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凡女仙葫第五百四十七章 奇花的布局   
  
第五百四十七章 奇花的布局

這話一出,眾人的目光齊刷刷落在莫清塵身上.

不少人失聲道:"對啊,那畫面里,少了莫道友!"

莫清塵心中咯噔一聲,星盤中出現那副駭人的場景時,她就覺得哪里不對勁,可能是當局者迷,下意識就把自己代入了,居然沒發現不對勁之處,正是因為那里面少了自己!

在場的修士道,魔,妖皆有,道修這邊因為熟知莫清塵的身份也就罷了,魔修和妖修兩方,看向莫清塵的眼神都變了.

魔修那邊的孿生兄弟之一,身穿紫衣的朝陽真人越眾而出,語氣莫名的道:"莫道友,不知可否解釋一下,你為何沒出現在那副畫面里?"

莫清塵雖因為猛然發覺自己的獨特之處有些失神,眾人目光灼灼之下也反應了過來,見朝陽真人語氣有些咄咄逼人,臉色一沉,緩緩道:"朝陽道友,你這話問的未免好笑,星盤中顯現的畫面是將要發生之事,現在既然還未發生,我如何回答?"

她不是幾年前身負重傷,任人宰割的時候了,在眼下這微妙’情況下,要是太過軟弱,接下來恐怕不曉得被眾人怎麼拿捏.

身穿藍衣的星晚真人站到兄長旁邊,不滿的看著莫清塵:"莫道友,如今大家都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難道你還要藏著掖著麼?"

這話說的,其心可誅.

莫清塵剛要說話,子汐真人走過來,柳眉一豎,斥道:"星晚真人這是什麼話,我本以為就你哥哥糊塗,沒想到你這做弟弟的,糊塗起來也毫不遜色啊!"

朝陽真人臉色沉下來,冷聲道:"子汐真人,這里可不是你瑤光派-母老虎想發威就發威的!"

明明是劍拔弩張的氣氛,有些人聽了這話,嘴角還是忍不住勾了勾.

莫清塵暗道壞了,子汐真人聽了這話-非要發飆不可.

卻沒想到子汐真人只是冷冷一笑,一雙清亮鳳目掃過眾人,字字清晰的道:"各位道友,難道不覺得這二人糊塗麼?"

朝陽真人氣極反笑:"子汐真人,在下就洗耳恭聽,請你指點一下我糊塗在何處?"

眾人就都看向子汐真人,雖沒出聲-可眼神卻有些急切了.

事關生死,說實話,就連道修這方的人都恨不得把莫清塵好好研究一下,朝陽和星晚真人所問的,正是他們迫切想知道的.

子汐真人抿了抿唇道:"我說二位糊塗,是因為你們有沒有想過,我們之間有幸存者,是好事啊!"

這話一出-眾人心神一凜,因為驟然發覺莫清塵未出現在那副畫面中而生的迫切想問個究竟的心情緩和下來.

是的,不管莫清塵是用了什麼法子幸存下來-難道別人就不能麼?要知道能夠進入小星界又活到現在的,無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

莫清塵的存活,就說明那幅畫面中的場景不是不可抗拒的,從這個角度講,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了.

人就是這麼奇怪的,當親眼看到自己慘死,有人卻活了下來,哪怕和那人還是有些交情的,心中都會生出一絲不甘,從而滋生某些不可明說的陰暗心思.

可只是換了個角度來思考-有人活下來證明自己也有這樣的機會,那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現在眾人雖還想問個究竟,看向莫清塵的目光卻沒有那麼令人不舒服了.

我死了,為什麼這個人活著,和這個人是不是有辦法讓我活下來-這其中的心理感受,差別太大了.

莫清塵明顯感到眾人態度的轉變,對子汐真人感激的笑笑,環視著眾人正色道:"各位道友應該明白,到了我們這個修為層次,要把最隱秘的法寶或秘術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個清清楚楚,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有道友不滿,不妨設身處地的考慮一下."

眾人聞言不自覺的點頭.

把自己的殺手锏公之于眾,那就等于把實力完全暴露出來,而一個完全暴露了實力的修士,是很難在修仙路上走的長遠的.

在修仙界,到了結丹期就成為高階修士,高階修士之間輕易不會結仇的,就是元嬰修士實力遠超結丹修士,遇上結丹修士一般情況下都會保持適度的客氣,就是因為誰也不知道成為高階修士的人有什麼殺手锏,沖突起來會不會給自己帶來損害.

"可是現在,畢竟是非常時候."朝陽真人的語氣弱了下來.

莫清塵明白寡不敵眾,要是一味強硬推辭,又會激起眾人不滿心理,那樣的話就太被動了,當下微微一笑,清聲道:"現在確實是非常時候,只是各位想知道在下是如何逃脫那結局的,在下真的很難說明白,即便我說了,各位就一定信麼.所以在下覺得,當前要做的是另一件事."

"什麼事?"眾人問道.

莫清塵一字一頓的道:"信息共享."

"信息共享?"有人皺眉.

"不錯.畫面中的那紅花,應該就是九顆金佛手摘除後出現的奇花了,想來我們進入小星界後,或多或少都會遇到和奇花相關的事,我們若是把各自的經曆說一說,說不定就能從這其中找到一些線索."

"莫道友說的有些道理."有幾人點頭附和.

莫清塵的提議得到大家贊同,眾人湊在一起,把各自與奇花相關的一些經曆說了出來.

這其中有莫清塵從紅菊花那得來的故事,也有碧雷真人幾個尋到百花門遺址的事,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炙戰真人尋到的一個扳指中藏有一縷花魂,只不過那花魂,是沉睡的.

"各位道友看看吧,這扳指在我手中這麼久,花魂都沒醒來,在下是沒有什麼辦法了."炙戰真人坦然的交出扳指.

眾人依次拿著扳指研究片刻,都搖了搖頭.

莫清塵接過扳指,把神識探進去,就聽靈獸袋中紅菊花驚叫道:"金佛手!"

莫清塵以神識詢問-紅菊花道:"是金佛手的花魂!"

"那你有法子讓它醒來麼?"莫清塵心中一喜.

紅菊花卻搖了搖頭.

眾人見莫清塵拿著扳指,面上表情變幻,忍不住問道:"莫道友,你莫非有辦法?"

莫清塵搖頭道:"我也沒辦法-只不過紅菊花告訴我,這是金佛手的花魂."說著把扳指遞給了旁邊的子汐真

子汐真人直接道:"我對這些向來不在行的."

雖這麼說,還是把神識探了進去,很快退出來,搖了搖頭.

"讓我試試吧."旁邊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是妖修四娘.

微生六拍了拍頭道:"對了,這事四娘應該最擅長了."

四娘狠狠瞪微生六一眼:"閉嘴!"說完雙目微閉緊握著扳指.

片刻後,四娘握住扳指的手驟然發出靈光,旁觀的眾人心跟著提起來.

這個過程持續了好一會兒,四娘才緩緩睜開眼.

有相熟的妖修忙問道:"四娘子,如何?"

四娘擦了擦額頭汗水,瞥了一眼扳指道:"莫道友說的不錯,這扳指里面的花魂,的確是金佛手的."

"你把它喚醒了?"幾人同時出聲問道.

四娘皺著眉道:"這花魂離開金佛手太久了異常衰弱,我剛才用秘法也只是勉強把它喚醒片刻,簡單的交流了一下.它只是說湊齊九顆金佛手,才能真正醒來."

"還說別的沒有?"

四娘搖頭道:"沒有了,就這麼一句話,還是陸陸續續說出來的.各位道友看要不要按它說的做?"

微生六不滿的咧著嘴道:"它那是坑人吧."

石隱冷笑道:"不管坑不坑人,我們恐怕只有先把它喚醒再說,各位別忘了,金佛手可是當年鎮壓奇花之物!"

"石道友說的不錯,在下這里有一顆金佛手."炙戰真人說著,拿出一顆金佛手放到桌子上.

莫清塵不做聲的拿出金佛手,同樣放到那里.

又有三個修士把金佛手拿了出來.

一些知道情況的修士就看向石隱.

石隱冷笑一聲,手一翻拿出三顆金佛手來甩到桌子上.

"八顆金佛手,不知還有一顆在哪位道友手中?"炙戰真人揚聲問道.

沉默片刻,四娘開口道:"那一顆,應該在賀一郎手中."

聽到這個名字,莫清塵和子汐真人對視一眼.

"賀一郎?就是和赤魔宗花千樹並稱的賀氏玉郎?"合歡宗雅意真人忽然道.

太白域結丹修士中不乏出眾人物女子中名聲最大的自然是太白域第一美人莫染衣,無論是她的容貌,還有悔婚之舉,以及和義母魅魔門門主鬮翻的事情,都使得她名聲大噪.

男子中,赤魔宗的花千樹因為其強橫的實力和謫仙般的風姿舉止久負盛名,有花家寶樹的美稱.

而和他齊名的賀一郎雖是近幾年嶄露頭角的,卻也是廣為人知了.

花家寶樹,賀氏玉郎,不知是多少女修的深閨夢里人.

四娘翹了翹嘴角道:"我不知道你們人類修士那些名頭,但進入這小星界的,就那一個賀一郎.那顆金佛手,還是當時我們一起尋到的,不過賀一郎出力多,就落在了他手中."

其實最主要的是當時水玲瓏一反常態的支持賀一郎,她勢單力薄,只得放棄相爭.

"那他人呢,這些年,似乎從來沒遇到過."有人道.

"是啊,我也沒遇到過."不少人附和道.

眾人皆看向四娘,四娘道:"我們後來分道揚鑣了,當時水玲瓏和他一起走的,然後我也再沒見過了."

這樣一來,情況似乎有些不妙.

這些年沒人遇到過賀一郎,這次召集符出現,也未見他趕來,莫非是隕落了?

要是這樣的話,那最後一顆金佛手可就沒著落了.

氣氛有些低沉,石隱忽然道:"大家記不記得,那副畫面中,最後出現的女子似乎說了些什麼?"

"嗯?石道友的意思是?"有人問道.

石隱道:"既然尋不到最後一顆金佛手,我們不如換個思路看看能不能從那副畫面中尋找突破.我當時看著,那女子似乎是說了話的,說不定她說的,能讓我們有些啟發."

"畫面中的那個女子確實說了話但以我的能力,並不能把她的聲音展示出來."飛揚真人淡淡道.

他透支了精力,反倒愈發沉靜起來.

"飛揚道友,剛才的畫面,你能否再展示一遍?"四娘問道.

飛揚真人拿出星盤道:"在下並無余力了,但星盤顯示過的場面會存下來,道友想再看一遍麼?"

那樣的場面眾人只要一想起,就心中一寒.

四娘把微生六往前一推,笑道:"不是我看,是給他看一遍."

眾人看向四娘的眼神那個鄙視啊,這就是傳說中的有難同當麼?

四娘怒了,指指微生六道:"他會唇語之術."

這話一出,眾人皆是訝然.

微生六有些不好意思,小聲道:"你說出來干嘛我不習慣別人崇拜我的."

聲音雖小,眾人卻聽個清清楚楚,齊刷刷給了個更鄙視的眼神.

崇拜個屁啊正常情況下,誰會用到這不入流的玩意啊.

飛揚真人按住星盤,勉強在指尖彙聚一道靈光打了出去.

星盤光芒一閃飛到半空,又把那副場景展示了一遍.

微生六看的臉色煞白,當看到自己變的滿臉褶皺接著又化作花肥時,忍不住扶著四娘吐了.

等他吐夠了,眾人問:"那女子說的什麼?"

微生六張張嘴:"我……我沒顧上看."

蠻荒之地的妖修都死絕了麼,派這麼一個極品出來,那幅畫面雖然令人心悸,可被嚇吐得這位是獨一份吧?

眾人心有靈犀的想著.

四娘手一揮,咬牙道:"再給他看一遍!"

微生六偷偷丟個白眼,甩開四娘的手走到莫清塵旁邊坐下來,眼睛不眨的又看了一遍,可是臉色卻更難看了.

眾人更加忐忑,追問道:"她到底說的什麼?"

微生六舔了舔發干的唇臉上的表情發僵,直到莫清塵輕輕推了一把,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道:"我們都是食物,都是食物---…"

"微生道友,你清醒一下."莫清塵拍了拍微生六的肩膀,手腕上的安神紫華珠悄然閃過靈光.

微生六一個激靈清醒過來,啞著嗓子道:"她說,豢養了我們這麼久,終于攢夠了能量,得擺脫九心金佛手最後一絲束縛,渡劫飛升!"

"豢養?"眾人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這個詞,是喂養牲畜的意思.

"這麼說,這些年來,所謂的花露,都是為了讓我們修為增長更快?"有人咬牙.

"不能使用各種法寶,是為了讓我們根基更穩固,從而在結嬰時獲得更精純的元氣?"有人惱怒.

"難怪呢,九顆金佛手被摘取後,小星界雖發生了變化,奇花卻一直未現身.我一直以為奇花的作用就是使得妖植變異,從而讓我們生存環境驟變,卻沒想到這本來就是為我們設的局!"有人恍悟.

見氣氛壓抑,子汐真人笑笑道:"要說起來,我們也得到不少好處.那奇花為了得到精純元氣設下這麼大一個局,我猜這花露除了增長修為的作用,恐怕還有提高結嬰幾率的功效!"

這話倒是不錯的,至少他們現在都有了沖擊元嬰的沖動,而畫面中,這十多人都結嬰成功了.

石隱冷聲道:"結嬰有什麼用,恐怕結嬰之日,就是我們身死之時!"

子汐真人挑眉而笑:"我說你這人,為何還沒我一個女子看得開.任何一處秘境,從來都是機緣和風險並存.只要我們能出去,說不定就會造就一批元嬰修士,這樣的機緣,難道還不值得我們用命去爭取麼?一味的心灰意冷有什麼用!"

這話一出,對不少修士來說就如當頭棒喝.

星盤的畫面太過驚悚,這些修士哪怕是結丹修士,目睹了自己身死的所有經過,心志都免不了受其影響,而子汐真人的話卻讓眾人精神一震.

是的,只要出去,自己就有很大可能成為元嬰修士!

一想到這個可能,眾人面上都顯出堅毅之色一定要活著出去!

莫清塵欽佩的看了子汐真人一眼,出聲道:"子汐真人說的不錯,大家注意沒,那女子的話中,還透露了一個訊息.九心金佛手,對它一直有壓制作用,直到我們這些人的精元被它吸收!"

"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尋到第九顆金佛手,說不定湊齊了九顆金佛手,就尋到了對抗奇花的辦法."炙戰真人跟著道.

莫清塵想了想道:"賀一郎,並不是魯莽沖動之人吧?"

有熟悉賀一郎的修士道:"自然不是,不然怎配有賀氏玉郎之稱."

"那樣的話,如果他還活著,此時也必然面臨和我們一樣的情況."莫清塵道.

炙戰真人眼睛一亮:"莫道友,你的意思是--"

莫清塵道:"他遇到這種情況定然也不會貿然沖擊結嬰的,可是他並沒和我們彙合,說明他所在的地方在召集符作用范圍之外."

這話一出,不少人的思路被打開.

這些年,隨著對環境的漸漸熟悉,幸存的修士大多都活動在現今這片范圍,因為這里的花露比較密集,妖獸和妖植有較明確的領域,危險程度也就有了個清晰的劃分.

召集符的作用范圍是極廣的,幾乎覆蓋了修士們活動的范圍,而超出它范圍的,就是近幾年鮮少人踏足的西部了.

"走去西邊."

時間緊迫,吃過增加逃遁能力花露的幾個修士帶著召集符先行一步,其余修士趕去會合.

只可惜在西部不同區域發出三個召集符,只出現了一個道修,就是風云大賽中唯一的散修怡然真人.

這樣一來,眾人就沒有頭緒了.

"我看賀一郎早已隕落了."魔修周中宇道.

同是魔修,他對那什麼賀氏玉郎向來沒好感的,只是此時說出這番話,郁悶的情緒還更多些.

"我們回去吧,選一處安全地方,團團守在一起,等日月相遇時,拼死一戰,誰能活著就看本事."炙戰真人臉上閃過剛毅之色,眼角掃過莫清塵.

他就不相信,她一個女子能逃出生天,他卻不能!

"等一下."莫清塵沉吟了一下道,"哪位道友對符比較精通,召集符是只要在范圍內,就哪里都能傳到麼?"

明符宗迭火真人本是這方面行家,可惜他于兩年前隕落了.

怡然真人開口道:"在下對符倒是有些了解.

召集符有三不傳,深水之地不傳,極陰之地不傳,魔氣壓靈之地不傳."

極陰之地和魔氣壓靈之地這兩個立刻被排除,眾人同聲道:"深水之地?"

莫清塵和子汐真人對視一眼,神色微變.

當年遇到賀一郎,就是在湖水之中,難道說這麼多年他居然還在那里?

把偶遇賀一郎的事情說了一下,眾人趕到那里.

入了湖,分成幾撥專往深水之處尋覓.

莫清塵和子汐真人等四五人一組,正尋找著,忽然接到傳訊符,趕忙向一處奔去.

"朝陽道友,什麼情況?"莫清塵幾人趕來,發現傳訊的是那對孿生魔修.

正說著,其他兩隊也趕了過來.

朝陽真人帶著眾人繞過一座水底山,到了背面飛縱到半山腰.

星晚真人正等在那里,見眾人過來指著一處道:"你們看,這里有個山洞,洞中有個深潭,所謂的深水之地,很可能就是那里."

眾人進入水中山洞,果然見到一個不大的深潭,明明周身都被水圍繞,那深潭卻不受干擾,獨自蕩漾著水波.

水中水.

眾人眼睛一亮,各自放出神識,可是很快就郁悶的把神識收了起來.

這深潭倒是不阻擋神識進入,只可惜神識所及之處,依然深不見底,探不出究竟.

"這可怎麼辦,難道要下去麼?能夠水遁的法寶都失去了作用,貿然下去,恐怕--"眾人面面相覷.

莫清塵走了出來,平靜的道:"我下去看看."本站(qpdan.ca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ps:六千字,三千補昨天的,另外欠的一章明天補(其實已經過了十二點,是今天了).昨天下樓梯,踏空了三步,摔的有些發暈,于是又華麗的斷更了,唉.

上篇:第五百四十六章 少了一個人    下篇:第五百四十八章 再遇水玲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