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凡女仙葫第五百九十三章 八寶流顏鏡   
  
第五百九十三章 八寶流顏鏡

子汐真君俏臉一沉:"靜言道友,你痛失愛女,我們深表同情,但這不意味著你能無理取鬧,強行觀摩人家道侶雙修!"

這話一出,在座幾人面色各異,靜言真君臉色更是紅白交加,嘴唇哆嗦著,氣的說不出話來.<冰火#中文

良久才順了氣道:"小女在貴門隕落,已經毫無疑問,若是各位道友用各種理由阻攔本君見到他們二人,那本君只能認為,小女的死和他們有很大關系!"

說完,把紅羽令召回手中摩挲.

子汐真君柳眉一豎:"靜言真君,你當真以為用上紅羽令,我們就要言聽計從?你也不看看,我們瑤光弟子,哪個是被嚇大的.打就打,不打,你就是縮頭烏龜!"

一直笑眯眯的硠M真君嘴角一僵.

子汐師妹,你這是唯恐天下不亂吧?

等首座師兄出關,你是他的寶貝弟子,舍不得傷一根毫毛,我們還不吃不了兜著走.

"既如此,本君無話可說!"靜言真君痛失愛女,又心頭窩火,緊握紅羽令站了起來,就要拂袖而去.

硠M真君平日都是慈眉善目的,凡事能不出頭就不出頭,見二人鬧僵,飛快看了其余二人一眼.

玄火真君用手無意識的摸著光頭,師兄弟這麼多年,他太了解了,玄乎真君一做這個動作,就是在思考事情是否可行.

這,這是需要考慮的麼,當然不行了!

硠M真君都要哭了,他怎麼忘了,玄火真君也是個受不得窩囊氣的,能忍著把他們叫來已經是天上下紅雨,瑤光祖墳冒青煙了.

子汐師妹和玄火師兄.一個添柴,一個點火,這下總算湊齊了.

硠M真君用期待的目光看向顧離,卻發現他隨意坐著.神情倦倦的沒有任何表情.

硠M真君一怔.

和光師兄最是淡然無爭的性子,竟然毫無反應?

也許是心中焦急,靈光一閃立刻恍悟,這位師兄疼愛弟子的心比起首座師兄有過之而無不及.靜言真君想看他弟子與人雙修的情景,他能答應才怪!

這要是換了他的女兒,別人動這心思,他也得和人拼命啊.

硠M真君抱著萬分理解的心情無奈的站起來.攔住了靜言真君:"靜言道友,不要沖動,這個事情.總是有辦法解決的--"

話音未落.三個聲音同時傳來:"怎麼解決?"

靜言真君,子汐真君和玄火真君齊齊看著他.

唯有顧離不動如山,低頭不知在想些什麼.

硠M真君不過是情急之下把人攔住,哪有什麼好主意,猶豫了一下道:"落陽和清澄二位真君確實在閉關雙修,既然靜言道友執意要見他們一面,也未嘗不可.不過目前確實多有不便.不如就在我派住下,等他們二人出關?"

"他們閉關多久了?"靜言真君冷聲問道.

"呃,十年."硠M真君實話實說.

靜言真君深吸一口氣:"那麼,敢問硠M道友,他們大概何時出關呢?"

硠M真君為難的道:"也許就是最近,也許還要三五年,靜言道友你知道的,到了我們這個層次,閉關一次用時多少很不好說的,何況他們還是兩個人呢."

一聲悶響,靜言真君把大殿玉石鋪就的地面踩出一個腳印來,氣極反笑:"所以說,硠M道友一直在和本君開玩笑了?"

見硠M真君笑容一窒,一甩衣袖:"既如此,本君告辭!"

靜言真君臉色決絕,沖出大殿,子汐真君身形一動擋在他面前,不知什麼材質做成的青色長矛急速旋轉著向他迎頭刺去.

靜言真君寬大衣袖中甩出一個玄色龜甲,正好抵住青色長矛.

青色長矛抵著龜甲快速旋轉,點點青光流瀉,耀眼無比.

靜言真君臉色冷凝,控制著玄色龜甲向前逼近.

子汐真君雖在秘境收獲不小,論修為和打斗經驗,到底比久負盛名的靜言真君差得遠.

這一來一往間就落了下風,被玄色龜甲逼得節節後退.

"胡鬧!"低沉渾厚的聲音傳來,驚人氣勢瞬間籠罩大殿內外.

交手的二人同時停住.

"師父--"子汐真君面色一喜,收了青色長矛就向流觴真君奔去.

到了近前,習慣性的要拉他的衣袖.

流觴真君咳嗽了一聲.

子汐真人訕訕的住了手,看著師父笑:"師父,您怎麼出關了?"

流觴真君瞪了她一眼,卻沒解釋,徑直走到靜言真君面前,施了同輩之禮道:"靜言道友,他們不懂事,讓你見笑了."

靜言真君乃元後修士,真的打起來,他們幾個一起上,就算能打贏,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

這樣一來,瑤光和落霞兩派就徹底決裂了.

同屬四門八宗,是修真界巨頭,門派大戰最是慘烈,就算打贏又如何,還不是根基大傷讓其他門派坐收漁利.

流觴真君用余光瞥了玄火真君三人一眼,暗自點頭.

他們也算是理智,要是剛才出手相助一起圍攻,那就真的不好收場了.

"流觴道兄,客套的話就不必多講了,本君要見落陽和清澄二位真君,是絕無更改的事.若是見到他們二人,確認不是凶手,那本君就認了,不再追究此事.若他們真的是凶手,還請流觴道兄給個公道."靜言真君臉上閃過一抹狠厲.

因為有護山大陣的原因,本命元神燈並不能追蹤到具體地點,只能到瑤光門派范圍內.

如果不是瑤光弟子所為,剩下的可能,就是路過的修士在瑤光門派附近下的手.

可這種可能讓他怎麼相信.

秀兒性子再不濟,身手在同境界修士中絕對能算上等的,更別提近些年修煉更加刻苦.

有多少同階散修可以殺了她,還是在瑤光派眼皮子底下?

更可況,秀兒曾討要了歸塵環.現在想來,就是想混進瑤光,見葉天源一面了.

葉天源,這小子簡直是女兒的魔星.

一遇入魔.苦海無岸,最終枉送了性命!

想到這,靜言真君心中難受,不曉得是對女兒的憐還是怨了.

"既如此.請隨本君前往落塵峰吧."流觴真君知道一味拒絕,靜言真君不會善罷甘休,干脆讓他去看一眼好死心.

至少他能肯定,瑤光誰都有可能殺了阮靈秀.唯獨他們二人不可能.

"首座師兄--"玄火真君不滿的喊了一句.

顧離亦是抬眼看著師尊.

流觴真君微微頷首,衣袖一甩,腳下流云升起.載著他緩緩向落塵峰飛去.

眾人跟了上去.

流觴真君乃瑤光派之主.掌握著所有主峰的入陣法訣,身處上空手指捏動,一道靈光打出,地面靈光乍裂,分出一條小徑.

眾人踏著鋪滿桃花瓣的小徑走進了落塵峰.

以前住在落塵峰的人,除了莫清塵夫婦,就是杜若,良辰美景和莫凝柔四人.

杜若已死.良辰美景數年前結伴出門游曆,至今未歸.

至于莫凝柔,因為莫清塵當年臨行前的提點,一朝想通,不再耗費光陰,返回夾心海去了.

莫清塵出了事,落塵峰幾乎沒有弟子踏足,更是無人打掃,萬物天養天成,一看就像久無人住的樣子.

靜言真君一踏入,眉頭就皺了起來,難道說,他的猜測錯了?

流觴真君引領著他向前:"靜言道友請看,落陽和清澄二人,就在里面雙修了.你也知道,閉關修煉最忌人打擾,這一層防禦陣法亦是他們自己所設,本君亦不能強行打開的."

其實這陣法是流觴真君所設,經過墨漓落改進了幾處,別人自然是區分不出的.

"那流觴道兄就是帶本君來看看風景麼?"靜言真君挑眉問著.

流觴真君拿出一物,是一個八面的立體棱鏡,解釋道:"此乃八寶流顏鏡,曆來歸瑤光首座太上長老保管,可窺見門內任何一個角落.想來貴門也有類似之物吧?"

靜言真君勉強點頭.

一派之主,所擁有的權利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他身為落霞門門主自然心知肚明.

當然,說是可以窺見門中任何一個角落,並不代表首座太上長老就可以隨心所欲,而是要符合一定的條件.

像目前這種情況,就不算違例.

流觴真君也不多言,手指捏動,八寶流顏鏡緩緩飛起,道道光芒閃過,一點一點的轉動起來.

片刻後,其中一面正對著眾人,如水波紋般抖動起來.

幾人都瞪大了眼睛.

他們當然知道莫清塵和葉天源不是在雙修,不會出現不堪入目的情景,也就沒有避諱.

唯有顧離,默默的轉過身去.

子汐真君眼角余光見了,暗暗歎息一聲.

很快,鏡面恢複了光滑平靜,顯現出一副景象來.

葉天源和莫清塵皆是一身青衣,並肩躺在一起,雙手緊握,看起來像是熟睡一般.

鏡面又是一陣波動,景象消失,流觴真君看向靜言真君:"這下,靜言道友總該相信了吧?"

雙修,更重要的是元神的交融,他們這情景看起來雖有些怪異,卻也說不出錯來.

靜言真君神色難看,好一會兒終是不甘心的道:"打擾了,本君告辭."

幾人正欲離去,忽然一道靈光直沖云霄,抬頭看去,俱都震驚的化作石像.

上篇:第五百九十二章 可歎父母心    下篇:第五百九十四章 害羞的女人是可怕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