頓的道:"高祖,為何天源要搬到若水峰?"

玄火真君竭力擺出一副嚴肅的面孔.慢條斯理的道:"本來呢,如玉真君隕落,若水峰無主,是該和光真君入住若水峰的,可偏偏守得真君把首座太上長老之位傳給了流觴真君,離山游曆去了,流觴真君自然要搬來厚德峰,這樣青木峰就空了出來.和光真君本就是青木峰弟子,正好接任了.嘿嘿,俗話說的好啊,趕得早不如趕得巧,如今若水峰一直無主,你又進階元嬰.你說你不搬誰搬啊?"

葉天源臉色隱隱發黑,高祖,您能不能解釋一下,您那一臉得瑟興奮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高祖,落陽和清塵舉辦雙修典禮後,就打算閉久關,等出關再說吧."葉天源攥緊拳頭,緩緩道.

玄火真君有一下沒一下的搖著蒲扇:"那不成,元嬰修士不比結丹修士,同住一處,會有所影響的."

說完看著葉天源越加發黑的臉色更加得意,臭小子,讓你從小對女子就擺著一張臭臉,直到現在才討上媳婦,這下好了,等你搬到若水峰天天圍著一群鶯鶯燕燕,看你怎麼辦!

葉天源看著玄火真君那得意洋洋的樣子,只覺腦仁發疼,抱拳道:"落陽先退下了,搬家的事,等舉辦結嬰大典之後再說吧."

說完也不等玄火真君回答,轉身飛速離去.

看著葉天源的背影玄火真君笑眯眯的搖搖頭,喃喃道:"這傻小子,真是傻人有傻福,純陽之體和赤陽造化火皆是千年難遇,任誰擁有都是天大的造化,可又有誰知道,若是這兩者都出現在一個人身上,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純陽之體和赤陽造化火,至陽至烈,一個男子得其一是得天獨厚,可若是同時擁有,卻不是凡俗之身能夠承受的.剛開始時看不出其中害處,修煉速度比旁人快的多,可無論是結丹還是結嬰,都要比尋常修士危險的多,這也是他當年曾千叮萬囑,要葉天源結丹必須回瑤光的原因.

以他的能力,結丹時或許能悄悄助葉天源一臂之力,可要說結嬰,他甚至希望葉天源永遠修不到那一步.

身為純陽之體又擁有赤陽造化火的葉天源一旦沖擊結嬰,最大的可能,就是爆體而亡!

這也是玄火真君在葉天源幼時,就用特殊之法把他身具赤陽造化火一事遮掩的原因,世人皆知瑤光派的葉天源乃是純陽之體的天才,卻不知他還擁有奇火,甚至就是葉天源自己,都不曉得結嬰的危險.

玄火真君一直張羅著給葉天源娶親,就是希望能拖延一下他修行的腳步,甚至為他起道號"落陽",降降至陽之氣.當年知曉若水峰的段清歌乃純陰之體,更是迫不及待的上門求娶,只盼著以女方純陰的體質,能略略舒緩他的純陽精氣,卻沒想到那小子一口回絕.就一門心思的想著青木峰的清塵丫頭了.

玄火真君想到此處手指無意識的敲打桌子,喃喃道:"落陽從結丹到元嬰只用了七十余年,還避免了爆體而亡的危險順利結嬰,若說是運氣,這未免太逆天了些,莫非這其中的關鍵,是清塵丫頭?"

莫清塵以四靈根的資質二十二歲築基,六十三歲結丹.若說只靠了勤勉和一個好師父,恐怕只有瑤光那些低階弟子才會信了.

不過天道最難捉摸,機緣有時候遠比其他要重要,他們這些高階修士對此心知肚明.也不說破,可如今看來,清塵丫頭的機緣恐怕比他想的還要大,能化解落陽雙陽侵體的危機,莫非--

想到一個可能,玄火真君臉色嚴肅起來.

小竹峰.

顧離正靜靜的傾聽莫清塵講述在東部十洲的經曆,忽然抬了手打出一道靈訣,對莫清塵笑道:"落陽師弟來了."

竹林小徑緩緩而開,葉天源果然由遠及近走了過來.

"和光師兄.落陽來遲了."葉天源剛一站定,就向顧離抱拳賠禮.

他們雖同是元嬰修士,但顧離是莫清塵的師父,要和莫清塵雙修的葉天源在顧離面前,自然就比面對其他同階修士多了一份尊重.

"落陽師弟不必多禮,請坐."顧離說著,伸手提起桌上的茶壺.一手壓住寬大衣袖,動作優雅的把茶水注入茶杯中.

葉天源的目光,就落在了顧離手腕上淡紫色的珠子上.

"落陽師弟,請喝茶."顧離嘴角含笑,把茶杯推了過去.

葉天源收回目光,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莫清塵撫額,天源,這是茶.不是酒啊,你喝那麼快,不嫌燙麼?

葉天源卻不動聲色的咧咧嘴角,淡淡道:"好茶."

顧離笑笑,隨意閑聊起來.

顧離說的,是這些年天元發生的一些變化.出現了哪些出眾的修士,需要注意什麼,莫清塵和葉天源則說起東部十洲的風土人情,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

看著莫清塵二人相偕離去的背影,顧離轉了身,緩步走到竹舍後面的瀑布旁,一遍一遍的揮舞著青木劍.

"天源,你是說流觴真君命你搬去若水峰,然後玄火真君今天就想趕你走了?"莫清塵聽完,就忍不住笑起來.

葉天源無奈的點點頭,見莫清塵笑得沒心沒肺的樣子,不由一惱,手上一用力把她拉入懷里,湊在耳邊道:"清塵,你怎麼能看我笑話?"

莫清塵被他抱得呼吸一窒,往外推了推,低笑道:"誰看你笑話,入住若水峰有什麼不好,你堂堂元嬰真君,還怕一些小姑娘不成?"

"不是怕,只是不喜歡那種環境."沉默了一會兒,葉天源老實回答道.

"如今若水峰空著,不可能重新開一峰的,天源,你認命吧."莫清塵毫無同情心的道.

葉天源伸手攬住莫清塵的腰:"清塵,不如我隨你住在落桃峰如何?"

莫清塵眨眨眼:"天源,雖說我莫家剩下的唯一男丁虎頭當了和尚,但也不需要你入贅的,哈哈哈."說到最後忍不住大笑起來.

葉天源無奈的揉揉莫清塵頭發,低喃道:"你這丫頭."

莫清塵不再打趣他,把明日打算離開一事說了,葉天源凝了凝眉,道:"我隨你一起去可好?"

莫清塵搖頭道:"只是去見見九姐,又不是去打架,我一個人就成了,再說,我和九姐還有一些話要說,只打算悄悄見一面.你如今是元嬰修士了,跑到別的門派去,事情就複雜了."

葉天源知道莫清塵說的在理,只得點點頭,叮囑她多加小心.

莫清塵笑道:"以前也不見你這樣,怎麼如今回了門派了,反倒患得患失起來了,放心,我不會當落跑新娘的."

看著莫清塵笑靨如花的樣子,葉天源攬住她的手又緊了緊,低聲道:"一想到三個月後我們就正式結為夫婦,這段時間,就沒辦法鎮定自若了."

越是想要的,就越怕出變故.他是元嬰修士,卻依然免不了這份人之常情.

聽著他坦然的話,莫清塵把頭貼在他胸前,輕聲道:"我不忐忑,我們早已是夫婦了."

如果她當初有一絲遲疑,就不會把自己交給他了.

葉天源的目光明亮起來,猛然把莫清塵攔腰抱起,引來她的驚呼聲.

"葉天源.你快把我放下來,這里是落桃峰!"

葉天源卻抱著她大步走向桃林深處.

莫清塵使勁推他:"葉天源,你不要胡來!"

要是被十四姐他們知道……

葉天源把莫清塵輕放在鋪著厚厚桃花瓣的地上,整個身子覆了上去.按住她亂動的手腳,聲音暗啞:"布上陣法,不會有人知道的."

"那,那也不好……"成婚在即,二人卻在自己的洞府亂來,她還是覺得有些怪異.

他已經開始在她桃源洞口磨蹭,壓抑著聲音道:"清塵,你真的不要我麼,明日.你就要離山了."

看著他清冷的面孔染上紅霞,眸中暗濤湧動,莫清塵咬住唇,不再作聲.

此時的無聲,就是鼓勵,葉天源用手指一遍一遍的描著莫清塵修長的眉,細細密密的吻落在她身上.

紅色的櫻桃被他含住.輕舔慢咬,細碎的呻吟聲就忍不住從喉嚨間溢出來.

莫清塵半眯著雙眼,覺得身子在云間起起伏伏,忽然一個灼熱把她填滿,手不自覺的一緊,插入他頭發里.

雙手時張時合,弄散了身上人的發,挽發的青玉簪悄悄滑落在桃花瓣上.

葉天源一個翻身.讓莫清塵伏到他身上.

莫清塵張口咬上他的肩.

葉天源低低嗯了一聲,雙手扶住她的腰,一次次的,撞進對方靈魂深處.

十指交纏,汗水把彼此的身體浸透,低低的喘息與吟哦聲使天上的星子悄悄躲入云層.天漸漸泛白了.

與葉天源告別,安排好杜若,莫清塵去執事堂報備了一下,便踏著冰鮫綃離開瑤光,向落霞門飛去.

她已是結丹後期修士,冰鮫綃隨著修為提高飛行速度亦增加了不少,不停頓趕路的話,飛到落霞門也就半月時間.

隨著明霞山脈越來越近,莫清塵漸漸發覺魔修和妖修多了起來,經過一個較隱蔽的坊市時,竟然發覺那里道,魔,妖云集,坦然自若的做著生意.

天元大陸,果然和以前大大不同了啊.

莫清塵感歎著,悄悄落了下來,想看看三方混居的坊市有何特色.

收斂了修為,又以幻術遮掩住容貌,莫清塵緩步走在坊市里,每當遇到魔修或妖修的攤位時,必然停下來看看,果然發覺他們和道修出售的物品大有不同,最令她驚奇的是,那些妖修居然還出售妖丹和妖獸身上的珍貴材料.

選了些物品買下,大致逛得差不多了,莫清塵默默離開了坊市.

出了坊市祭出冰鮫綃剛要踏上去,她一個閃身憑空而立,望著下方淡淡道:"出來吧."

兩個身影緩緩現了出來.

"大哥,這丫頭還挺機靈啊!"說話的,是一個築基中期的道修.

另一個人卻是築基後期的魔修,聞言狠狠瞪了那人一眼:"啰嗦什麼,先收拾了再說."

對這樣的組合,莫清塵看著就刺眼,當年四位真君自爆丹田,犧牲了轉世投胎的機會為千萬道修爭取了一線生機,固然沒想著能殺了妖帝報仇雪恨,卻也不該是現在這樣,道魔堂而皇之的狼狽為奸了.

二人慢慢向莫清塵逼近,那道修持著柄尖刀笑道:"姑娘放心,我們只劫財,不劫色."

莫清塵手一晃出現一塊金光閃閃的板磚,在手中掂了掂,隨後甩了出去:"你們也放心,本姑娘只打暈,不殺人."

咣當一聲,二人同時倒地,莫清塵把板磚收回,手一招二人的儲物袋飛落到手中,轉身欲走卻發現有人的神識往這邊探來.

莫清塵不動聲色的探出神識,卻一怔.

ps:看到留言,有童鞋說柳葉不守信用,更新不穩定,柳葉記得以前說過的,那麼現在就再次,鄭重的強調一下,柳葉有工作,且最近工作忙,然後還有一個不到三歲的胖兒子,晚上也要抽時間陪他,然後房子裝修,周末大多數時間出去忙這事,所以柳葉確實無法保證每天更新,只能是當天不更新的話,第二天更兩章的字數補上,這是沒有出意外的情況下.更新不穩定,這是個事實,大家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這也是柳葉有自知之明,從來不和大家要粉紅要打賞的原因.

上篇:p 第四百九十三章 前路意自清    下篇:第四百九十五章 途中遇故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