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凡女仙葫第五百零三章 客從四海來   
  
第五百零三章 客從四海來

七日時間一晃而過.

羅玉成腳底生出碧色的云,載著莫清塵往東而去.

莫清塵什麼都看不到,可是耳邊一直叫囂的尖銳的風聲時刻提醒著她,此刻二人的速度究竟有多快.

那幾乎是一種極致,饒是她擁有以速度見長的天然法寶冰鮫綃和天生生有雙翼的小狼,都是從它們那里沒有體會到的.

這,就是風靈根修士無與倫比的優勢麼?

這樣的速度,就是與普通元嬰修士相比都不遑多讓了.

時間,就在這種極致的狀態中悄然滑過.

莫清塵耳邊除了凌厲的風聲,還聽到了微微的氣喘聲.

她心中一跳,說道:"羅道友,我們停下來歇歇吧?"

羅玉成壓下有些紊亂的氣息,聲音在風聲中不像原本那樣清澈優雅,反倒多了一種說不出的有些無力的溫柔:"怎麼,有些受不住了麼?"

說著伸手握住莫清塵的手,一道碧光閃過,籠罩住二人的防護罩更凝實了幾分.

莫清塵雖一直處于趕路的狀態,但她站在羅玉成的飛行法寶上,又處于他的防護中,周身靈力幾乎沒有損耗,若不是本身帶了傷,恐怕沒有比她更自在的了,聞聲笑了笑,道:"我沒事,你這樣趕路好幾日了,歇一下吧."

羅玉成深深看了莫清塵一眼,嘴角忽然帶了一絲譏笑:"怎麼,不怕趕不及麼?"

那熟悉的腔調浸潤著呼呼的風聲又回來了.

莫清塵暗暗翻了個白眼,這人,不毒舌會死啊,明明是好心,非要反著說,當下也不計較.道:"稍微休息一下無妨吧,你再這樣下去,會支撐不住的."

羅玉成嘴角彎了彎:"一停下來休息,至少要耽誤一日時間才有效果.若是這樣,還不如一鼓作氣趕到瑤光.莫道友,你體內靈力不是充沛麼,就替玉成輸送靈力好了.休息就不必了."

莫清塵見他執意如此,也不再勸,反手握緊他的手,把靈力緩緩送入.

羅玉成原本蒼白若雪的臉色稍微好了些.腳下速度更快.

方諸山脈,忽然熱鬧起來.

瑤光派年輕一輩的天才弟子葉天源進階元嬰,並在舉行結嬰大典的同時進行雙修典禮的事情.在修真界猶如掀起了一陣狂風.震驚了無數人.

接到請帖的,無論是和瑤光交好的門派,還是曆來不對付的門派,心思都有些微妙.

瑤光派原有元嬰修士五人,這個人數就足以使它躋身四門八宗第三位.

不過各派修士心中都有數,瑤光的首座太上長老守得真君壽元無多,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隕落了.

雖說後來流觴真君進階元後修士.稍微挽回了頹勢,可是隨著如玉真君的隕落,對瑤光的打擊非同小可,綜合實力比之第四位的落霞門都略有不如.

可惜令人吃味的是,瑤光的天才弟子太多了,當顧和光以不到兩百歲之齡結嬰,強勢崛起,就把瑤光的聲威大大挽回,沒想到不過數十年,瑤光又一位不到兩百歲結嬰的人物出現了.

六位元嬰修士,雖比之排名第一的太虛門還少一人,可是瑤光的聲勢卻隱隱有蓋過太虛門之勢.

尤其是在接到請帖後,整個天元大陸都在盛傳,瑤光出天才,許多想要拜師的人,都悄悄托了門路,想要擠進瑤光.

離八月十五還有兩日,已經有各方修士陸陸續續的趕來,云集在方諸山脈上.

仰望著一群群修士拖著各色流光從高空飛過,山腳下一些散修瞪大了眼.

一個絡腮胡子的壯漢道:"嘖嘖,今日真是大開眼界啊,這麼多修士飛過,竟然全是結丹期以上的,連一個築基修士都沒見著!"

旁邊一個瘦臉修士道:"那是,也不看看那些人來是為了什麼事,這可是落陽真君的結嬰慶典外加雙修典禮啊,來的都是各門派的掌門長老,修為低了,你好意思來麼!"

涉及到高階修士的話題,曆來是這些人最愛談論的,當下有人插嘴道:"嘿嘿,說起來結嬰典禮和雙修典禮一同舉辦的,這還真是頭一次聽說啊,也不知新娘子是誰,真是好福氣."

另一個修士露出神秘兮兮的神色,笑道:"兄弟,一看你就是外來的吧?"

先前說話的修士有些錯愕,抱拳道:"正是,小弟是聽說方諸山脈有這場盛事,這才趕來,看有沒有活計可做,好賺取一些靈石."

另一個修士就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笑道:"難怪呢,我跟你們說,據說啊,落陽真君要舉辦雙修典禮,可是哀嚎一片呢."

"怎麼說?"人們圍過來,露出八卦神色.

那修士就得意道:"我有個交好的朋友就是瑤光的外門弟子,聽他說啊,落陽真君可是千年難遇的純陽之體,自幼就出類拔萃,又長得俊美無儔,偏偏還潔身自愛,那些想追求落陽真君的女修啊,簡直是前仆後繼,直到他結丹後才消停了些,現在結嬰了那些女修雖死了心,可聽說他要成親,芳心還是碎了一地.不過呢,哀嚎的男修更多."

"啊,難道說落陽真君的道侶也像落陽真君那樣,是男修的夢中仙子麼?"有人不解問道.

那人露出古怪笑容.

有人不滿道:"道友,別賣關子啊,快說說."

那人這才笑道:"落陽真君的道侶道號清澄,論資質,論容貌,那真是和落陽真君最相配的了,不過……那些男弟子郁悶,可不是為了這個."

"那是為了什麼?"人們的好奇心被撩撥的更勝了.

那人笑嘻嘻的道:"你們是剛來,不知道瑤光那些人平時看著高高在上,其實最是有趣,最愛的就是設賭局,很久以前就開了賭局,賭瑤光最難嫁出的女修是誰,那位清澄真人的賠率可是高居榜首.十之**的弟子都把家當壓在了她身上,你說如今清澄真人嫁了,那些弟子能不哀嚎麼?"

人們頓時面面相覷,對清澄真人更加好奇起來.

那人道:"大家要真感興趣.不如我們去看看?"

"我們什麼身份,能進去麼?"人們的心一下子被撩撥起來.

"我那朋友說啦,因為這次是百年一遇的大喜事,所以凡是來祝賀的人.都不會拒之門外的,瑤光專門在方諸山脈的一處開辟了場地,接待我們這樣沒帖子卻想看熱鬧的人,據說在那里有免費的靈果靈酒喝.還能看到新娘的鑾駕飛過,怎麼,你們有沒有興趣?"那人問道.

"這還用說.走嘍!"人們擁著那人.眾星拱月般向方諸山脈走去.

整個天元都被這場盛事攪得心思波動之時,瑤光內部的高層,卻同樣忐忑起來.

玄火真君拿著那把招牌式的破蒲扇,背著手踱來踱去,一時想得入神差點撞上硠M真君,不由瞪眼,火氣不小的道:"硠M師弟.你怎麼杵在這兒!"

硠M真君哭笑不得,摸摸鼻子:"玄火師兄,本君一直在這啊."

"玄火師弟,稍安勿躁."流觴真君自當了首座太上長老,整個人顯得越發沉穩嚴肅.

玄火真君卻沒被這份嚴肅嚇倒,揮著蒲扇嚷道:"我能不著急麼,眼看著就到八月十五了,這可倒好,新郎新娘一個都不在,你們說說,這都是什麼事啊!"

說到這里拿蒲扇拍拍自己的臉,郁悶道:"難道說落陽小子,注定娶不到媳婦麼,唉,這可讓我怎麼向老葉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喲."

流觴真君額角青筋直跳,這老家伙又來了,動不動就是不能讓老葉家斷了香火,不然沒法向列祖列宗交代,這,這是一位元嬰修士說的話麼!

天可憐見,他再這麼不著調下去,是他沒法向師門的先師先祖交代才對!

果斷的轉頭,看向一直靜靜坐著的顧離:"和光,清塵丫頭無礙吧?"

顧離低垂了眉眼,寬大的灰色衣袖一揮,手心出現一盞小小的油燈,正是莫清塵的本命元神燈.

"一個多月前,清塵的本命元神燈黯淡了一下,之後倒是無大礙,想來是曾經和人激斗受了些傷."顧離說著,又把莫清塵的本命元神燈攏入袖中.

玄火真君看得稀奇,又是個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不由問道:"和光,你還把清塵的本命元神燈帶在身上啊?"

顧離臉莫名的一熱,面上卻不動聲色,淡淡嗯了一聲.

硠M真君笑眯眯的道:"和光只有一個徒弟,難免在意些."

"嘿嘿,說的也是,回頭我也把落陽的本命元神燈帶在身上去."玄火真君頓時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他可就只有這麼一位後人了.

這不是重點好不好!現在要討論的是那兩人到底跑哪去了,能不能回來,而不是他們的本命元神燈該放哪兒!

流觴真君聽著這三人的對話,簡直想咆哮了.

為什麼,瑤光的創派祖師明明是淡泊灑脫的性子,瑤光的弟子,難道不該是飄然若仙,如清風白雪般的人物麼,為什麼哪怕他堂堂首座太上長老前腳走過,那些弟子的八卦聲就能肆無忌憚的從後腳傳來,讓他想不聽都不行.

那幫臭小子竟然又開了賭局,賭落陽究竟會不會搬去若水峰,據說,玄火真君還去下了注,那些結丹長老,更是人人有份!難道是他這位首座太上長老還不夠嚴肅麼?

流觴真君忽然開始檢討自己的失職,不知不覺也歪樓了.

那邊硠M真君還在說著:"那恐怕不行,落陽是元嬰修士了,按理說本命元神燈應該由他自己處置,或是熄滅,或是放于門中祠堂深處……"

玄火真君眼一瞪:"元嬰修士怎麼了,他到什麼時候,也得叫我一聲高祖."

"夠了!"流觴真君狠狠吸了一口氣,喝道.

玄火真君一臉無辜:"師兄,你怎麼了?"

流觴真君黑著臉,一字一頓的道:"你們是不是該想想,要是落陽和清澄真的回不來,該怎麼辦?"

玄火真君理所當然的道:"自然是流觴師兄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啊,你是首座太上長老嘛."

流觴真君一口血差點噴到玄火真君臉上,鬧了半天,這位一直走來走去,只是擔心結不成婚,老葉家沒法傳宗接代,根本沒想過成親當日新郎新娘都不在,怎麼向各方修士交代.

再次吸了一口氣,看向硠M真君.

硠M真君胖乎乎的臉掛著笑,顯得更加和藹親切;"一切聽由流觴師兄做主."

流觴真君眼前一黑,他當上首座太上長老,他有罪!

抖著胡子,抱著最後一絲希翼看向自己的關門弟子顧離.

顧離隨意坐著,並沒正襟危坐,卻還是顯得身姿挺拔,見流觴真君看來,淡淡一笑:"師尊不要過于憂心.落陽師弟前去尋找清塵,無論找到與否,他都會在八月十五之前趕回來.至于清塵,和光了解自己的弟子,除非生死不由己身,但凡有一口氣,她也會回來的."

說到這里整個人安靜起來,就好像被某種莫名思緒包圍,有種隔絕于世的感覺.

流觴真君沒來由的有些不舒服,問道:"萬一回不來呢?"

顧離抬眼,兩鬢垂下的兩縷銀絲微微晃了晃,聲音低沉清雅:"若是回不來,落陽師弟自舉辦結嬰典禮就是,取消雙修典禮,又何須向旁人交代."

若是回不來,清塵定然遇到了非同小可之事,他只願她一切安好,除此之外,都是小事罷了.

顧離的話,反倒讓流觴真君恍悟過來,是了,那一日本就是兩個典禮一起舉行,只要落陽在,就足以應付的過去了.

千里之外,一艘雕欄畫柱的華麗大船從西方緩緩飛來,一個身著緋色宮裝的女子憑欄而立,遙遙望著方諸山脈的方向.

"秀兒,在想什麼?"一個身穿白色金邊道袍的中年男子緩步走到她身邊.

宮裝女子緩緩回頭,一雙杏眼大而明亮,更襯得容光照人,微微咬著下唇道:"爹,您說他,真的要成親了?

ps:晚上還有一更.

上篇:第五百零二章 嘲風的後裔    下篇:第五百零四章 疑似故人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