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凡女仙葫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花現 天地變   
  
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花現 天地變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花現 天地變

"碧雷道友,怎麼了?"莫清塵見碧雷真人面色有些難看,頓覺不妙.

碧雷真人跺跺腳:"我們邊走邊說,不然來不及了!"

說完,她已經朝著一個方向沖了出去.

見情況緊急,莫清塵手一揚,冰鮫綃化作一條極大的銀魚,隨後縱身躍上去,對謝然二人招手道:"謝道友,微生道友,我載你們一程."

微生六立刻跳了上去,坐在寬闊的魚背上,用大手拍了拍魚背,稀奇道:"你們人類修士的法寶,真是稀奇古怪,明明一塊白帕子,就變成這條大魚了."

謝然遲疑了一下,還是縱身躍了上去.

莫清塵見二人都上來了,一捏法訣靈光乍起,化作銀魚的冰鮫綃快若流星的沖了出去.

沒過多時,就趕上了碧雷真人.

碧雷真人有些詫然:"清澄道友,你這法寶速度實在是快,我也上來啦!"

沒等莫清塵說話,就輕盈的一躍,落在了魚背上.

冰鮫綃在丹田中溫養了這麼多年,隨著修為增長,能力亦隨之提高,但能化作銀魚還是近來的事.

它本就是勾魂魚妖褪下來的魚衣,最適合在水中穿行,如今能夠化魚,速度更是有了一個突破,甚至可以說,這種形態的冰鮫綃一旦入水,就是元嬰修士想追上莫清塵都很困難.

莫清塵雖想藏拙,但見碧雷真人的樣子,恐怕與剩下四顆金佛手有關,也就顧不得許多了.

利用這個功夫,問道:"碧雷道友,到底是什麼情況?"

碧雷真人歎了口氣,把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她進入小星界後,也不是一個人,而是陸續偶遇了幾位修士,循著蛛絲馬跡合力破解了數個上古陣法,竟然發現了一處門派遺址.

幾人在門派遺址中尋到了藏寶閣,不料看守藏寶閣的是一只山魅,神通廣大,眾人合力對抗亦沒有成功,心灰之際,山魅卻拋出了一個條件,只要他們完成任務,就不再阻攔,任由他們進入藏寶閣.

"那條件該不會是和金佛手有關?"莫清塵眉毛擰了起來.

碧雷真人苦笑點頭:"正是.那山魅說它只余一縷精魂看守藏寶閣數萬年,如今門派早已不在,卻受契約束縛不能離開半步.只要我們能尋到五顆金佛手,湊齊五行之數,它就能破除契約,得到自由.我們幾人商議後,就按著五行與方位的關系分開尋找,我這一處還算是遠的,其他人現在恐怕已經得到金佛手了."

莫清塵瞥了一眼衣袖中的金佛手,沉聲道:"碧雷道友,你指點方向,或許還來得及."

碧雷真人有些不解:"清澄道友何以肯定?"

莫清塵把金佛手拿了出來,遞給她看:"碧雷道友你看,這佛手上共有五道圓輪,說明已經有五顆金佛手現世,另有四顆還未被人摘取."

"這些事情,也是那朵菊花告訴你的?"碧雷真人問.

莫清塵點點頭:"不錯."

碧雷真人沉默了一下,道:"莫道友,你有沒有想過,那朵菊花說的也不見得是真的,我現在又忽然在想,萬一山魅說的才是真的呢?"

莫清塵嗤的一笑:"碧雷道友,那你有沒有想過,不信山魅的話,最多損失的是一些寶物,不信紅菊花的話,損失的有可能是我們的性命?在不能肯定哪一方是真的情況下,選擇避開最差的結果,不才是我們這些高階修士該做的麼?"

碧雷真人怔了怔,隨後有些調皮的吐吐舌頭:"清澄道友,你說的是,是我迷障了."

正說話的功夫,金佛手突兀的懸浮到半空中,金色光暈閃爍,很快接連凝聚成兩個光環,落了下去.

金佛手光暈瑩然,七道圓輪已現.

幾人臉色驟變.

"清澄道友,你看現在怎麼辦?"碧雷真人忙問.

莫清塵心中雖沉,面上卻還鎮定:"碧雷道友,你不是說你們是依著五行方位尋覓金佛手的麼.剛才你去的應該是水地,既如此,我們四人各去一個方位,事到如今,唯有盡力而為了."

"好."碧雷真人點點頭,把方向指點給三人,三人各選了一個方向飛遁而去.

金水二地相距最遠,因為莫清塵的冰鮫綃速度快,五行為金的方向就留給了她.

她乘坐著銀色大魚快速浮上水面,破浪而行,不知過了多久見到河岸,銀色大魚重新化作煙紗,落在腳下.

踏著冰鮫綃快若流星的飛行,周圍景象快速往後退去,只余呼呼的風聲在耳邊咆哮.

漸漸的,下方的土地不再是一馬平川,而是出現一片接一片的金色沙丘,豔陽下,閃爍著刺目光芒.

腳下的冰鮫綃一沉,速度緩了下來.

毫不遲疑的把冰鮫綃收起,召喚出小狼縱身跳上去,低聲道:"小狼,速度快些."

小狼眼中閃過紅光,發出一聲狼嚎,展開雙翅化作一道流光向前飛去.

一根根天然生成的金色石柱錯落而起,小狼載著莫清塵飛過,落在石柱上的陽光忽然折射成金色厲芒,向著一人一獸斬去.

莫清塵揚手甩出板磚,擋住了厲芒.

法寶的靈氣波動一出,無數道厲芒沖天而起,在半空交織成金色劍網,一時之間金光灼灼,晃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天然殺陣?

莫清塵眼神一緊,暗道不妙.

法寶萬千,最具靈性者,莫過自然之寶,陣法千萬,最具威力者,莫過天然之陣.

莫清塵雖對陣法之道不甚了解,這些常識,還是在玉簡上看到過的.

看著漫天殺陣深吸一口氣,暗暗警告自己,越是情況緊急越是不能慌了神,自亂陣腳,必敗無疑.

她這一停下,空中劍網隨之而動,當頭罩來.

厲芒未至,已能感覺到那股鋒銳之氣,若是血肉之軀碰上,定會血濺當場.

莫清塵立刻把小狼送回靈獸袋,衣袖一甩,寒竹清涼傘飛了出來,一聲輕響展開,傘面發出瑩瑩青光,擋住萬千金芒.

噼噼啪啪的聲音傳來,青色傘面上,閃爍著無數電弧,傘骨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

若是繼續下去,寒竹清涼傘必毀無疑.

手一揚,五行傀儡中的金傀儡飛了出來,化作一個身高九尺的大漢,擋在寒竹清涼傘前面,口一張,把金芒吸了進去,隨後又抽出別在身後的長斧,對准金色劍芒直接而快速的一劈.

在大漢與金芒對抗時,莫清塵也沒閑著,快速取出巨型蜘蛛的紡器,手指如飛,抽取著火紅蛛絲.

這些蛛絲不是凡品,她本想留著與葉天源相見後,讓他拿去煉器的,現在卻顧不得了.

五行傀儡一旦分開,實力就驟降,大漢此時不過相當于築基修士,所幸是在天然殺陣內,這種殺陣往往都是根據入陣者的實力自發生成殺招,加之屬性相同,還能勉力支撐一二.

莫清塵十指如飛,快速編織著蛛網,根根火紅蛛絲在空中蕩起優美弧光.

就在這時殺陣陣眼飛出一個金雷,直奔大漢而去.

已經煉化金傀儡的莫清塵與之心意相通,直覺這金雷若是落在大漢身上,大漢定然會被炸的粉身碎骨,而五行傀儡缺了一個,就毀了.

千鈞一發間把金傀儡收回,寒竹清涼傘亦收起,傘頂尖端迎上金雷,狠狠一刺,又在那一瞬間把寒竹清涼傘收回,以板磚取代.

雷炸響,發出一道道的嗡鳴聲,只是這聲音卻禁錮在這片天然殺陣內,無法散開.

莫清塵身子一震,張口噴出一口鮮血,板磚落回手中變得暗淡無光,慶幸的是竟然沒有損傷.

莫清塵早就清楚所有法寶的特性,其中最堅固的當屬板磚,如今看來果然賭對了,要是用金傀儡和寒竹清涼傘硬抗,現在哭都沒處哭去.

半空刺刺拉拉金光閃耀,很快就形成萬道金芒飛來.

莫清塵臉色並不好看.

剛才以板磚硬抗,板磚雖沒損壞,可她經脈卻被震傷了,此時想調動靈力對抗殺陣,非常困難.

更重要的是,這種天然殺陣若是入陣者被動防禦也就罷了,要是主動進攻,那形成的殺招威力會增強數倍,這也是她自入陣,一直沒有直接對抗的原因.

天然殺陣,只能順勢化解,不能以殺止殺.

心念急轉,思索破陣方法之際,火烏鴉從靈獸袋中沖了出來,嚷道:"主人,一邊去!"

莫清塵聽的嘴角直抽,心下卻松了口氣.

要是別的靈獸沖出來,她還會擔心是不是逞強了,換了火烏鴉,她太了解了,但凡有一點危險,這貨都是打死不出來的.

火烏鴉飛到半空,展著翅膀,張嘴就噴出一串火球,隨後撒丫子就撤.

那些金芒似乎被惹怒了,掉轉頭直奔火烏鴉而去.

火烏鴉扭頭看看,身子一扭,隱身了.

可隨後就傳來刺啦一聲,伴隨著烏鴉的尖叫聲:"哇哇,隱身不管用!"

邊說邊跑,幾根烏鴉毛飄飄落落的掉到莫清塵面前.

莫清塵咬牙:"廢話,這是天然殺陣,又不是人為操作的,你隱身,能瞞過人力,瞞得過自然感應麼?"

她錯了,不該對這半瓶子醋抱期待的!

"無月,你能拖延就拖延,實在不行就回來,我不能分心顧你了."莫清塵說著低下頭,雙手翻飛,神情專注的編起靈網.

火紅色的蛛網一寸寸的編出,眼看著就到了收尾之時,卻聽火烏鴉慘嚎一聲.

莫清塵臉色一變,忙抬頭向火烏鴉看去,卻見火烏鴉陰著臉,眼中紫光大盛:"敢損害我美麗無雙的羽毛,天火會替我消滅你的!"

話音剛落,天際風云翻湧劃過一道紫色閃電,隨後雷電交加直擊烏云,一個紫色火球從天而落,一根根錯落而生的石柱瞬間成為火柱,沒過多時,這些火柱緩緩消融,半空交織的厲芒驟然消失.

"哇哇哇哇--"火烏鴉以翅膀叉著腰,哇哇大笑,抖落數根羽毛.

莫清塵拽著火烏鴉就從剛出現的空隙處沖了出去,無奈道:"別笑了,再笑毛都掉光了."

一人一鴉沖出老遠,這才停下來.

莫清塵看著快要完成的蛛網頗為感概,她本想著以這蛛絲為引,綴上廣寒冰焰對付天然殺陣的,沒想到火烏鴉兵出奇招,居然就這麼把天然殺陣給收拾了.

"無月,表現不錯啊,以後你要是能這麼發光發熱,想喝多少靈酒都沒問題."莫清塵笑眯眯的道.

火烏鴉黑著臉,怒了:"喝屁啊,再來幾次,老娘毛都掉光了,還怎麼嫁的出去!"

說完直接沖進靈獸袋,眼睛來回在三個家伙身上瞄,最終沖到紅菊花面前把它暴揍一頓,顧影自憐去了.

莫清塵的耳中,就傳來紅菊花抽抽搭搭的哭聲和火烏鴉的歎氣聲.

果斷斬斷與靈獸袋的心神聯系,莫清塵頓覺天地都清淨了,踏著冰鮫綃以超常發揮的速度向前方飛去.

飛了一段時間金佛手忽然傳來異樣,莫清塵猛然催動冰鮫綃,憑著金佛手光暈變化飛飛轉轉,一直束成一線悄然外放的神識發現了情況.

百里外,一個藍衣男子正與兩只妖獸戰在一起,另一個紫衣男子則趁機向高高聳起的金色石柱飛去,飛到一半不知為何落下,雙手攀住石柱一點一點往上爬,而石柱頂端,正臥著一顆金佛手.

莫清塵立刻加快速度,瞬間出現在神識探索之處,眼見紫衣男子手要觸到金色佛手,衣袖一抬甩出一支袖箭,釘在那人右手旁邊,清喝道:"不能摘!"

紫衣男子手一揮一道黑氣向莫清塵襲來,另一只手繼續探向金佛手.

莫清塵再顧不得其他,手一抬又甩出一支袖箭,同時身子一縱直接飛起來向男子沖去,急聲道:"道友,那金佛手摘不得!"

接連兩次被莫清塵打斷,紫衣男子立刻放棄了摘取金佛手,身子一扭,如大鵬展翅,向莫清塵撲來.

莫清塵眼神一眯,這人是魔修,而且走的是武道!

要是放平時,對上魔修二話不說就打,莫清塵是不在乎的,可這個節骨眼卻不同.

正和妖獸纏斗的藍衣男子和紫衣男子明顯是伙伴,兩只妖獸身上已經帶傷,隨時會被滅殺,一旦藍衣男子騰出手來,自己不能立刻制住紫衣男子的話,藍衣男子便會利用二人纏斗的時機把金佛手摘下來,要是那樣,一切就晚了.

是以莫清塵一邊施展柔水隨形術躲避紫衣男子攻擊,一邊道:"道友請聽在下一言--"

紫衣男子冷笑道:"在下沒工夫聽,道友還是留到地府再去說吧."

雙手化作利爪,貼著莫清塵面頰擦過,帶起火辣辣的風.

莫清塵以魚牙匕抵擋,過招之際把早就凝成細針的神識放出,猛然刺向對方神識,就聽紫衣男子痛呼一聲,栽了下去.

莫清塵看也不看,向金佛手飛去.

就聽藍衣男子高喊一聲大哥,接著下面傳來強烈魔氣波動.

莫清塵憑著敏銳感覺身子一轉,正對著藍衣男子.

藍衣男子雙手持弓,一支黑光縈繞的羽箭迎面飛來.

竟然是個用弓的魔修.

更稀奇的是,這藍衣男子和紫衣男子面貌相同,原來是一對孿生兄弟.

手一招青隱弓出現,銳金箭飛射而出,與黑氣縈繞的羽箭迎頭撞上.

在體內金池滋養了數年的銳金箭早非昔日可比,銳利程度罕有能擋,和魔箭一撞上,就聽叮的一聲,金色光芒逼的黑氣向兩邊分開退去,露出從中心處劈成兩半的玄色羽箭.

莫清塵卻猛然變了臉色,身子以常人難及的角度向後轉去,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後心一痛,從石柱上栽了下去.

與此同時石柱金芒一閃,一個黑影把金佛手摘了起來.

莫清塵強撐著抬頭,認出這黑影就是之前搶走碧雷真人所尋金佛手的人.

只是他周身一團灰霧縈繞,竟看不清身形面容,看其周身波光隱現,似乎要故技重施再次隱去.

莫清塵心中惱怒,手一揚甩出上百顆震天雷.

只是震天雷還沒爆炸,天地間忽生異變.

無數石柱從土中冒起,瘋狂向上飛長,地表裂成一道道深壑,落石滾滾,刹那間,就是天崩地裂之象.

莫清塵被黑影偷襲後心,已經受了重傷,只能眼看著身下石柱冒起,托著她越長越高.

因為之前主動切斷與靈獸袋的心神聯系,除了平等契約的火烏鴉,其他靈獸是無法感知外面情況的,偏偏火烏鴉愛美成癡,使用本族特有秘法把自己包裹在一團妖氣中修煉,好盡快長出新的羽毛,也不知曉外面情況.

莫清塵想要聯系小狼有心無力,只能看著自己陷入絕境.

眼前模糊之際,耳邊響起一個聲音:"莫道友,別怕."

隨後被抱了起來.

莫清塵努力想睜開眼,眼前卻一片模糊,只隱約看出來人有些熟悉.

不知過了多久,莫清塵恢複了意識,還沒睜開眼,就聽到爭執的聲音傳來.

"謝然,你這樣維護一個道修是何意?現在整個小星界大變,妖花如房,妖蚊如牛,隨便一只變異妖獸或妖花,都可能把我們吃的骨頭都不見,你竟然還要帶著一個累贅?"

謝然冷笑道:"你們也知道如今小星界大變,我們這些外來者再不協力,恐怕都要葬身此處.既然能和摘了最後一顆金佛手,導致奇花現世,星界天翻地覆的石隱和平相處,又為何容不下她?"

另一個聲音傳來:"那怎麼一樣,石道友天賦異稟,收斂氣息連元嬰修士都能瞞得過,單憑這一點,還不知會讓我們逃過多少劫難,就是想獵取花露,亦方便的多."

此時傳來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好啦,你們人類就是啰嗦,要不是這種情況,我才懶得和你們合作!"

這個聲音,莫清塵從沒聽過,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妖修石隱了.

"石道友,剛才我兄弟雖那麼說,但不代表你說話可以這麼不客氣,相信你也明白,正面對敵的話,你不是我們任何一個的對手,離開我們,你想獵取花露,恐怕很難."說話的,是紫衣男子.

石隱皺皺眉:"那你們趕緊解決那個女修的問題,這里是機遇和危險並存,多得一分花露,實力就會強上一分,耽誤時間的話,和送死沒有什麼區別."

紫衣男子看向謝然:"謝道友,你再最後考慮一下,是和我們一起走,還是堅持拖著這個半死的女修?"

半旬,傳來謝然無喜無怒的聲音:"如果我堅持呢?"

"那就只能請謝道友離開了."紫衣男子道.

莫清塵就感覺自己被抱了起來,聽謝然說道:"既如此,就此別過!"

謝然帶著莫清塵,縱躍了許久終于停下,把她放到一片寬大的樹葉上,冷聲道:"莫道友,你醒了?"

莫清塵睜開眼,嗯了一聲:"謝道友,這是怎麼回事?"

謝然指指四周:"你也看到了,奇花已經現世,世界就成了這個樣子,我們所有人都不能駕馭法寶飛行了,亦不能使用法寶攻擊,只能使用法術或本身的力量."

"那,花露是怎麼回事?"

"這靈境里的花草,都變得巨大無比,有一些花蕊深處長有花珠,珠子里是花露.若是服下花露,或是增長修為,或是加強法術威力,或是強化某個身體部位,各有奇效."謝然解釋道.

莫清塵怔然:"竟如此神奇."隨後看向謝然,"多謝謝道友了."

謝然冷著臉道:"你先在此歇息,我去獵取花露."

不能使用法寶,防禦陣法卻可以用,謝然把莫清塵放到偏僻之處,布上陣法,這才離去.

莫清塵傷勢未愈,只得抓緊時間療傷.

一日後,謝然才一身狼狽的回來,並沒提花露的事,莫清塵亦識趣的沒有提.

這樣過了大半月,謝然出去四五次,剛開始兩次雖照樣沒提結果,閑談時莫清塵卻能感到他的好心情,但是後面連續三次卻眉頭緊鎖,顯然是並不順利.

又一次歸來,謝然忽然坐到莫清塵身旁,語氣莫名的喊道:"莫道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藕的內部    下篇:第五百三十九章 謝然的欲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